移民加拿大 實現自我價值的益民路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作者:楊景釗

九七將近,雖然剛年過半百、但卻無豐厚積蓄,為了兒女將來多一個人生路向的選擇,便踏上了移民加拿大之路……一個平凡得無可再平凡的故事的開始。

到埠後,雖然力求在商業上有所突破,但是,鑒於對加國認識不足再加以個人才幹、語言以至財力的不足,唯有棄商從職。在一所大化驗所擔任職業司機,每天按固定地點送化驗報告及收化驗物品。幸好妻子有一份工作,而子女利用安省政府提供的學生貸款計劃完成多倫多大學的學業。其後,工作,結婚及生兒育女。相信這也是一個平凡得無可再平凡的加拿大家庭模式。

未移民前,對加拿大這個西方先進工業大國充滿憧憬,而多倫多亦是一個令人嚮往的名城。可是來到之後,對「先進」一詞大有懷疑,而加國政府及商業效率與香港相比似有一段距離。在腦中曾經出現過「這個選擇是否一個錯誤的決定呢?」當然,所謂既來之則安之,便是如此地生活下去。不過每有閑暇,人生的意義與價值這一類「形而上」的問題便經常地走了出來,而看這一類的書亦多了。

期間看到了李怡讀書隨筆《誰能夠走出羅生門》裏面介紹一位德國作家赫曼。赫塞有篇文章《輕微的喜悅》這樣寫道:人們終日為「時間」驅趕,已到了難以脫困的地步,不是「沒時間」就是「趕時間」,惶惶終日以至生活毫無樂趣可言。

作者又說:人們在金錢、機器及充滿猜疑的世界裏失落了靈魂。

原來,人在高效率的生活節奏中會失去喜樂甚至是失去自己。如果人真的連人的自己也失去的話,人究竟還剩下些什麼呢?相反,人處於平淡,過平凡的生活;相信會給予人更多思考空間,讓人更認識我們的宇宙。

記得幾年前與一群好友去蒙特利爾的東方班芙渡假,目的是賞楓。但由於時間較遲,兼且之前颳了三天風下了一場大雨,心知賞楓無望了。抵埠已晚,翌日清早晨運,到了一塊稍大可坐的石頭上。由於我們的渡假屋坐落在一個小山坡之上,向下望,很多倚山而建、參差錯落、各具形態的屋,顏色不是白便是黑、灰和褐,連一點稍紅稍綠也見不到。對面是一個較大的山坡全是楓樹,可是,那時只剩下枯枝殘葉。

兩山坡之間是一個小湖,湖面上方有很多由霧氣與水氣凝聚成的半透明物體浮在空氣中。那一剎那的感受是完全的平靜。一些微風吹來連呼吸似乎也要放緩連心跳也要慢下來。這一幅畫面的平淡多年來仍然留在心中。

人的尊嚴是人生存的基本因素,而平等是人擁有尊嚴的基本條件。

相信我們在報章、電視以致網上都可以見到國會、省議會及市議會的進行過程,高官們與議員尤其是反對黨之間的針鋒相對,無論是誰即使是國家總理也會被質詢甚至指責。人無完人,所以人人都是不完美地平等。此外,任何一個政治人物一旦走下政治舞台、他們會即時變回平民身份。其中那些重回職場工作的更明顯地表明他們與普通人無別。每一個人都有不同才能所以在社會裡擔任不同的位置或有一定的成就。但是他們始終都只是加拿大平等社會裏面其中一個成員。

作為一個加拿大人對於「加拿大價值」一定有濃厚興趣。或者我們可以從一位加拿大移民身上知道它的要義。李怡在他的書中介紹寫了兩本有關談及加拿大教育的書,該書的作者是廖曉英博士,她與丈夫同在北京成長讀完大學,分別留學美國和法國取得愽士學位,在香港教育界工作多年。其後於2004年帶同六歲及七歲的兒子移民加拿大。

廖曉英對中、港、加三地的教育有廣泛和深刻的認識,同時有直接的體會。教育是一個國家的根基,而所有小孩子都是按此而成為國家將來的棟樑。根據廖曉英研究所得:

──中國父母從小學到大學都偏於強調「知識」、「深化」、「成功」;

──加拿大父母中小學側重於「成長」、「開始」、及「快樂」,到了大學才注重「知識」。

另外她又說 :加拿大學生髮揮他們自己與生俱來的品格特點,做出自已力能所及的努力,學習成為人類「全球村」的一個合格公民,能獨立生活,做一份自己真正感興趣的工作,愉快地享受人生。

相信《愛、自由、平等和尊重》就是加拿大價值。如果加拿大人都能發揮自己的潛能,在所負擔的責任作出最大的努力、承擔加國公民和「全球村」公民的責任。而加拿大政府對此作出相應的措施好讓加人能履行上述任務,相信加拿大價值便能實現。

要平凡不容易,但每一個加拿大人都有潛能做得到,希望每一個加人都有美麗的平凡。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他与同事合买彩票中大奖 最难的部分是让其他人相信这不是恶作剧

冬天家里设成多少度最合适?让你又省钱又舒适的黄金温度!

大统华等华人超市最新一周FLYER出炉!

崩溃!新在线移民申请系统bug太多 律师和申请人纷纷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