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故事:十年細品多倫多 Keep Happy!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陳策文

在多倫多,想像不到日常起居生活所領略的,是世界宜居地之美。初抵皮爾遜機場也並無陌生的感覺,在心底是我的華僑祖輩嘴裏常常談到的那個「nice」。

十年,我很享受,於西雅圖提前升大學的孫女周末來電,電話里傳來的小提琴聲,伴着琴聲,我們細味多倫多的故事。她說多倫多的楓葉恰好在感恩節變紅,但最難以忘懷的還是城中的皚皚白雪。那年,她與父母在不同的國度,有幸聚會在多倫多,沒有鮮花,只有初雪,於是即興打了場雪戰。挑起雪戰的是她,玩得最盡興,笑得最開心的也是她。這喜樂是同鄉別井以後移民路上的第一回,是最珍貴的回憶。

好想念那時候戀雪的小孫女,也好想念給小孫女喜愛的多倫多的雪。雖然按傳統鄉俗,小孫女就是我的「千金」,但現在她已經不可能與我一起在多倫多生活了,我想這也許就是冥冥天意要讓我們咫尺天涯,體會距離之美備感血脈濃情。

記得當初我們離別之時,小孫女把他吃的巧克力糖掰下一半塞入我嘴裏,親親叫聲爺爺,才揮淚登機飛美國。她媽媽後來告訴我,小孫女一直哭到入睡,夢中又跟爺爺在一起了。

幾年後的夏天,小孫女初中畢業來多倫多渡假,我每天下午帶她去遊樂場玩,興緻濃時,她給我表演在家鄉自學的「一字馬」舞,還跟我說她學小提琴的密事。傍晚夕陽西下時,住處鄰居西人婆婆總是笑嘻嘻拉住尾隨着我的小孫女閑話家常。回家後小孫女說婆婆告訴我:「婆婆小時候也是這樣的,做爺爺的『follow me,dog,dog』真幸福。」 這又是一個第一個,回到多倫多人感同身受我們的天倫之樂,這便將我們的幸福放大了一倍。後來小孫女常從美國來電話,每次她都會在電話里說:「我是爺爺的『follow me,dog,dog』。」

近年孫女開始用微信和我聯係,遠在西雅圖的她不斷給我驚喜——她提前半年升入大學,她當助教拿到了第一次酬金……,我總是回應她「keep happy」,她也總能懂我的意思。移民生活讓我們產生了心靈感應,讓我們能彼此聽懂對方。

回想到小孫女讀小學二年級的時候,竟然感嘆「無書可讀」,她很小就喜愛醜小鴨的故事,曾說她自己也是醜小鴨。孩子的媽媽懂得教育孩子的秘訣在於「相信」,而要「相信」,首先就應該傾聽孩子的心聲,並給她真誠的支持。當孩子在學校遇到困難時,總是對她說出「你能」二字,小孫女便帶着一張笑臉,帶着我贈她的「座右銘」——不看膚色,只看膽色和知識,昂首挺胸走進學校大門。

「世上最可愛的就是孩子」這話一點都不假。小孫女的西人老師上門教她拉小提琴,我們便請老師吃飯,老師也回請我們。我們彼此笑稱,中國家長請老師吃飯是講「尊師」,洋人老師請中國家長吃飯是講「互動」。孩子和我們家長的努力最終結出了豐碩成果,小孫女在小學畢業典禮上得到了「Good Job Kids」大獎。學校為了表彰這個有着中國文化背景的孩子,特地將獎狀印出了中英文雙語,誰說帶着中國文化背景走進西方國度,融入當地社會的人只是這個孩子呢?我不也跟她一樣,在這段新的生活中學到了很多,收穫了很多嗎?

每次小孫女在生活、學習、工作中做出成績,給我驚喜時,我都跟她說「keep happy」。每次我都想起世界拳王泰森曾經被問起「對什麽曾經很看重,現在卻不在意」的問題時,泰森的回答只有一個字贏。他的回答啓示我們,移民路上的點滴收穫,並在於它的得與失,對孩子的教育培養是如此,努力融入多元文化的社會也是如此。不論是孩子還是我們自己,只要「keep happy」,移民之路就會越走越寬,生活就會越過越甜。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