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故事:女兒被哈佛大學錄取 想起移民官那位貴人

加拿大都市网

作者:江曉樹

飛躍太平洋,不遠萬里來到這片陌生的土地,是我們這些加拿大移民共同的第一步。和那些去美國讀書求學的同胞不同,我們很多人移民時都已成家立業,帶着孩子到加拿大開始新的生活。自己的學習生活,孩子的教育,家庭生活的安排…… 這些都註定我們的移民生活體驗來自方方面面,可以說是豐富多彩,但同時壓力和挑戰也是全方位的。

孩子

我們的移民辦得並不是一帆風順,其中的波折是女兒的小手被熱水燙傷引起的,那時候她才兩歲多,我們不忍心把她丟給爺爺奶奶照顧,自己去香港參加移民面試。思慮再三,只好向移民局寄出延遲面試的請求。半年後,當我們終於和移民官面對面時,他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們的女兒現在怎麼樣了。他的關切舒緩了我和先生緊繃的神經。後來,當他問及我們為什麼要移民加拿大時,我向他表達了希望孩子能在加拿大受教育的願望。面試結束告別時,我注意到他工作間側面牆上掛了一張很可愛的小女孩的照片,樣子像他的女兒,應該比我們的寶寶大幾歲。

16年後,當女兒被哈佛大學錄取時,我情不自禁地回憶起當年移民面試的情景,想起那位面帶幾分嚴肅心地善良的加拿大移民官。他是第一位幫助女兒邁進哈佛門檻的貴人,雖然他們倆素未謀面。

回顧女兒在加拿大的成長,有很多人、很多事都帶給我溫暖的回憶,留下永不褪色的感動。記得有一次,我在屋裡學習,突然聽到女兒在陽台上和人大聲講話。我趕緊衝出去, 原來樓下的行人看到六樓的陽台上有個小姑娘探出頭來, 就大聲提醒她注意安全,千萬別摔下樓,這真是把鄰居家的孩子當自己家的孩子一樣看待。

再說說我的兒子。他是2001年9月出生的。不知道別的老移民對「911」的記憶是什麼。對於我們這個普通加拿大移民家庭來講,真是深受恐怖分子之害。那天早上我打開電視機,兩幢冒煙的大樓映入眼帘。當時我驚呆了,在電視前一坐就是一上午,密切地關注事態的發展。我的預產期是十月初,我的婆婆此刻正在北京轉機,要飛到加拿大照顧我和女兒。結果她的飛機無法正常起飛,所有的旅客都被拉到北京清河的賓館。吃住的條件還好,但一時無法和外界取得聯繫。後來她比預計推遲兩天才到加拿大。我的兒子比預產期提前半個月出世。在醫院裏他的名字叫「baby boy」, 本來我想給他起名叫Terry,可是由於恐怖襲擊,報紙雜誌和電視天天都在講恐怖分子、恐怖主義, terrorism 的發音和Terry 太像了。我不得不放棄Terry 這個本來很好聽的名字。這是我的命運和世界大事聯繫最緊密的一次。從中我深刻地認識到恐怖行動雖然發生在一時一地,但是它的影響是全球性的。反恐不是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的事,而是全世界人民的事。

日子

在國內工資是按月發的,時間是按天算的。而在加拿大,wage是按小時算的,人們對時間的安排也細分到小時,甚至15 分鐘。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睡覺成了奢侈的享受。這在求學階段尤其明顯。

移民後,我和先生從來就沒有把孩子送回國的打算。我一直是一邊學習或工作,一邊帶孩子。讀研究生時,有時為了「逃避」孩子,我會把檯燈拉到公寓樓的樓梯走廊里看書,讓孩子們找不到我。就這樣我認識了鄰居一位白人老太太,她總是在天氣不好時在走廊里散步,笑眯眯地和我互致問候。如果這算是我因為努力學習而贏得的一份友誼,我也差一點因為過於專註而失去一位老朋友。

我公公的一位老友是多倫多大學的退休教授。在我們移民之初,他很熱心地帶我們參加各種活動,幫我們熟悉新環境。有一次他打電話來和我們商量一起出去玩的事情。我當時滿腦子都是期末考試,四月末春暖花開也不能引起我的興趣。我當時說話的態度和語氣讓他在電話的那一頭沉默了好長一會兒。後來我覺察到自己的失禮,但我並沒有試圖解釋。

我想一個土生土長的加拿大人,很難對中國移民在異國他鄉遇到的困難和挑戰感同身受。我們和本地人,以及來自其他國家的移民在面對同一個目標時並不是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為此,我們往往要付出加倍的努力,流更多的汗、摔更多的跤、灑更多的淚。但移民之路是我們自己的選擇,如果有時間向他人訴苦,我寧願靜下心來想想如何突破眼前的瓶頸。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

移民生活里不能沒有朋友。有的朋友是老友相遇於他鄉,有的朋友是相逢何必曾相識的新知。和國內一個中心(自己的家)兩個基本點(娘家和婆家)不同,我們僅有的一點閑暇時間和節假日都是和朋友們一起度過的。

我老公有一手好廚藝,可是平日里工作忙,難得顯山露水。但是大家聚會時就不一樣了。列計劃,頭幾天開始張羅買菜,做了七、八個菜還覺得意猶未盡。而我呢,做飯主要的心思在營養上,維生素ABCD是不能少的。口味嘛,清淡些,食物的原汁原味最好了。結果每次請客,都是我老公在廚房裡默默地埋頭苦幹,而我在客廳里悠閑地和朋友高談闊論。大家總是很有感觸地說我太有福氣了,我老公太能幹了。

我很喜歡聽別人誇讚我老公,同時我也非常留心朋友家的拿手菜,我得為我們家平時餐桌上有更多的菜色學藝啊。多倫多華人超市裡食材琳琅滿目,南貨、北貨、香港貨、台灣貨應有盡有,有很多東西不知道怎麼做真是太可惜了。我深感「三輩子學吃,六輩子學穿」這句話真實不虛,下定決心一定要活到老,廚藝精進到老。

一路走來,感恩十幾年的移民歲月賜給我很多寶貴的人生經歷。有形的得失本來就是身外之物,他們屬於過去,我會將他們留給昨天。而心靈成長過程中結下的智慧和信心,已經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他們將永遠伴着我。前路正長,芳草依稀。祝願我自己和新老移民朋友們將來能和更多的精彩相遇,續寫移民故事的新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