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故事:推開那扇幸福門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丈夫加入懲教署特種部隊。類似香港的飛虎隊。

作者:朴姫

申請移民,本來只是跟隨移民潮,故且一試的心態,未有認真考慮。 1989年春天,澳洲和加拿大的簽證相繼獲批。丈夫和我的家人都激烈反對。理由一大堆 : 主要是雙方均沒有家人居于海外,擔心乏人照應。我任職英資公關公司,丈夫是懲教署訓練學院高級教官,我們居於環境幽美,面向沙灘的2000多平方呎的赤柱高級職員宿舍。女兒入讀名校小一,計劃將來到英國升讀中學和大學,享用公務員的福利……
移民後,意味着這一切都失去了。家人的反對及遊說,令我們移民的決心開始動搖。

6月 4 日凌晨電視機屏幕上,天安門廣場的畫面,令我們非常震驚。這一刻,主意已拿定。最後選擇那年秋天登陸多倫多,原因是這裡有朋友。


丈夫為安省懲教署拍攝官方刊物及網站的宣傳照片。

我們是年青夫婦,資金儲備不多。繳付按揭首期購買了鎮屋,添置了汔車和傢具,錢都花光了。丈夫請了兩個月大假,安頓好我和一對分別是2歲和7歲的兒女後,便回港工作了。臨別時,他特別吩咐我不要找工作,專心照顧好子女。這是一個考驗,在我的朋輩中,沒有女人是躲在家裡專責照顧家庭的。而我也從未做過家務。離職時,公司為我寫了一封完美的推薦信,打算終身做職業女性,直至退休。

加國生活,當前急務是儘快考取駕駛執照,在嚴寒的正月凌晨五點,我站立在Warden 的駕駛考試中心門外,輪候補考試機會。風雪刮在臉上,手腳都凍強了。第一次失敗了,心裏暗罵自己無能。我必須有駕照,不能麻煩朋友管接管送。再接再勵之下,第二次成功了。

從未看過下雪的兒女,漫天風雪令他們興奮雀躍。可是兒子卻因天氣的轉變而患上嚴重喘症,入住北約克全科醫院。護士希望我留宿兒童病房陪伴他,但法例規定,7歲的女兒不能獨留家中,我分身乏術,只好選擇回家陪伴女兒。深夜,護士致電給我,兒子哭鬧不休,要找媽媽,雖有錐心之痛,又能如何!
女兒自小學習鋼琴,安頓後,我為她找到老師,繼續學習。然而令我苦惱的是,那悅耳的琴聲,卻成為鄰居的噪音。每當女兒練琴,隔壁獨居的西人老先生不斷拍打牆壁,令女兒無法彈湊下去。我上門理論不果只好報警。警方告誡他,日間彈琴,並非滋擾,他這樣做可能會遭檢控。但他表示自己是退休老人,下午需要睡覺。

事件沒有平息,女兒彈琴,他拍打牆壁,我報警……女兒,我和他天天都互相折磨着。這樣擾攘了半年,最後他選擇了搬家。但我並非勝利者。他居於我左手邊,右手邊的另一對西人夫婦是他的好朋友,或許出於一種報復心理,自老先生搬走後,右手邊那對夫婦經常給我添麻煩。時而把車停泊過我的車道,讓我出車時,必須按他門鈴,他卻愛理不理,時而把垃圾掉棄在我家前後院,同時亦在女兒練琴時,固意把家中音響聲浪調大……林林總總,使我心力交瘁。

那個時候沒有互聯網,長途電話費昂貴,丈夫每周一次來電,我並未向他細訴,再者,也害怕他為我們擔心。 90年代初,樓價下趺,加拿大經濟衰退,若他辭職不幹,恐怕家庭陷入財政困境。心裏盤算,如果我有工作收入,解除他的憂慮,他亦不願把我們置於加國而獨居香港吧。

正當此時,朋友找到工作,她把一歲女兒托我照顧,雖然酬勞微薄,不足解困,但為人為己,亦樂意為之。另一位香港好友,她的兒子遠赴加國求學,拜託我做監護人,寄居我家。報酬頗豐。
某日下午,女兒正在練琴,鄰居又拍打牆壁。這次我沒有報警,卻瘋狂地拍打琴鍵,兒女們都嚇呆了,持續近半小時。警察來找我。我把與鄰居之間的恩恩怨怨和盤托出。他表示理解,教我用一塊隔音板放在鋼琴後面,減低聲浪。

警察離去,忍不着撥了丈夫的電話,那是香港凌晨三時左右,我又放下電話,那是移民近十個月以來,首次由我撥電話給他。

那時還沒有來電顯示系統,但放下電話不到五分鐘,他回電,我哽咽,說不出話來。我是個樂天派,從沒如此過。我們好像心意相通,他搶先告訴我,思前想後之下決定不再戀棧,計劃半年後辭職過來團聚。

丈夫抵達加國後,立即馬不停蹄地找工作。為了這個家,他放下教官的尊嚴,三個月內,做過麥當勞快餐店的經理,做過商場的保安員。但很快從舊同事口中,知道安省懲教署有空缺,通過各種考試,總算重回軌道,一切變得美好起來。如此眨眼又過去了10多年,如今孩子大學畢業後各有專業,置樓另居。

我們每年都會回港探親。大概8年前,丈夫的同袍兼好友單日堅先生己晉陞為香港懲教署署長。再過一年回港,丈夫的學生,亦晉陞為懲教署訓練學院的校長。香港懲教署,55歲便可退休,享有豐厚的退休金。三年前回港,他的舊日同袍全都退休了。奶奶抱怨他不該辭職。我問他可有後悔,他淡然一笑回答 : 有什麼比一家人團敘,看著兒女健康成長,發奮向上更為幸福呢!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下周一感恩节哪里开门哪里关

大统华等华人超市最新一周FLYER出炉!

他与同事合买彩票中大奖 最难的部分是让其他人相信这不是恶作剧

崩溃!新在线移民申请系统bug太多 律师和申请人纷纷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