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故事:致我們逝去的移民青春

加拿大都市网

作者:Lily Liang

2002年的秋天,我和老公抱着對加國無比美好的想像,從中國大陸來到多倫多。印像中最深刻的是飛機要降落時看到多倫多點點輝煌的燈光,好像無數的星星之火,非常的壯觀,特別是下飛機後呼吸的新鮮空氣,那一刻,感覺我們作出移民的決定無比正確。

但生活總是這樣,給了我們無比的想像和憧憬,現實卻無比真實地一巴掌將我們打醒。來接我們機的是我公公的老同學,本來也是在他們家小住幾天,之後就找房子搬出去。在看過了幾間出租房後,我們還是決定搬到他家的地下室去住。

當年剛剛來的朋友們都知道華咨處是個必到的地方,開迎新移民會,上英語班,幫忙填各種的申請表,最大的作用是認識了同期好多的新朋友。移民初期,不用上班,每天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結交朋友,熟悉環境,是當時生活的主題。

我們那一期就認識了不少的新朋友,每個人都非常有特點:

來自汕頭的Philip夫婦,Philip的口頭禪是:我英語不好,但是我中文好啊!(好吧,給你一個傲驕的表情);

東北的Yong夫婦,當時見面的介紹也是沒誰了,大老爺們一上來就自豪地說:沒錯,我就是多倫多最長的那條街!全場都笑噴了;

還有上海的Bob少爺,標配就是油光大背頭和大衣加圍巾,許文強風迎面而來;

還有江蘇的Johnson,經常保持不刮鬍子,邋邋遢遢的狀態的主。這風格完全不搭的兩人,後來竟成了最好的朋友,可能是單身狗臭味相投吧!

感覺大家一見如故,因為我倆租的地下室最大,而且是獨立的,當時的地下室就成了聚會的好去處。總之,一有時間大家都願意聚在一起,喝喝酒、聊天、交換工作信息,沒有小孩,大家都很隨意。最大的好處是有的是廚子,而且善長用最少的錢來做最好味道的南北美食,我樂得坐享其成。

記得那年楓葉正紅,當然,新移民還沒開到車,我們決定去最近的北約克的楓葉公園Wiket Creek Park逛逛。靠11路公車(即靠腳走)是走不到的,一幫子人找好路線,就準備搭TTC過去,等了好久好久都沒有車來,突然對面馬路的一個好心的小孩跑過來說,他爸爸要他告訴我們,那個站星期天是沒有公車的。一幫子人都傻了眼,最後派我去問了小孩的爸爸,唯一的辦法就是走過去了。不遠,大概半個小時走到了。唯一慶幸的是人多,說說笑笑也就到了公園。當年第一次看滿山的紅葉,我們第一次感受到楓葉之國的美譽果然名不虛傳。感覺雖然走得累點,還是挺值得的,現在想起來,這幫傻子,竟然連TTC不開都不知道,果然是新移民。

還有一次,我們相約了去教會走走,因為聽說教會的人都挺歡迎新人的。記得是途經FINCH和KENDY附近有個像教堂的地方,小YONG同志提議說,這個教堂看上去很特別的,不如我們進去看看,其它人都附議了,開門進去的時候,裏面好多人穿着很正式的服裝,前面有幾個主教,記住,不是我們通常看到的一個,是好幾個,人家在做着儀式呢,全場人都轉過來看我們,一幫子人無比尷尬地進去坐下,如坐針氈,旁邊的盯着我們,竊竊私語,過了大概十分鐘,發現他們都不是在說英語,不知道說著什麽語,只好互相使個眼色,又無比尷尬地一一退場。等全員出來的時候,一幫子人狂笑,Philip夫婦提議:把小YONG拖到樹林里去,打50大板才放他出來。每次我經過這個教堂的時候,都會想起這個往事,會心一笑,這幫傻子,竟然連教堂都不知道,還敢亂闖,真是無知者無畏!

每次經過Finch和Mc Cowan上的那兩座大出租公寓的時候,都會記起十幾年前的那場北美大停電事故:記得那是個夏天,好在是夏天,不然在多倫多這麽嚴酷的氣候下,沒有電是相當危險的事情,不僅是公寓完全沒電,街上紅綠燈失靈,對了,當時還有很多人自發地在路上指揮交通,Philip兄回來還得意地和我們炫耀他如何第一次做了次交通警察。我們一幫子人只有守着收音機,這是維一的知道當時情況的方法。更慘的是因為沒有電,泵不上水上樓,不要說洗澡了,沖廁所都不行。全員都去一樓排隊打水,大家都把家裡能裝水的容器都拿到樓下,下樓容易上樓難,何況當時住十幾樓,虧得當年還是年輕,一趟趟跑着,人多力量大,連浴缸都接滿水了。之後當然在家做不了飯,還有些飯店自己發電,還開着的,大家一起去吃了個飯,順便看看新聞,才知道這個大停電波及到紐約那邊了,人家都還搶修着呢,沒幾天都搞不定啊。晚上沒電視看,沒網上,大家只有拿出僅有的幾支蠟燭的存貨,電筒什麽的都省點用,就玩玩牌,東西南北地聊天、唱唱歌,竟然也打發了不少的時間。這種感覺,就和小時候住大宅院一樣,鄰居之間互相送吃的,有困難大家一起幫忙,現在想起來,心裏還有絲絲的感動。

終究,世上無不散之宴席。兩年後,Yong Nie夫婦去了卡爾加里上學;BOB少爺去了滑鐵爐;Johnson回了國……我們也搬離了合租的公寓,Philip夫婦也準備買房子。大家都各有各忙,各奔前途。再後來,我們也有了穩定的工作,生了孩子也更忙碌,天南地北的大家都很難再聚了。

又是一年的秋天,我在前院的草坪上忙着種下花種,準備明年鮮花盛開的花園,兩個孩子打着藍球,互相嬉鬧着。不禁想起十幾年前剛剛登陸多倫多的迷茫。感恩,在最無助的時候,有你們的鼓勵;移民的青春,有着一幫朋友的陪伴,這是最好的禮物。

遠方的朋友,你們現在還好嗎?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最后机会!Timberland精选鞋款减价清仓 低至6折!

听力损失不仅是老人的事 你可能会忽视这些听力损失的征兆!

多伦多大型商店最新优惠传单

生菜上的红色斑点是什么?发红的生菜还能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