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突然撤军叙利亚 IS是否会卷土重来?

加拿大都市网

4月3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联合记者会。特朗普表示,过去十余年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行动耗资巨大却“一无所获”,将于近期就是否从叙利亚撤军作出决定。 (新华社)

  美国白宫19日称,随着在叙利亚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战事取得成果,美国已开始撤回驻叙美军。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当天发表声明说,五年前,“伊斯兰国”是中东地区一支非常强大而危险的势力,如今美国已击败控制了一定区域的“哈里发国”,但这并不意味着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的终结,也不意味着打击行动的结束。

  她说,随着对“伊斯兰国”打击行动进入新阶段,美国已开始撤回驻叙美军,但美国和盟国仍将随时根据需要采取行动捍卫美国的利益。美国与盟国将继续携手阻止恐怖分子获得土地、资金和支持,并阻止其进入美国或盟国境内。

  多家美国媒体19日早些时候报道说,鉴于针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大体上取得胜利,美国政府考虑从叙利亚撤回全部约2000名军人。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后在推特上发文说,美国“已经击败”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势力,针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是本届政府驻军叙利亚的“唯一原因”。

资料图片:9月2日,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的一个村庄,一名儿童走在难民营里。(新华社)资料图片:9月2日,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的一个村庄,一名儿童走在难民营里。(新华社)

  特朗普今年4月3日曾表示,过去十余年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行动耗资巨大却“一无所获”,他希望美国能从叙利亚撤军。

  有美国媒体称,撤军标志着美国在该地区军事战略的突然改变。

  中东问题学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田文林认为,由于俄罗斯介入叙利亚战争,巴沙尔政权逐渐稳固,如今已经接近实现国家统一。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也不希望继续在叙进行无意义的投入,于是不得不接受巴沙尔政权继续执掌叙利亚的事实。

  换言之,作为商人出身的总统,特朗普希望“及时止损”,并不想做“做赔本买卖”。所谓“完成了打击IS的任务”可能只是一个体面的说法。

  此次撤军特朗普也是力排众议,做出该决定。根据德国之声12月19日报道,包括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内的军事和安全顾问都曾试图说服特朗普不要撤军。另外,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林赛·格雷厄姆也不同意总统撤军的决定。他在推特上写道,“从叙利亚撤出驻扎的这些美军犯了与奥巴马时期一样的错误”。不过,特朗普还是坚持己见。

资料图,美军巡逻车队行驶在叙利亚北部城镇曼比季郊外。(新华/美联)资料图,美军巡逻车队行驶在叙利亚北部城镇曼比季郊外。(新华/美联)

 

美国宣布撤军后,俄罗斯立即做出回应。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2月20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12月19日表示,美国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为叙问题的政治解决创造真正前景。

但舆论认为,即使美军从叙利亚全部撤离,美国也不会轻易放弃在中东的影响力。美军在该地区仍有相当规模的存在,其中包括在伊拉克驻扎的五千多名美军。白宫12月19日宣布,美国开始从叙利亚撤军,但战胜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不意味联军的存在结束。

看来,明面上的战争结束了,但新的较量或许正在酝酿中。

美国称将从叙利亚撤军 普京神吐槽:看看阿富汗

海外网12月20日电 当地时间20日中午12点,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国际贸易中心大厅举行第14次年度记者会。普京在回应美军从叙利亚撤军一事时,开启了“神吐槽”模式。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记者会上,有记者就美军宣布撤出叙利亚一事向普京提问,如何看待美国总统特朗普关于美国战胜了“伊斯兰国”的说法?

  普京称,总体同意特朗普有关在叙利亚战胜IS的说法,但恐怖分子还有流向邻近地区的风险。

  普京指出,美军是否已从叙利亚撤军目前也看不出来,因此他并不确定。当被问到美国在叙驻军是否有必要时,普京强调,“不,没有必要,美军在那不合法。”

  普京还“吐槽”称,美国经常说他们计划从阿富汗撤军,但美军还是在那里部署17年了。不过他也表示,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早前,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表示,美国已经开始从叙利亚撤军,并称此为过渡到行动的新阶段。此外她还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国际联军将停止打击“伊斯兰国”的工作。

  海外网此前报道,美国国防部一名官员透露,特朗普政府已经决定立刻从叙利亚撤回全部美军,总计超2000余士兵。报道指出,美军在叙利亚的主要任务,是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美国总统特朗普19日发布推文称,“我们在叙利亚击败了‘伊斯兰国’”。

  从2014年开始,美国主导的国际联军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开展打击国际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行动。国际联军在叙利亚的行动并没有得到叙政府的许可。

  在去年的年度记者会上,普京共计回答了55个问题,其中6个由外国媒体提问。根据惯例,普京的年度记者会通常会持续超过3小时,最长的一次是2008年,持续了4小时40分。

IS或卷土重来

  据法新社12月19日报道,最担心美国撤军的是库尔德武装,这支反对派力量在华盛顿的支持下已经占领了叙利亚约四分之一的领土。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本周誓言要“除掉”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认为它与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有关。土耳其政府认为“人民保护部队”是被其列为恐怖组织的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分支。此前,土耳其迫于美国的压力在叙利亚谨慎行事。

  处于打击“伊斯兰国”组织前线的库尔德武装力量如果受到土耳其的袭击,肯定会转移重点,从而削弱了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力量。

  更令人担心的是,有报道说“伊斯兰国”组织正在伊拉克部分地区卷土重来,该组织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后发展壮大。彭博社发表评论指出,特朗普的错误决定可能造成非常严重后果,因为与特朗普所说的正好相反,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战斗尚未结束。尽管其在美国领导的联军和其地面盟友的打击下蒙受了巨大损失,但它仍然控制着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城市哈金附近的几个村庄。参与战斗的美军人数相对较少,但他们对领导战斗的库尔德力量至关重要——提供战术指导、通信、空袭和炮兵支持。

俄罗斯和伊朗将获益

  路透社12月19日援引一位美国国防部官员的话说,五角大楼普遍认为特朗普的决定对俄罗斯和伊朗都有利,两国一直以来都在利用对叙利亚政府的支持来加强自己的地区影响力。伊朗还借此提高了向黎巴嫩真主党运送武器用于对付以色列的能力。

  当被问及谁从这次撤军中获益时,这位国防官员说,“地缘政治上是俄罗斯,地区性上是伊朗。”

  法新社也报道说,美国宣布撤军,但巴沙尔的盟友俄罗斯和伊朗却没有表现出离开的迹象。俄罗斯将长期盟友叙利亚视为其谋求恢复全球地位的战略资产,而伊朗的“什叶派”政府出于打击强硬“逊尼派”和保护巴沙尔总统的需要,认为有留下来的必要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9日发文指出,特朗普正在将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工作(以及在中东的影响力)交给俄罗斯和伊朗。文章说,美军的存在让土耳其投鼠忌器,不敢对库尔德人发动进攻。如果美军走了,这种风险就不存在了。普京也是受益者,美军撤军后,俄罗斯将成为战后叙利亚的主要军事力量。

  设在华盛顿的哈得逊研究所的丹麦外交官约纳斯·帕雷洛-普莱斯纳说,特朗普的举动“将使俄罗斯在叙利亚成为决定性的外部力量”。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指责说,“伊斯兰国”组织没有被打败,撤军会使伊朗更加胆大妄为,库尔德盟友被抛弃。

欧洲盟友感到失望

  特朗普今年4月3日曾表示,过去十余年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行动耗资巨大却“一无所获”,他希望美国能从叙利亚撤军,在普通民众中得到的支持有限。尽管如此,特朗普的决定还是遭到了民主党的谴责,认为他的决定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而一些共和党人出于担心地缘政治影响也不赞成。

  彭博社指出,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曾说,在“伊斯兰国”组织被消灭和叙利亚和平协议谈判达成之前,军方应该保持其存在。而特朗普正在轻率地将这一建议抛到一边——这与他在其它事务上反复无常的决定如出一辙,比如不参加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的退伍军人日仪式等。

  特朗普的决定不仅在美国内政界遭到反对,其欧洲盟友也对此感到惊讶和失望。

  路透社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国官员的话说,他们正努力弄清美国宣布撤军的确切含义以及它将如何影响美国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联盟行动。“如果结果像听起来的那样糟糕,那对法国和英国来说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在行动上,失去美国的联盟是行不通的。”

  此外,外界担忧,虽然“伊斯兰国”组织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在叙利亚的全部领土,但数以千计的“伊斯兰国”支持者通常混入欧洲当地民众之中,在海外发动袭击。美军撤离后,欧洲人或将更容易遭受袭击。

  法新社援引美国前外交官、目前供职于新美国安全中心的伊兰·戈登堡说,“伊斯兰国”组织的继任者可能重新出现,促使美国重新进行干预。他在社交网站上写道:“我们将在中东再次犯下过去20年一而再再而三犯过的错误。”

来源:新浪国际 环球网 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