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碎尸的华裔富豪争产大戏即将落幕,五个妈妈五个孩子谁能赢?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原创作品(ID: dushi-ca) 
作者:小星

2015年5月3日,42岁的华裔富商苑刚(Gang Yuan,译音)在加拿大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63号的一幢独立屋,被杀害并分尸。

尸体被分割成108块,残骸放在13袋中,而且拼接不见尸体右臂。

距离案发已经将近四年,最近苑刚案又成各大媒体热点,因为遗产争夺案审讯日前正在进行。 

经过连日审讯,上周五(12月14日)多位涉案当事人的律师已经进行了总结陈词。案子最终决定法院尚未裁定,但回看整个过程,就是一场精彩程度堪比TVB电视剧的豪门争产大戏,各方费尽心机,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要理解这场争产案,在继续阅读本文之前,先要知道以下几点:

1. 根据遗产法,某人去世,生前无立遗嘱,若能证明自己是该人的配偶,便有权分得一半遗产,其余遗产由合资格的子女所分。若无人可以证明自己是该人的配偶,则遗产全部由子女所分。

2. 本案中,共有5名女子声称与苑刚育有子女,故其子女有权分得苑刚的财产(约1600万加元),而5名子女的年龄在3-10岁不等。这5名女子在法庭上的代号分别为M1-M5。

3. 争产案的原诉人M1认为自己与苑刚属于夫妻关系。

4. 共涉及5位母亲及5个子女,5名子女都通过了亲子鉴定确证与苑刚的亲子关系。不过,苑刚胞弟苑强周三供称,共有7个儿童曾做亲子鉴定,以确定是否为苑刚所生。

以下是已知的几名女子在庭审中作证纪录。全部内容根据法庭审讯整理。

【M1】

1号儿童的母亲M1在庭审中表示,两人在一次朋友聚会上相识后同居,苑刚此后曾告之要移民加拿大,并且需要与另外一个女子结婚。

M1就在同居当年年底自苑刚父母家搬出,但从未发生不愉快事情。

M1表示不担心苑刚同他人结婚,指信任苑刚,搬出后也时常前去探望苑刚父母,而且也从未与其他男性有过约会式交往。

M1表示在认识苑刚后的第3年,苑刚已获得了加拿大枫叶卡,并告知她已经与在加拿大的女子开始办离婚,她因此搬回苑刚父母家中居住。

苑刚时常从加拿大返回中国与她相聚,两人也曾探讨日后前去加拿大结婚的事。同年,两人计划生孩子,M1在次年怀孕。

M1仍坚信两人有事实婚姻关系。在苑刚告知正与加国女子离婚后,她与苑刚计划怀孕并产子。两人曾在苑刚的父母家同居,双方家长曾会面,两人也都分别获得对方家庭成员及亲属认可。

苑刚死后 M1才知他另有子女

M1周二作证称,她同苑刚父母关系很好,以爸妈称呼两人。苑刚父亲身患癌症后,她也曾多次去医院护理,苑父心疼她的操劳,更以“儿媳妇”的称呼将她介绍给他人。

M1还指出,曾同苑刚及家人商议将孩子送来加拿大读书,M1及孩子、苑刚母亲更曾办妥加拿大签证,曾经计划2015年1月来加,但后来未能成行。

M1周三作供时表示,直到苑刚死后来到加拿大,才知道苑刚另有几个子女,当时感到惊讶且愤怒。她此后把苑刚的骨灰带回中国,并以佛教仪式安葬超度。M1也承认,苑刚曾告诉她要以假结婚的方式办移民,但苑刚与申请他移民的加国女子在苑刚家乡举办婚礼,她事后才知道。

M1周四时还供称,苑刚及胞弟苑强,曾计划将位于他们所居住中国北方一城市,由苑强出资购买的公寓单位,过户登记在她的名下,因她不同意,该物业就被登记在她与苑刚孩子名下。

M1也表示,2009年至2015年苑刚离世前,只要苑刚人在中国,且没有因生意及其他事情外出,苑刚都会与她同居在中国北方两个城市的两处公寓单位内。

【M2】

M2在出庭时主动向法官发言称,不满媒体报道庭审首日M1作证内容,指此前传媒的关注令她感到如“过街老鼠”,更担忧孩子长大后知道父母经历。

她哭求法官全面禁止传媒报道,使她在即将开始的作证过程中,个人及孩子信息不被披露。因此没有更多信息。

法官回应指,此案法庭已颁布严格的传媒报道禁制令,不得公开当事人个人资料,并向她解释加国司法体系中,法庭是向公众开放。

【M3】

关于M3和苑刚相识相恋的信息不多,她仅在出庭时供称,苑刚善于结交朋友,他最初以低价购买二手燃油,经技术处理后再高价转售出去,由此成功获得第一桶金。

M3更表示,知道苑刚有座驾挂可进出中南海的车牌,她说只能猜测苑刚的一些生意可能同政府有关,苑刚不愿让她参与其生意,并说这样做也是为保护她。

M3说苑刚多次讲述往事,说他事业刚起步时十分艰难,例如有时忙于工作一天只吃一个馒头。

【M5】

12月7日的庭审中,5号儿童的母亲(法庭代号母亲5,简称M5)周五首次出庭作证,她称苑刚当年颇费心机追求她,虽然两人分别身处温哥华和中国,苑刚仍经常通过微信对她嘘寒问暖,还承诺安排司机接送她去餐厅吃饭或做水疗(SPA),后来更约她一同前往美国拉斯维加斯旅行。

M5在法庭上供称,她与苑刚于2011年6月或7月,在中国北方一城市相识,她当时在一间公司工作,通过朋友在一个聚会上认识了苑刚。两天后,苑刚约她吃饭,席间还问她有没有男朋友。M5告诉苑刚她当时有男友,而苑刚则称自己是单身。约一、两个月后,苑刚又约M5来温哥华玩,M5认为苑刚当时在追求她,但并没有答应。

直至2014年春节期间,到中国过年的苑刚才再次联络M5,并约她在一间餐厅吃饭。那时M5已与男友分手,苑刚就表示自己一直单身,现在年纪大了,很想找个人结婚,安定下来。

之后苑刚返回温哥华,但就经常发微信给M5,问她每天有什么安排,说可以安排司机带她去一些餐厅吃饭,或是问她是否很累,可以让司机带她去做SPA。M5说,很明显感觉到苑刚在讨好她、追求她。

后来,苑刚又邀请M5来美国和加拿大旅行。由于M5只有美国签证,两人决定一起前往拉斯维加斯。苑刚不但帮M5订好机票和酒店,还问M5有没有美金。

M5告诉她手头没有美金,苑刚则称,M5毋须去银行换钱,因为银行排队很麻烦,他可以安排司机给她送1万美元过去。不过M5拒绝了这一建议,因为她认为“两个人建立恋爱关系初期,不应该涉及金钱”。

M5还要求苑刚订酒店时要订两间房,苑刚也照做了。刚到拉斯维加斯第一天,他们一起吃饭、看秀、去赌场玩。晚上苑刚要求在M5房间过夜,M5拒绝。

第二天,苑刚告诉M5说,他前一天晚上赌钱输了7万到10万美元,原因是被M5拒绝,心情不好。过了两天后,M5终答应苑刚的要求住在一起。

给68女友编名录、录视频

但事情很快发生了转折,M5当年怀孕后于2014年夏季来到温哥华,在苑刚西温住宅同居时,偶然在一个U盘内,发现苑刚列出交往女子名单,人数多达68人,也有苑刚与女子的性爱视频、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刚拍摄3个孩子的视频。

她说看到后全身颤抖、不停哭泣,但冷静下来后决定不去质问苑刚,而是避免冲突找借口先返回中国。

M5说:「苑刚外出我在家中没事,想用他的电脑上网看电影,他的电脑没设密码,我也发现一个U盘,好奇打开后,看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有一些女人照片及裸体照,也有他与女人的做爱视频,也有3段分别是3个孩子的视频。还有一个名单,都是女人的名字、年龄及所在城市等,以数字号码标注,共有68位。」

她说看到后十分震惊,全身颤抖、不停哭泣,感到自己被欺骗,想立即回到自己家中。M5说:「我冷静下来后决定找个借口回国,不想让他知道我是发现了这些丑恶的事情才走。第二天我告诉他国内家中有急事要回去,他很惊讶,说不是商量好去美国生孩子吗?」

M5供称回到中国后决定堕胎,但医生说胎儿已较大,堕胎风险大且会伤害身体。M5说:「经思想挣扎我决定生下孩子,孩子是他的,但也是我的。但我以后不会与苑刚再有男女关系,我们各自有权追求新生活。」

此后M5由母亲陪伴在美国生下孩子,费用都由苑刚支付,他也曾前去探望。M5说未曾与苑刚讨论此后孩子抚养费,称希望苑刚自觉履行父亲责任,否则通过法律解决。

在周五的结案陈词中,由分别代表5个孩子的多位律师分别引用加中不同法律对于婚姻和配偶的定义,力证本案唯一原诉人(法庭代号母亲1,简称M1)与苑刚之间不属于夫妻关系

第1号及第5号儿童公共监护及受托人代理律师麦克拉蒂(Ross Mclarty)周五向法官迈尔斯(Elliott Myers)做结案陈词时指出,从M1提供与苑刚之间的微信聊天纪录来看,苑刚与M1之间没有恋爱关系(romantic relationship)。

他从未向M1说过恋人间的浪漫话语,也没有提过要让M1来加拿大,或是移民来加拿大。

此外,苑刚与其他几个母亲都曾去不同的地方旅行,但与M1却没有,即使回到中国也是住在北方一个大城市,而非M1所居住的家乡城市。

M1在作供时亦无法回忆起苑刚的许多旅行纪录,证明苑刚与M1的联系非常有限。在苑刚母亲的一封书信中,更是提到苑刚看上其他女人,不想再见M1和她的孩子。

麦克拉蒂还说,M1声称她与苑刚虽然没有结婚,但实质上是苑刚妻子身分。即使根据“配偶”(spouse)的定义,也要求两人居住在一起,且有感情及经济上的紧密关联,M1显然都不具备。

此外,他们也很少以夫妻身分一起参加社交活动,只有家人认可他们的关系,即使孩子在学校要求父亲参与的活动,苑刚也都没有参加。苑刚亦不向M1提供生活费,M1的钱主要来自苑刚母亲以及M1自己的母亲和家人。

3号儿童的代表律师沃瑟斯庞(David Wotherspoon)则指出,苑刚的生活方式形同花花公子,他从未想过与任何一位孩子的母亲真正结婚,但很明显他想要孩子。

若他有机会写遗嘱,相信也不会把钱留给M1,而是留给孩子们。

根据卑诗法律对“婚姻”的定义,夫妻双方要住在同一个地址的同一个物业里,而苑刚与M1分居两个城市;根据中国法律,“婚姻”则意味着必须到民政部门登记。他说,M1与苑刚的之间只能称为“关系”(relationship),而不能说是“婚姻关系”。

2号儿童的代表律师曹俊忠(Charles Cao)表示,尽管苑刚有很多钱,但苑刚在经济上没有支持M1和她的孩子,M1在家乡城市居住的房子也是苑刚的弟弟苑强所购买,登记在M1孩子的名下,M1亦从不认为这一物业是属于她的。

此外,M1几乎没有任何与苑刚的合照,苑刚和M1的孩子的合影也非常有限。其中两张照片明显拍摄于同一时期,都是孩子一岁左右的时候;另一个则是苑刚在春节与孩子共同出现在一个视频中的截图。M1亦无法提供与苑刚之间的电话通话纪录,微信的聊天纪录亦不足以证明她和苑刚的夫妻关系。

4号孩子的律师戴维森(Dean Davison)亦指出,苑刚只是想要孩子,这几位母亲都并非意外怀孕,而是苑刚有计划而为之。他只是孩子的父亲,并没有意愿与任何人结婚。

此案走向到底会如何?我们会持续关注。

更多全面消息,请点击此处查看加拿大都市网“华裔富豪苑刚被杀”专题。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