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凡:西部省份独立对加国经济会有什么影响?

加拿大都市网

自从今年联邦大选,保守党毫无悬念地输给自由党少数政府后,阿尔伯特省的愤怒不断淤积。其实,加拿大最为人所知的分离运动在魁北克省,这次联邦大选真正让人惊讶的是魁北克人党的兴起,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分离主义的政党。

可是,现在阿尔伯特省也动真格了,大选结束后西部都在谈论“Albexit”,意即阿省退出加拿大,最近真的成立了分离政党“Wexit”,它的意思是“西部脱加”。这一下不仅和阿省同属中部平原省份的萨斯喀彻温和曼尼托巴被包括进来,连西海岸的BC省也被卷裹在内。这要是真给闹成了,我们东部加拿大人以后如果去欣赏班芙美景,恐怕要签证了。

班芙国家公园

Wexit的党魁Peter Downing表示,西部要站起来维护他们应有的权益,西部不愿意再被任意摆布了。Elections Canada表示已经收到Wexit的联邦注册政党申请,Wexit这个政党的目标就是将来让西部四个省份进行全民公决来决定是否要退出加拿大。

阿尔伯特省对联邦政府的不满由来已久,历史地看,阿省上交利润最多,获得联邦政府的转移资金最少。一个人如果多干活少拿钱,暂时可以,时间长了,换谁心理也不平衡。

早在1967年,魁北克要求1.5亿加元来补贴出口,联邦政府大笔一挥支票就给开出来,西部草原省农业欠收,希望补贴2亿加元,联邦政府则无情拒绝。1969年同样的剧情再次上演,魁北克要求300万加币来建立英法双语文化基金,联邦政府慷慨的支持;西部草原省要求联邦政府出资,建立西部文化基金同样被拒绝。这不仅是不同个对待的问题,而且从西部的角度看,一旦把钱上交联邦,就没有了掌控权,东部魁北克要风有风,要雨有雨,为什么呢?不就是怕分离主义闹起来吗。

现在西部也不干了,阿尔伯特省正在加考虑退出拿大的联邦退休金CPP,建立资金独立的养老金体系。看起来唐突,其实不然,这一切都是与魁北克的宿仇。既然魁北克有权力不参联邦的CPP计划,有自己独立的QPP养老金系统,为什么西部不能有资金的退休金计划呢?现在阿尔伯特省要求CPP把属于阿省的400亿加币退回来。阿尔伯特省与联邦政府越闹越僵。

2015年的一场国际油价暴跌,使得阿尔伯特省陷入短暂的经济衰退,在加拿大央行两次降息后,东部的房地产疯涨,但是西部的石油经济并没有完全复苏。主要的症结就是横山石油管道的扩建计划被人为阻挠,于是阿省不得不借助铁路运输石油出境。屋漏偏风连阴雨,本周加拿大3200名 Canadian National Railway工人的罢工,令加国最大的交通网络瘫痪,使得加拿大的石油,矿产农产品以及主要经济产品都被阻塞在交通网络上无法按时交货。

受灾最终的无疑阿尔伯特省,在横山石油管道工程被阻后,铁路运输成为阿省石油运输的重要渠道。阿省能源部长Sonya紧急表示,国家铁路工人的罢工使得阿省本来已经岌岌可危的经济陷入更加困难的地步。阿尔伯特省还从来没有见过石油出口运输这么艰难的情况。

本周加拿大国家铁路工人开始了10年以来的首次大罢工,这将严重扰乱加拿大的经济秩序,今后几个月的经济数据以及制造业装船指数将会受到冲击。其实9月份的装船指数就下降了0.2%,这次的铁路工人罢工,将会使得今年剩下几个月的数据更加惨淡,一贯以经济数据马首是瞻的加拿大央行,将不再有困难找到降息的理由。

加拿大央行副行长威尔金斯本周二在蒙特利尔表示,全球债务水平高企,贸易纠纷不断,正在酝酿一场完美风暴。威尔金斯讲话后,加元汇率跌至6周来的低位。Bay街的分析师认为,威尔金斯的发言明显的不再像过去般鹰派,对于利息政策持有的开放态度,是货币政策放鬆的前兆,加拿大央行降息为之不远。阿尔伯特省是否会选择“Albexit”,甚至整个西部是否会兴起“Wexit”运动,现在无人能预测,不过有一点十分明确,就正如当年老特鲁多总理所言:西部分离的机会绝对为零,加拿大人就是加拿大人。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文中提及产品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

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图片来源:pixabay网络图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大统华等华人超市最新一周FLYER出炉!

多伦多唐人街节周末回归 今年主题为八仙过海

好消息!新冠弱点找到了!加国团队发现或可对抗所有变体的“万能钥匙”

多伦多附近一小时车程 7个好去处让你抓住夏天的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