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家破千亿美元 LV老板超越盖茨成世界第二大富豪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奢侈品行业近年受惠中国土豪四出扫货,顶起奢侈品半边天。著名奢侈品牌LVMH股价在6月底一度炒上375欧元,市值近1900亿欧元,同时亦带契老板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成为现今第二位身家突破千亿美元的世界级富豪。阿诺特的身家暴涨,要多得中国人对LV的强劲需求,大大提升了LVMH的销售,同时刺激公司股价今年累计大升超过四成三。

出身工业家庭的阿诺特,年少时已凭出色的眼光,劝父亲出售本业转做地产,后以一蚊法郎收购DIOR母公司,后来在股市大跌时默默吸纳LVMH股份成为大股东,晋身世界奢侈品牌“教父”。
阿诺特曾总结自己的成功称︰“在商业世界中,你必须学习耐性!”

▲LVMH老板阿诺特身家超过一千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二大富豪。

撰文:韦宁

今年四月LVMH公布首季业绩,销售额大涨一成六,达到125亿欧元,比市场预期更好,其中除日本外,亚洲国家的销量上升一成七。公司在报告中称,中国内地市场表现最为强劲,时装及皮具中的品牌因中国消费者而取得强劲增长,中国消费者带来的销售增长,仍然保持双位数水平,延续过去几年的强势。

受中国市场的强劲增长,LVMH股价今年以来累升约四成三,6月底LVMH股价一度创下375欧元高位。现时阿诺特透过家族控股公司拥有LVMH约一半股份,阿诺特的身家随即暴涨至1010亿美元。此前,世界上只有两位千亿美元富豪,分别是亚马逊创办人贝索斯及微软创办人盖茨,而阿诺特成为第二位晋身千亿美元身家的世界级富豪。

一法郎购Dior

贝索斯及盖茨都是靠科技起家,得益近十年的科技狂潮身家以几何级数急升。相反,阿诺特是靠近年不被看好的奢侈品零售成为全球第二大富豪,同时蝉联法国首富,意味在全球经济步入衰退时,奢侈品仍大有市场。

今年70岁的阿诺特从小已显露出“并购高手”的才智。 1971年,当时只得22岁的阿诺特在巴黎理工大学工程系毕业,进入父亲的建筑公司打工,其后劝服父亲卖掉本业转攻房地产生意,后来更将业务扩至美国。 1984年回到法国,正值奢侈品公司Financière Agache最艰难之时,债台高筑,四围寻找买家接手。 Financière Agache旗下拥有纺织品牌Boussac,而Boussac则拥有Christian Dior,即现时名气响当当的Dior。

阿诺特当时看准奢侈品市场仍大有可为,以象征式一法郎买下Financière Agache,条件是偿还其债务。事实上,阿诺特看上的是当时“一文不值”的Dior,结果将Boussac大部分资产卖出,只余下Dior,同时挥军直踩奢侈品行业,剑指LVMH。

阿诺特今日能成为世界第二大富豪,绝对称得上是他眼光、际遇和耐性的结晶。 1987年10月,全球股市大冧,阿诺特开始在市场趁低不断吸纳LVMH的股票,渐渐成为主要股东。

▲近年LV在中国的销售快速增长,在一众内地土豪狂扫下,令LVMH除日本外的亚洲市场表现保持高增长。

事实上,LVMH的LV都时是代表时装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至于MH则是洋酒企业酩悦轩尼诗(Mot Hennessy),LVMH是两者合并而成。

当时两家企业的时任领导人,对如何发展公司存在矛盾,导致LVMH的业务停滞不前,LV原总裁为巩固实力,引入阿诺特买入公司股票;同时阿诺特亦与MH老板结盟,结果鹬蚌相争,阿诺特一举成为大股东,之后踢走两位前老板,1989年1月,成为LVMH主席,之后带领公司业务急速发展,无论营业额还是利润,都以倍数增长。

收购GUCCI败北成遗憾

阿诺特的收购并非单单成功,敌意收购GUCCI及Hermes失败而回成为阿诺特一生之痛。 1999年阿诺特透过LVMH在市场收集GUCCI约三成四股份,GUCCI时任总裁认定阿诺特想用收购LVMH的手法抢夺GUCCI,毅然说服董事局,决定向母公司开云集团发行新股,令LVMH的持股降至两成,开云集团则升至四成二成为大股东。后来LVMH控告GUCCI但无功而回,阿诺特在2001终向开云集团出售所有持股。

▲阿诺特的收购并非单单成功,在敌意收购Gucci一役,被Gucci发新股予母企而败北而回,成阿诺特一大遗憾。

到了2007年至2010年间,LVMH透过购入Hermes的股票衍生产品,悄悄地吸纳Hermes近一成七股份,2011年Hermes行政总裁更公开批评阿诺特︰“如果你想赢得一个美丽女人的欢心,你不会从一开始就在背后强奸她。”Hermes家族成员亦不甘示弱,控告阿诺特,股权争执扰攘4年后,双方和解收场。

行事大胆强悍的阿诺特,被投资界称为“奢侈品之狼”,虽然在GUCCI及Hermes两役败北,在先后仍吞并了不少奢侈品牌,到今天,LVMH已坐拥逾50个著名品牌,例如LV、Dior、Céline、轩尼诗(Hennessy)、Fendi、Bulgari、Tag Heuer等,打造了一个奢侈品大亨的传奇,但手上所有品牌竟无一是由他亲手创立的。

阿诺特外表温文儒雅,平时爱穿茄士咩毛衣,与其在商场上的强悍性格大不相同,投资界更称他为“ 穿茄士咩的狼”。

狼在猎食时都相当有耐性,等待猎物。阿诺特亦然,在多次收购上,都并非一击即中,均是以静制动,先在市场静静出手,待机会成熟,一举吞并对方公司。他曾说在商业世界中,耐性很重要:“我本身或许不算太有耐性,但我想自己从后天学习得最多的也正是耐性,学懂只要有耐性地等候,当最适当的时机来临时,便可以得到。”

耐性以外,创新对阿诺特来说也是重要的。他认为必须接纳和尊重创新,因为这是任何成品的意念之源。他说:“如果希望获得有价值和高质的成果,在制作过程中便必须真实的对待创新。”他又解释道,创新的过程是非理性及不可预计的,唯有深深的爱和接纳喜欢创新的人所做的物和事,才会真正明白创新骨子里是什么一回事,唯有愿意和喜爱创新,才能制作出好的产品。然而什么才是好的产品呢?阿诺特说:“好的产品是没有时效性的。”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CNE本周火爆来袭 去现场不堵车的最佳方案

Canadian Tire最新一期店内优惠(8月19日-8月25日)

特写故事:为什么加航给她的飞机餐是一瓶水与一张餐巾纸?

Walmart 最新一期店内优惠(8月18日至8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