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加拿大靠铲雪为生 白面条吃一年多 外逃原来这么惨…

加拿大都市网

来源:央视新闻

国际追逃追赃需要跨国合作,但是各国历史文化和现实国情不同,法律体系也各有差异,为实际操作带来诸多挑战和难题,但只要都抱着对腐败犯罪零容忍的态度,总能找到合作的办法。近几年,中国综合运用引渡、遣返、劝返、异地追诉等多种方式,追回了一大批外逃腐败分子,也就此和多个国家建立了更密切的合作关系。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联合摄制的五集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1月13日播出第四集《携手》,讲述对“百名红通人员”蒋谦、任标、乔建军的追逃曲折,展现中国的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如何面对挑战和难题,运用多种方法深化国际合作。

蒋谦:逃亡加拿大靠铲雪为生  白面条吃一年多

加拿大夏洛特敦市城市面积不大,人口不多,既有悠久的历史古迹,也有不错的自然风光,非常宜居。让人很难想象的是,蒋谦外逃到这座城市后,竟然陷入了连温饱都难以保障的境地。

蒋谦

我吃面条吃一年多,没有油,就一点水,下点面,肚子怎么填得饱呢,当时是饱了,只能这样说。

这也是蒋谦自己起初绝对没有想到的。他在武汉城市排水公司任职期间,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获利1400多万元,他自知一旦暴露后果严重,因此2008年就和妻子办理了加拿大投资移民,这无疑为之后的追逃增加了难度。

虽然蒋谦逃往了加拿大,但资产未能全部转移到海外,追逃工作组迅速冻结了他的所有资产。2016年初,蒋谦案被列入中加第一次反腐败追逃工作组会议重点案件,同年8月被作为重点合作项目之一在中加高层次执法合作会谈上提出。工作组的下一步计划,是通过两国司法合作,吊销蒋谦的合法身份。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  黄风

这几年摸索的方法,就是通过异地追诉,向有关国家提供证据材料证明外逃人员,在获得身份的时候采取了欺诈手段,促使外国的主管机关对他在本国采取法律行动。

按照这一路径,工作组向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加拿大皇家骑警提交了蒋谦涉嫌移民欺诈和洗钱的证据,加拿大方面随后吊销了蒋谦的枫叶卡,还对他签发了拘捕令。

没有合法居留权就无法合法工作,蒋谦只能靠一些短期的体力活儿谋生。夏洛特敦市的一个特点是一年有六个月漫长的冬季,经常下大雪,很多家庭需要雇人铲雪,蒋谦就是靠着铲雪,一季度收入三百加元,数着有限的钞票维持生活。    

蒋谦

完全就是行尸走肉嘛,看不到希望了,我自己绝望了,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反正就是活着呗,像猫一样,狗一样,猪一样,你就是活着。

在这种绝望的生活当中,蒋谦产生了回国自首的念头。他通过中间人联系了追逃工作组,表示愿意回国自首,希望能获得从宽处理。2016年9月22日,蒋谦终于从加拿大回国自首。中加两国的执法合作,让他在加拿大举步维艰,是他最终作出这一决定背后的根本原因。

任标:逃亡路上险些被偷渡集团被灭口

2014年1月,任标一家三口听从偷渡集团安排,跟随他们的人从广西边境非法越境到了越南,然后又从越南到柬埔寨。但在柬埔寨呆了好几个月,偷渡集团许下的帮他搞到发达国家身份的承诺迟迟没有兑现,还以需要打点为由,向他要走了不少钱,任标一家渐渐感到了某种危险的气息。

任标

就开始感觉到情况有点不正常和不对劲。这个事情他没有能力落实,或者说他本来其实就不准备帮你落实。     

任标外逃三个月后,中国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他发出了红色通缉令。这个消息公布后,任标感觉到偷渡集团有些后悔卷入其中,想要将他们灭口。

任标

他们也知道我上了名单。所以我相信他们是一定有想法,想要把我们人处理掉的。

在这种情况下,任标摆脱了偷渡集团,一家三口自己继续逃亡,最终经过半年多的辗转,他逃到了加勒比海一个还没有和中国建交的国家:圣基茨和尼维斯。虽然任标出逃时有一定资金准备,但不足以在这里支撑长期生活。圣尼的商品几乎全靠海外进口,又是旅游国家,房租、物价等各种消费非常高昂,如果一家人想保持一定的生活质量,他的资金并不充足。此外,孩子的教育是任标夫妻心里的一个大问题。

2017年5月,在国际舆论的影响下,圣尼警方忽然搜查了任标的住所,并将他们夫妻两人拘捕,带到看守所讯问。任标被保释的第二天就主动联系了追逃工作组,表示自己有诚意回国自首。经过几十场密集的谈话,工作组决定给出一个接受劝返的最后期限。

2017年7月29日,任标终于回国投案。他的妻子和孩子也回到了中国。虽然要接受法律惩处,但他们都感到接受劝返的决定是正确的。

任标

我儿子也是希望能够早点把事情了掉。包括现在回国以后,他其实也是比较开心的。

乔建军:落网当天一夜白头

2018年8月,瑞典多家媒体报道,一名中国“百名红通”嫌犯在瑞典被拘捕。这名嫌犯正是乔建军。乔建军是在2018年6月25日,瑞典根据中国提供的线索和请求,在斯德哥尔摩将他拘捕的,此时距离他出逃已近7年。落网的那天,乔建军一夜白头。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工作人员  周从远

满头白发。真的是跟雪一样。一夜之间熬白了头,这就说明他进来之后,实际上对他个人的心理上有极大的冲击。

七年前,乔建军逃亡的第一站是美国,出逃前几年,乔建军和前妻赵世兰、还有两个孩子都已经偷偷办好了美国绿卡,并在西雅图、纽约等地买了多处房产。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工作人员  周从远

我们已经发现的他流窜过的国家和地区就有十三个,而且在每个国家和地区他都会做投资,有房地产、餐饮、酒店、旅游、度假村、农场等等。

2011年乔建军外逃不久,中国就和美国就此案展开司法合作,采用异地追诉的方法,推动美方以移民欺诈和洗钱罪起诉乔建军、赵世兰。中美双方前后进行了25次磋商,美方应邀3次到河南周口听取案情,面见证人43人,在扎实的证据面前,美方于2014年对乔建军和赵世兰提起刑事诉讼。2015年,赵世兰在美国被捕。但乔建军2012年就已经又逃往其他国家。美方首先对赵世兰案进行了审理。此后美国也在全球通缉乔建军。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工作人员  周从远

他贪污,一个是金额巨大,第二它是国家收购农民的收粮款,你想这个性质放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大家都会深感痛恶。

乔建军离开美国后,先后逃往了加勒比的多个岛国、欧洲的奥地利……中国就此案已经和近20个国家和地区展开了不同程度的合作,美洲、欧洲、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对他的资产进行调查和追缴。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工作人员  周从远

我们是全球布局,美国在办这个案子,新加坡也在办,瑞典也在办,瑞士也在办,列支敦士登也在办,在我们的推动下,这么多国家都在对他的这个资产进行追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