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一角!加拿大人口贩卖超想象,401高速是主要贩卖路线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人口贩卖在加拿大似乎并不常见,很少出现在新闻中,但根据Citynews的调查发现,此类案件数量不仅逐年增加,而且多数受害人并没有报案。其实人口贩卖案件离我们并不远。

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警方报告的贩卖人口事件中有95%涉及妇女和女童。 全年警方共收到511起人口贩卖案件的报告,比前一年增加了44%。其中 90%受害者年龄在35岁以下,21%是未成年人。

但根据安省终结人口贩卖中心(The Centre of End Human Trafficking)估计,这个数字只是冰山一角,因为多数被受害者选择保持沉默,不会报警。

中心在2020年1月至6月期间,发现了1,220名人口贩卖受害者。而在同一时期,伦敦警方仅提出了 28 项贩运指控。

中心执行董事沃克(Megan Walker)告诉CityNews记者,多数受害者即使从人贩手中逃脱,也不会报警,所以官方无法得到正确的数字。

终止人口贩运中心已经追踪了六条贩运者的主要路线——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从温莎到蒙特利尔的 401 走廊。

沃克说:“人贩子经常在网上遇到特别年轻的女孩,通过网络引诱、操纵和欺骗她们。” 沃克解释道: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所有这些平台都可能成为人贩的工具。……许多家庭的女儿都被人贩子带走了,这些女孩以前甚至可能从未发生过性行为。”

多数受害者被迫从事性交易

沃克解释说:“性交易是一种蓄意的、操纵性的、欺骗性的手段,旨在诱使妇女和女孩违背自己的意愿提供性服务。”

人们在电影里经常看到受害者在街上被绑架并被锁在床上为人们服务,但情况并非如此。在所有人口贩卖的案件中,估计25%到50%的人贩子是受害者的男朋友或女朋友,他们中有些人和帮派有联系。

“贩卖我的人就是我的男朋友,”卡罗琳(Caroline Pugh-Roberts)说,她穿着一件“停止贩卖人口”的衬衫,上面还写着 “八年——在401来来回回。”

卡罗琳是在35岁时被贩卖的。 她的前夫在案发前去世,她遇到了另一个男人。

“我以为我重新恋爱了,” 卡罗琳说。 “我以为我活着的唯一原因是因为那个贩卖我的人。”

卡洛琳说,相恋不久“男友”就失业了,他们需要钱来租房。他让卡洛琳在当地的脱衣舞酒吧跳舞,这样他们就可以很快赚到一些现金。她以前没有这样做过,也不想这样做,但“我以为这是为家人做的。这是一家人应该做的。”

“我每晚都有超过500加元的任务,有时甚至更多,” 卡罗琳回忆。

卡罗琳工作的场所,是位于偏僻乡村道路上的一家脱衣舞酒吧,被农田环绕、偶尔还能听到马和牛的声音。

“如果我没有在酒吧里赚到足够的钱,我就得去停车场(卖淫),”她说。

卡洛琳第一次说想要离开时,她的“男友”打断了她所有的脚趾。 “那时他开始把顾客带到(汽车旅馆)房间。情况变得更糟了。”

所幸她最终逃脱了,但代价惨重:几根骨头骨折了,染上了毒瘾,身体的一部分被截肢了。

“当我逃脱时,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我有创伤后应激障碍。我不想说我被击垮了,但我被极度扭曲了”

卡洛琳现在在救世军的反人口贩卖部门工作,帮助受害者逃脱,并在她们逃脱后提供支持。

为什么受害者不逃跑?

沃克说,多数性工作者是被强迫的。“有些做高端伴游的女性赚了很多钱,但有证据表明,绝大多数卖淫妇女和女孩并非自愿参加。卖淫和人口贩卖之间的关系相当明确。”

“贩卖人口比走私枪支容易。 有了女人,你会得到源源不断的供应(钱),而且女人无处不在,”沃克说。“一个女孩每年可以为人贩带来 250,000 至 300,000加元……想想有多少男人付钱强奸这些女孩和女人。”

另一名幸存者摩根(Morgan Sowerbutts)说,她被两个人从一条安静的小区拐走的,被迫卖淫。

“我接触过最暴力的嫖客是律师、医生、警察,”她说。“这些人的职业已经有一些权力,但却没达到他们想要的程度,于是他们出钱来对付妓女。”

摩根曾想逃跑,但她害怕。“我非常害怕(他们会)报复我”

“这是隐形的手铐。这些女性被隐形手铐困住了,”卡洛琳解释说。 “女孩们不会去报警,因为她们太害怕了。她们所面对的都是穷凶极恶的人。

警方腐败让受害者无助

最终,摩根确实报警了。贩卖她的人贩子两名人贩被抓了。不幸的是,她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

“我让一名警官到我家来调查,但却发现他是我以前的一个嫖客。而且他继续用我工作时的姓名(花名)称呼我。”摩根说。 “我愣住了,感到很恶心。”

“现在每当看到有警车从身边经过时,我不知道里面坐的是好人还是坏人。”

对警方缺乏信任,是受害者不敢逃脱的主要原因。

伦敦警察局人口贩卖调查部门的一名匿名负责人承认,有时警察会站在法律的对立面。他承认警方的腐败让受害者不敢寻求法律的帮助。

“我没有和性工作者谈过这件事以及影响是什么,我只能想象。……过去许多地区都发生过这种情况,”他说。“不幸的是,它发生了。我只能说,我们的立场很强硬:任何被抓到的人都会被起诉,零容忍!”

逃离并不意味完全的解脱

Project Recover的执行董事理查德(Richard Dunwoody)已帮助数百名逃脱的受害者解决信用问题。他说,很多受害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创建了信用卡账户。这意味着人贩子已经接管了受害者的财务。

然后,人贩子以受害者的名义开设各种账户,办手机。“我见过一个受害者的名下被开了15部手机。还见过人贩以受害者的名义贷款买了一部车。”理查德说。

卡洛琳说,即使幸存者逃脱了,大多数人一无所有。这就像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迷路一样,没有帮助,许多受害者甚至无法离开她们平时居住的街区。

“99% 受害者逃脱后,除了毒瘾、牙齿松动和创伤后应激障碍之外,一无所有。”卡洛琳说。

(Shawn,资料来源:Citynews,图片来源:Pexels, 视频截图)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搭机赴美须提供24小时内阴性证明 旅游业再现阴霾

57岁朱军重返央视?精致西服装扮下难掩老态

温岛起火货柜船终于找到卸货港口

全球生活成本排行榜 多伦多窜升8位列上升最快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