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一角!加拿大人口販賣超想像,401高速是主要販賣路線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人口販賣在加拿大似乎並不常見,很少出現在新聞中,但根據Citynews的調查發現,此類案件數量不僅逐年增加,而且多數受害人並沒有報案。其實人口販賣案件離我們並不遠。

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9年警方報告的販賣人口事件中有95%涉及婦女和女童。 全年警方共收到511起人口販賣案件的報告,比前一年增加了44%。其中 90%受害者年齡在35歲以下,21%是未成年人。

但根據安省終結人口販賣中心(The Centre of End Human Trafficking)估計,這個數字只是冰山一角,因為多數被受害者選擇保持沉默,不會報警。

中心在2020年1月至6月期間,發現了1,220名人口販賣受害者。而在同一時期,倫敦警方僅提出了 28 項販運指控。

中心執行董事沃克(Megan Walker)告訴CityNews記者,多數受害者即使從人販手中逃脫,也不會報警,所以官方無法得到正確的數字。

終止人口販運中心已經追蹤了六條販運者的主要路線——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從溫莎到蒙特利爾的 401 走廊。

沃克說:「人販子經常在網上遇到特別年輕的女孩,通過網絡引誘、操縱和欺騙她們。」 沃克解釋道: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所有這些平台都可能成為人販的工具。……許多家庭的女兒都被人販子帶走了,這些女孩以前甚至可能從未發生過性行為。」

多數受害者被迫從事性交易

沃克解釋說:「性交易是一種蓄意的、操縱性的、欺騙性的手段,旨在誘使婦女和女孩違背自己的意願提供性服務。」

人們在電影里經常看到受害者在街上被綁架並被鎖在床上為人們服務,但情況並非如此。在所有人口販賣的案件中,估計25%到50%的人販子是受害者的男朋友或女朋友,他們中有些人和幫派有聯繫。

「販賣我的人就是我的男朋友,」卡羅琳(Caroline Pugh-Roberts)說,她穿着一件「停止販賣人口」的襯衫,上面還寫着 「八年——在401來來回回。」

卡羅琳是在35歲時被販賣的。 她的前夫在案發前去世,她遇到了另一個男人。

「我以為我重新戀愛了,」 卡羅琳說。 「我以為我活着的唯一原因是因為那個販賣我的人。」

卡洛琳說,相戀不久「男友」就失業了,他們需要錢來租房。他讓卡洛琳在當地的脫衣舞酒吧跳舞,這樣他們就可以很快賺到一些現金。她以前沒有這樣做過,也不想這樣做,但「我以為這是為家人做的。這是一家人應該做的。」

「我每晚都有超過500加元的任務,有時甚至更多,」 卡羅琳回憶。

卡羅琳工作的場所,是位於偏僻鄉村道路上的一家脫衣舞酒吧,被農田環繞、偶爾還能聽到馬和牛的聲音。

「如果我沒有在酒吧里賺到足夠的錢,我就得去停車場(賣淫),」她說。

卡洛琳第一次說想要離開時,她的「男友」打斷了她所有的腳趾。 「那時他開始把顧客帶到(汽車旅館)房間。情況變得更糟了。」

所幸她最終逃脫了,但代價慘重:幾根骨頭骨折了,染上了毒癮,身體的一部分被截肢了。

「當我逃脫時,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我有創傷後應激障礙。我不想說我被擊垮了,但我被極度扭曲了」

卡洛琳現在在救世軍的反人口販賣部門工作,幫助受害者逃脫,並在她們逃脫後提供支持。

為什麼受害者不逃跑?

沃克說,多數性工作者是被強迫的。「有些做高端伴遊的女性賺了很多錢,但有證據表明,絕大多數賣淫婦女和女孩並非自願參加。賣淫和人口販賣之間的關係相當明確。」

「販賣人口比走私槍支容易。 有了女人,你會得到源源不斷的供應(錢),而且女人無處不在,」沃克說。「一個女孩每年可以為人販帶來 250,000 至 300,000加元……想想有多少男人付錢強姦這些女孩和女人。」

另一名倖存者摩根(Morgan Sowerbutts)說,她被兩個人從一條安靜的小區拐走的,被迫賣淫。

「我接觸過最暴力的嫖客是律師、醫生、警察,」她說。「這些人的職業已經有一些權力,但卻沒達到他們想要的程度,於是他們出錢來對付妓女。」

摩根曾想逃跑,但她害怕。「我非常害怕(他們會)報復我」

「這是隱形的手銬。這些女性被隱形手銬困住了,」卡洛琳解釋說。 「女孩們不會去報警,因為她們太害怕了。她們所面對的都是窮凶極惡的人。

警方腐敗讓受害者無助

最終,摩根確實報警了。販賣她的人販子兩名人販被抓了。不幸的是,她噩夢並沒有就此結束。

「我讓一名警官到我家來調查,但卻發現他是我以前的一個嫖客。而且他繼續用我工作時的姓名(花名)稱呼我。」摩根說。 「我愣住了,感到很噁心。」

「現在每當看到有警車從身邊經過時,我不知道裏面坐的是好人還是壞人。」

對警方缺乏信任,是受害者不敢逃脫的主要原因。

倫敦警察局人口販賣調查部門的一名匿名負責人承認,有時警察會站在法律的對立面。他承認警方的腐敗讓受害者不敢尋求法律的幫助。

「我沒有和性工作者談過這件事以及影響是什麼,我只能想像。……過去許多地區都發生過這種情況,」他說。「不幸的是,它發生了。我只能說,我們的立場很強硬:任何被抓到的人都會被起訴,零容忍!」

逃離並不意味完全的解脫

Project Recover的執行董事理乍得(Richard Dunwoody)已幫助數百名逃脫的受害者解決信用問題。他說,很多受害者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創建了信用卡賬戶。這意味着人販子已經接管了受害者的財務。

然後,人販子以受害者的名義開設各種賬戶,辦手機。「我見過一個受害者的名下被開了15部手機。還見過人販以受害者的名義貸款買了一部車。」理乍得說。

卡洛琳說,即使倖存者逃脫了,大多數人一無所有。這就像在沒有地圖的情況下迷路一樣,沒有幫助,許多受害者甚至無法離開她們平時居住的街區。

「99% 受害者逃脫後,除了毒癮、牙齒鬆動和創傷後應激障礙之外,一無所有。」卡洛琳說。

(Shawn,資料來源:Citynews,圖片來源:Pexels, 視頻截圖)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加拿大节奏!在机场对入境旅客进行COVID-19测试仍没确定日期

“不得退货”事件加拿大鹅发布最新声明 上海相关部门约谈

惊心动魄!南非病例一天翻一倍 新增8千多例 11月初才2百

47岁林志玲终于怀上了?生日发文可能暗藏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