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一臍帶血公司銷毀樣本 未告知客戶仍收費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多倫多一家臍帶血公司銷毀了樣本後,一些家長仍被收取了年保管費!

多倫多的一家臍帶血公司通過儲存來自加拿大各地大約3000名客戶的孩子的幹細胞來獲得報酬,這些幹細胞可能會在關鍵時刻拯救生命。然而,該公司在近期的一場訴訟中聲稱,公司儲存的所有樣本在三年前都被銷毀了。

該公司的客戶說,老闆Bernartka Ellison從未告訴過他們,孩子的血液樣本不再可以使用了。在某些情況下,在樣本據稱被銷毀後,該公司仍然向客戶收取了年保管費。

「我覺得自己被騙了,」Shannon Callaghan說,「我對整個情況非常憤怒。」

這位來自安省Georgina的母親是少數幾個在Ellison聲稱2018年10月所有臍帶血樣本都被銷毀後,向媒體證實儲存孩子臍帶血的客戶之一。

Callaghan最後一次被收費是在2019年7月。

最近關於樣品被銷毀的指控是Ellison未直接與客戶溝通的系列案件中的最新事件。

對於該公司缺乏透明度的問題,一些客戶此前認為是管理不善但現在他們感到被騙了,失去了幫孩子儲存救命血液的機會。

加拿大衛生部稱,臍帶血含有幹細胞,可用於治療白血病等疾病。

Callaghan說:「作為父母,我們這麼做不是因為錢太多。」據她估計,自從她15歲的女兒出生以來,她在初始費用和每年保管費上已經花費了3500元,「我家裡有人患癌症;如果我能為我的孩子做些什麼,如果這些東西能傳承給她,我想知道我已經做完了我的部分,」她說。

 

Ellison正在為集體訴訟收集資料

CBC新聞聯繫了Ellison,試圖了解為什麼他沒有告訴客戶三年前所有樣本都被銷毀了,以及為什麼一些客戶仍然會被收費。

在一系列郵件中,Ellison沒有直接回答這些問題。他表示,他們「正在收集加拿大臍帶血倉庫(Cord Blood Bank of Canada)的客戶收集信息,這些客戶有良好的信譽,並加入了針對公司的集體訴訟之中。」

 

該公司未通過2015年加拿大衛生部檢查

 

CBC News在四年前首次報道了這家多倫多公司,當時一客戶發現該公司在2015年未能通過加拿大衛生部的檢查,這意味着該公司只能存儲樣本以供提供者使用,而不能讓其他人使用。

然而該公司並沒有與客戶分享這一信息,他們中的許多人說,他們之所以選擇這項服務,是因為幹細胞有可能用於家庭成員。

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該公司聲稱,他們只儲存了供個人使用的樣本。

根據加拿大衛生部的說法,這種所謂的儲存政策使得樣本根本不可能被使用,因為某人自己的幹細胞被用來治療自己的可能性非常低。

因此,一些家長試圖將孩子的臍帶血樣本轉移到另一家機構。

2019年2月,一對夫婦將孩子的樣本轉移到了另一家臍帶血庫。自那以後,這對夫婦對該公司及其所有者提起了60萬元的訴訟,指控他們沒有妥善保存樣本,以確保醫療用途。

而Ellison否認了訴訟中的所有指控。該公司在一份辯護聲明中辯稱,這對夫婦移動樣本的決定會將他們置於危險之中,而且是使「是本中幹細胞活力降低的最可能的原因」。

 

多倫多警方介入調查

多倫多警方在2018年10月搜查了該公司在多倫多東部的實驗室,以求獲得Ellison敲詐勒索的證明。

信息顯示,Ellison不允許一對夫婦轉移孩子的臍帶血,除非客戶繳納1.6萬元,Ellison表示若收不到錢將銷毀樣本。

調查員還指出,「經過進一步調查,發現其向客戶索要的價格遠遠高於任何其他臍帶血單位的要價。因此,Ellison是在從客戶那裡敲詐錢財。」

 
 
Ellison起訴多倫多警方與大學健康網絡

 

今年4月,Ellison起訴多倫多警方、一對安省夫婦、大學健康網絡(UHN)和其他個人,要求他們就警方的調查和對Ellison的執行令進行總計350萬元的賠償。

 

此案仍在法庭審理中,尚未提交任何辯護聲明。

 
 
 
客戶:「我覺得被騙了」

 

在過去的四年里,來自加拿大各地的50多位該公司客戶聯繫了CBC News,尋求關於他們孩子臍帶血樣本的答案。

Monique Chisholm就是其中之一。這位來自Antigonish的母親說,當她得知所有的樣本都在2018年被銷毀時,她感到很不舒服。

「如果所有的樣本都銷毀了,他怎麼能不告訴我們呢?」Chisholm說,「我只是不知道整個事情是不是就像管理不善那樣簡單。我感覺被騙了。」

2014年,Chisholm和她的丈夫決定將小兒子的臍帶血儲存起來。這對夫婦做出這個決定的部分原因是,他們希望隨着醫學的發展,小兒子的幹細胞可以幫助他的哥哥卡倫,因為他哥哥在出生時遭受了腦損傷。

Chisholm說:「我們的想法是,希望有一天能夠治癒我們兒子的腦部病症。」

和Callaghan一樣,Chisholm也在2019年2月被收取了年度保存費。

這兩名女性還支付了額外的檢測費用,該公司稱這是必要的,目的是在必要時將樣本用於其他家庭成員。

至於如果只是為個人使用而儲存樣本,為什麼還要提供用於家庭成員的檢測,Ellison並未回答該問題。

現在Callaghan和Chisholm正在追責。

Callaghan說:「我認為,如果這些樣品被銷毀,那他們就沒有履行合同。他們沒有給我建議。他們一直都不太透明。」

Chisholm說,Ellison應該直接聯繫客戶:「(Ellison)有很多需要解釋的事情,我認為(Ellison)欠我自己和所有客戶一個解答。」

 

(編輯:北極星)

(Ref: 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cord-blood-bank-of-canada-owner-claims-samples-destroyed-1.6109959)

(圖片來源pixabay,僅作說明使用)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她曾是坚定的反疫苗者 直到她女儿差点因为新冠死去

刘德华拍摄新片 手缠绷带引人担心

加拿大军队超过9成人员 已完全接种两剂疫苗

罗马尼亚假疫苗接种证明盛行 男子购买后染疫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