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闖入家中 12歲女孩被迫從10米高台跳下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渥太華社區住房中心呼籲加強住戶在房子被闖入後的安全措施。

Zeinab Mohamed永遠不會忘記6月下旬的那天,她眼睜睜地看着一個陌生人闖入她位於三樓的公寓,把她12歲的女兒Sumaya鎖在裏面。

Mohamed就坐在走廊里,無法進行干預。「我想到了很多事情。我不確定我的女兒是否還活着,」Mohamed回憶道,淚水從她的臉上流下來。「他會對她做什麼?」

Mohamed衝到她妹妹樓下的公寓,報了警。與此同時,這名男子從裏面堵住了她家的前門,對她的女兒大喊,稱大樓里的所有人,包括Mohamed都死了。

Sumaya告訴她的母親,她躲在浴室里,但很快發現公寓里的門都沒有上鎖。在一陣恐慌中,她從那名男子身邊跑到陽台上,祈禱着,然後從大約10米高的地方跳了下來。

Mohamed說,這名男子也跟着Sumaya跳了下去。當天晚些時候,他被捕了。

這名渥太華的男子David White隨後被控襲擊、非法闖入、非法監禁和拒捕。

在與鄰居交談後,Mohamed現在認為White可能是另一個房客的男朋友。

最後,雖然Sumaya倖存了下來。但她的腳踝、腿和背部的骨頭都碎了,近兩個月後,她戴上了背部支架,腿上有把骨頭固定在一起的固定針。

醫生估計,她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完全康復。

 

這家人還沒有回家

Mohamed說,那天的創傷幾乎每天都會引起痛苦的回憶,從那天起,這家人一直住在各個酒店,因為他們覺得回家不安全。

他們目前正在與渥太華社區住房(OCH)合作,以獲得緊急安全優先措施的批准,若獲批,他們將獲得私人住宅的租金補貼。

「當有人闖進你的家……在自己家裡被恐嚇,不管他們是怎麼做的,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你會失去所有的安全感。這件事對她,當然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毀滅性的打擊。」

Mohamed和她的女兒所感到的恐懼和許多社區住房居民一樣。OCH表示,在其15,000個住宅單元中,每年平均收到30,000個安全電話。

Mohamed說,多年來,她目睹了暴力行為、毒品交易和非法闖入。

 

租戶安保已「失效」

保障房倡導者表示,渥太華和OCH為改善房客安全所做的努力還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

「必須採取一些行動,」渥太華結束無家可歸聯盟(Alliance to End homeless Ottawa)的社區合作夥伴Hector Addison說,他補充道,社區住房不存在管理,這就是「安保失效」的原因。

他說:「解決方案是,我們需要在那些犯罪猖獗、人們正在失去生命的低收入社區提供更多而不是更少的安全保障。」

OCH僱傭了社區安全官員,並專註於某些優先級高的領域,與渥太華警方合作解決更嚴重的安全問題。「房客的安全是我們最關心的。這一直是我們的首要任務,」OCH的首席執行官Stéphane Giguère說。Giguère表示,他們靠租戶報告問題,而該組織目前正在調查是否要在某些地區安裝更多的監控攝像頭,並增加靜態或移動巡邏,以提高安全。但這些改變沒有具體時間表。「這是對社區住房的資本投資。我們每年都在增加投資組合,所以對我們來說,這是一種承諾。」Giguère說道。

 

仍然不夠

OCH董事會成員Mathieu Fleury指出,缺乏城市社會支持是暴力和犯罪的首要原因。

Fleury說,渥太華大約有100萬人口,這將導致城市犯罪,需要更積極和現代化的解決方案。

「我們能在公園裡做什麼?我們能在社區中心做什麼?我們能為青少年做些什麼?」Fleury問道,「這是不夠的,我們看到了發生在全市的各種事件的數量。」

Fleury說,渥太華應該讓居民更容易獲得心理健康支持、社會規劃和教育,這可能有助於解決渥太華更系統性的不平等問題。

到目前,Mohamed仍然害怕回家,她想知道誰會為發生在她家人身上的事負責。她說,居民們等不了多久了。「我很難過。我太累了。」她說道。

 

(編輯:北極星)

(Ref: https://www.cbc.ca/news/canada/ottawa/girl-jumps-off-balcony-survives-ottawa-community-housing-1.6137445)

(圖片來源pixabay,圖文無關僅作說明使用)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魁省统计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大麻

多伦多两所中学爆发疫情 目前均未关校

器官移植患者是否接种新冠疫苗 本国相关组织正积极检讨

新冠未去流感又来!加拿大流感病毒感染率高于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