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前線工人處境報告:每周工作6天,每天12小時…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全加華人協進會(平權會)多倫多分會於今年1月至3月期間,進行一項探討大多地區華裔前線工人,於疫情期間的工作與生活為主題的研究,並寫成報告。接受訪問的華裔前線工人,大多數從事低薪且高危行業。疫情下,工作與健康皆得不到保障。

該份報告長達53頁,名為《我們的生命是不可或缺的:新冠病毒期間,華裔前線工人處境報告》(Our Lives Are Essential: Chinese Canadian Frontline Workers Pandemic Report),旨在重點介紹疫情期間,華裔前線工作者的工作和生活經歷以及疫情對他們的影響,並探討提供支持所需要的社會和政策改變。

訪問大多295工人及社區人士

超過50名義工,對大多地區295位工人及社區人士進行問卷調查,並將11名受訪者的故事,作出詳盡深入的採訪。受訪者來自不同行業,大多數都是受雇於低薪及高危工種,工作場所存在健康與安全隱憂。大部分受訪者來自醫護界(如個人護理員、長期護理院護士、家居護理、醫院員工等)、零售業(超市前線員工)、餐飲業、製造業(工廠工人)及建築業。

全加華人協進會(平權會)多倫多分會聯合行政總監唐婕表示,報告揭示幾個重點,包括前線工人工時長、薪水低、工作環境危險;大部分人感到工作場所不安全;絕大部分人對改變現狀充滿無力感;他們承受高壓力及其他負面精神健康影響;工人要求有意義的政策及立法變革,以確保該群體家庭平等獲得適合及有保障的機會。

「我們需要政策和資源來打擊種族主義和反亞裔種族主義,與此同時,本國華裔工人階級社區,對保護工人及家庭的政策有強烈而明確的要求。我們的建議例如10天有薪病假、法定最低工資增加至20元、提供免費精神健康護理服務、可負擔住房、給予工人身份、終止所有驅逐出境及移民拘留等。政府需要立即聽取社區的意見,並認真對待。」

疫期恐懼被加倍放大 清潔工搭公共汽車憂染疫

A女士因為要照顧生病的女兒,在簽證逾期後成為無證移民。疫情期間她在一家工廠工作,時薪大約只有10元,現時為前線清潔工人。因為沒有臨時身份,不能回中國探望病重的母親,錯失見母親最後一面的機會而抱憾終生。

疫情期間她曾在一家工廠工作,每天要坐3輛公共汽車去上班,再坐3輛公共汽車下班,她記不清楚每天工資多少,但估計每小時約10元,低於法定最低工資,還要擔心在通勤或工作中感染新冠病毒。

怕不能返加錯失與母告別

該女士為照顧生病的女兒,幫她買菜和做飯。但由於女兒的疾病和她自己沒有身份,氣氛很緊張。她曾與警察有過接觸,與房東有過負面經歷。在疫情期間,她的恐懼被加倍放大,每天生活在感染新冠和被房東驅逐的恐懼中。

她曾經在2018年向一個社會服務組織詢問申請臨時居留證事宜,但工作人員嚇唬她,說她不應該申請,因為她是無證移民,移民局肯定會將她驅逐出境。本來,A女士很想回中國照顧患重病的母親,但由於沒有臨時身份,離開之後意味着也要離開生病的女兒,且可能永遠不被允許返回加拿大。在兩難選擇中,她犧牲了疫情期間與母親見最後一面。

A女士幾個月前成為永久居民,她最大的遺憾是聽取了社會服務部門建議,未申請臨時居留證,使她錯失了照顧母親的機會。

常與顧客近距離溝通 超市工人每天承壓

目前在華人超市工作一年多的謝先生,2015年來到加拿大,疫情期間每天上班他的心理壓力都很大,沒有健康卡更加劇內心恐慌。每當有人在公共場合靠近或咳嗽時,心裏特別緊張。作為一名雜貨部的員工,常常會遇到客人詢問商品的位置,和顧客溝通時的近距離接觸,讓他在疫情期間感到非常不安。

疫情後的反亞裔事件,也讓謝先生焦慮,生活充滿壓力。他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2小時,另花上4個多小時通勤,下班回家將近晚上11時。由於沒有身份,6年來也沒有健康卡,身體不舒服也只能買葯,休息一會撐過去就是。今年1月透過社區的幫助,他成功申請了健康保險。怎知一做體檢,才知道事態嚴重。

體檢當天,他被緊急送醫,輸了5袋血。醫生說,要不是及時求醫,可能會因為嚴重貧血而在睡夢中過世。這次大難不死,讓他更想像平常人開開心心地在本國工作和生活。

即使如此,他說目前的生活現狀是,每天頭痛加上各方面的心理壓力,很想像平常人一樣買部車。工作勞累和害怕被房東趕走,每天都承受壓力,所以再苦再累都想買個房,下班後可以安心的休息睡覺,這就是他最真誠的願望。星島記者報道 資料圖片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资深堂红腰子精华8折+免邮+满额送超火卸妆油!

安省10个人口最多的城市 哪里租房最便宜?

刘德华拍摄新片 手缠绷带引人担心

有乘客确诊新冠 加航温哥华航班被禁飞香港两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