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看!详解!涉及分尸争产情色的加西华商苑刚被屠杀内情

加拿大都市网

被告赵利。资料图片

法官裁定被告赵利误杀和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资料图片

经过两天的判词宣读,华裔富商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终于在周二宣判。卑诗最高法院裁定被告赵利二级谋杀罪名不成立,而误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法庭将在本月15日举行量刑聆讯。赵利的律师就表示,该判决是相对理想的结果。

此案从周二上午11时半开庭,直到下午3时后才结束。期间,法官舒尔特斯(Terrence Schultes)就案件调查结果,以及检方、辩方提供的证据和相关证词做分析。他强调,对于被告赵利杀害和肢解死者苑刚的事实毋庸置疑,重点在于被告行凶时的心理状态,是否有足够证据显示,他是蓄意杀害对方,才能构成二级谋杀罪名。

之前辩方强调,赵利是在苑刚的挑衅下失去理智才酿成凶案,因此不是蓄意杀人行为,而且当时受害者手中持有锤子,被告是出于自卫才杀死对方。辩方也希望法官接受心理专家对被告精神状态的评估报告,包括指被告当时存在“战斗或逃跑反应”(Fight-or-flight response),即在面临危险时的应急反应,是决定逃跑还是放手一搏。

图为死者苑刚。资料图片

对尸体不敬罪同时成立

检方则认为,赵利对警方的供词和之后在法庭上的证词前后不一,要求法官以警方供词为准,同时也要求法官对心理专家的评估报告不予采信。

结合血渍分析和调查结果,舒尔特斯认为苑刚至少有一处枪伤,是在近距射程(point-blank range)被击中,更因此合理怀疑赵利自卫行为的说法。同时,他认为被告肢解死者并非是因为精神问题,更像是出于抛尸的目的。他也指出,相信被告最早对警方的供词更接近真相。

即便如此,舒尔特斯表示,被告与受害者之间发生争执,但没有充分证据显示被告在犯罪过程中,故意令受害人死亡或令受害者身体受伤,即是明知这种伤害可能导致死亡,仍不顾后果地攻击受害人。因此,他在最后做出裁决,被告赵利二级谋杀罪名不成立,判决误杀以及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

误杀罪最低只监禁4年

现年59岁的被告赵利,周二在一名狱警的押解下到庭。他身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衣,系一条深灰色领带,精神状态不错,神态平静。他在法院普通话传译员解释下聆听法官宣判。法官宣读判决后,赵利的状态仍比较轻松,并没有大幅度的肢体动作,在与代表律师短暂交流后,他由狱警押解离开。法院将在1月15日举行量刑聆讯,被告将以视像方式出庭。

根据加拿大《刑法》(Criminal Code),误杀罪名最低刑期为4年,最高可判终身监禁。而二级谋杀罪名若成,将被判终身监禁。

苑刚被杀案发生在2015年5月2日晚上,时年55岁的被告赵利是死者苑刚的表姐夫,两家人一同生活在事发的西温豪宅内。根据法庭文件,被告当天和苑刚发生暴力冲突,原因是苑刚要求赵利将女儿赵一铭嫁给他。赵利大怒,并斥责苑刚想法乱伦。

据赵利供述,两人追打过程中,赵利顺手抄起一把锤子阻挡对方殴打,但其后锤子脱手,苑刚也因用力过猛跌倒,赵利则趁机跑回屋内取枪,再返回屋前与苑刚对峙。

赵利在庭审作证解释开两枪过程时说,伏在地上的苑刚举锤打他,赵利脚下踏空、身体晃动导致第一枪打出。此后苑刚左手拉住枪管,右手向前伸几乎抓到赵利,赵利向后躲时第二枪就响了。不过,赵利案发后接受警员问话时,却没有提及该过程。

赵利被指之后还将苑刚尸体肢解成100多份,装入多个袋内。警方发现装有尸块的12个纸箱,还在冰柜内发现一件尸块。

被告律师乐见 二级谋杀不成立

被告赵利二级谋杀指控由于证据不足,被卑诗最高法院法官宣判该项罪名不成立,赵利的代表律师在庭审结束后,对法官的判决表示“高兴”。

赵利代表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周二在庭外表示,控方一直试图证明被告的犯罪行为是蓄意的“谋杀”,但没有证据支持这一说法,对于法官最终判定罪名为“误杀”,也是辩方更乐见的结果。他并认为,法官是在对所有证据进行仔细、全面的审查之后,才作出的合理裁决。

另外,赵利曾就事件从开始的争执演变成为致死案件表现出悔意。唐纳森相信,这也是法官合理怀疑被告是否蓄意杀人的原因之一。

唐纳森对判决结果表示满意。倪怡婧摄

预计仍需关押一段时间

唐纳森形容赵利是个羞怯、有礼貌的人,之前没有任何犯罪纪录,在事件发生前一直是个守法公民,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加拿大,都是一个对社区有贡献的人。认识他的人,都难以相信他会与这样的事件联系到一起。

对于之后的量刑,唐纳森表示,误杀罪名最低刑期为4年,对尸体不敬罪名最高刑期为5年,而若是谋杀罪名成立,最低刑期就为终身监禁。他补充说,从被逮捕至今,赵利已经被羁押4年半,因此,预计之后还需要继续关押一段时间。

凶案涉涉及分尸、争产、情色   外媒也专题报道

早在2015年5月发生的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案发后一直受到加拿大华人社区、中国及各地华人,乃至主流媒体的关注及报道。此案包含凶杀、分尸、富豪、争产乃至情色等诸多引入注意的内容,在凶杀案审理过程中,苑刚留下约1,600万元遗产民事争夺案也审理,共有5个为苑刚生下子女的华裔女子,先后在法庭作证,讲述自己与苑刚认识、交往及情爱的过程。

赵利一家早于苑刚移民加国(见附表),赵利的妻子李小梅是苑刚的表姐,虽然两人并无血缘关系,但当苑刚案发当日要求赵利同意将女儿嫁给他,以换取将来赵利以自己的发明成立公司50%股份时,赵利暴怒更斥责苑刚“乱伦、畜生不如”,两人由此发生打斗及赵利开枪杀人。

苑刚曾帮助赵利夫妇及女儿赵一鸣获得就业机会,而赵一鸣更曾主持电视节目《公主我最大》(Ultra Rich Asian Girls),在节目中展现自己的豪华生活。

此案也引起《纽约时报》的关注,该报记者曾在去年年底来到温哥华,旁听苑刚遗产争夺案,更以《一场谋杀,一个破碎的加拿大移民梦》为题刊发报道。

5位女性为苑刚生孩子 

赵利在庭审作证时,多次指证苑刚人品低劣、喜欢炫富,与多位女性有性关系并生下多个子女,但却不尊重女性,更目睹苑刚辱骂自己的母亲。赵利斥责苑刚私生活极度混乱,指苑刚在西温住宅居住时经常带女人回来同居,“几乎每天换一个”。而赵利妻子李晓梅则供称,苑刚经常换女友,但常来家中且她能叫出名字的有10多人。

为保护参与争夺苑刚遗产的未成年人隐私,法庭在审理争产案时颁布了严格传媒报道禁制令,不能提及孩子出生城市,他们母亲的名字只能以M加数字代替。5位母亲的作证,展现了苑刚的生意、生活,他追求每个女子都有一段独特的故事。

例如,M3供称,苑刚善于结交朋友,他最初以低价购买二手燃油,经技术处理后再高价转售出去,由此成功获得第一桶金。M3更表示,知道苑刚有座驾挂可进出中南海的车牌,她说只能猜测苑刚的一些生意可能同政府有关。

当年凶案发生后,警方封锁进出豪宅的道路展开调查。资料图

交往68女 苑刚性爱视频被睹

而M5的证词最能反映出苑刚私生活的混乱,她在法庭供称她当年怀孕后于2014年夏来到温哥华,在苑刚西温住宅同居时,偶然在一个U盘内,发现苑刚列出交往女子名单,人数多达68人,也有苑刚与女子的性爱视频、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刚拍摄3个孩子的视频。她说,看到后全身颤抖、不停哭泣,但冷静下来后决定不去质问苑刚,而是避免冲突,找借口先返回中国。

 

综合报道      星报温哥华记者 倪怡婧 采访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加拿大正在调查“几十个”疑似猴痘病例

男子涉嫌在多伦多巴士内性侵12岁女孩 警方公开监控照片

露营季节到!Sporting Life露营装备低至5折!

加拿大确诊两例猴痘阳性!还有多起疑似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