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少女献血疑错抽动脉  右手致残前途尽毁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年轻女子称,她在捐血后右手臂失去了活动能力,因此不能独立生活,未来前途也被剥夺了。

据CTV新闻报道,四年前,安省女子Gabriella Ekman参加了加拿大血液服务组织(Canadian Blood Services)的捐血活动,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捐血。

她周二在安省Wasaga Beach的家中,以电话接受CTV记者访问时说:“我刚满17岁,终于可以捐血了。我绝对健康,但就在我献血的那天早上,生活彻底改变了。”

Ekman回忆说,在那次捐血中,给她抽血的抽血师在把针插进Ekman手臂时说了一声“哎呀”(whoops)。

她还说,当他们在抽血时,职员评论说她的血液看起来含氧量很高,这表明血液可能来自动脉而不是静脉。

血液通常从静脉而不是动脉中抽取,因为它是一个更容易和较少痛苦的过程,而且在静脉中没有那么多的压力,这意味着在伤口未愈合之前,血液从针头的微小穿刺孔中回流的可能性较小

Ekman回忆道: “大概10到15分钟后,我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我以前没有捐血,所以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当她告诉捐血站的一名员工,自己被抽血的手臂不舒服时,她被嘱咐到医院去。Ekman说医院的医生也不知什么出错了,她只能回家去。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Ekman说她的手臂开始抽紧,以至于无法再伸直,她的手腕到肩膀都出现了瘀青。

她说:“我的胳膊肿了。很痛,从上到下都有瘀青。到我再到医院去时,他们说这是个要紧急抢救的处境。”

Ekman被转介到安省Barrie的血管专家那里,专家确诊她是动脉出血进入手臂。她解释说:“就在那时,我们确认了:我那次捐的血肯定是来自动脉而不是静脉。”

加拿大血液服务媒体关系经理Delphine Denis发表声明表示,因为这件事正在诉讼中,他们只是通过她的法律顾问与她沟通。她写道:“我们认同了她的沮丧,并对她的福祉表示关切。我们无法进一步评论Ekman女士提出的要求。”

专家为Ekman的手臂做了手术——止血、清除血块并修复动脉上的洞。Ekman本来想自己的命被救回了,但却想不到还是不能回复到捐血前的生活去。

虽然动脉的血止住了,但Ekman说她仍然感到“难以形容的疼痛”。她又接受了几次手术和多轮物理治疗,以改善她手臂的活动能力,但这些治疗没有任何效果。

Ekman说,医生已经诊断出她患有一种叫做“复杂区域疼痛综合症”(Complex Regional Pain Syndrome,CRPS)的慢性疼痛,这种疼痛通常发生在创伤后的手臂或腿上。

这种神经疼痛疾病虽然罕见,但可持续数月甚至数年,并可导致患肢烧灼、肿胀、痉挛和过敏。她说:“这导致我的手臂一直处于收缩状态。我基本上一直都要戴着一个支架来保护我的手臂,以及为我撑起手臂,因为我的手臂再也伸不直了。”

她说:“这夺去了我的将来”

现年21岁的Ekman在捐血前,对未来有一个大计划,在获得一个CIBC的全额专上奖学金后,打算离家上大学去。

她说,因为捐血后手臂失去活动能力,她开始依赖母亲来帮她做日常生活中的工作,比如做饭和开车接送她。现在她只能到附近的社区学院唸书,而身上的痛症也令她唸得很吃力。

这名年轻女子表示,她正在向加拿大血液服务机构寻求经济补偿,以帮助支付她的生活护理费用,不希望成年后的生活中还要依赖母亲。她声称这非营利组织已经三次取消了与她的调解谈判。

加拿大血液服务公司的Delphine Denis在电邮中强调,通过捐血受伤的风险 “非常低”,每年有数十万加拿大人安全捐血。她称: “少数捐血者可能会出现不良反应,比如针头部位瘀青、感觉眩晕、神经损伤、手臂疼痛或麻木。严重不良反应的发生率极低(不到万分之一)。”

然而,对Ekman来说,她说她只是希望得到帮助,这样她就能适应她的“新常态”,继续她的生活。

她说:“显然,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都无法弥补。但是一个依靠捐赠者来救人的组织,你应该希望他们不会让别人失去他们的生命。”

(图片:CTV)  T11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以色列凌晨空袭叙利亚码头 摧毁伊朗无人机等武器

Costco假期优惠之八:鱼子酱雪鞋套件等特价

可洗菜可保持微波炉干净!这款神器仅售$16!

多伦多新移民工资远低全国平均水平,你后悔来多伦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