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億萬富豪夫婦死亡疑案 最高法院裁定遺產文件公開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有关疑被谋杀的亿万富翁舒曼夫妇(Honey and Barry Sherman)的遗产文件应该被公开。 周五,法院一致裁定,媒体可以查阅有关谁将继承这对夫妇财产和资产的文件。 遗产管理机构要求将文件封存,理由是有关人士的私隐不应被进一步侵犯,而公布有关文件可能会危及他们的安全。早前一名法官批准了此项封存的要求,然而《多伦多星报》之前向法院提出了挑战,认为这违反了公开审理的原则,以及他们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宪法权利。尽管安省高等法院维持了这一判决,但该报还是继续上诉,今天终获胜诉。 在去年10月的审讯中,遗产管理机构向最高法院上诉,要求维持封存。贝尔媒体(Bell Media )和其他一些媒体机构作为介入人加了该案。 在周五作出的裁决中,最高法院表示,只有在有关个人的尊严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隐私问题才能成为对遗产发出封存令的理由。法院认为文件中的资料没有达到这个门槛,而且遗产的律师未能证明如果文件被解封,与文件有关的人的安全会受到威胁。它还发现,“有一种强有力的假设,即公众可以参加审讯,而法庭文件可以被自由媒体查阅和报道。” 继续调查 2017年12月,这对亿万富翁夫妇被房地产经纪人发现死在他们多伦多的家中。 警方最初表示,此案被认为是一宗谋杀后自杀案件,但几周后警方表示,他们正在以两宗谋杀案的方向调查此案。这个家族其后雇用了自己的私家侦探来调查这宗谋杀案,但这项私人调查在2019年12月已结束。 多伦多警方表示,他们将继续调查这宗涉嫌双重谋杀案件。去年11月,警方证实有一名涉案嫌疑人身份已被确认,但尚未被逮捕。 舒曼是非专利药品制造商Apotex公司的创始人,这对夫妇是加拿大最慷慨的慈善家之一,他们的四个孩子依然在世。 亿万富翁舒曼夫妇生前居住的大宅,现已被拆卸。 (星报资料图片) T11

多倫多億萬富豪凶殺案 更多細節披露

多伦多亿万富豪兼慈善家舒曼(Barry Sherman)及其妻杏妮(Honey Sherman)遇害案的调查进入第三年,警方最终确定夫妇二人的确切遇害日期,称他们是在返家数小时后遭谋杀。《星报》还了解到有关舒曼夫妇遇害当周,一些计划安排的新细节。 多伦多警队督察(Inspector)伊辛加(Hank Idsinga),本周对《星报》表示,“在考虑了调查期间发现的诸多因素之后”,调查人员确定,舒曼夫妇是在2017年12月13日周三晚上被谋杀。他们最后被人看到,是在那天的傍晚。二人的尸体直到两天后才被发现。 伊辛加未透露具体是哪些“因素”,导致警方和法医确定舒曼夫妇的具体死亡时间,他仅表示,透露有关此案的详细信息,将不利于该凶杀案的调查。 舒曼夫妇的死亡日期和时间,与该案件的许多方面一样,一直是一个谜。根据朋友、商业伙伴和家人的说法,舒曼夫妇于12月13日傍晚6时30分左右,在自己的制药公司Apotex开完了一个讨论建造他们新房的会议。妻子杏妮之后返家,中途取了打算送给孙儿们的光明节(Hanukkah)礼物。 舒曼则继续留在Apotex,直到当天晚上8点13分,他从工作用的电脑上,将当天的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发送给同事,包括他的一位律师。夫妇二人可能都在晚上9点之前回到家中。 遇害前生活日程如常 调查人员确认,舒曼夫妇的死亡时间,是在他们到家之后与13日午夜之间的某个时间。而此前多伦多警方向法庭提交的文件称,舒曼夫妇是“在2017年12月15日周五或前后被谋杀”。他们的尸体是在周五上午,被一位带客户看房的房地产经纪人发现的。 此外,《星报》还了解到有关舒曼夫妇遇害当周一些计划安排的新细节。如朋友和家人所说,那是非常寻常的一周,没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只是这对忙碌夫妇的日常安排。 舒曼夫妇与他们的女儿克拉维兹克(Alexandra Krawczyk),从12月9日周六开始的电子邮件通讯显示,他们正计划在克拉维兹克家中,举行一场光明节的家庭聚会,三人通过电邮往来,商议聚会的日期,还曾一度提议将日期定在13日周三。 家庭聚会的日期最终被敲定在17日周五,杏妮在周二稍晚时候发出了关于家庭聚会安排的最后一封电邮,称周五晚上6时将到女儿家中,并带去孙儿喜欢的食物和礼物。 此外,舒曼夫妇还在那个周末安排了其他一些活动,包括星期日在多伦多与老朋友共进晚餐,以及与女儿凯伦(Kaelen)的未婚夫父母,一起享用光明节早午餐。 正是这些有电邮往来记录在案的计划安排,令很多人将警方最初将凶案定性为“谋杀-自杀”感到愤怒。

億萬富豪夫婦命案未破 女兒仍繼續慈善事業

舒曼夫妇2017年底遇害,案件至今未侦破。加通社 多伦多亿万富翁舒曼夫妇(Barry and Honey Sherman)2017年底遇害,警方至今没有逮捕任何人。夫妇俩的女儿克拉维兹克(Alexandra Krawczyk)日前首次面对媒体,称虽然至今仍生活在恐惧中,但会继续推动父母在社区的慈善事业。 克拉维兹克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The National”节目采访时称,案发后数月她都不敢踏出家门,因为巨大的恐惧让她无法面对。 她表示,父母遇害后,他们几个兄弟姐妹保持密切的联系,且远离公众视线。克拉维兹克称自己生性保守,一直不愿意面对媒体。 克拉维兹克透露,案件的调查进展一直很缓慢,她目前仍在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但她不希望这些因素影响她将父母投资的社区慈善项目继续进行下去克拉维兹克。表示,今年年初,她和兄弟姐妹一起,正式推出了舒曼基金会(The Sherman Foundations),帮助监管父母生前已经开始开展的一些慈善项目。她感到肩上的责任重大,因为父母在他们支持的项目上投入了高达数百万元。她表示,父亲总是说,财富带来责任,现在她终于理解了其中的含义。 续推动父母慈善事业 克拉维兹克将继续父母的慈善事业。CBC 克拉维兹克透露,母亲杏妮生前与密友,刚刚开始参与一个叫做“Liberation 75”的项目,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纳粹大屠杀幸存者,和教育工作者的聚会,将于2020年春天在多伦多举行。杏妮是一位大屠杀幸存者的女儿,这个项目对她来说意味着很多,而这也将是克拉维兹克在慈善领域的第一次真正尝试。舒曼基金会将是解放75的主要赞助商,克拉维兹克在会议的组织方面已开始承担工作。 实际上,在社区志愿服务中担当公众角色,并不符合克拉维兹克的性格。她是一名注册护士,主要工作对象是无家可归者,她一直过着很私人化的生活,走到聚光灯下对她来说很难。但克拉维兹克说,如果觉得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或重要的事要做,她会走到前台。 克拉维兹克计划将舒曼基金会的工作,扩展到支持社会公义和反歧视的领域。她相信,父母会赞成她的选择。 本报综合报道

舒曼夫婦女兒首次面對媒體稱:將繼續父母慈善事業

多伦多亿万富翁舒曼夫妇(Barry Sherman和Honey Sherman)2017年底遇害,警方至今没有逮捕任何人。夫妇俩的女儿克拉维兹克(Alexandra Krawczyk)首度面对媒体,称虽然至今仍生活在恐惧中,但会继续推动父母在社区的慈善事业。克拉维兹克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The National”节目采访时称,案发后数月她都不敢出门,因为巨大的恐惧让她无法自拔。她表示,父母遇害后,他们几个兄弟姐妹保持?密切的联系,且远离公众视线。克拉维兹克称自己生性保守,一直不愿意面对媒体。克拉维兹克透露,案件的调查进展一直很缓慢,她目前仍在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但她不希望这些因素影响她将父母投资的社区慈善项目继续进行下去。克拉维兹克表示,今年年初,她和兄弟姐妹一起,正式推出了舒曼基金会(The Sherman Foundations),帮助监管父母生前已经开始开展的一些慈善项目。克拉维兹克称,还有很多工作有待完成,基金会有很大的潜力可以发挥作用,而她也感到肩上的责任重大,因为父母在他们支持的项目上投入了高达数百万元。她表示,父亲总是说,财富带来责任,现在她终于理解了其中的含义。克拉维兹克透露,母亲杏妮(Honey Sherman)生前与密友刚刚开始参与一个叫做“Liberation 75”的项目,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纳粹大屠杀(Holocaust)幸存者和教育者的聚会,将于2020年春天在多伦多举行。杏妮是一位大屠杀幸存者的女儿,这个项目对她来说意味着很多 ,而这也将是克拉维兹克在慈善领域的第一次真正尝试。舒曼基金会将是Liberation 75的主要赞助商,克拉维兹克在会议的组织方面已开始承担工作。实际上,在社区志愿服务中扮演这样一个公众角色,并不符合克拉维兹克的性格。她是一名注册护士,主要工作对象是无家可归者,她一直过著很私人化的生活,走到聚光灯下对她来说很难。但克拉维兹克说,如果觉得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或重要的事要做,她会走到前台。克拉维兹克计划将舒曼基金会的工作扩展到支持社会正义和反歧视的领域。她相信,父母会赞成她的选择。V06

遺產資料可能會被公開?舒曼夫婦家族不同意!

上周,安省上诉法院裁定《星报》及旗下一位记者胜诉,可将一年半前在多伦多被杀身亡的亿万富豪巴里和霍尼舒曼夫妇相关资料可于下周二公开。但是,其家族将会入禀加拿大最高法院,要求继续把舒曼夫妇的遗产资料保密。 星报以公众知情权上诉得直 据估计,Apotex集团创办人的巴里舒曼,财富高达47亿元。在2017年12月15日,舒曼夫妇在位于多伦多的豪宅遇害,警方迄今未能破案。舒曼夫妇的遗产资料,原定获法庭批准在下周二公开,但由于舒曼家族有成员反对,并于周三透过律师入禀加拿大最高法院,因此相关资料将会至少暂时封存。 据《星报》报道,舒曼家族以防止遗产托管人和受益人受到“无法弥补”的损失,以及防止司法流产为由,要求舒曼夫妇的遗嘱和遗产资料不得公开。 舒曼夫妇是加拿大知名慈善家,遇害至今接近一年半,但警方最近表示,探员已初步掌握有关案发动机和案发过程的线索,目前正继续调查。不过,警方拒绝透露是否已锁定嫌疑犯身份。 在2018年6月,《星报》一个记者要求安省法院提供舒曼夫妇遗产申报文件时遭拒,理由是安省高等法院法官登非(Sean Dunphy)下了保密令。遗产申报文件一般属公开资料,例如,《星报》向法院索取前多伦多市长福特(Rob Ford)遗产申报文件时,过程很顺利。 《星报》和该记者及后上诉至安省上诉法院,并于上周获判得直。上诉庭3位法官裁定,舒曼家族保护私隐的权利,并不足以凌驾公众知情权。 综合报道

舒曼夫婦遇害案 警方:已「對所發生的事情有所了解」

■■调查舒曼夫妇遇害案的警官称,已“对所发生的事情有所了解”。加通社资料图片 主导调查多伦多亿万富豪舒曼夫妇(Barry Sherman and Honey Sherman)双尸案的一名调查员周三向法庭表示,警方凶案小组对此案有一套调查原则,且已“对所发生的事情有所了解”。 据《星报》报道,这是舒曼夫妇遇害16个月以来,警方首次公开暗示调查已进行到某个阶段。目前调查此案的5个调查员之一、洋名Dennis的严姓警官还告诉安省法院听证会,在一周之内,警方预计将收到“大量的”电子纪录,这些纪录是自1月以来他们一直试图得到的。此外,在警方希望问话的人士当中,至少有一人拒绝接受问话。Dennis告诉法庭,其他警方希望问话的人士可能已离开加国,或根本无法找到。 至少一人拒接受警方问话 但当《星报》记者在交叉盘问中追问本案的调查原则是什么,以及警方是否已确定了一名或多名疑犯时,Dennis拒绝回答。他表示,一切都需要保密,因为如果有关资料泄露,可能的嫌疑人会采取措施,销毁其他证据。 Dennis向法庭表示,自舒曼夫妇遇害案发生后即开始调查此案。案件调查的最初几个月,有50名警官参与调查工作。Dennis目前是本案唯一的全职调查员。 《星报》了解到,截至本周,警方已经确定了243名被归类为“证人”的人士,这些人既有舒曼的朋友和家人,也有生意上的熟人,还包括发现夫妇两人尸体的人。Dennis向《星报》表示,这些人“几乎全部”都接受了警方的问话,但是有一个或多个人拒绝了。Dennis声称他不知道原因。他说:“他们不需要给出理由,且没有义务向警方作出陈述。”当被问及这些人是否通常被称为警方“感兴趣人士”,Dennis表示无法回答。 法庭文件还显示,自去年9月以来,警方仅对少量的人进行了问话。调查重点已经转移到分析现场收集的DNA、保安摄像片段和从制作令(production order)中获得的大量纪录。 Dennis还向法庭透露,“一周内”他和同事将从“一个实体”收到“大量”的电子纪录。至于这是否将成为本案的重要突破,Dennis表示无可奉告。 综合报道

舒曼夫婦倒斃豪宅時 這個神秘男在屋內逗留29分鐘

■■舒曼夫妇在豪宅内被杀,当时警方拉起封锁线调查。星报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星报》获悉,负责调查多伦多亿万富翁舒曼夫妇(Barry Sherman and Honey Sherman)双尸案的探员,获取的一段监控录像片段显示,舒曼夫妇倒毙在他们的豪宅地库后且在被人发现之前,一名男子曾经三次进出他们的豪宅,在屋内总共停留了29分钟。但警方拖延了至少六周时间才调查该录像片段。 警拖延6周查监控录像 这段录像显示,2017年12月14日上午9时11分至10时16分,该男子从停泊在舒曼夫妇住宅前的一部四门轿车中走出,似乎从前门进入房子,然后又走出房子来到屋外。他如此反复了三次,在舒曼夫妇住宅内总共停留了29分钟,最后驾车离开。 该男子是谁?当时在做什么?警方有没有向他问话?《星报》调查发现,警方至少拖延了六周时间才调查这段监控录像片段。警方表示不能回答任何有关这宗15个月前发生的双尸命案的问题,包括为什么他们拖延调查这段录像。 凶杀组督察伊辛加(Hank Idsinga),上周五在致《星报》的声明中指出,警方现在正在检视监控视频,以确定是否与案件相关。但警方不会透露他们正在检视的是什么视频。伊辛加还表示,警方已获得更多搜查令,DNA样本也在检视中。 据舒曼家族的律师格林斯潘(Brian Greenspan)表示,他的私人调查员掌握有这段视频的一份拷贝,但“尚无定论”,他们无法确定这个人是谁,这部车是什么样的,以及该男子的确切行为。格林斯潘指出,保安监控摄像机的视频,放大时会像素化,无法看清。 舒曼夫妇于2017年12月15日早上,被发现在家中被勒死。他们最后一次出现是12月13日。法医调查人员认为,他们在13日晚上被杀。而进出舒曼夫妇住宅的男子,是在12月14日上午被拍到。据《星报》透露,向警方提供这段视频的,是与舒曼夫妇住在同一条街上的一名屋主。他自家的两部监控录像,也拍到了舒曼夫妇家周围的活动。

舒曼夫婦謀殺案私家偵探妥協 部分證物移交多市警方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亿万富豪舒曼(Barry Sherman)夫妇谋杀案调查中,其家族雇用的私家侦探已将收集的部分证据移交多伦多警方。 舒曼家族雇用的私家调查小组此次移交的证据,包括在室内游泳池房间内吸尘后得到的一袋纤维物质,以及在车道上发现的一个耳环。 警方曾警告寻司法强制移交 据接近该案件的消息人士向《星报》透露,此前数周,警方曾警告舒曼家族的律师格林斯潘(Brian Greenspan),如果不将可能的证据立即移交,警方可能寻求司法手段强制他们执行。 格林斯潘在与舒曼家族商量之后,决定在上周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警方对该案件的调查不够专业,并悬赏千万元缉凶。据接近舒曼家族私家调查小组的人士称,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之后,格林斯潘立即要求他的团队将所有收集到的物证移交警方。 据多伦多警队警察总长桑德斯(Mark Saunders)称,警方和私家调查小组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最终破获这宗轰动全国的谋杀案。由于私家调查小组仍在调查此案,桑德斯希望警方能与他们达成适当的共识。

億萬富豪舒曼夫婦謀殺案 警察再搜查9個地點獲得新的線索!

■■警方在舒曼夫妇谋杀案调查中,取得9项新的搜查令。星报资料图片 亿万富豪兼慈善家舒曼(Barry Sherman)夫妇谋杀案,多伦多警方上月曾向法庭申请到9项新的搜查令,搜查9处地点,显示调查取得一定的进展。 据加通社报道,警方未有透露他们搜查的内容和地点。新的搜查令意味着警方可能加快对舒曼夫妇谋杀案的调查。 根据《星报》获得的法庭记录和多伦多警方的申请书,探员自调查开始已获得了总共37项搜查令和交出令(production order)。搜查令允许警方搜查住宅或商业机构,交出令则可以令警方获取银行和电话公司的记录。 至少有一项搜查令是在加拿大境外执行的,但警方和法庭未有透露具体地点。 《星报》了解到,法官是在审阅了警方提交的220多页文件之后,批准这些搜查令和交出令。 舒曼家族上周召开新闻发布会,批评警方调查不专业,并宣布悬红1,000万元缉凶。 综合报道

多倫多富豪舒曼夫婦遇害案:家人懸賞千萬元獲取線索

资料图据加通社报道,今天下午2点召开的新闻会上,发言人表示舒曼夫妇的家人悬赏千万元获取捕获凶手的线索。受害者家属雇佣的一名律师在新闻会上表示,私人调查发现,多伦多警方在办理舒曼夫妇死亡案时存在重大缺陷。事发去年12月,多伦多富豪兼慈善家舒曼夫妇被发现死在豪宅中,警方将本案定义为有目标的谋杀。家庭律师Brian Greenspan表示,发现尸体后的十个月,多伦多警方仍然未能采集到足够的指纹和DNA证据,而家属雇佣的私人调查队却发现了25个被警方忽略的指纹和掌纹。(智苏编辑)

大案頻發 多倫多警隊財政預算捉襟見肘

星岛资料图根据CP24消息,明日提交给多伦多警政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指出,由于近期大案频发,多伦多警队财政预算可能面临困难。多伦多警方目前估计预算缺口为380万元。而出现这一压力的主要原因是人手不足,近期大案较多。多伦多警队发言人表示,包括药业大亨舒曼夫妇(Barry & Honey Sherman)被杀案、北约克客货车袭击事件以及同志连环杀手麦阿瑟(Bruce McArthur)案,都耗费大量警力。其中同志连环杀手案件的搜証工作更是多伦多警方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警方已经搜查了多伦多附近的数十处物业,还有超过100间物业有待搜查。(Grace编译)

舒曼夫婦死前遭綁手 知名專家助警方定論雙重謀殺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亿万富翁、药厂Apotex创办人舒曼(Barry Sherman)与妻子杏妮(Honey Sherman)的死亡案,警方一开始研判是谋杀及自杀案,一个多月后才宣布为双重谋杀案。《星报》独家调查发现,这个大转折多靠知名法医病理学家戚雅逊(David Chiasson)的二次解剖与其他私家侦探、刑事律师所下的工夫。 舒曼夫妇最后露面是去年12月13日在公司总部内,其后两人回到北约克的豪宅,隔一天他们未有任何消息,因为平时他们非常忙碌,无人感到出奇。直到15日早上因为有房产经纪来家中,才意外发现他们呈现坐姿,脖子缠有皮带,死在游泳池畔。由于警方初步判断住宅没有强行入侵现象,也没有可疑状况,因此相信是舒曼先勒死妻子然后自杀。 警方的说法,引来舒曼子女的不满与不相信,于是他们聘请了顶级刑事律师葛林斯潘(Brian Greenspan)来筹组一支调查团队,除了有私家侦探外,还聘请从1994年至2000年担任安省首席法医病理学家、现任多伦多儿童医院资深病理学家的戚雅逊执刀解剖。 舒曼夫妇葬礼定在12月21日,很匆忙地,戚雅逊获得许可展开二次解剖,参与解剖的还包括多伦多警队凶杀组的三名前警探,如今都成为私家侦探的克拉特(Tom Klatt)、札柏(Ray Zarb)、戴维斯(Mike Davis)。 勒死后被人把皮带套在脖子上 戚雅逊最先注意到夫妇的手腕皮肤已移除,这是首次解剖时法医取样所为。靠着第一次解剖时取下皮肤样本与现场针对身体姿势的拍照情况,戚雅逊与侦探研判该夫妇手腕在死亡前已被绑住。戚雅逊检查中也发现,虽然死亡现场照片显示夫妇脖子上绕着皮带,但他们非遭皮带勒死,他们是被另一种绷带勒死的,被人把皮带套在脖子。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星报》记者,其中一条皮带应该是舒曼身上取下的,但还不知道另一条皮带从哪里来。12月20日的二次解剖颠覆了原来的指证,但尽管戚雅逊的调查小组已认为是双重谋杀案,但警方没有与戚雅逊进行访谈。 《星报》从法庭拿到的一些资料显示,警方在12月20日至1月15日期间,共对此案执行了14次搜查行动,所有搜查令中都显示,警方认为只有舒曼的妻子杏妮是唯一受害人。直到1月19日,《星报》独家调查报道指出,戚雅逊博士等多位专家都认定这是双重谋杀案,这才启动多伦多警方跟进。 1月22日警方与戚雅逊进行访谈,1月26日警方在记者会宣布,经过仔细研究后,相信这是一宗双重谋杀。舒曼夫妇死亡至今已5个月。有消息人士认为,这桩精心策划的谋杀案是职业杀手所为。

舒曼夫婦遇害前一年 拍板研發大麻藥丸

星岛日报讯 多伦多制药公司Apotex创办人舒曼(Barry Sherman)及妻子杏妮(Honey Sherman),去年被杀的案件,至今仍未侦破。根据《多伦多星报》取得的消息显示,舒曼在遇害前一年,曾拍板决定与大麻制造商CannTrust合作,共同研发一种药用大麻药丸,用于治疗慢性疼痛、抑郁症,以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等病症。 舒曼和很多业者都认为,这种药丸可能对业界造成深远影响,各大药商也可能因而被“扰乱”发展大计。药商背后涉及的重大利益,无疑为案件增添疑云。 到目前为止,药用大麻只能通过吸食,或是以油或食用方式摄入,但效果往往参差。该种大麻药丸估计在两年内获得加拿大联邦卫生部(Health Canada)批准,如果能成功研发并推出,大概将为患者提供可导致上瘾的鸦片类药物以外的另一个选择。 案发后,警方一度循凶杀和自杀案方向调查,但在获得第二份验尸报告后,就把案件当作双重谋杀案处理。

「后街男孩」成員被控強姦 警方已收到報告

新浪网图片 据国外媒体报道,曾是著名组合“后街男孩”(Backstreet Boys)门面担当的尼克·卡特(Nick Carter)也陷入了“好莱坞性骚扰”中。本周三,警方收到了一份针对卡特的报告,起诉罪名为性骚扰。警方目前未证实这起控告的提出者身份,但他们宣称犯罪科正在详尽调查此案。   虽然官方没有确认,但舆论普遍认为提出控诉的是歌手梅丽莎·舒曼(Melissa Schuman)。本周三,舒曼在官方认证的社交账号上发布了一条状态:“我终于做了自己从来没有勇气做的事——去警局提了一张报告单。感谢RAINN(国家强奸虐待援助部门)的激励,让我跨出了这一步。”她还为此条状态加上了#MeToo的女权主义标签。   在去年11月,33岁的舒曼就声称卡特曾在2000年代初强奸了自己,而当时自己只有18岁。卡特态度激烈的否认了这个指控。 来源:新浪娱乐

最新!舒曼曾想僱人殺妻?經測謊舒曼堂兄說法為假

多伦多星报图片12月15日,亿万富翁舒曼和妻子杏妮被发现死在多伦多豪宅的游泳池区。多伦多警方说,这对夫妇是死于谋杀。舒曼的堂兄Kerry Winter在早些时候称,前Apotex首席执行官舒曼曾经扬言要雇人杀死自己的妻子杏妮。然而,这个说法被测谎仪诊断为假!Winter兄弟要求得到Apotex的一部分股份,与舒曼展开了一个长达十年的诉讼。然而今年9月,安省高等法院驳他们的上诉,并表示获得舒曼的财产是兄弟的“幻想”。作为判决的一部分,Winter不仅没有得到舒曼的财产,还被要求向舒曼支付800万美元。就在舒曼夫妇死前一周,Winter兄弟已经向舒曼支付了30万加币的诉讼费用。随后,Winter兄弟再次上诉。Winter和其律师同意就Winter“舒曼杀妻”言论进行测谎仪测试。测试由魁北克前警察局和资深测谎专家John Galianos进行。Galianos表示,Winter的言论不真实,他没有通过测谎仪测试。在接受CBC采访时,Winter表示向心理医生透露自己曾经幻想杀死舒曼,但是现实中他绝对没有这么做!同时他还对舒曼的死表示哀悼,称他的死是一个可怕的悲剧。(Rola编译)

震驚!親屬稱舒曼先殺死妻子 然後自殺身亡!

加通社图片根据680News消息,有媒体报导,之前在北约克家中离奇死亡的亿万富翁舒曼(Barry Sherman)曾要求一位亲属杀死他的妻子杏妮,同时这位亲属认为是舒曼杀死了妻子,然后自杀身亡。舒曼的亲属Kerry Winter告诉《多伦多星报》和《每日邮报》称,舒曼在20世纪90年代曾两次要求他杀死自己的妻子杏妮。Kerry还表示,他认为舒曼先杀死了杏妮,然后自杀身亡。同时,据了解,Kerry曾对舒曼起诉,在舒曼夫妇遇害前一星期,他被下令向舒曼夫妇支付30万元法律费用。目前这位亲属的说法还有待证实。加国药业大亨舒曼夫妇十二月被发现死在北约克的家中。多伦多警方上周表示,他们将这起死亡案件视为双重凶杀案,并认为凶手是有针对性地杀死了两人。(Grace编译)

最新!舒曼死前曾安排人殺死妻子!

多伦多星报图片据多伦多星报消息,舒曼和妻子杏妮被杀之前一周曾要求其兄弟支付高达30万加币的诉讼费用。此前舒曼的兄弟曾起诉他要求得到巨额财产。警察将法院判决引起的相关激烈斗争视为舒曼兄杀人的潜在的动机。Detective (Brandon) Price是多伦多凶杀案的调查人员之一,舒曼的律师Brad Teplitsky已经与他进行了接触。现年56岁的Kerry Winter十多年来一直与舒曼进行高达数十亿加币的诉讼。2017年9月15日,安大略省高等法院的的大法官 Kenneth Hood否决了Winter兄弟获得Apotex公司20%的股份。在12月,Winter兄弟对Hood大法官的裁决提出了上诉。消息人士说,兄弟们想要另一个上诉的裁决来获得Apotex的股份。Winter在采访中说,他与舒曼夫妇的死无!并爆料舒曼夫妇的婚姻曾亮起红灯,过去自己曾沾染毒品,舒曼曾要求他安排人杀死自己的妻子。但Winter表示,他现在是一个好父亲,已经六年未沾毒品。舒曼律师表示,目前不知道舒曼的死会不会影响舒曼于Winter兄弟之间的诉讼。Winter表示将于在周四早些时候接受多伦多警方的采访。(Rola编译)

疑遭詐騙15萬元 舒曼死前曾入稟追討

  综合报道 周六遭警方证实遭人谋杀的Apotex药厂创办人舒曼(Barry Sherman)夫妇,据CBC指舒曼在死前两天曾由律师代表再次入禀法院,寻求男子鲁特登堡(Shaun Rootenberg)赔偿在2015年涉嫌诈骗的投资款项15万元。 CBC引述呈交安省高等法院(Ontario Superior Court)的交件显示,舒曼在去年5月展开诉讼,指控鲁特登堡和相关人士透过Trivia For Good手机应用程式的投资开发计划,骗取舒曼投资15万元,鲁特登堡同年10月已否认指控,同年12月13日舒曼的代表律师再度入禀要求法院加快进入审讯阶段,务能尽速讨回被诈骗的款项,舒曼夫妇15日被发现死于住所内。 案情指,舒曼是经由朋友戈特利布(Myron Gottlieb)介绍认识鲁特登堡,得知这个投资机会。戈特利布于2012年在狱中认识同是欺诈罪成的鲁特登堡,而鲁特登堡游说舒曼投资在上述手机应用程式,表示可从展示在程式的广告中获利。根据法庭收到的文字纪录显示,舒曼旗下公司Sherfam Inc.与戈特利布和鲁特登堡有以电邮通讯。戈特利布在2015年8月传送给Sherfam Inc.员工的电邮显示舒曼投资15万元于Trivia计划,之后戈特利布指示如何进行汇款。 舒曼在去年5月的起诉文件指出,鲁特登堡提取舒曼投资款项谋取私利,鲁特登堡去年10月曾向法院发出辩护书,声称他没导致舒曼损失金钱,并要求撤销全部指控,舒曼在12月13日再度入禀。法院文件显示,舒曼没有控诉戈特利布,而鲁特登堡于去年6月因刑事罪行被捕和拘留,直至今年1月获准保释出外。

華裔前探長:警方並非無能 調查需要時間

■苖延建 本报记者 警方相隔六周到现在才证实亿万富翁舒曼夫妇死亡是双重凶杀案,对此多伦多警队前情报组探长苖延建指正常及合理,警方并非无能。 苖指本案现场十分复杂,也可能并非凶案第一现场,凶手可能在现场有一些布局,混淆警方视听,令到抵达现场的调查人员不能立刻决定本案性质。 他又称,凶杀组绝非靠事主家人聘请私家侦探所得的报告来定案,因为在凶杀组未解封凶案现场前,私家侦探绝对不能进入现场取证,换句话说,是警方掌握了凶案现场资讯。当然私家侦探的报告,警方会作为参考资料,在侦查中有一定帮助。 苗延建强调由于死者是社会知名人士,身分特殊,所以凶杀组探员肯定会比较关注及谨慎,不敢轻易下定论,比较深入调查了解后,才定案是可以理解的。

Apotex藥廠昨日重大人事變動 總裁突然辭職

■非专利药制造商Apotex总裁兼行政总裁德赛昨突然宣布辞职。星报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被多伦多警方证实遭谋杀的多市富豪舒曼夫妇,创办的全国最大非专利药制造商Apotex出现重大人事变动,公司总裁兼行政总裁德赛(Jeremy B. Desai)昨日突然宣布辞职。以色列药商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早前入禀美国法院,控告Apotex和德赛收受Teva商业机密资料及从中得益,未知德赛辞职是否与相关控罪有关。 Teva去年7月入禀法院,控告旗下美国仿制药分部监管事务高级总监桑德(Barinder Sandhu),曾于2014年10月至2016年8月期间,把公司的商业机密和其他保密资料,泄露给当时为情侣关系的德赛。有关案件仍未审结,而Apotex、桑德及德赛已经提出撤销检控的要求。 桑德被控透过电邮和USB记忆棒,把Teva约900个公司档案上载到云端储存系统,传送给德赛,令德赛取得Teva机密资料,包括药物监管状况和新仿制药资料。 Teva经由一名Apotex前雇员得知桑德外泄机密,然后调查发现桑德使用公司电脑传送电邮给德赛。在诉讼文件中,Teva控告Apotex和德赛蓄意和恶意盗用其商业秘密发展新仿制药,要求赔偿损失。 资料来源:加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