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长者迈向1200万 退休金开支40年后增5倍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统计局人口普查结果显示,老年人口的增长是70年来最快。资料图片

联邦首席精算师(Chief Actuary)为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所作的定期例行检讨报告,是联邦政府在未来40年续步扩大退休金计划,对老年保障金(Old Age Security,OAS)所产生影响的首次检讨。

报告指出,人口老化令申领退休金的人增加,国民寿命延长也意味领取更多的金额。经济增长将可以抵消退休金增加的部分压力。CPP由于雇主及员工供款 额提高而增加的退休金,将有助减少低收入长者的人数,到2060年时可以为政府节省30亿元的入息补助金(Guaranteed Income Supplement, GIS),老年保障金的开支也因为退休金调升而得以减低。

「受挤压一代」(Generation Squeeze)组织创办人、卑诗大学人口 及公共衛生学院副教授Paul Kershaw表示,报告反映年轻一代将要为他 们退休的父母和祖父母,向加拿大退休金计划付出更多,但未来可以获得的老年保障金则更少。这种由下一代人养上一代的政策,对公共资源分配带来很大冲击,影响延及子孙。倡加速吸纳移民加拿大统计局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老年人口的增长是70年来最快,预计到2061年全国长者达1,200万人。加国出生率持续下降,如果不加速吸纳移民,将缺乏足够劳动力接替退休的工人。

前保守党政府将老年保障金的支付年龄,由65岁提高至67岁,以减 轻负担和鼓励工人延迟退休。自由党上台后推翻这项政策。社会发展部长杜洛斯(Jean-Yves Duclos)的发言人Mathieu Filion说,2016年新修订 的财政预算案,令无数弱势的长者不至于每年最多可能损失13,000元。较早前向多名副部长提交的一份报告指出,如果渥太华将退休年龄定为65岁,加上国民寿命延长,意味申领退休福利的人越来越多,领取的年期也越来越长;劳工人口则减少,税务负担也更重。由于税收下降,但支出却有增无减,令年轻一代要支付重税,因而可能打击国民的工作动力,以及企业的投资意愿,道致经济不振和生产力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