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TN記者劉欣調查:孟晚舟被捕細節披露,還原真相

加拿大都市网

资料图片

自2018年底孟晚舟於溫哥華被捕以來,時間已經過去了20個月。擔任華為首席財務官的孟晚舟,為何突然被捕?外國媒體、政要屢屢提及華為、5G又是何故?

 

  這個案件與7年前孟晚舟與滙豐銀行某高管在香港一個餐廳的會面有關。那麼,會面到底緣何而起?

  會面的交談內容為何又落到美國人手中,成為針對孟晚舟的「關鍵證據」?

  滙豐銀行,一家與近代香港聯繫緊密的國際銀行,它在孟晚舟被捕事件中有何作用?

  針對這些疑點,CGTN記者劉欣展開了進一步調查,試圖揭開事件背後一些不為人知的細節。

  2013年的一次會面

  據說,這一切都是從一次餐廳會面開始的。2013年8月22日,孟晚舟在香港一間餐廳會見了時任滙豐亞太區全球銀行業務副主管阿蘭·托馬斯。

  在那次會面中,孟晚舟用PPT介紹了華為通過一家名為星通的公司在伊朗的業務聯繫,以及華為在遵守美國制裁方面的努力。

  大約5年後,這份陳述成為美國對她進行引渡的關鍵證據,指控她對滙豐和其他銀行進行欺詐,使滙豐面臨「經濟和聲譽」的雙重風險。

  孟晚舟通過翻譯和托馬斯會面的細節鮮為人知。據路透社報道,多年後滙豐的內部調查發現這次會面是「應華為的要求」。

  路透社報道稱這次會面「應華為的要求」

  劉欣聯繫到撰寫該報道的路透社記者,但是在表明身份和來意後,該記者掛斷了電話,拒絕接受採訪。

  路透社的書面回復表示,記者堅持其報道。滙豐在2020年7月16日的書面回復中表示,由於他們不是孟晚舟事件的當事人,因此不宜發表評論。聲明還表示,滙豐向美國當局提供了客觀的事實。

  這次會面真的是華為提出的嗎?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據其了解,2013年這個會面是滙豐邀請華為,要見孟晚舟。所以關於那次會面是滙豐應華為之邀的陳述內容應該是存在偏差的。

  劉欣:你這樣說的依據是什麼?

  知情人士:我是從我這邊各方面了解到的一些信息,各種渠道。

  劉欣:這種溝通是通過電話還是通過電子郵件進行的?

  知情人士:正常而言,銀行邀請高層人士,一般會通過正式的郵件。但是據我這邊了解,在這個會議上應該是沒有發這個郵件。

  孟晚舟是華為的首席財務官,不是首席法務官或首席合規官,她與滙豐面談可以說得通,但合規事務不在她的職責範圍內。

  在她陳述PPT時,她和星通公司也沒有直接關係了。然而在這種情況下,孟晚舟通過翻譯向托馬斯做了中文介紹。後來應托馬斯要求,將該PPT的英文版交給了滙豐。

  她告訴托馬斯,星通是華為在伊朗的商業夥伴,她還談到華為在伊朗的商業活動,以及美國制裁相關的華為貿易合規事宜。

  據稱,滙豐根據她的PPT演示,決定保留與華為的業務關係。

  美國前檢察官埃納爾·唐恩(Einar Tangen):很顯然,這次會面不是華為提出的。因為這根本說不通,如果我是銀行,如果我想索要信息,我會請你在會面前把東西發給我,這樣見面時我就準備好討論它了。

  滙豐的動機是什麼?

  滙豐要求這樣的會面,背後的動機是什麼?

  2012年,美國檢方指控滙豐,在墨西哥犯有洗錢等四項罪行,涉案金額達8.8億美元。滙豐被罰款19億美元,並簽署了一份為期5年的延期起訴協議,要求自行整改並配合司法調查。這是滙豐十年來第三次因類似罪行受到處罰。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法教授朱文奇表示,在盎格魯撒克遜法律體系下,有個術語叫「辯訴交易」,就是說滙豐意識到,自己做錯了事,但為了逃避責任,它倒向了美國,和美國檢方做了一次交易。這是很有可能的。

  美國檢方指控孟晚舟涉嫌欺詐,為了從該銀行獲得金融服務,華為提供的新證據顯示,滙豐包括其高層一直知道華為通過星通公司在伊朗的商業活動。華為認為,這表明滙豐已經知道為星通公司提供服務的相關風險。

  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陳勝表示,我們看到滙豐銀行是關閉了星通公司的賬號,所以從這一點上可以看到,銀行應當知道華為和星通公司是他們自己的客戶。滙豐提供的相應證據也證明了這一點。

  被故意漏掉的「證據」

  值得注意的是,PPT中概述了華為和孟晚舟與星通之間的關係。

  不知何故,美國檢察官向加拿大法院提供的PPT摘要中,漏掉了這一條信息。滙豐要求孟晚舟提供他們已經知道的消息,是出於什麼目的?

  滙豐的合規歷史並不完美。例如從2006年到2010年,滙豐美國分行沒能充分地實施反洗錢方案,以此監測滙豐集團附屬機構的可疑交易和活動。特別是滙豐墨西哥分行,結果至少有8.81億美元的販毒收益,通過該系統進行了洗錢。

  美國財政部負責反恐和金融情報前副部長戴維·科恩:滙豐絕對知道它所從事的業務風險,但它卻無視明確而詳細的警告,滙豐的失誤使數以億計的毒資得以通過其無人看管的大門。

  2012年12月,美國司法部宣布對滙豐採取執法行動,雙方簽署了延期起訴協議。滙豐承諾改善合規情況,並與調查人員充分合作。

  一名合規監察員被任命到該銀行。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監察員向司法部提交的2016年年度報告發現,滙豐「潛在的金融犯罪」事實,並質疑滙豐是否履行了所有延期起訴協議義務。

  自2016年底起,滙豐開始對華為進行內部調查,據報道2017年2月,美國財政部、商務部、國土安全部和司法部聚集在華盛頓,談及如何推進針對華為的調查,包括其與滙豐的關係。

  路透社報道,會後沒多久,滙豐幫助當局獲得了證據來證明星通公司與華為之間的聯繫,包括那份PPT文件。

  滙豐銀行美國區媒體關係負責人羅伯特·謝爾曼稱,滙豐銀行向美國司法部提供的信息,是根據正式要求提供的,包括大陪審團傳票或其他基於延期起訴協議以及類似的法律義務。

  滙豐是否違反了對客戶的義務?

  美國律師愛德華·雷曼:滙豐是否該交出這些文件?答案是肯定的。但我認為,孟晚舟辯護律師會說滙豐完全知道,那份PPT中沒有任何誤導性內容。因為孟晚舟和星通公司之間的關係是有公開記錄的。

  在與美國當局簽訂的DPA協議中,滙豐有義務「在任何和所有調查中與司法部門充分合作,這種合作必須『遵守』相關法律和法規以及律師當事人和律師工作成果的特權。」延期起訴協議要求滙豐各方全面合作,比如滙豐內部職員、董事、僱員和代理人,其中並沒有明確提到客戶。

  「任何一個國家都是保護一個公司的合法權利的。它可以依法進行配合,沒有必要以犧牲客戶的利益為代價。」陳勝表示。

  「滙豐銀行在做以前也做了一定的評估,就是說我如果向你美國提供這個,然後你在本來要對我比如說洗錢等非法活動方面,能不能網開一面,反正它的角色是很不光彩,最起碼也非常不道德的。」朱文奇說。

  2017年12月,美國司法部撤銷了對滙豐的所有指控,認為滙豐達到了加強監管的「所有整改要求」。

  在美國對孟晚舟的起訴書中,滙豐目前被列為四家「受害機構」之一。

  唐恩:「在機場被攔截,或是根據一些逮捕令被拘留,他們都被放過了,沒有一個人坐牢,我們談的是一場大規模的犯罪行為。這就是滙豐行為背後的動力,他們想把一些東西交給美國政府,交給司法部,因為這能帶來好處。」

  美國對華為的態度逆轉

  這份PPT成為美國起訴孟晚舟欺詐的關鍵證據,他們指控她對公司與伊朗的聯繫和合規問題做了虛假陳述。使滙豐面臨風險。但在將PPT作為證據提交給加拿大法院之前,卻漏掉了一個關鍵點——關於華為努力遵守美國制裁條約的部分。

 

  劉欣:華為在合規方面與美國相關部門有過什麼樣的溝通?

  華為首席法務官兼首席合規官宋柳平:華為致力於合規的全球全面的管理,我們從很早的時候就開始在這方面進行很大的投入,我們有超過1500人的隊伍來從事全球合規管理的工作。合規運營華為經營的一個基本理念。其實關於合規的有關貿易合規方面的活動,我們在很早以前就一直跟美國商務部進行報告,包括我們對美國法律的理解。我本人也拜訪過幾次美國商務部。

  劉欣:這種報告和溝通的過程從什麼時候開始?現在還持續嗎?

  華為首席法務官兼首席合規官宋柳平:2009-2010年這段時間開始,一般大概每一年半兩年左右會去報告一次,持續到2016年。因為2016年美國商務部已經開始調查了,我們就不太方便了。

  劉欣:美方的回饋是什麼?

  華為首席法務官兼首席合規官宋柳平:他們跟我們進行了一些澄清和溝通,都是技術層面的東西和內容,比如說微量計算的規則等技術問題。

  劉欣:在2016年之前,華為並沒有在合規問題上得到美國有關方面的警告和提示?

  華為首席法務官兼首席合規官宋柳平:沒有。

  在2018年6月一次採訪中,美國商務部部長威爾伯·羅斯證實,華為是合規的。

  美國商務部部長威爾伯·羅斯:我聽到很多關於華為的傳言,但到目前為止我們商務部沒有發現華為有任何違規的地方。

  然而八個月後,美方做出了完全不同的評估。商務部部長威爾伯·羅斯和多個部門一起宣布美國對華為和孟晚舟的指控。

  為什麼美國的態度會發生逆轉?

  「很明顯,這是來自最高層的決定。」唐恩表示,「特朗普聲明說,這是他在貿易戰中打算使用的一張牌。」

  加拿大政府扮演什麼角色?

  其實,有一些加拿大官員對孟晚舟案持懷疑態度。

  加拿大最高法院前任大法官路易斯·艾伯:引渡請求是基於美國對伊朗的單方面制裁,以試圖迫使伊朗重新談判核協議。這些不是聯合國的制裁,是美國的制裁。加拿大在外交政策上不同意該戰略。另外,這些訴訟被用以針對美國的商業競爭者,華為。因此我們有理由對這個案件持懷疑態度。

  加拿大前司法部部長艾倫·洛克:孟晚舟的案件不符合引渡標準,加拿大政府是否可以做什麼?當然可以。政府有它的法律權力也始終尊重法治和法院的獨立性,政府現在就可以干預並制止這一引渡程序。

  那麼孟晚舟案是出於政治動機嗎?

  「有人會客觀地說,是的。這相當於給華為在美國的發展判了死刑。這是個擺脫競爭的好辦法。」律師愛德華·雷曼說。

  「本來我們應該是文明的,但如今這種文明不復存在了,特朗普「挾持」了孟晚舟來威脅她的父親和中國政府,以犧牲她的自由為代價,實現特朗普的政治利益。」埃納爾·唐恩表示。

(來源:CGTN)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多伦多西区公寓楼发生凶杀案 男子中枪死亡

入院人数本周预期达高峰 专家吁勿提早放松防疫措施

多伦多首席医疗官:新冠感染水平趋平稳,但不能过早解除封锁

多伦多高速积雪还没清理完 省警:“能留在家中,就留在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