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货运行业华裔老总 物价狂涨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加拿大都市网

Star

 

【加拿大都市网】】 回顾2019年,加拿大人在疫情中渡过,相信一般市民都感受到这股浪潮,先不说怕中招的恐惧,百物腾贵已经令不少商户和消费者叫苦连天,疫情持续21个月来到年尾,统计局还说加拿大上个月的通胀率创下18年来的新高。不少分析都归咎供应链出了问题,码头挤堵导致货物去不到市场,运输费又昂贵。

星岛A1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采访了AWOT国际物流集团负责人李先生(Benjamin Lee)来回顾一下,物流业在疫情底下的艰难。

AP

 

问:星岛A1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 冯凯欣

李:AWOT国际物流集团负责人 李先生

 

问:据说一个货柜的成本,由疫情之前的四千多美元,涨价到两万美元?贵了四至五倍,这些成本由谁来承担?       

:自从2021年8月开始,话说以海运一只船到北美的西岸,包括加拿大也好,尤其是美国西岸,罗省Long Beach。一般来说那些船在港口8月份停一个礼拜,才能够靠到码头。但是自从11月尾12月头,美国西岸已经发展到平均一个礼拜有101只船在港口排队等埋岸,等的时间大概是21日,也就是三个礼拜。除了埋岸做装卸货物之外,在港口外排队要排21天。

北美平均的船只的吞吐量是5000-8000个20尺货柜箱。如果一个货柜箱是一个货车车卡拉走,那想象一下,有超过100条船在海中等,里头卡了70万个货柜。70万个货柜要70万个拖头拖出来,排队要超过一万二千公里。大家可以想象那个严重性去到哪。

而这个状况导致船公司太过塞,而造成blank sailing,blank sailing的意思是跳港,这只船本来要去罗省的但因为太堵塞直接去了温哥华,也就是不停从温哥华拖货柜回美国。而这个状况在全球有72%的blank sailing是跨太平洋的,那这个港口堵塞为什么会有这个状况呢?很多人想,派多点车派多点人就OK啦。其实原因是很多种的,我简化一点说几个个人意见。

第一个问题,美国西部市政府的安排传统上,那些货柜一定要货柜场,不是说地方大可以乱摆。第二,尤其是Long Beach,那些货要储存在外头而不在码头,只能搭上2、3层高因为影响市容的问题,而造成港口堵塞,船即使埋岸也无法落柜,只能等。装了货物的船我们俗称重柜,落了货的叫吉柜,在一般的码头或者货柜站已经没有容纳能力收新的重柜或吉柜了。导致货主即使把货全部卸落了,但连退回吉柜都没有地方摆,很多时候只能摆在货车的车架上头。那疫情之后因为要社交距离,人力资源不够,在北美洲或者欧洲,货舱也好码头也好,航空公司的总站也好,全部严重缺乏工人。加上货车不够车架,只能把货搭上去,堆填的货柜量是越积越多,就是瓶颈位在这。

货车司机在北美洲近10年都是短缺状态,2015年短缺大概是48000人,2019年是61000人,但在现在是短缺80000人。鉴于这个状况,不够司机又不够地方,过道都是很难拖柜。即使拖完柜子,想换回个吉柜,都没地方收。没地方收会造成什么状况呢?

第一个是还柜,可能要等两三个礼拜才能还柜子回去,那怎么提前安排柜子入码头呢?第二,北美或欧洲,那些船回头返回亚洲时,很多时候没时间装吉柜,或者有些船公司因为跨太平洋的运费高,如果去北美或欧洲费用高,他们宁愿不装吉柜,直接赶回去亚洲装重柜回来赚钱。很多船公司都是这个状况,即使没有这个状况,落柜卸柜的时间有阻延,他们也有可能不一定能装满一条船的吉柜回去,造成很多不同问题出现,这个就是海运的问题。

全球性的时间因为出现海港堵塞,大家都知道,大部分工厂和零售业多数都是装海运的,装海运的话因为这个问题即使货到了也拿不到柜,拿不出来,造成供应链严重断裂。很多北美洲和欧洲的工厂,尤其是汽车工业,生产线是断了。以往断掉是很大件事,现在好像经常断。这是个很头痛的问题,当然大家都明白如果副作用一路积压下去,就好像毒瘤一样,越积越大,都不知道怎么搞。

另外,因为海运造成严重延误,很多时候来说,尤其是九月十月开始,北美洲和欧洲都有很多比较重要的节日。Back to school、Thanksgiving、Halloween、Cyber Day、Christmas Time、New Year,零售业很需要这些产品。如果是缺货,生产线断,那通常就要用空运。空运来说大家不要觉得航空公司赚很多,很容易赚,不是的。因为这个疫情关系,很多航班短缺,航班短缺就造成运费上涨。如果商品是重复出现,市民比如去买日用品,或者其他产品也好,很多时候是没选择的,因为缺货。可能会退而求其次买其他产品代替,或者很多人在网上买卖,以前很短时间可以送货,现在拉长了时间,超过一倍或两倍的时间才能送得了货。所有的供应链、运输、缺卡车司机,就造成派送严重延误。

pixabay

 

问:听你这么说,疫情底下很缺人,货车司机一直都缺,那为什么会在疫情之中特别缺货车司机和工人呢?比如政府给福利让工人不想返工,不如拿福利,还是工人担心染病所以不返工?

:你说的全部都中,这些都是我个人见解。第一,最初开始的保持社交距离,从去年开始造成了很多人不返工,染了病就要隔离。第二,政府派了很多不同的救济金,造成有些人不返工比返工好。第三,很多货车司机压力很大,因为自从两年前,尤其是北美洲是限制长途司机的工时,工时算法是每部车有个time lock,这个意思是车子开着的时间不能超过10小时。超过了10小时如果给警察看到就会抄牌,司机可能会被锁。所以货车司机压力都很大,因为疫情大家都怕感染,加上现在一般在码头排队十几个小时是很闲的事。或者在航空公司的站点排队十个八个钟也是很闲的事,经常看到。造成司机压力很大,很多人都不想返工。

 

问:工人需要工作的时间长了因为要等,船埋岸本来要等7日现在要等21日。商家在各方面的开支成本都加了,比如海运的成本加了多少呢?

:大家可能会吓一跳,在海运方面,一般来说疫情前旺季也是夏天之后10月11月,去东岸的一个40尺货柜大约4000多美金,那是两年前。从去年年底已去到6000-7000美金,现在是18000美金一个40尺柜。或者是有种diamond rate or premium rate是货柜船提出的,那些可能去到22000美金一个40尺柜。空运来说,以往旺季时5、6美金一公斤去东岸,西岸取决于时间有时高点有时低点,现在的状态某些地点来东岸比如多伦多或纽约也好,可以去到18到20美金一公斤,涨幅四到五倍。

 

问:所以我们现在市面买的东西涨价四到五倍就不奇怪?

:很难说的,因为通货膨胀很多时候是零售商做成本控制,涉及竞争问题。但一般来说,要不把容量减低,要不把售价拉高,但相对来说最少加高了10-20%。

 

问:有些人说买奶茶以前是两元,现在加到三元。其实两元加到三元已经加了五成,加幅很大,连那麽微小的东西我们都能见到。

:是,没错。用运费来说,很多客人去年已经怨声载道,用很狂躁的方式和我们倾谈。但因为整个市场都是这样,没办法,我们公司不是故意把价格拉高,因为我们的成本真的那麽高。所以我们做生意的成本高了很多,盈利的比率降低。可能以前有5%的盈利,现在只有4%。很多客人说“但你的总金额高了啊”,但现在样样东西包括人工,经营成本都要涨价才能做到。

Getty Images

 

问:疫情已经持续两年,问题累积到像个雪球那样越滚越大,你预计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消化这个雪球呢?生活或物价能回到疫情之前,还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我不敢说,但以现在的状况。海运心有余力不足,那个瓶颈状态无法解决。在码头堆积的状态,根据现在的状态如果可以舒缓,吉柜可以回亚洲,起码要六到七个月才能有改善。改善不是说回复疫情之前,如果想回复疫情之前,根据现在的状态如果有改善之后,最少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才能恢复到疫情之前的运作。运费当然是传统性按供应和需求的对比,当供应是多了容易了,适应很多不同客人的需求,需求就会慢慢减少,价钱会慢慢恢复。因为这个价钱真的不正常,所以我和朋友客人都说,这个疫情把很多不可能变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运费会升四倍五倍,但结果真的发生了。

 

问:你刚刚说码头堵塞的问题一定要解决,然后情况才能舒缓好转。但码头堵塞的问题是不是只要有疫情就解决不了呢?比如社交距离,工人就不能那麽多人返工,也不能那麽多人去处理问题,或者货车司机的吉柜没办法回头,是不是疫情是个很关键的因素?

:这是其中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就是,在每一个国家政府处理的方式。尤其是北美洲,我们可以说我们地方很多很大,但很大是有很多城市的规建统筹,这方面是不是可以做到改善,拨多点地方出来做储柜或者还柜,这就看每一个国家或每一个省每一个县的政府的方法。你说司机的那些状况,那些已经是很长期的事情了。重点是怎么鼓励市民回去上班呢,认真对待工作呢,这个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问:如果货运在全球那麽麻烦,你觉得会不会鼓励了本地生产,自己国家自己城市用自己货这样东西呢?

:我想是会的,问题不是马上可以行动得了,因为生产一个产品是有很多不同步骤做出来。步骤不是说明天就能安排好,需要某段时间慢慢把生产线撤离。所以尤其是在美加墨,北美来说墨西哥是个很重要的环节,我觉得将来会取代不同的生产方式。

(图:星报) T06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如何在食品成本上升的情况下吃得健康?专家建议值得一看!

明日强风来袭!最高80km 气温过山车!

ECOVACS扫地拖地二合一机器人 原价$799现只售$499!

密市女行人被车撞 重伤送院情况危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