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股開始變便宜 長線投資或可獲利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由於中國政府收緊數據安全控制與海外公司上市規定的限制,令投資中資股已變得不容易,但長線投資者仍有可能在未來數月的波動市況中獲得利潤。

財經雜誌《巴倫》表示,自2020年秋季,螞蟻集團的招股行動失敗後,中國監管機構已將目標鎖定在中國最大、分佈最廣的互聯網公司身上;7月2日,北京再次來襲,啟動了網絡安全審查。

滴滴環球(DIDI)被勒令將應用程式下架,因為中國政府對數據安全的控制,以及對海外上市公司的規定均作出收緊。

在滴滴創下年初至今最大規模的招股行動,集資44億美元後的數天,中國政府作出此行動,令滴滴的市值「縮水」五分一,且震動了其他中國互聯網股。

KraneShares中證中國互聯網交易所交易基金(KWEB)亦受到中國政府對科技公司的數據及其他監管措施進行更強而有力的審查影響,股價自6月30日以來下跌15%。

Gavekal Research研究部主管Arthur Kroeber表示:「我們現在知道這是1個監管雷區(minefield),若果你的視野是屬於長線,這將是未來10年的增長故事之一,你將會渡過難關,但若果你是短線,這太複雜了,等事情平靜了1年後再來」。

北京WilmerHale律師事務所合伙人Kenneth Zhou表示,監管壓力可能持續存在,且可能是執法行動的開始。

《巴倫》指出,基金經理將中國的監管政策,描述為快速增長的數碼行業與互聯網巨企,須面對更大控制權與設立護欄的舉措;這亦是北京應付不斷升級的美中緊張局勢的方式,部分原因,是美國的法律為中國公司創造條件,若果在3年內不提供更多訊息,就會被勒令退市。

中國監管機構的憂慮,是在美國上市的中國科技公司,收集了有價值的數據,這對中國國家安全構成潛在威脅。

TS Lombard中國與亞洲研究部主管Rory Green表示,數據控制正成為1個中國國內與地緣政治的問題,對在太平洋兩岸上市的公司,其股價正產生直接影響。

《巴倫》表示,在開曼群島註冊的騰訊與京東(JD),正使用可變利益實體(Variable Interest Entity,VIE)或稱協議控股結構,這些公司繞過中國對外國的權限,即使很大程度上被投資者忽視,但複雜的結構是1個灰色地帶,因為外國人並沒有真正參與1間中國公司,相反,他們必須依賴中國來履行對公司有約束力的合約。

分析員與資產管理公司均表示,預期中國不會發現該國最大與最成功的公司,所使用的VIE需要數十年才能逆轉,不少人仍然懷疑美國是否會繼續作出退市的威脅。

但北京可以利用VIE審計,對公司行使更大控制權,並反擊美國監管機構要求更多數據披露的要求;間接地,審計可能有助於北京方面吸引本土企業的努力——這舉措已導致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

分析員亦預計,不久將來,越來越多審查,將減少或甚至停止中國公司到美國上市,亦會減少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數量。

Brandes Emerging Markets Value Fund經理Louis Lau表示,任何沒法在香港或中國獲得2次上市的美國上市中資股,都有可能私有化。

因此,在美國上市的中資股,可能會出現波動;越來越多基金經理與機構投資者,會專註吸納在香港或中國上市的股份;但對於散戶而言,投資這些中資股,或一些基金經理喜歡的中資股,最佳途徑是透過投資互惠基金或交易所交易基金進行。

VanEck emerging markets Fund(GBFAX)經理David Semple表示,在大型互聯網股中,較喜歡騰訊,而非阿里巴巴(BABA);Semple表示,阿里巴巴正面對越來越大的競爭壓力,而騰訊的微信與視頻遊戲專營權則具有優勢。

《巴倫》表示,阿里巴巴與包括京東在內的互聯網股股價,偏低至足以可吸引價值型投資者,但隨着北京推出新規定,並審查過去的交易,波動可能增加,因為包括阿里巴巴在內的在美國上市大型中資股,可能會因為投資者對中國政策的恐懼而遭拋棄。

財富管理公司Rayliant Global Advisors主席兼投資總監,以及Research Affiliates共同創辦人Jason Hsu表示:「只要有風險——世界認為中國有風險,隨着這種偏見加深——這意味有機會」。

(網上圖片) T02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联邦:切勿用虚假旅游计划来加快领取护照时间

日本首相向靖国神社供奉祭祀费 中方提出严正交涉

特朗普私人律师警告:特朗普若再当选 首要事项将搜查拜登住宅

福特拟将“强大市长”权扩至更多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