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Instagram创始人被扎克伯格逼走 两人或带数亿美金离开

加拿大都市网

Instagram
Instagram。网上图片
 

图片分享网站Instagram两名创始人斯特罗姆和克里格突然离职让外界错愕,有报道指,扎克伯格不断干涉Instagram的运营,夺取更多控制权,这让Instagram创始人感到愤怒。随着矛盾的一点一点积累,双方开始公开发生争执,最终导致创始人离职。

促使斯特罗姆和克里格与Facebook分道扬镳不是一件事,而是一些小事的不断积累:在产品调整、人事变动上的分歧,扎克伯格在过去一年夺走更多Instagram控制权。《纽约时报》报道,自从2012年被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以来,Instagram实际上在Facebook内部独立运营。据十几位现任和前任Instagram、Facebook员工透露,过去几个月内,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已确定是时候离开了。

Instagram没有出现象Facebook丑闻那样的动荡。当Facebook用户量在美国和欧洲的增长停滞不前时,Instagram仍在快速增长。它受到了年轻用户的广泛欢迎,而Facebook显然没有得到这种待遇。

在局外人看来,Instagram创始人似乎和扎克伯格关系融洽,不像Facebook通过其他重磅交易收购而来的WhatsApp、Oculus的创始人。但是在公司内部,充斥着一股紧张气氛。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把Instagram视为“应用家族”的一份子,他认为这些应用应该更为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知情人士称,Instagram创始人认为Facebook对于塑造Instagram产品方向和增长的兴趣不断增长,是在越俎代庖。他们习惯了独立运营,对于失去自治权感到愤怒。

■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克里格(左)和斯特罗姆现已离职。网上图片
 

报道称,2012年,Facebook斥资10亿美元以现金加股票的形式收购了Instagram。现在,一些分析师预计,如果当初能够独立运营,Instagram估值将达到1000亿美元。

在收购后,斯特罗姆和克里格获准自主作出许多产品决定。Facebook与Instagram的关系曾被视为创业公司被收购后运作模式的典范。当想要收购其他公司时,Facebook常常提起Instagram被收购后的良好运作。

然而,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对待他的“应用家族”上的看法开始改变。这个应用家族包括Facebook、Instagram以及WhatsApp。

今年稍早时候,扎克伯格重组了他的顶级管理层团队,任命默瑟里为Instagram产品副总裁。尽管默瑟里受到斯特罗姆和克里格的喜欢,但是许多员工把默瑟里的晋升视为扎克伯格在Instagram安插亲信的信号,因为默瑟里和扎克伯格以及其他Facebook高管关系密切。

扎克伯格还在他与Instagram联合创始人之间加了一级管理层,要求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向Facebook首席产品官考克斯报告。

过去几个月,随着关系开始恶化,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已公开在会议上与Facebook高管争执。但据四位现任和前任员工透露,当员工们看到克里格公开在会议和公司留言板上明确反对Facebook领导时,他们感到震惊。

斯特罗姆和克里格依旧在他们的公开离职声明中,动情地感谢了扎克伯格以及其他支援他们的Facebook高管。他们的离职尽管突然,但确实值得深思。

两人在Instagram被收购后依旧在公司待了6年,远远长于企业家在公司出售后所留的时间,而且是在他们的股票全部兑现很久以后才离职。

两人或带数亿美元离开

2012年,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将Instagram以约1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Facebook,当时该应用还没有营收,只有13名员工。当时许多人认为,扎克伯格为这款一时炙手可热却没有任何商业模式的产品支付了过高的溢价。如今,Instagram已成为Facebook在社交媒体上主导地位的基础。许多分析师和观察人士都表示,如果这项交易在今天发起,反垄断监管机构可能压根不会批准。

六年前的这个月,斯特罗姆和克里格正式加入Facebook。一般而言,Facebook股票的套现周期为4年时间。

鉴于于Facebook股票近年来的强劲表现,加之他们与母公司的联系也很少,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可能会带着数亿美元的资产离开公司。

Instagram一直是Facebook一个主要的业务亮点。过去两年来,Facebook因虚假资讯、暴力视频直播和其他不良现象在平台上的层出不穷,从而面临着大量的负面媒体报道。整体上Facebook正面临用户和收入增长放缓等问题。

Instagram在很大程度上仍处于风口之上。在许多用户看来,它的政治色彩和分裂性没那么强,主要关注旅游、时尚和名人等细分市场文化。随着Facebook越来越强调新闻内容,这些文化已不再是Facebook用户体验的核心部分。其用户数量也在不断增加,6月份Instagram的月度活跃用户数量超过10亿,这主要得益于那些拥有Facebook帐户但使用频率不高的年轻用户帮助。

今年春天,另一个内部裂痕出现流,起因是Instagram发布了名为IGTV的长格式视频中心产品。这项服务于今年夏天推出,既是一个独立的应用程式,也是Instagram主要应用程式的一部分,其允许用户发布高清视频。

一位知情人士说,在发布这款产品之前,一些Facebook高管认为这款产品将与Facebook Watch展开竞争。

市场研究公司CFRA Research分析师凯斯勒表示:“对(Facebook)来说,这些离职正值关键时刻,因为它在全球正面临多重法律和监管问题,并试图在大力投资的同时支撑增长和利润率。”“我们认为斯特罗姆和克里格的离职是一个显著的负面影响。”

Related image

扎克伯格。网上图片

产品调整显微妙 分歧越来越大

据一位了解扎克伯格想法的人士说,在Facebook内部,扎克伯格认为,自己之所以越来越多地参与到Instagram中,正是表明他认识到这款应用在公司未来发展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自去年年末以来,尤其是在最近几个月,Instagram和Facebook的管理人员就Instagram在公司内部的自主权以及Facebook的增长策略等问题上产生了不少分歧。
一些知情人士说,Facebook的管理团队开始对Instagram管理人员施加更多干预,促使后者的一些高管离职。

消息人士举例称,几周前Instagram的行销部门就并入了Facebook的行销团队。

知情人士说,斯特罗姆和扎克伯格经常就Facebook不断变化的增长战略发生冲突,就在几周前还刚刚爆发过激烈冲突。

据知情人士透露,Instagram的管理人员认为Facebook的一些产品变化削弱了该应用增加和留住用户的能力。

经过支持Instagram增长的多年努力之后,Facebook似乎将用户的注意力从主应用转移到了Instagram上。但Instagram上广告的价格仍不及Facebook新闻流的广告价格。

一些产品的调整看起来很微妙。例如,从用户Instagram到Facebook分共用的内容之前被清楚地标注为——来自Instagram应用程式。

用户的Facebook好友很容易就能够通过点击新闻流中的链结返回Instagram,而现在不再是如此。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设计师们调整了Facebook的应用程式,删除了许多对Instagram引用的相关内容,这尤其让斯特罗姆和克里格感到不快。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