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提高最低工资 雇主寻漏洞改聘自雇人士

加拿大都市网

(■■刘碚溪指出,清洁工是最常见被推向“自雇”的工种。 星报/Dreamstime)

省府日前宣布,于明年1月1日起将最低时薪提高至15元,不过有劳工组织认为,仍不足以支付最低生活费用,并指越来越多行业利用自雇的漏洞,把打工仔推向“自雇”行列,让老板把应该承担的责任转嫁纳税人。

安省工人维权中心干事刘碚溪指出,省长福特上台后向企业开绿灯,取消同工同酬和有薪病假等一系列保障工人的法例,促使行业利用自雇漏洞,把应该承担的责任转嫁纳税人。

刘碚溪举例,最常见的是办公室和商户的清洁工。公司通过仲介聘用“自雇”的工人,可以节省有薪假期、医疗保险和其他的开支。这股歪风甚至吹向私立学校的教师和长期护理院,也是造成缺乏个人护理员工的原因之一。

丧失多项劳工保障

工人被列为自雇后便丧失《劳工法》的各项保障,例如损失了每年两周有薪假期和9天法定公众假期,相当于一个月的人工。刘碚溪指出,公司雇主美其名说自雇工作可在报税时扣除开支,但实际上是把原属于公司的支出,转嫁到一般纳税人身上,由整个社会承担。

在多伦多最先一批加入送餐平台“优步”(Uber)司机行列的蒋先生向《星岛日报》记者表示,司机或送餐员现时全部被列为自雇,没有最低工资、医疗和就业保险等最基本的劳工保障。他指出,优步和一般出租车的运作方式基本上一样,只是两者的操作平台不同。出租车公司用无线电找司机,优步则通过手机应用程式。而且优步的司机不可以在街上随意接客,因此优步实际上就是司机的老板。

蒋先生说,优步司机的收费表面看来相当高,但扣除各项开支后,平均时薪只有大约10元,仅最低工资的三分二。

提私人法案保障零工者

新民主党省议员萨特勒(Peggy Sattler)在上月底提出的私人法案在议会获首读通过。这项法案是要保障优步司机和其他“零工经济”的打工仔。法案让打零工的人,也同样有最低工资、加班费、法定假日、有薪假期和遣散费。最重要是获得《就业标准法》保障,有权拒绝不安全的工作。她也承认这项私人法案不可能获得通过,但希望因此唤起社会大众,关注工人被错误列为自雇的问题。
全国经济和就业结构改变,打零工的人愈来愈多。安省估计有7%至10%的劳动人口打零工,大约有80万人。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安省周五新增7165例确诊 病危人数创新高

消息人士:安省1月底允许50%容量营业 3月全面开放

安省周三确诊11582例 住院人数突破2千人

安省又禁堂食,餐饮业心碎,“毕生事业被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