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难以稳定获利 欧美啤酒商竞相抢占非洲市场

加拿大都市网

非洲啤酒市场消费增速,图为顾客在埃塞俄比亚的酒吧品尝啤酒。路透社
 

非洲是世界最贫穷地区,却是全球增长最快速的啤酒市场,啤酒商纷纷为此重新调整产品策略来抢攻非洲市场。

百威英博(AB INBEV)、喜力(HEINEKEN)和健力士(GUINNESS)等啤酒在非洲以外地区属一般价位,但在非洲却属于高价位啤酒,大部分非洲民众没经济力消费。加上商品价格波动冲击依赖商品出口的非洲国家经济,部分国家针对高价位啤酒课高税率等都影响民众消费力,令啤酒商的非洲业务难有稳定获利。但为抢攻这个快速增长市场,啤酒商纷纷转向低价和以当地配方调制的啤酒。

健力士母公司全球最大烈酒供应商帝亚吉欧(DIAGEO)在乌干达贩售啤酒,就是以当地高粱酿造,品牌名称为SENATOR。酒馆一杯SENATOR售价仅0.46美元,只有当地以发芽大麦酿造啤酒价格的一半。《工商时报》报道,在乌干达经济重镇坎帕拉近郊布高洛比开酒馆的妮扎说,SENATOR是她卖得最好的啤酒,一周可卖掉约10桶,每桶容量50公升。

根据BERNSTEIN RESEARCH资料,帝亚吉欧、百威英博、喜力和卡斯特(CASTEL)大举收购乌干达啤酒酿制商,结果当地啤酒市场整体获利有高达98%被这些外国业者瓜分。

非洲啤酒消耗量为目前全球最低,以人均饮用量计算仅10公升,远低于北美和西欧的70公升。
BERNSTEIN的资料显示,跟其他东欧和亚洲的新兴市场国家相较,非洲为增长最快和利润更高的啤酒市场。欧美民众口味不断从啤酒转向烈酒和非酒精类饮料,让非洲对啤酒商来说愈来愈重要。

帝亚吉欧非洲部总裁欧克菲表示,该公司的非洲策略是针对经济力不足以消费其核心品牌啤酒的民众去开发新低价产品。

非洲经济增长速度波动,让中产阶级崛起速度不稳定,新策略可以减少对中产市场的依赖和开拓更广大市场的机会。专家认为这些欧美啤酒大厂希望在非洲建立能持久经营的业务并不容易。因为他们锁定非洲最贫穷阶层、非洲货币贬值与商品价格波动影响依赖商品出口的非洲国家经济等,会削弱外国啤酒商获利与民众消费力。

BERNSTEIN评估安哥拉过去3年啤酒销售量下跌逾30%,原因就是油价大跌令本国货币走贬而重创该国经济所致。以帝亚吉欧为例,由于喀麦隆因为社会动荡和埃塞俄比亚政局不稳等导致啤酒销售下滑,抵销掉其在加纳销售增长的利多。

部分非洲国家因啤酒人口增加而调高啤酒税,迫使啤酒商自行吸收新增成本或涨价来转嫁给消费者,最终令民众回去跟私酿啤酒商买啤酒。像2014年SENATOR在肯尼亚销售量暴跌75%,就是因为政府消除税负优惠,让啤酒税因此大增46%而迫使帝亚吉欧涨价所致。

尽管经营环境困难,德意志银行预测未来10年全球啤酒销售量,非洲将占40%,为啤酒商获利增长动力来源。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