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重创外资超市 中国首家沃尔玛关门撤离

加拿大都市网

(■深圳罗湖的沃尔玛超市即将结业。)

不敌电商、团购及本土竞争者,屹立深圳罗湖二十五年、中国首家美国沃尔玛超市将于下月初黯然关店。当年高档的“洋气”超市,如今挂起“撤场清仓、亏本甩卖”的横额。随着中国零售业大环境的改变,外资实体超市失去竞争优势,关店止损成为常态。五年来,沃尔玛中国已关闭一百零七家门店。对于充满回忆的沃尔玛要撤离,有深圳市民表示不舍,但坦言,现在有太多新的购物选择,网购更可送货上门,“很少人会走那么远到超市买东西”。

  开在罗湖的洪湖沃尔玛,是沃尔玛一九九六年进入中国后开设的第一家门店。当时一举打破内地人对超市的印象。原来,超市也可以很大、很洋气。开业初期,每逢春节前夕,附近居民都会集中前来买年货,十几条付款通道排起了长长的人龙。

  如今,这栋三层的大卖场已经陈旧,外墙仍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风格的青色玻璃。为配合结业,位于三楼的眼镜专柜及内衣店均已挂出“撤场甩卖”的横额标语,不少货架上已经没有货品。工作人员称,由于业主即将对物业进行升级改造,所以洪湖沃尔玛下月七日停止营业,店内人员将被尽量分配到周边的门店去。

  现场一位顾客表示,上月已经听说了沃尔玛撤离一事,“微信群和朋友圈都有人在说。”有附近居民说,洪湖沃尔玛已经陪伴自己二十多年,深感不舍。居民姜先生对《南方都市报》说:“虽然这里有很多社区生活的回忆,但确实很少会去这里再买东西了,现在太多新的购物选择,老牌大超市的生意确实很难做。”

  “大的百货用品及日常用品,可以线上下单;现在还有叮咚买菜、朴朴超市等选择,直接送货上门。”姜先生说,深圳生活节奏快、年轻人较多,“很少人会特地走那么远到超市买东西。”

  沃尔玛闭店并非新鲜事,二〇一六年至今,沃尔玛中国已关闭约一百零七家门店。从二〇一二年开始,更是平均每两年“干掉”一位中国区总裁。现任总裁朱晓静是去年上任,接替因个人原因而离开的陈文渊。

  目前,沃尔玛在中国一百多个城市仍有四百多家商场及二十多家配送中心。虽然近年沃尔玛在中国积极转型,曾在电商等领域作出多次尝试,但表现不算出色。去年沃尔玛中国区的毛利率连续十个季度下滑,今年来更多次传出要出售中国业务。

  沃尔玛中国总裁朱晓静曾经说:“中国零售市场第一个十年,也就是九十年代中期到本世纪初,关键词是:现代商超对传统商业的颠覆;第二个十年,关键词是电商崛起,是线上对于线下的颠覆;而第三个十年,从后疫情时代开启”,而“我们正身处其中”。

■部分专柜随沃尔玛一并撤场

电商崛起重创外资超市

外资超市在内地辉煌了二十年,但从二〇一六年开始,市场占有率逐步被网购、电商企业抢去,加上铺租、水电、人工费用不断上涨,经营情况普遍每况愈下。近年,多家外资零售企业纷纷退出中国,留下来的外资超市则试图寻找本土合作伙伴。

  外资大型超市在中国的发展可分为三个阶段:受惠开放政策,外资超市抢滩中国市场的“起步期”(一九九五至二〇〇三年);外资超市享经验与资本双重优势的“扩张期”(二〇〇四至二〇一一年);电商崛起后的瓶颈期(二〇一二年至今)。

  过去十年,电商崛起给予外资超市致命一击。据管理咨询公司贝恩统计,内地电商的渗透率从二〇一四年的大约四成,增长至近年的八成,而实体超市市场份额则连年下滑。

  此消彼长下,近年英国乐购、韩国乐天玛特、韩国易买得等外资零售企业纷纷退出中国,留下来的则纷纷寻找本土合作伙伴。如沃尔玛与京东合作,乐购被华润入股,德国的麦德龙把中国区业务出售给物美集团等。

  新冠疫情之后,内地零售的新技术、新物种、新玩法不断涌现,资本不断涌入,跨界化和社区化的趋势更加明显,人们的消费方式再次被颠覆,令本已水土不服的外资超市的经营更加困难。

  有分析认为,外资超市的成功源于它的早期经验和资本优势,以及中国零售业政策的不完全开放;它的失败是因为当国内“学生们”学成出师后,对零售市场大幅革新,外资商超却止步不前失去先机。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不得退货”事件加拿大鹅发布最新声明 上海相关部门约谈

中国越狱的朝鲜特种兵 逃亡41天后终于被捕

民调:过半美国人认为中国是最大威胁

中国去年出生率仅0.8% 人口增长按年腰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