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飆升英鎊暴跌!加拿大人無法擺脫全球貨幣混亂的影響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隨着美元的飆升和英鎊的暴跌,加拿大人肯定會感受到影響。

對於加拿大人來說,考慮全球貨幣最迫切的問題通常是:當你去墨西哥、歐洲或美國時,你可以用加元買什麼。

因此,目前在英國旅行的加拿大人在回國後查看信用卡賬單時可能會非常高興。今年早些時候,1英鎊需要支付1.70加元,但本周,英鎊兌加元匯率暴跌至不足1.50加元。

這意味着,考慮到該國急劇的通貨膨脹,在倫敦的一些場所,一品脫啤酒將花費你(僅僅)12加元。讓人欣慰的是,在蘭開夏郡的酒吧里,不考慮倫敦的開銷,一品脫啤酒的價格不到3加元。

但是,雖然獲得旅遊優惠可能令人滿意,但加拿大人和他們國家的經濟最終可能會付出高昂的代價。一些分析人士警告稱,全球匯率不穩定的浪潮日益加劇,實際上可能會導致一場與2008年打擊銀行業的那場完全不同的新金融危機。

如果是這樣,加拿大人將無法擺脫其影響。

雖然美國目前正高高站在貨幣金字塔的頂端,但如果歷史可以作為參考的話,不斷飆升的美元可能會在未來給美國經濟帶來金融市場尚未考慮到的問題。

英鎊大幅下跌

在一個被通貨膨脹、加息和波動所困擾的世界裏,本周英鎊成為了貨幣不穩定的典型代表,在過去,包括上世紀90年代的「英鎊危機」期間,英鎊一直扮演着這樣的角色。

這一次,在英國採取了出人意料的舉措——包括對富人的大幅減稅——之後在總理利茲·特拉斯(Liz Truss)和財政部長誇西·誇爾滕(Kwasi Kwarteng)輪換的情況下,就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都覺得必須站出來說話。

一位IMF發言人表示:「考慮到包括英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通脹壓力升高,我們不建議在這個時刻推出大規模、無針對性的財政方案,因為重要的是,財政政策不能與貨幣政策產生交叉作用。」正如一位評論員說的那樣,這種聲明通常只針對於發展中國家。

BBC報道稱,隨着英鎊周三繼續下跌,英國央行正努力安撫市場,它將「開始以『緊急速度』購買政府債券,以幫助恢復『有序的市場環境』」。倫敦金融時報的一篇報道引用了一位資深銀行家的話,英國債券市場接近”雷曼時刻”,指的是2008年金融危機中雷曼兄弟銀行倒閉的混亂時刻。

「鯊魚們」正在盤旋

渥太華大學研究金融政治的教授貝斯特說,部分問題在於,雖然極端的匯率波動是由真正的擔憂引起的,但它們也像水裡的血液一樣,吸引着外匯界的「鯊魚們」:貨幣投機者。

貝斯特說:「顯然,目前外匯市場的波動性大幅增加,這令人擔憂。」

她說,通常情況下,各國貨幣之間的浮動匯率制度運作良好,允許貨幣價值隨着經濟體相對實力的變化而逐步變化。 “但它們的缺點是可能變得非常波動,而這種波動可能會自我強化,因為投機者和交易商開始試圖押注匯率走勢。” 

滑鐵盧大學專門研究國際貨幣和金融的政治經濟學家埃里克·赫萊納說,雖然受到影響的是貨幣較弱的國家,但問題的核心是美元不斷飆升。他指出,這與上世紀80年代的情況類似,當時美國央行上一次大幅提高利率以遏制通脹。

「當美國利率上升,美元上升時,會給那些擁有美元債務的國家帶來巨大壓力。」

他說,類似於上世紀80年代開始的被稱為「失去的十年」的拉丁美洲債務危機中所發生的情況,那些借入美元貸款、卻持有抵押品並以大幅貶值的本幣獲得收入的國家和企業最終可能面臨違約。

付出的代價

隨着資金流入美元,這個國家未來可能也要付出代價。

“我們還沒有看到但可能在更中期出現的情況是80年代初的經歷,當時美元升值非常迅速。這最終引發了相當大的保護主義情緒。」

實際上,以更便宜的外幣定價的外國商品湧入美國,反過來又迫使美國製造商破產。

幫助加拿大企業應對匯率風險的Corpay首席市場策略師沙莫塔表示,儘管美國的這種保護主義可能再次抬頭,但匯率變動與進口商品價格之間往往存在數年的滯後。

目前更重要的是有時被稱為”美元資金短缺”的問題,即隨着資金湧入美國債券和其他安全的美元計價資產,國家和企業發現自己缺乏美元。

沙莫塔說:「美國就像一個真空,它從全球經濟的其他地方吸走資金,把它們存在美國,這意味着我們其他人的錢會減少。」

美元vs世界

他說,對於像英國和加拿大這樣規模相對較小的開放經濟體來說,資金可以在所有者希望的時候流出,這一過程使資金變得更加昂貴。換句話說,它推低了加元,使得借款成本比原本更高。

全球範圍內的低利率導致國家和企業囤積債務。現在他們不得不用更昂貴的貨幣償還債務。這將不可避免地導致包括加拿大在內的全球市場的不穩定。

在某些方面,加拿大具有優勢。部分原因是由於該國的大宗商品出口,從石油到礦產、化肥和食品,加元兌美元的跌幅沒有其他全球貨幣那麼大。

但另一方面,沙莫塔說,加拿大的家庭和企業承擔著世界上最大的債務負擔。

「人們對新的全球金融危機的擔憂日益加劇,但這絕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儘管監管機構已經修復了導致2008年危機的銀行體系缺陷,但隨着全球利率上升和世界經濟走弱,還有新的力量在發揮作用。」

「非常明顯的是,金融資產的表現勝過實體經濟,之後可能會大幅下跌以回到GDP和收入的水平。」

ref:https://www.cbc.ca/news/business/global-currency-column-don-pittis-1.6598619

編譯:YUAN

圖片:pixabay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卑诗已有6童死于流感 这个数字很高!

传俄拟定普京流亡方案  首选中国但考虑改地点

波特航空开设温哥华-多伦多航线 低价+免费餐饮

地铁致命袭击:52岁华人挥舞“冰锥” 致一死一伤 被控一级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