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的中年人:作為中國移民,我如何在加拿大成為一名牙醫?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

移民的意義就在於掙扎着去遇見更美麗的自己

文/謝斌

幸福是什麼?幸福就是和你喜歡的人在一起,生活在你喜歡的的城市,做你喜歡做的事!

2004年3月,我遇到了這個我喜歡的城市。

那是剛結束了一年在卡爾加里的公派學習,回國時路過溫哥華。在22路公交車在Downtown的終點一下車,推開幾座銀行的高樓,街道的盡頭是還戴着白圍脖的北岸的群山,眼前腳下就是Sea Wall的步道,一路迤邐前行,穿過Stanley Park的大森林氧吧,路過有懶洋洋的烏龜曬着太陽的Lost Lagoon……有山,有海,有離城市這麼近的森林,有鬧市,也有拐個彎就很幽靜的小公園,可以在一天內上山滑雪下海划船,也總能在一天到晚任何時段看到有人跑步。我對溫哥華一見鍾情。

加拿大都市網

謝斌熱愛運動,圖為他在跑步。

不過,在申請移民之後的漫長等待中,有些東西就一點一點的淡了,我一直在反覆問自己同一個問題:除了牙醫,我還會做什麼事?

2006年10月正式登陸,很快我在Downtown愛馬仕的樓上叫GYU的鐵板燒找到了中餐的工作。儘管在後廚切掉半個手指甲血流如注,儘管被香港老闆罵,但是那是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第一次掙到小費,$20。直到當上牙醫我都覺得小費這個東西其實挺好的,它讓我有服務意識,意識到自己不再是公立大醫院裡等着病人排隊挂號來看牙的副主任醫師了。

5周以後,我接到了加拿大最大的烤瓷牙加工廠AURUM在溫哥華的分部打來的面試電話,這樣我得到了這個跟牙醫夢的距離又近了一點的牙科技師工作,我負責包埋蠟型並鑄造切割,並給黃金牙冠拋光。我每天6點鐘起床提前一個小時趕到lab,為了免費停車,也可以再多讀一會兒書,5點鐘下班6點鐘到家做飯吃飯帶上第二天的午餐,然後就開始了主要就是查單詞的學習。大量的生詞撲面而來,不停的查單詞,甚至有很多生僻的專業詞彙很難查到確切的中文翻譯,每天只有2-3頁的進度,蝸牛一樣前行,凌晨1點抬起頭來看看考試推薦的100本專業書籍的書單,我懷疑自己到底能走多遠了。

周而復始,終於迎來了考試,又是漫長的等待,結果出來只有78分,試着申請一下UBC, 回復我明年再考。2008年10月,我回到國內療傷。這裡有我的親人,有發小,有熟悉的牙醫工作,可是我突然覺得自己像夾生的米飯,我覺得自己其實已經開始排斥這個從小長大的環境,幻想回到溫哥華。這時候讀到一個非常勵志的老鷹的故事,不知道真實與否但對我觸動很大。據說老鷹在成年之後因為沉重的羽翼和過度彎曲的喙讓他很難捕獵,就會在懸崖上築巢,然後脫掉沉重的羽衣用力摔斷自己的喙,等到新的羽翼新的喙長成就可以再次搏擊長空開始第二次生命。

2010年10月,我在楓葉卡就要過期之前再次回到溫哥華,開始在懸崖上築巢。也有猶豫徬徨的時候,但是這一次有了強有力的後盾。在國內是放射科醫生的老婆選擇在日本料理當waitress來支持我全職學習,我只偶爾打些零工,送送報紙,Richmond夜市做鍋貼,UBC菜店搬菜,和平飯店waitor。有一次我從早上10點不間歇地刷盤子直到晚上10點,邊刷邊告訴自己,爺跟你拼了,拼不過去,就一輩子這樣刷盤子吧。

加拿大的牙醫考試一共五關,每一關只有3次機會,3次失敗就不能再進行下一個考試。其中最難的一關就是技能考試,僅僅報名費就$6500。在一開始的時候我會在培訓班裡遇到志同道合的來自世界各地的牙醫戰友,一關一關的考試大浪淘沙,每一次站起來抖抖灰土回頭望一眼倒下的戰友繼續悲壯前行,當我最後以自己都不敢相信的straight A的戰績通過考試的時候,老婆卻悠悠的說了一句:我從來就沒有想過你考不過去,因為我覺得你比他們都強!至此我明白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生哲理:人生需要克服的困難確實很多,最難的卻是要戰勝那個不自信的自己!因為不自信,就浪費很多時間在考慮如果不成功怎麼辦,就給自己留很多退路,就不夠專心學習;也正因為這樣所以更難成功!

2014年3月,我在溫哥華西區有了自己的牙醫診所,11月,可愛的女兒在溫哥華出生。我的故事被放在加拿大政府的官方網站裡鼓勵新移民努力奮鬥,我自己也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第二次生命!

一晃移民10年了,我常想,移民的意義,甚至人生的意義,也許就是努力着掙扎着去追求幸福,去遇見那個更美麗的自己吧!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