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书条款:是民主高速隧道的紧急出口,还是制度近路图方便的后门?

加拿大都市网

省长福特今早表示愿意撤回基于33条但书所立对教育工作者强加聘用合约并剥夺他们罢工权利的28号法案,条件是先停止罢工再重回谈判桌。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UPE)今(7日)召开记者会,宣布今日起结束罢工行动,承诺明日起会重返工作岗位。此次,安大略省教育部长里奇(Stephen Lecce)在接受CBC采访时说,这次劳资谈判的双方分歧巨大。双方博弈的焦点在于是否使用“但书条款”。究竟什么是但书条款,它的使用对本次教工罢工以及后续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和后果?它是民主高速隧道的紧急出口,还是制度近路图方便的后门?都市脉搏请来时事评论员昌西做客节目,为我们解析一下。

 

Headlines from 1982 proclamation of the Charter

1.这是是什么条款?具体有哪些权力?

Changxi:

Notwithstanding clause可以说是一条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当中的“漏洞条款”,有简明的话语来说,意为省议会或者联邦议会可以使用这一条款,从而在五年时间内忽视立法可能带来的违反宪法权利的挑战。具体来说,是宪法权利当中第二条或者第7-15条。原文如下:

Section 2

lists what the Charter calls “fundamental freedoms” namely freedom of conscience, freedom of religion, freedom of thought, freedom of belief, freedom of expression, freedom of the press and of other media of communication, 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 and freedom of association. In case law, this clause is cited as the reason for the religious neutrality of the state.

Legal rights[edit]

Rights of people in dealing with the justice system and law enforcement are protected:

Section 7

right to life, liberty, and security of the person.

Section 8

freedom from unreasonable search and seizure.

Section 9

freedom from arbitrary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

Section 10

right to legal counsel and the guarantee of habeas corpus.

Section 11

rights in criminal and penal matters such as the right to be presumed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Section 12

right not to be subject to cruel and unusual punishment.

Section 13

rights against self-incrimination.

Section 14

right to an interpreter in a court proceeding.

Equality rights

Section 15

equal treatment before and under the law, and equal protection and benefit of the law without discrimination.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 or Section 33 of the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 — gives provincial legislatures or Parliament the ability, through the passage of a law, to override certain portions of the charter for a five-year term.

简单来说,如果得到了议会多数的支持,那么议会通过的法案可以在五年的时间内限制法案可能面临的宪法挑战以及诉讼。

此前在安大略省,省级议会一共使用过2次不退让法案,分别是2018年裁撤市议会席位(被法庭判定违反言论自由),2021年限制第三方在竞选期之外的时间内投放广告(被法庭判定违反言论自由),以及本次安省福特政府应对教职工罢工。

  1. 福特为什么要使用不退让法案?

Changxi:

其实从这几次经历来看,福特使用不退让法案的原因来自于实施自己做出的竞选承诺,或者意图达成对自身有利的政治目标。

时间回到2018年,按照当时福特的说法,其主要政纲是挽救安省的财政支出,所以要将原本多伦多47个市议会席位减少到与联邦议会、省议会当中一样的25个。当然,值得注意的是,在安大略省第二大城市的渥太华他却没有这么做。在在2018与2022年两次市选当中,渥太华均有超过联邦席位数的市议会选区数量(23 vs. 9 in 2018, 24 vs. 9 in 2022)。基于此,福特的批评者也指出福特此举实际上是要打击他在省内比较重要的反对势力,也就是多伦多市议会。

在2021年,限制第三方政治广告的意图显然也是福特在竞选时期可能遇到的另外重要反对势力:工会。因为在加拿大与安大略的选举法中,只有公民或者永久居民才可以以个人身份对政党进行捐助。在限制第三方的行为下,我们也就看到了在刚刚过去的省选当中,不论是安省自由党,还是安省新民主党,都出现了金钱资源不足的问题。

而对于这一次,福特政府的说法是:要帮助孩子们补回在新冠时期落下的课程,以及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与教师工会完成续约。简单来说,就是将自己单方设立的合同以强买强卖的方式施加到教育业员工身上。

我们来比对这三次经历,不难发现,使用不退让法的主要条件有两个:其一是需要通过的法案或者达成的目标有争议,其二是通过法案是福特政府的核心政治目标。

  1. 为何此次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批评说,利用但书条款来取消员工权利是错误的。司法部长拉麦迪(David Lametti)表示正在考虑联邦政府应对省政府利用但书条款的方法。联邦政府会采取什么措施?

Changxi:

我认为正如我们谈论到的第一个问题所提到的,使用不退让法实际上限制了民众享有的宪法权利。而在加拿大, 自由和民主两个词汇并不是空谈,用前总理哈珀在2015年的败选演讲的话来说,加拿大拥有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民主体制。但不退让法的使用让如同你我的普通人可以随时失去例如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以及接受公平的审判,不被非法拘禁等等我们习以为常的权利。而目前,仅仅是来解决劳工问题,福特政府就开始使用这样极端的办法,这样的情况不得不令人担忧。

在加拿大的历史上,责任政府的概念始于19世纪30年代,这也是加拿大民主的基石。这意味着政府需要对民众负责,也需要透明公开的审阅曾经做过的行为。例如目前正在进行针对紧急状态法的复议会议,例如我们都听说过的关于原住民寄宿学校历史悲剧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虽然特鲁多总理与联邦司法部长已经表态要寻求限制省级议会使用不退让条款的办法,但我个人对解决问题的前景很悲观。不退让法案是宪法当中的漏洞,而在不修改宪法的前提下,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式十分有限。其实这与目前发生在魁北克的民选代表拒绝向英王宣誓的问题一样:这些保留在1982年宪法版本当中的条款,如今成为了具有争议的事件。

  1. 此番博弈除了对工会,对普通民众和社会将有何长远影响呢?

Changxi:

对于这个问题,最大的挑战实际上就是我们刚刚谈论到的,政府对民众宪法权利的侵害。放眼世界看来,这种来自于公权力的对原有民主体制的侵害和公民自由的侵害正在变得越来越常见,以及越来越频繁。在美国的中期选举当中,依然有候选人声称2020年的美国大选存在舞弊。在巴西,落选的极右翼总统不承认败选。当我们来看加拿大国内的情况,不难发现针对不退让法案的使用越来越频繁。这样的状态不得不令人很担忧。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