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专访|联邦自由党和NDP达成“信任与供应协议”将对加拿大政坛产生怎样影响

加拿大都市网

总理杜鲁多周二宣布与新民主党达成“信任与供应协议”,意味着作为反对党的新民主党将会支持执政自由党直至2025年总统大选。为何杜鲁多自己说这是一个“不容易的决定”?这样的政治合作对加拿大政坛将产生如何影响?都市脉搏邀请到前联邦自由党党团幕僚昌西做客节目,为我们做深度解析!

 
1. 自从自由党在2019年首次沦为少数派以来,新民主党经常成为政府的主要盟友,投票支持他们的倡议,但这种支持从未正式确定。为何这个时候选择联手NDP?
 

Chauncey:如果我们回顾自2021年大选以来的公开报道,我们会发现,在大选刚刚结束的时候,关于自由党与新民主党可能达成联盟的消息,就已经出现在媒体报道当中。与其说是在这个时候选择联手,不如说是双方自2021年10月以来近半年的协商在这个时候达成了关键的共识。

在例如托儿、环境、税收、以及医疗系统改革这些问题上,自由党与NDP的立场在近两次大选当中与其他政党相比高度类似。这也是两党能够构成联盟的基础。如果我们将两党在核心问题的立场相对较,不难发现两党并没有本质上的分歧。相比较于自由党,新民主党期望推行更加平等的政策,例如我们现在看到的全民牙医保险,以及自由党也曾经承诺的全民处方药保险。

由于两党在议会中的席位总数过半,如果这一承诺能够持续实施,这就意味着原本的自由党少数政府能够一直执政到2025年,也就是宪法规定的最晚大选日之前。也意味着第44届国会可以还有三年半的任期,可以推行这些进步性的法案。相反,在加拿大历史当中,少数政府的存活时间仅仅是1年7个月。而最近的上一届政府,存活时间也仅仅是1年10个月。三年半的时间是少数政府独立生存时间的将近两倍。对于自由党来说,这一联盟给予自己一个安全且时间更长的发展空间,对于新民主党来说,这意味着他们“进入了决策圈”。

  1. 为何杜鲁多自己说这是一个“不容易的决定”?

Chauncey:对于特鲁多来说,眼下的联盟并不是他原本构想的最佳状况,但是在现状下又能够接受。

当我们将时间推回2021年,特鲁多决定解散国会,提前大选时,当时的目标显然是获得多数国会席位,从而独立执政四年。不过特鲁多和他的核心决策层低估了民众对疫情间大选的反感,以及自己的支持率。因此,最终的结果也和2019年大选差距不大。对于特鲁多来说,他依旧会带领一个随时需要两个反对党中至少一派支持才能继续执政的局面。

而这种情形,极有可能将自由党逼入更加不理想的状况:例如向魁北克发出更大数目的无条件医疗财政拨款(以迎合Bloc),或者是加入支出巨大的社会保障政策(以迎合NDP)。与其在每一次投票中都需要度过惊险时刻,并且面临表现狼狈的风险,眼下和NDP结盟的选择可以让自由党有更加长期的规划。这对于特鲁多来说是有利的。

当然,这种结盟并非没有自身的弱点,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这一联盟的忠诚度,以及结盟后民众对其的反应和变化。在议会中自由党最大的对手保守党将会在9月份选出党领,而选出党领后,保守党将会寻找机会,以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开始下一次选举。眼下的结盟能够最大程度上规避这些不确定性和风险,但这也意味着,执政的自由党将要实施原本并没有准备开启的政策项目。

 

  1.  自由党和新民主党达成的协议与保守党党魁伯根建议的加拿大现在有一个由正式联盟管理的多数政府之间有何差异?

Chauncey:和联合执政不同,在目前的两党联盟协议下,NDP成员并不会进入政府内阁,只是承诺在信任投票等等关键议题上会支持执政的自由党。

在我看来,伯根的说法,以及其他正在参与保守党党领竞选的候选人的说法有一个共通点:他们发现了这一政治策略将会挤压保守党在议会当中的作用,以及在2025年,保守党的大选前景。

在保守党当中,更加保守的伯根、Poilievre等人直接攻击自由党新民主党的联盟是“社会主义”、“极端”等等。但本质上,目前的两党联盟将迫使保守党陷入更加尴尬的位置:在剩余的任期当中,他们与BQ的反对的作用将会变小,而对于未来的大选来说,他们将会面对多个例如大麻合法化此类的在政治上不可逆的政策。这意味着他们的竞选纲领可能会陷入定位不清的场面:如果过于保守,将会失去中间派选民;如果过于贴近自由党的立场,将会遭到本党基本盘的反对。

这种情形和魁人政团未来的处境差不多:魁人政团以在联邦层面为魁北克争取权益为首要意义。但是眼下,自身的存在定位也陷入了尴尬境地,自由党不再需要他们的支持通过法案,赢得信任投票。当然,魁人政团的处境优于保守党。在医疗、环境等等问题上BQ与联盟并没有显著冲突。而且在联盟协议的最后一条,还保障了魁北克在国会当中的席位数量。在魁北克,BQ与自由党在多个选区是零和博弈。任何联盟做得不好的,都会转化为选民对BQ的支持。

 

  1. 此举将对加拿大政坛产生如何影响?

Chauncey:有三个议题值得关注:特鲁多/自由党如何定义自己在后疫情时代的表现,保守党的未来方向,和新民主党的“自我救赎”

从2015年以来,特鲁多的任期可谓分为三个阶段:头四年的多数政府,新冠疫情,以及后疫情时代。在第一阶段,特鲁多完成了多数选举承诺,但同样有例如选举制度改革等等问题的失误。疫情时代,特鲁多政府帮助民众的政策帮助了大部分民众,但同时这些政策也留下了诸多我们已经肉眼可见的问题,例如通胀,例如高昂的房价。眼下的联盟将会确定特鲁多的后疫情表现,从目前的方向来看,特鲁多依旧期望推动更多可以载入史册的政策。对于其个人来说,这是个人履历的一部分,对于执政的自由党来说同样。

保守党是过去7年以来政坛当中的“背景帝”:他们错过了两次击败特鲁多的机会。虽然每一次失败后,保守党内都会进行“总结”,但与我看来,如果保守党并不能发现自身与除去基本盘以外的选民脱节的问题,他们将无法在未来获得更大的盘面。

他们可以选择向伯根, Poilievre一样继续煽动自己的基本盘,但这种做法不会让保守党走到更远的地方。虽然奥图被保守党逼迫下野,但是他在被弹劾前对保守党未来的判断却很正确:如果这个党不能够与时俱进,在未来等待他们的依旧是失败。

对于NDP来说,我们还要借用奥图曾经对他们的评价,奥图说NDP是一个左翼抗议性政党,意为他们永远不会获得执政的机会,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迎合那些不喜欢自由党的进步性选民。但是现在,NDP通过这一协议成为了决策层的一员。本质上,这是这个左翼政党对自己定位的一次尝试,可以算是一种自我救赎。自2011年以来,他们的席位在每一次大选后都在减少,这种联盟,在政治策略上是一次对本党未来的豪赌。这个联盟会不会为NDP带来更好的选举结果?我们2025年来看一看。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