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全民牙医保险等福利政策,会给财政带来巨大压力么?碳税的利与弊及对民生的长期影响?

加拿大都市网

少数自由党政府上周获新民主党的支持,以换取对医药保健和牙科保健改革的承诺后,政府的支出计划即将出台。目前加拿大财政部长克里斯蒂亚·弗里兰还没有给出提交新财政预算的日期,但估计应在4月底之前。都市脉搏今天继续请来前联邦自由党幕僚昌西做客节目,此前的节目我们有聊过两党合作对加拿大政坛的影响, 今天我们来聚焦一下财政和税收。

采访嘉宾:
 
Chauncey Jung
前联邦自由党党团幕僚
 
  1. 自由党和NDP的两党合作,推出全民牙医保险等福利政策,会给财政带来巨大压力么?他们将会如何应对?

Chauncey:如同各位听众朋友一样,我也一样期待在2022年,联邦政府推出的预算案会是什么样子。在此前CBC的报道当中,提到了预算的重点将会从援助疫情转移到其他政府的施政重点上:例如医疗,托儿服务,气候变化。除此之外,在俄乌战争的背景下,加拿大将会如何调整自身的国防预算,也是一个十分值得关注的重点。

我们回顾此前自由党与新民主党的协议,除去对医疗系统的改革,我们也看到了两党认同的,针对在疫情期间利润达到新高的金融行业进行的税收改革。这些政策将会如何影响政府财政的收支,我们可以一同等待预算案带给我们具体的实施细节和数字账目。两党的协议为我们指明了未来施政的方向,而如何做到这些,将会是预算带给我们的答案。

2.特鲁多联邦政府上周三(3月23日)宣布发放发碳税补贴支票是表示。但是对于碳税这个议题,一直都有争议。您如何看碳税的利与弊,以及其给民生带来的影响

Chauncey:在谈论环境税务问题前,我们应该明确这一项联邦立法的背景,以及为什么“碳税”这个说法并不准确。

在加拿大政府的网站上,民众俗称的“碳税”实际的名字叫做 Carbon pollution pricing systems,也就是碳污染计价系统,这也就是自由党政府常提到的,对putting a price on pollution 让污染行为付出代价的来源。“碳税”(carbon tax)这一词汇经常出现在例如《多伦多太阳报》、《国家邮报》等立场偏保守的媒体当中。在我看来,这一词汇及其衍生翻译并没有完整地转达这一政策的本质意义。在政治沟通层面上,税务一词具有负面隐喻:民众不喜欢更多的税务,不论他们的政治倾向如何,这也就是为什么保守党、人民党等等右翼政党会将碳污染计价系统称之为碳税,而自由党、新民主党、绿党则不使用这样的说法。

在2018年,加拿大国会通过了Greenhouse Gas Pollution Pricing Act (GGPPA),也就是温室气体污染价格法案。到2019年,加拿大每一个省份与地区都有了相应的税收系统。而在这其中,就出现了联邦与各省政府之间的政治纠葛:事实上,在立法征收污染代价的省份,民众就不再需要支付任何联邦环境税务。但在没有此类立法的省份,联邦政府将会征收环境价格。我们都知道,安省省长福特,以及其他来自草原省份的保守党省长,都强烈反对环境污染立法。福特要求加油站贴上环境污染费用带来的油价上涨贴纸,就是其中的最好案例。

我们回到针对温室气体的污染价格的问题上,联邦政府目前采取的策略,是在2022年每吨温室气体征收50元的基础上,每年递增15元,直到2030年,达到170元每吨。而这并不是加拿大联邦政府做到的唯一的针对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在2030年,加拿大将会停止允许新燃油类汽车的销售,联邦政府也有给予新能源汽车,尤其是纯电力汽车的补贴。联邦政府还会逐渐将公共财政撤出石油行业。

  1. 联邦政府认为80%家庭获得的补贴比支出还要多。结果立即遭到国会预算官的驳斥,称这只有低收入家庭,中产家庭都是亏钱,碳税未来对于中产是个重大负担。对此您怎么看?

Chauncey:在3月24日,国会预算官办公室发布了这一名为:关于联邦“一个健康的环境,与一个健康的经济”碳计价分布分析 A DISTRIBUTIONAL ANALYSIS OF FEDERAL CARBON PRICING UNDER A HEALTHY ENVIRONMENT AND A HEALTHY ECONOMY 的报告。您所提到的这些话语,的确出自这份长达29页的报告。

不过,我们需要明确的是,报告采取的数据,是以2030年,每吨温室气体征收170元的假设前提下进行的计算。在这份报告里,也认定了在仅计算财政数字的状况下,超过80%的加拿大家庭将会获利。

至于,“家庭损失上千元”的说法,并不是今天发生的问题,而是在其他因素不变的状况下,到2030年才会发生的问题。此外,引用预算报告的原话,这是在考虑到财政与经济影响下,对家庭收益的估算。

那么我们再去详细查看这种经济影响的具体情况:在提到经济状况的时候,报告将经济印象定义为由于税收所带来的无谓损失(deadweight losses)(注释10,位于报告的第27页),这个词汇学习经济学的朋友们应该都清楚。而在报告的第7页,报道指出此次分析并没有尝试计算气候变化所带来的经济与环境成本。

但是,忽略了气候变化带来的经济与环境成本,而仅仅将污染计价系统视为一种无意义的税务,这个假设的前提已经是偏颇的。关注新闻的读者们都看到了在BC的山火热浪、与洪水,在去年,南安大略因为北部的山林火灾引发了雾霾天气。这些都是这份报告当中直接忽略掉的内容。我们同样回到经济学十分基本的理论,污染显然是石油经济活动中对外界带来的负面外部性。而解决这项负面外部性最好的办法,恰恰是对针对污染进行计价。

  1. 对于自由党的环境政策如何看待?

Chauncey: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理解为什么自由党政府需要出台碳污染计价系统。为了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我们需要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而在指定制定环境政策时,我们需要考虑到环境政策背后的经济账。

在2021年环境变化大会(COP26)后,加拿大做出了到2050年净排放为零的承诺。显然,达成这一承诺的过程并不会一帆风顺。在政治上会有例如我们看到的,对现行政策的偏颇理解,来自例如保守党等右翼政党的反对,以及石油行业团体的阻碍。而在现实生活层面,对于个体消费者的我们来说,将我们现在拥有的燃油汽车转化成为电池动力车将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是在环境问题上,我们一定面临这样的抉择:我们今天的选择,将会对我们的下一代,以及再下一代,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