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四月 26, 201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微信公众号

安省低收入人群不用愁了 政府决定发钱给你

安省省长韦恩4月24日宣布: 在安省生活的低收入人群不用发愁了 政府决定发钱给你 单身人士每年能领$17,000    这项被称为超级福利的“基本收入”(basic income)去年在安省曾被多次提起,今天终于有了新进展。目前这项福利只在Hamilton-Brantford地区、林赛(Lindsay)和雷湾(Thunder Bay)这三个地区试验,若进展顺利,将会推广到安省更多的地区。    这4000个人可以先领 每人1年$17000,可以拿3年 据悉,在“基本收入”试验计划中,省府将给生活在低收入状况下的单身人士每年发放高达$17,000的补助,而低收入的家庭夫妻两人一共可以领到高达$24000的补助。 这个为期三年的计划将在Hamilton-Brantford和雷湾(Thunder Bay)各选出1,000人,林赛(Lindsay)将选出2,000人。Hamilton-Brantford和雷湾的参与者将在今年夏天就收到省府寄出的钱,林赛的参与者则在今年秋天开始收到政府发的钱。有资格领钱的人士包括: 1)目前正在拿社会福利的人士(those on social assistance) 2)单身人士其年收入税后不足$17,000 3)夫妇两人其年收入税后不足$24,000。    韦恩同时也表示,这项补助并不是为了鼓励低收入人群坐等躺着拿钱,而是鼓励他们继续工作。而政府的补助将会帮助他们减缓低收入带来的压力。 以税后年薪1万元人士为例,他拿到的资助会减去他原本收入的一半,换句话说,他会拿到1.7万减去5000元后的1.2万元。再加上他原本的1万元年收入,他每年将有2.2万元收入。如果参与者为残障人士,则每年再加最多$6,000。 给4000人每月发钱 政府一年需支出5000万 钱从哪来?    所谓“基本收入”说白了就是直接发钱,旨在消除贫穷,听起来非常诱人。但政府哪来钱养这么多人呢?光是4000个人,一年都需要5000万加币才够。如果扩张到整个安省,一年少说要花490亿,多说要花1770亿... 除了减少安省工作计划(Ontario Works)和安省残疾协助项目(Ontario Disability Support Program)的福利之外,恐怕只有加税才能填补这一巨大的财政漏洞。    但许多学者表示,这样的支出是非常划算的。曼省的经济学家Evelyn Forget对这上述试验项目的成效做过专门研究。她给安省决策者的建议是,“基本收入”项目不禁有助于减少贫困,而且还减少了家暴、减少了工作场所受伤个案,减少了到医院看医生的病人,同时提高了民众教育水平。 卡尔加里大学和多伦多大学两位公共卫生学教授Lynn McIntyre 和 Valerie Tarasuk通过他们在饥饿和贫困领域二十多年的研究,证实了Evelyn Forget的上述结论。    McIntyre教授的研究显示,加拿大实施“保证收入补贴”GIS(Guaranteed Income Supplement),即为老年人提供老人保障金以外的额外补助之后,求助于食物银行的老人大大的减少。 据加拿大食物银行(Food Banks Canada)提供的资料,加拿大每月约有850,00人求助于食物银行,其中老者只占5%左右。    Tarasuk教授则认为,安省不仅有条件,而且有必要为工作年龄的成人提供“基本收入”。她引用ICES(Institute for Clinical and...

“我妈妈死在浴室了,你能照顾我俩吗?” 5岁小男孩就这样救了妈妈

遇到突发情况该怎么办?恐怕成年人都未必能做到镇静自如,但最近一位五岁的小英雄就展现了镇定的一面,将妈妈从危险边缘拉了回来!    4月的一个晚上,5岁的萨尔瓦多正在睡觉,突然听到一声巨响,他顺着声音跑去浴室,发现正在洗澡的妈妈摔倒在地,一动不动地躺在浴缸里,血从她头上的伤口不断往外流。 看到这个景象,Salvatore就以为妈妈死了。不过坚强的小男子汉没有惊慌大叫,而是决定出去求救。 小萨尔有一个刚满两个月的妹妹。他知道,妹妹一个人在家不安全。于是他跑去找了个毯子,把妹妹抱了起来,一路抱到客厅。    这时,Salvatore就遇到了第一个难题:自己身高太矮够不到门。于是机智的他从厨房拖了把酒吧凳,爬上去开了门! 然后他抱着妹妹,从车库门出去,一路跑到邻居家门口,敲开了邻居的房门他们的邻居杰西卡·彭奥尔(Jessica Penoyer)说,当时小萨尔怀里抱着妹妹,对自己说,“我妈妈洗澡的时候死了,你能照顾我俩吗?”    最开始杰西卡还有些搞不清状况,还以为小萨尔正在告诉她,他的狗死了。后来萨尔又重复了一遍,杰西卡才意识到,萨尔怀里抱着的,是他两个月大的小妹妹,他们的妈妈在浴室里出了事故。 于是杰西卡急忙帮孩子们挂了911求救,去他们家查看情况,发现孩子的母亲无意识地倒在浴缸里,水龙头还在不停流水。 幸运的是,孩子的妈妈凯特琳(Kaitlyn Cicalese)只是癫痫发作失去意识,并没有死。救护车赶来后将她送到了医院。 萨尔的家人说,他们以前没有和他们的儿子进行过任何谈话,教他应该怎么做,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决定。这样非凡的勇气不仅让他的家人惊讶,更让当地消防局感到敬佩,他们授予了小萨尔荣誉消防员的称号。    这件原本是个悲剧的意外 因为小男孩的沉着冷静 最终喜剧收场 真的是可喜可贺 也提醒了所有爸妈: 尽量提前教导孩子遇到问题怎么办? 毕竟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没人能预知的到

今年是你最后一次在High Park看樱花了!得走这条赏花路线才不遗憾!

去High Park看樱花 已经成为多伦多人春天的固定行程 但是今年 也许是你最后一次 在High Park看到樱花绽放了 专家表示,因为大部分的樱花树平均年龄都是25-40年,而High Park的85%的樱花树都已经60岁。其中一部分老树已经变得粗糙,据High Park Nature Centre(公园管理处)负责人Diana Teal称说,今年这些樱花树还能继续开花已经是个奇迹。    但是基本上今年开完花,这些老树都要步入死亡,人们可能今年真的看到的是最后一场樱花绽放。据了解,这些樱花树是日本政府在1959年赠予的礼物,上次种植新树是在2006年,当时种了14棵树。    (图片来源:Iggy Joey的instagram) 但现在多伦多还没有计划自己种植,依然选择希望收到樱花树做礼物。Diana Teal代表公园方面,表示非常担心,希望多伦多政府能尽快制定实施重新种植樱花树的计划。 最后一次的樱花绽放 一定得好好欣赏 High Park最佳赏花路线 High Park最好的赏樱路线有两条,第一条是围绕Hillside Gardens的赏花道路,全程步行约30至45分钟,其中有些路段地势陡峭,但是那里集中了公园最多的樱花,值得一游。    而且你还可以同时欣赏Grenadier湖与Hillside Gardens的景色,等到4月底,还可能遇见迁徙归来的巴尔地摩金莺。你需从Bloor St.夹High Park Ave.入口进入,沿单向车道行驶,在Grenadier饭店停车场可以免费停车。 第二条线路则是在公园东南部游乐场(Adventure Playground),全程步行约20分钟。    这里的樱花数量虽然不如上述路线,但是游人可顺道游玩游乐场、海柏动物园(High Park Zoo)及Lower Duck湖,比较适合带孩子的游人。需从High Park Blvd.夹Parkside Dr.入口进入,在动物园以东就有免费停车场。    公园方面表示,如果天气不突变的话,4月24日-25日High...

美联航CEO刚下台,美航又出事了!强抢婴儿车,撞伤母亲,约架乘客…

美联航(United Airlines)将69岁亚裔男子打得满脸是血强行拖下飞机后,美联航的CEO也为他的渎职付出了代价:他与美联航重订雇佣合约,明年将不再担任公司股东大会主席,“董事局就未来主席人选自行作出决定”。 但是这事的风波还没平息..... American Airlines (美国航空AA)就又出了一件粗暴驱赶一名女子和她的两个婴儿下机的事.... 这事是这样的:当地时间4月21日(周五)下午,从旧金山飞往德州达拉斯-沃思堡国际机场的美航AA591航班上,一位带着一对双胞胎宝宝的妈妈,推着婴儿车登上了飞机,在机舱上寻找位置,放置折叠的婴儿手推车。 空姐同意让她先看看还有没有空的行李舱可以放,但如果没有多余空间的话就必须去托运。 正当这位妈妈在找空行李架时,一个男乘务员走过来要把婴儿车拿走,妈妈解释说可以先找空位,不肯放开婴儿车,两人发生争执。 最后,男乘务员强硬地从这位妈妈手里抢走了婴儿车,强拉过程中还撞上了这位女士的头部,甚至差点伤到了小婴儿。这位妈妈受到惊吓,在客舱里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还边喊着把她的婴儿车还回来。 这时,机上一位男乘客看不下去了,站出来为这位母亲打抱不平。双方争执不休,冲突进一步升级。 男乘客:“如果你刚才那样对我,信不信我把你揍到地上!” 男乘务员:“你少管闲事!” 男乘客逼近...... 男乘务员:“你试试看!你打我啊!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男乘客说:“我不管发生什么,我只知道你差点伤了那个婴儿!” 这一段冲突被同机乘客Surain Adyanthaya录了下来,并发在了Facebook上,引发极大关注, 美国主流媒体也迅速跟踪报道了这件事。   美国航空公司发言人事后表示,事件起因是那名女乘客与机组人员就是否能够把婴儿车带入机舱发生争执,公司对事件及受影响的乘客致歉,又称对公司职员处理事件的手法感到失望,已停职那名制服人员。 美国航空公司发表声明说: 我们已经看过这个视频并且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视频中的行为,并不代表我们的价值观,以及我们对待乘客的方式。 我们对给这位乘客及其家人造成的伤害,以及对其他乘客造成的影响表示深表抱歉。 我们一定确保满足这位乘客和她家人的全部要求。在她选择乘坐另外一架航班之后,我们把她的经济舱座位升到头等舱。我们乘务员的行为完全没有反映出对客户关怀要有的耐心和同情心。我们对此非常失望,涉事空乘也已被停职调查。

多伦多掀起卖房风潮?房主们纷纷卖房套现!

多伦多房市火爆,一说到房子大家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买买买。但最近多伦多房市的风向标,似乎开始转向了卖卖卖。 据多伦多地产新闻报道,从上市的房屋数量上看,与去年同期相比,在2017年头两个半月,freehold house(独立屋,半独立屋和镇屋)上市量都还比较平缓,但是从3月第3个星期开始新挂牌上市量突然比去年增加了56%,3月第4个星期增加了45%,4月第1个星期更是猛增了62%,由2016年的2371间上升到 3845间。 多伦多房主开始套现 据The Canadian Press报道,多伦多居民Sarah Blakely与丈夫7年前,在多伦多一个地段不太理想的地方,咬牙买了栋30万元一层半的独立屋,当时她还觉得花了太多钱感到有些担心。 但就在前不久,他们发现自己的房子已经成了香饽饽,位于最热门区域之一,那些想要买独立屋的家庭愿意出三倍的价钱来买。于是他们卖掉了自己装修过的三卧室住宅,卖价超过100万。    Sarah Blakely觉得在房价高时将房屋兑现是个好主意,现在他们在房价低的渥太华买了面积是原来两倍大的房屋,而且不用贷款。 他们的房产经纪Josie Stern也表示,挑选现在这个时间点卖掉房子很正确,因为市场看起来在冷却。这家人现在再卖,就不见得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格了。 Stern说,“我们发现,很多人在搬离这个城市。” 她估计,她今年卖出的35户住宅中,三分之一不是换成公寓,就是搬到房价更可负担的城市。    多伦多地产最新数据也显示,希望落袋为安的卖家开始出手,多伦多低层住宅新挂牌上市量大涨62%。 其中约克区的房屋新挂牌上市量数目更是惊人,比2016年同期上升了75%。与低层住宅新挂牌上市量截然相反的是多伦多公寓市场。今年头两个半月,新挂牌上市量下降了21% ,3月第3周开始增加了11%,第4周增加了17%,而4月第一个星期则下降了1%。 买房 Vs 卖房 安省政府目前正研究压抑房地产市场过热情况,财政厅厅长苏善民(Charles Sousa)表示他将会与联邦财长莫奈和市长庄德利举行三方会谈讨论楼市现况,外界预期本月底的安省预算案或会公布相关措施。 地产经纪Josie Stern称,目前一些买家正推迟买房,等待新政策的推出。而那些买了房的人则急于将旧房出手,许多人现在接到的出价已经不像一个月前那么高。    不过虽然有不确定性,现在的房市还是卖方市场。她今年二月卖的最贵的一栋住宅开价200万,卖价还要高出575,000元。温哥华房产经纪Melissa Wu也看到同样的现象。 温哥华房价年年创纪录,现在很多温哥华买家开始套现,搬到周边有更大空间的小城市里去住。她最近替一对退休夫妇卖掉了一栋200万的百年老屋。他们计划搬到价格低于50万的公寓去居住。卖房多出来的收益就留给孩子们和用作退休基金。这户住宅售价在社区创下记录,但是却花了三周才卖掉,比去年长得多了。    Melissa Wu建议,多伦多的卖家应该在还容易卖房的时候开始考虑,不要失去机会。她说,“总有一天会变的,在回落之前卖吧”。不过她同时也警告说,试图套现的人也是有风险的,市场可能不合作。卖掉了房子套现,可能就买不回原来的房子了。 在楼市火爆但又充满变数的时候 买房还是卖房真的是一个很难抉择的判断 你怎么看?

多伦多正式开征海外买家税!究竟哪些人要交?

今天一大早省长韦恩联同安省财政厅厅长苏善民(Charles Sousa)及安省房屋事务厅长巴拉德(Chris Ballard)一起公布了多项控制大多区房价的措施,明天就生效! 1.征收15%的“非居民投机税” 韦恩表示,这个新税称为“非居民投机税”NRST(Non-Resident Speculation Tax)。如果房屋买家不是加拿大公民,也非永久居民,没有住在安省,也非加拿大公司,购房之后必须交15%的税,这项新政策将立即开始实施。 这意味着,从2017年4月21日起,中国买家想要在加拿大买房的话,100万加币的房子,要多付15万给政府...200万的房子,多付30万....300万的房子,多付45万.... 不过,韦恩也表示如果上述买家在买房之后一定时间内身份有变化 (比如在安省的留学生或者持毕业工签工作的人,申请到了枫叶卡),那么所交的税可以返还。 征税对象不包括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但包括外国公司或外国实体(foreign entity)以及应纳税受托人(taxable trustees)。 以下几种情况可以豁免NRST: 1)已经被安省省提名项目OINP(Ontario Immigrant Nominee Program)正式接受的申请人士; 2)已经取得难民身份的人士; 3)本人为外国人,但是是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的配偶,或是上述1)或2)的配偶。 不过,以上四类人的外国人配偶如果与另外一名外国人一起买房,则不能豁免NRST。还有,如果涉及到的第三方为外国人,也不能豁免NRST。 (大金马蹄地区:用黑线圈起来的区域) Toronto Star表示,有消息来源声称“非居民投机税”的实施范围为以GTA为核心的所谓大金马蹄地区(Greater Golden Horseshoe):西起滑铁卢(Waterloo),东至彼得堡(Peterborough),北起巴里(Barrie),南至尼亚加拉半岛(Niagara Peninsula)直到加美边境。 韦恩强调,现在正是参考温哥华向海外买家征税的时机:「与早年相比,多市目前的炒楼情况与温哥华较接近。假如我们聆听经济师的说法,聆听想置业的省民心声,实在很快会明白情况已经失控,而我们必须采取措施。」 2.扩大住宅租金管制范围  韦恩今天在宣佈对海外买家征收15%的非居民投机税的同时,宣布住宅租金管制措施(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的适用范围扩大到1991年之后落成的建筑物。省内各类出租物业的年涨幅不得超过2.5%。 省议会将修法,取消针对1991年之后所建房屋的豁免权,对所有出租屋“一视同仁”,即实施统一政策,以免房东乱涨租金。 根据1997年制定的 Residential Tenancies...

加拿大流了300年的大河一夜之间竟然消失了!4天之后彻底变成一滩沙土..

在加拿大的西北部,有一条叫做Slims River的河。虽然不出名但也默默的流淌了300多年....但是某一天周围的居民惊奇的发现:这条河居然在一夜之内消失了! 伊利诺伊大学的地质学家詹姆斯-贝斯(James Best)表示,3年前看见的Slims河还是水流湍急,而且水位很深。但现在“我们去了需要监测的Slims河流域,却发现河床基本上都已经干涸。此前的三角洲地区已经变成了一滩沙土。这翻天覆地的景观变化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曾经的Slims River) 消失的Slims河,数百年来都承接来自育空地区 Kaskawulsh冰川的河水。但贝斯的团队发现,去年的5月26日至29日,冰川流出的河水忽然转向Kaskawulsh河,使Slims河的水位由3公尺急降至仅及脚掌。 华盛顿大学塔科马校区的教授丹•舒加(Dan Shugar)表示,根据水位表数据,这种改变似乎是在2016年5月26日一天内完成的。而这个突如其来的转变,直接导致了Slims河在4天之内完全消失。    而在研究之后科学家们发现 这个看似是大自然奇观的一幕 绝大部分却是因人类而起... Slims河发源于加拿大最大的Kaskawulsh冰川,300多年来均以该冰川融水为水源并向北奔流,最后汇入白令海。但由于全球变暖日益严重,Kaskawulsh冰川开始大面积消融。    自1956-2007年间,Kaskawulsh冰川仅消退了600-700米,但在2016年冰川消退突然加速,在剧烈的融水脉冲下,形成了一条新的小支流。 这个小支流将融水引流到南部的阿尔塞克河(Alsek river),但因其陡峭的梯度导致融水无法流向北部。于是融水改道,全部流向南部的阿尔塞克河和Kaskawulsh河。    据悉,这种河水突然改道有一个专业的名词,叫做河流袭夺。这种现象极为罕见,几万年才会出现一次,而且从未在现代发生过。 舒加尔说:“我们只在几千年前的地质记录中看到过如此惊人的河流袭夺事件,这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    (图为Kaskawulsh冰川融水流向。浅橙色:2016年以前;深橙色:2016年以后) 经计算后“河川袭夺”因自然变数而出现的机率只有0.5%,换句话说这次河流突然消失事件99.5%因为人为气候变化而造成。 生态破坏骨牌效应 研究团队指,Slims河的断流将造成生态破坏骨牌效应。威斯康辛大学地质学家 Rachel Headley在论文中表示:“虽然育空地区人口稀少,但是河流袭夺在未来可能会对该区域城镇、村庄和生态系统造成灾难性的破坏。” 由于Slims河流干涸,克鲁瓦尼国家公园的羊群为吃草,只能冒险进入合法狩猎区,有被猎杀的危险。在河流干涸之后,当地陆地景观瞬间发生了改变,植物生长情况发生改变,动物也随之迁徙,走出了克卢恩国家公园进入非保护区,有被猎杀的危险。河床的沉积物被风扬起,造成空气雾霾,原本清新的空气中也弥漫着沙尘。此外湖泊的化学结构被破坏,鱼群也随之改变。    曾经这样山清水秀的美景,从此以后彻底的消失了,变成了荒漠般的模样。    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俄亥俄州立大学古生物气象学家朗尼·汤普森(Lonnie Thompson)预测随着全球性冰川后退将观察到更多的河流袭夺事件,这个本来万年都难得一见的事,未来可能会变得常见。 目前由于气候变化已经导致了很多生存地的缺失,世界最古老树种狐尾松频临灭绝,研究人员也发现他们研究的976个动植物物种有超过450个已经灭绝。    在保持了两千多年相对平稳的温度后,现在的地球正在因為温室气体而发「低烧」,特别是二十世纪后期,比过去四百年的任何一个时期都更热。科学家研究报告表明,人类应為近年来全球气候变暖负责。 对于我们来说,以下10件事情可能只是举手之劳 10.买可循环再利用的东西 9.少用或不用加热器和空调 8.换用节能灯(CFL)灯泡 7.开始骑自行车 6.利用最新技术优势来减少全球变暖 5.控制热水的使用 4.节约用电用水 3.植树 2.从公用事业公司寻求帮助 1.鼓动他人合作,共同减少全球变暖 但是却可以在无形中保护我们居住着热爱着的星球。

加拿大只有旅行家才知道的冷门目的地,小众但美成仙境!

眼看着春天来了 气温一天一天的升高了 想旅行的心也躁动起来了    作为2017年《孤独星球》和《国家地理》十大最佳旅行国家榜首的国家— 加拿大,风景真的不止你耳熟能详的那些。 在国家地理推出的“加拿大50个不得不去的地方”系列榜单中,还发掘了一些只有旅行行家才知道的目的地。虽然小众但是美得跟仙境一样,还不用和游客人挤人挤人。 大熊雨林 Great Bear Rainforest 有些地方,光听名字就觉得浪漫,加拿大的大熊雨林一定是其中之一。大熊雨林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温带雨林,主要分布于加拿大BC省西北部。南起发现群岛(Discovery Islands),北至BC省与美国阿拉斯加州(Alaska)的边界。    这里茂密的原始雨林、朦胧的晨雾、波澜壮阔的海岸线、幽深的山壁洞穴、神秘的原住民与图腾以及林间的动物精灵.....遗世而独立,让全球旅行者向往。    BBC的加拿大籍制片人Jeff Turner在纪录片里说道,「被誉为森林之灵的柯莫德熊看起来几乎会发光,它们拥有这样的气场,当你初次看到柯莫德熊时,那一刻简直是奇迹。你不太能够相信自己的眼睛。」    除了稀有的柯莫德熊之外,大熊雨林里还孕育了种类繁多的野生生物,从雀鸟到野狼随处可见。在大熊雨林周围的水域里,甚至栖息着数群虎鲸(杀手鲸),海岸边的入口和峡湾为数百头鲸类和其他海洋哺乳动物提供了庇护所。    为了不让这一片童话般的森林消失在人类的城市化进程中,加拿大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引入立法,将总面积640万公顷的大熊雨林中85%的地带保护起来,禁止砍伐,这片森林从此成为了加拿大送给全世界的礼物。    而在这样一个远离了城市喧嚣的胜地,每年也吸引了许多热爱大自然的旅行者前来探索。你可以从温哥华启程,从西北部的Horseshoe Bay搭乘渡轮至Nanaimo,然后驱车至哈迪港,车程约5个小时。 或者从温哥华搭乘太平洋海岸航空班机直飞哈迪港(Port Hardy),然后由哈迪港乘坐水上飞机抵达这片神秘的大熊雨林。    划着小船去看熊 从5月初到10月,曾被评为“世界顶级探险旅行社”的大熊生态之旅公司(Great Bear Nature Tours)提供了专业且丰富的棕熊观赏行程。在鲑鱼洄游的季节更是可以目睹棕熊在河中捕鱼的场景。    网址:http://www.greatbeartours.com/spring-bear-viewing 而7月中旬到10月下旬,大熊雨林里最佳的打发时间的方式便是乘坐直升机或者划着小船去钓鱼。清澈的山涧和安静的湖水里,将钓钩抛进隐蔽的岸边河水中,向难以应付的鲑鱼发起挑战。不管有没有收获,单是美景就会让你心满意足。    此外,搭乘Bluewater Adventures的游轮,穿过坎帕尼亚湾(Campania Sound)和鲸鱼海峡(Whale Channel),观赏迁徙归来的北海狮和座头鲸,也是一个颇有人气的行程。    住宿建议:大熊雨林的每个酒店都非常特别,许多都坐落在古老的鲑鱼河河口,旅店漂浮于湖面上。但由于接待能力有限,有些酒店只能住10个人,所以去之前一定要提前预定。    凯提科省立公园 Quetico Provincial Park 魁提科省立公园(Quetico Provincial Park)位于安大略省的西北部,这是一个典型的荒野公园,以其崎岖之美而出名。由于许多在安大略省住了一辈子的人,都不一定知道这个省立公园,所以这里绝对是一个远离喧嚣的度假胜地。    而且,魁提科省立公园可以算是加拿大独木舟的首都,拥有世界一级棒的划独木舟生态环境。白天你可以在这里划船、钓鱼。    晚上可以在这原始的营地露营,漫步于荒野小径,在岸边静静地坐着,体验宁静的治愈的大自然。    六月到八月是这里最温暖,最受欢迎的月份。不过你不用担心旺季人太多,因为这里会有游客数量限定。你依然可以有一个很棒的荒野体验。    此外,省立公园里还有一条知名的Dawson Trail,依山傍湖的徒步小路风景秀美,在森林里听着鸟叫散个步,感觉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    在多伦多经历一个漫长的冬天 就像在寒冷的监狱里服完有期徒刑 只盼着天快热起来 可以去大自然里撒野 2017年,选一个小众又美如画的地方过夏天吧

加国华人最爱的阿拉斯加帝王蟹,上桌前原来经历了这么惊心动魄的事!

在加拿大久居的人对阿拉斯加帝王蟹都不陌生。每逢过年过节红白喜事,加拿大华人的餐桌上总是少不了皇帝蟹的身影。而捕捞皇帝蟹这份工作,一年只需要做5天就能赚到10万美元!听起来像是一份好差事...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捕捞皇帝蟹被称为全世界最危险的工作....他们的工伤死亡率是普通工人的50倍。在捕蟹季节,白令海峡上平均每7天便会有1名捕蟹人丧生。 每年10月份至11月份,都会有260多艘渔船聚集在阿拉斯加的荷兰港,准备去追逐海洋赠予人类的重大奖赏―――帝王蟹。 为了保护有限的海洋资源,阿拉斯加州政府规定了捕蟹期,生物学家也根据帝王蟹的生长情况设定了捕捞限额。虽说政府给出的捕蟹期有两个月的时间,但实际的捕蟹期却很短,因为每条渔船都是加班加点地工作,往往只要5天时间,就能完成捕捞限额。 在出海捕蟹的前一天晚上,渔民们会不约而同地聚集在当地的酒吧里,举行传统的送别会。人们开怀畅饮,狂歌热舞,即使烂醉如泥,也没有人去干涉,因为大家的心里都清楚,今晚也许是这些男人最后一次把酒言欢了。 一场与大海之间的搏斗 白令海捕蟹季节在每年的冬天,这个季节气候十分寒冷,并且经常会出现北极圈风暴,海浪十分汹涌。在捕蟹季节,海面上的温度会降到-5℃至-10℃。由于长时间在寒风中辛苦劳作,渔民们很容易患上手部痉挛症。 严寒气候所带来的另一个危险是,冰冷的海水加上极低的气温,很快便会给捕蟹船挂上厚厚的冰层,大大加重船的负载,极易导致捕蟹船倾覆。一旦船体挂上了厚厚的冰层,负责海上救护工作的海岸警卫队就成了渔民们唯一的希望。 为了赶在捕蟹季节结束之前再次出海,渔民们必须尽快将船装满。因此,在捕蟹季节,捕蟹人往往一天要工作21个小时,有时甚至是连轴转。 极度的疲劳加上寒冷的气候,使渔民们的反应逐渐变得迟钝,在颠簸打滑的甲板上开始站立不稳。船员因为大浪冲击在船上摔倒或撞到物品受伤就是家常便饭,在最糟糕的意外事故中,有80%以上丧生的人是被异常凶猛的海水卷落下船,溺水而死。 从走上捕蟹船的那一刻开始,渔民们便时刻都处于危险当中。捕捞开始后,渔民们必须爬上高高叠放在甲板上的捕蟹笼,解开绳索,将它们放入大海中。 当装满螃蟹的捕蟹笼被提上船时,渔民们在满怀喜悦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危险。他们可能不仅要经受时速高达128公里的狂风以及12米高巨浪的吹打,而且还时刻处于被摇摆着的、重达318千克的钢制捕蟹笼猛击的危险之中。 几乎每一个阿拉斯加捕蟹人回到岸上时身上都带着伤:压伤的手和手指,以及折断的肋骨、胳膊和腿。 高风险的同时,当然也会有高回报:在捕蟹季节,平均每艘捕蟹船可以捕获大约20吨的螃蟹,在一艘满载而归的渔船上5天之内,每位渔民可以赚到高达10万美元。 尽管可能一年只需要出1到2次海就能赚到很多钱…但由于随时可能命悬一线,所以这笔钱并不是很多人愿意拿命去换。 在我们继续当着没心没肺的吃货,在餐桌上吃着帝王蟹四吃套餐的时候。能知道这只螃蟹,是经历了怎样惊心动魄的过程,才来到餐桌上,也是件挺好的事情。 (图片来源:渔膳房) 以后再吃帝王蟹的时候,一定会心怀敬畏。也希望那些在海上与大自然搏斗的勇敢的渔民,每次,都能够平安返航! 图片信息来源:CSM Photos' Blog A PHOTOGRAPHIC JOURNAL OF MY EXPERIENCES AS A FREELANCE PHOTOGRAPHER…( 原创稿件,谢绝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世界上最老的老人走了!没有任何病痛活到了117岁,长寿秘诀竟然是…

全球年纪最长的意大利女人瑞莫拉诺(Emma Morano)4月15日去世,享年117岁。她生于1899年11月29日,曾是1900年以前出生的唯一在世人瑞。长寿秘诀是每天吃三个鸡蛋,早晨两个生鸡蛋、中午一个摊鸡蛋,100年来千篇一律,雷打不动。    意大利北部城市韦尔巴尔(verbania)市长15日表示,她有着不平凡的一生, 我们将永远怀念她勇往直前的力量。美国洛杉磯的老人医学研究组织专门研究莫拉诺的长寿秘诀。 到115岁时她一直生活自理。随后,她在家接受了一名哥伦比亚裔的护士的护理。据说她20岁时,查出患有贫血症。从此以后她就遵循医生的嘱託,每天早晨吃2个生鸡蛋,中午吃一个摊鸡蛋。据不完全统计,她一生共消费了10万个鸡蛋。    她的医生说,莫拉诺吃很少的蔬菜和水果。这种饮食习惯本会伤了她的肝脏,但她却没有任何病痛的活到了117岁。 她的一生经历了11个梵蒂冈教宗、三代意大利皇帝和12届意大利总统。她的护士说,其实她还有一个长寿秘诀就是开朗。风趣的莫拉诺经常逗得护士开怀大笑。最后这名世界最年长的老人在自己的椅子上,失去呼吸。去世时没有痛苦,仿佛慢慢的消失。

安省退休男子房市淘到宝:花15万买下15间房!面积1,200平方米,还有大后院!

多伦多房价今年持续上涨,2月份各类房屋的均价达到创历史的$875,983,独立屋则超过了$150万大关;GTA其它地区独立屋均价也超过百万,从1月份的$999,102升至$$111万,一年涨幅更达35.4%。 而安省一名50岁的铁路退休职工斯蒂尔(Bill Steele)却在如此高的房价中淘到了宝,只用15万就买到了一栋有两层楼高和大后院的“豪宅”。 这个物业并不在GTA,也不在安省,而是在新省(New Brunswick)的Dorchester。这幢“豪宅”是一栋两层楼的旧监狱,面积约1,200平方米,其中有15个曾经作为囚室的单间,1个健身房,还有1个主人住的单元。 斯蒂尔说他对这幢楼“一见钟情”,一眼就看中了它,立即拍板买下,交接日是今年6月1日,价格$159,900。    斯蒂尔自言喜欢收集古董和古灵精怪的东西,因此想打破传统,而且在接近他父亲成长的地方终老:“大家都选择住在一间小屋,我却厌倦了这种玩法。” 斯蒂尔买的这座监狱历史悠久,1936年曾经以绞刑处决一对恶名昭彰的杀人兄弟,分别为时年20岁青年班尼斯特(Daniel Bannister)和他19岁弟弟阿瑟(Arthur Bannister),两人被指掳走一名女婴,并且杀死女婴30岁的父亲。根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形容,两兄弟当年行刑时背靠背,狱卒将他们绞死后放入一个灵柩,然后安葬在监狱的花园。    斯蒂尔计划买入这座前监狱后,将部分空间改建为博物馆,并且找回班尼斯特兄弟的安葬位置。

诚意值15万!14买家抢购独立屋,屋主却因为这封信买给了出价低的亚裔家庭..

这座房子原本以78.9万元放售,共接获14个offer,出价者包括年轻家庭和专业人士,以及Joo-Meng Soh和Rosanna Soh这家人。 在多伦多现在这个天天涨的房市中 卖房的人当然都希望能高价卖出去 很少有人在一大堆offer里会选出价低的那个 但就在上周四,就在多伦多西面以房价高企出名的奥克维尔(Oakville),一名业主面对14名抢offer的买家,竟舍弃出价最高的买家,毅然决然地把自家独立屋卖给了比最高价少了差不多$150,000的买家——一个六口之家的亚裔家庭。 这个亚裔家庭在给出offer的时候,还顺带附上了一封信。他们在给卖家的信中说道,去年他们一家到非洲乌干达六周的信仰之旅后,完全改变了生活态度,也决定改变生活方式,就是以大屋换小屋,生活得简单一点,多拿出金钱和时间来帮助有需要的人。    这个亚裔家庭并不缺钱,他们在买房之前住着3,600平方英尺的大宅,男主人Joo-Meng是医生,女主人 Rosanna Soh则是教育治疗师。 他们在信中说,他们的想法得到4名孩子百分之百地赞同及支持,有孩子甚至说,房子小一点大家更亲近,这个家庭更团结更温馨。这4名孩子的年龄在9-14岁之间。 Soh氏夫妇透过电邮向卖家Michelle Croft表示,他们去年在乌干达宣教6周后,希望从3,600尺的大屋,搬进这间1,983尺的四房独立屋。这样除了不用再承担按揭贷款外,也希望能够减少工作,腾出更多时间宣教。    卖家也是有故事的人 而这对卖家是从美国搬来加拿大的Michelle Croft夫妇,他们在加拿大住了15年之后准备回到科罗拉多的丹佛养老。 Croft坦承这对夫妇的信感动了她,认为这个六口之家才最适合这个社区,才最适合这个家。她说别的买家发来信息,其中多数是年轻的专业人士,但她感觉这些人不会在这栋房子住很久。她说他们都是非常优秀、非常好的人,这就使得她和丈夫作出最后决定特别困难。 她说她与丈夫在卖房时的底线,就是在加拿大卖房的钱足够到美国买套房子居住。既然卖出的价钱能够以房换房了,那么他们也就不想要求更多了,希望把房子卖给最适合住这里的人。 买卖双方的经纪均表示,这是他们卖房生涯中罕见的个案,但他们觉得很温暖,很有人情味。

安省学生援助新项目可以开始申请啦!家庭收入7万可以全免学费!

省府新推出的安省大学/院校学生援助项目(Ontario Student Assistance Program,OSAP),现起接受学生申请。与此同时,省府推出全新网上计算程式,让学生及家长很快便能计算出将得的津贴额。 省长韦恩昨晨探访位于多伦多的Bishop Marrocco/Thomas Merton Catholic Secondary School,向师生发表讲话,详细介绍省府新推出的OSAP,将可如何使到更多学子追求高等教育。她指出这个新项目接受学生申请的标准,是以学习能力而非经济能力来衡量。 这个今秋实行的项目,每年将为数以十万计的学生提供免费专上教育外,还会提供更为慷慨的津贴。明年预计会有23万名就读于安省大学/院校的学生,将因推行经过改良的OSAP项目而减少个人的欠债数目。    韦恩鼓励全省各地高中生踊跃申请。当局即日起接受申请。韦恩说:“对于很多高中生和他们的家人来说,学费是申请入读大学/院校的障碍。同时,太多院校/大学学生毕业时面对庞大的债务,以至限制了他们未来出路的选择及机遇。每个省民都应有受到教育的机会,并于毕业时不受债台高筑的困扰,这正是经过改良的OSAP项目所要做的事。” 学生及家长们申请OSAP时,可以使用新的online calculator程式,计算他们将可得到的经济援助,有些情况是比他们预期的为多。OSAP的计算机将向申请人显示,比方单亲家庭育有3个小孩,年入60,000元,又决定入读专上院校,将得到总数16,000元津贴。 不论是成人学生、已婚学生、育有子女的学生、依靠他人或独立单身的学生,都可以向OSAP申请学费津贴。育有子女的学生,也可以得到日托服务开支的津贴。 家庭收入7万元 可获全费资助 时评人萧振华表示,加拿大的专上教育向来被视为优质,安省每年投放13亿元在教育上也是值得的。现时政府简化申请资助程序,鼓励学生进修加强装备,毕业后较容易寻找工作。如果日后创业或前往其他国家发展,更可以提高在环球的竞争力,这本来是一件好事。    他指出,数年前学生已经可以在网上申请,如今推出新的计算程式,只是更新版本。目前安省约有38万名专上学生,但新公布估计有21万名学生可以免付学费,即多于一半的学生受惠。这究竟是本省有众多贫穷学生,还是让更多人享用这个福利。当局可能趁着下月公布预算案前,发放正面的讯息取悦民众。 据安省资料显示,家庭平均收入为84,000元。萧振华称,当初省府宣布这个政策,以50,000元家庭收入为界限,可以申请全数6,500元的学费资助。新的计算程式有所不同,如输入家庭收入70,000元,仍然是合资格获得全费资助,而90,000元收入则拿不到全费。 他认为,安省专上教育学费较其他省份昂贵,完成四年大学需要花75,000元至100,000元不等。政府提供6,500元只是一个基本资助,就读人文科学还可以免学费,修读医科或法律等是不足够,学生需要申请贷款或奖学金应付开支。无论获得多少资助,学生应尽力完成课程,自我增值,毕业后投入就业市场,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力军。

在加拿大当”人民公仆”超赚!安省2016年12.3万公务员年入10万+

在多伦多当个公务员,收入真的还是很可观。安省今年发布的年薪超过10万元的公务员名单,人数超过12.3万人,比去年增加了7%。 名单前十位中,有6人是多伦多地区医院的高管,此外还有多伦多大学资产管理公司主席William Moriarty,安省退休金委员会行政副总裁Jill Pepall,安省电力局首席核官员Glenn Jager。安省发电公司总裁Jeff Lyash名列第一,年收入116万。    根据加拿大央行的通胀计算,1996年的十万年薪,相当于2016年的$144,090元。今年名单上超过这个数字的人有22,311人。早前有争议称,阳光名单的门槛应该随通胀提高。 但是省长韦恩拒绝了这一提议。她说:“十万仍是很大一笔钱,所以不会改变这一标准。人们有权知道谁赚了这么多年薪。” 韦恩去年收入$208,974,保守党领道Patrick Brown去年收入 $180,886,新民主党领道 Andrea Horwath 年收入$158,158。所有的国会议员自2008年以来工资没有变动。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的年薪是$184,666.04元,TTC行政总裁Andy Byford的年薪是 $339,913.43元。此外上榜的华人也不少,光是长者长期护理中心颐康中心(Yee Hong)就有19人上榜。

达美航空宣布:给主动让位者1万美元补偿!

几天前美联航暴力将乘客拖下飞机的事 激起了全球人民的怒火 第二天股票下跌3%,市值蒸发8亿美元 此外 在美联航事件后,其他航空公司在看好戏的同时也吸取了教训,纷纷宣布调高主动放弃机位的赔偿金额。    其中达美航空(Delta)更是狠下血本,对因机位超卖而须让出机位的乘客,把赔偿额加码至1万美元。    达美(Delta)航空公司发言人表示,过去如果发生超额预订的情况,公司主管的处理权限是,对于主动让出机位的乘客,提供最高1,350美元的补偿。 而在美联航事件之后,达美航空决定授权主管提供乘客高达9,950美元的补偿。另外,登机门工作人员被容许可以提供旅客的补偿金额,也由800美元提高到2,000美元。    而且 达美航空还真不是随口说说       据《每日邮报》报道,上周末因天气恶劣,达美航空要取消将近3000趟航班,情况混乱,也打乱了很多乘客的行程,一些乘客甚至滞留在机场几天才获安排上机。 为了要乘客让出机位,达美航空向布卢姆(Begley Bloom)一家三口共赔偿1万1000美元,以换取他们从纽约飞往佛罗里达的机票。    来自纽约的布卢姆表示,“我每次都会偷偷嘲笑那些愿意放弃机位以换取礼券的乘客,因为那不是我的作风。” 但上星期五由于飞机误点外加超售,在有60多名候补乘客在排队等待机位。机场的工作人员开始送出价值900美元的礼券,来换取机票。布卢姆一家共有三张星期五起飞的机票,不过并不急着出发。 于是经过她先生讨价还价后,达美航空愿意为每张机票支付他们价值1350美元(约1891新元)的礼券。在确保星期六会有机位后,他们就决定先回家,星期六再回机场坐飞机。    没想到,到了星期六,达美航空的班机再次严重误点。于是布卢姆一家再一次接受赔偿,放弃了机票。这次每张机票获得了1300美元的赔偿,此外,航空公司也为他们支付45美元的午餐费和50美元的路费,并安排他们在星期天坐飞机。    到了星期天,他们再回到机场。不过由于还是有很多人在排队等候机位,于是布卢姆一家干脆取消了飞往佛罗里达探亲的计划,完全放弃他们的机票。 为了换取他们星期天的机票,达美航空给他们共赔偿3000美元,此外,还以机票的原价全额退款。把前后三天的赔偿额加起来,布卢姆一家从达美航空共获得1万1000美元。    布卢姆写道:”在这种情况下赚到那么多钱,令我有点内疚。不过,其他乘客却说,我们那样做可以把机位让出给有需要的乘客。其实很多乘客也向我们道谢。“    据政府的资料显示,在北美机位超卖是很常见的事情,达美航空也常出现机位超卖的情况,去年约有13万名达美乘客愿意放弃机位。 但是在美国各家航空公司中,达美航空去年自愿让座乘客的人数最多,部分原因是这家公司的补偿金更高。 即使达美大幅提高补偿金,增加的成本与其收入相比仍然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假设达美向去年每一名被强行要求让座的乘客支付9950美元,总支出为1200万美元,但达美去年的收入近44亿美元... 话不多说了 赔偿1万1千美金 VS 暴力拖乘客下飞机 @美联航你自己好好反思吧

安省今年20大最有前途的职业排行!你的工作上榜了吗?

有社交网站从逾1,200万名国民处收集就业调查资料,按职业发展、晋升及薪酬等,分析未来一年的20大好工并列出排行榜,上榜职位大部分为财务、科技、市场及医疗护理行业,其中注册护士排首位,成为2017年的“好工之王”。 社交网站LinkedIn近日发表2017年加拿大就业调查,列出20个最有前途的职业,排在榜首前3名的分别是注册护士、业务发展经理及项目经理。该调查发现,有73%国民希望在新一年有所突破,有人是希望取得更高成就,有人想发展专业,有人想高薪厚职,亦有人只是想转换工作环境。    据排行榜显示,最有前途职业首位是注册护士,同为医疗护理行业的药剂师则排第9位,其余打入排行榜的均为财务、科技及市场管理行业。 调查报告建议有意转换新工作的人士,应做好准备工夫,包括更新社交网站的个人履历,报告指大部分招聘代理公司,会利用社交网站寻找适合人选,所以更新个人履历包括近期照片、工作经验、学历及行业资料等等,是迈进最有前途职业的起步点之一。其次是学习新的技术,若是对某一行业感兴趣,不妨多投资一些时间在学习相关职业的技术和知识之上。最后是开始搜寻有关工作资料,留意相关企业张贴的职位空缺。 华裔会计师:需知己知彼 对于社交网站公布最有前途职业排行榜,特许专业会计师梁万邦声称,以统计方式收集的数据欠缺全面性,是次入选的20名均是室内工作职业,室外、劳动性质的工种则欠奉,其实室外职业也有其发展前景。 梁万邦指,有年轻人发挥创意及掌握潮流方向,在多市开设别具特色的咖啡店,以不同的公仔装饰,吸引客人光顾,创立成功的生意,所以青年人发展事业或创业,最重要是知己知彼,才可以发挥个人潜能,达到理想的目标。 他表示,知“己”是包括个人的身心与思维,必须了解自己的长短处、性格、限制与眼界等,这些因素影响未来投身的事业发展及目标,如对某类工作感到兴趣,应该保持热诚,全情投入。同时,视乎个人身体体质选择适合的职业,例如体能不足,则无法担任劳动工作;如有迟睡的生活习惯,需早起上班的工作便不适合,即使上班亦会精神疲乏,难以专注完成任务。至于知“彼”,其一是入行前,进修相关的课程4至6年不等,便要估计毕业后该行业的发展前景;入行后如认为是终身职业,评估在退休时自己将会晋升到哪个位置,是否达到个人理想。此外,与老板或上司保持良好的沟通,以勤奋及良好的工作表现得到他们的赏识,继而有升职机会。

当心!只要有了这张纸,租客可以合法的把你家房子变成大麻屋!

多伦多房市火热,许多已经有房的老移民也买第二套房当起了房东。 一方面能带来收入或者以租养房,另一方面可待物业升值至满意水平后也可以卖掉赚点外快。    但其实在多伦多当个房东,风险一点也不小。多伦多业主将房子租出去后,就不再对自己的房子有支配权了。要是再不幸遇上一个不靠谱的房客,你人生中最让人有苦说不出的一段生涯,就默默的开始了...    悲惨故事1 租客玩弄制度 不付房租白住18个月 Rogers Afam Nwabue是士嘉堡Howell Square一幢出租大厦的租客。从2015年4月1日开始,他便不再交租金,也拒接房东电话。    当房东在业主及租客委员会的协助下,启动了驱逐Rogers Afam Nwabue的程序。Rogers也同意根据驱逐令在2015年7月31日当天搬离公寓。不过提出要求房东免掉他6月30日之前的租金,不然不搬。而房东为了摆脱这个“被欠钱的噩梦”也同意了这个并不公平的条件。    不过,这名租客没有履行承诺如期搬迁,反而要求业主及租客委员会重新审议他原本已同意的驱逐指令。即使业主及租客委员会2015年7月29日驳回了他重新审议的请求。 这名霸王租客参照网上一个“如何拖延驱逐令”的教程,向安省高等法院提出上诉,但却没有去确定聆讯日期。于是,房东不仅得找律师打官司,而且在法院结案之前,还不能驱逐这名租客。    更悲惨的是:业主的代表律师分别在2016年2月、3月及6月致函租客,要求他设定聆讯日期,但这名租客一直没有回应。 最后,业主在去年11月提出申请,要求法院撤销租客的上诉,因为他的上诉“琐屑无聊、无理取闹及滥用司法程序……显然没有上诉价值……是为了不正当目的而进行上诉──只想不需付租金而继续居住在单位内”。    随后法院通知租客11月22日需要上庭,但租客并没有出现。而法官竟然拒绝了房东关于撤销租客上诉的要求,定了12月6日为新聆讯日期。在新聆讯日期来临前数天,租客传真给法院通知他不能在当天出席聆讯,因为聆讯日他要离开多伦多到外地参加考试。此后一直到12月6日,租客都杳无音信。 即使之后,法院在租客并未到场的情况下,判决租客需要向业主支付5,000元,但从这名租客过往拖欠租金的历史判断,业主收到这笔款项及拖欠租金的机会非常渺茫...    此后,法院指令多伦多市警方行政执法办公室“立即”驱逐租客,把单位所有权交回业主。但多伦多市警方行政执法办公室通常积压很多未处理的个案,所以驱逐行动可能在数周或甚数月后才执行。 所以房东费时费力的折腾了18个月,损失了18个月的房租不说,还多付了不少律师费,才终于把霸王租客从自己的房子里赶出去... 悲惨故事2 租客偷种大麻 房东赔了大钱 你要觉得被房客白住18个月还闹上法庭折腾了一圈已经够倒霉的了,那下面这个别人家的故事,更是生动的说明了“遇人不淑”时,当房东能有多惨...    BC省Kamloops镇的退休火灾检查员Darryl Spencer算是一个老房东,他把自己的房子出租了十多年都没有出什么大事,不过最近还是倒霉的遇上了大麻烦。 同为退休火灾检查员的邻居打电话给他,提醒Darryl 最好过来检查一下他分组出去的独立屋。Darryl 过来之后也被吓了一大跳,租地下室的租客把整个地下室都用来种植大麻,房间里随处可以看见种植的大麻,乱拉的电线,巨大的电扇以及高度数的灯泡...    这时Darryl才知道,他的租客瞒着他在地下室种了至少60株大麻。但由于这名租客从主管部门申请到种植医用大麻的许可。 而根据联邦政府于2016年8月24日生效的新规(Access to Cannabis for Medical Purposes Regulations):任何人在申请到种植医用大麻的许可之后,只要其数量在许可范围内,并不需要取得房东的同意,甚至都不必告知房东本人,就可以在租的房子里种大麻。因为告知房东可能会侵犯当事人为医疗目的获得大麻的权利...    尽管这事想想都闹心,但毕竟是当了十几年房东,Darryl清楚纠缠下去,只会让这事越来越复杂。于是他客客气气地将其“请”走,除了倒贴给对方$1,300之外,还将当初租房时所收的押金全额归还给对方。如果加上清理及整修物业等善后工作的花费,这位倒霉的房东赔了不少于$5,000。    本来以为请走了“瘟神”,这事也就了了。但Darryl没想到的是,当他致电把有关情况向房屋保险公司讲了之后,对方毅然决然地立即取消了保险合同,甚至都没有给他任何回旋的余地。 Darryl随后也试图与其它保险公司联系,但对方一听说是种植过大麻的物业,纷纷拒绝给他保险。    保险公司的回答也很干脆:他们无法承保种过大麻的房屋,即使医用大麻也不行,因为种过大麻的物业风险太高,不仅包括火灾、水浸、偷盗的风险等等,还包括对建筑结构的损害以及潜在的对身体健康的长期影响等。    而如果未来Darryl想要出售自己的房屋,也会因为有大麻屋的记录极大的影响售价。   如何在多伦多 安全的当房东? 多伦多业主要找一个好租客,犹如选一个理想对像结婚般艰难,一旦“结错婚”,要“离婚”并非易事。地产经纪黎宇昌表示,业主出租物业时,若希望能找到好租客,最好委托地产公司代为出租,这样最为稳当。    如果想私下出租,需要事前多做一些功夫查询:安省法例容许业主搜集未来租客的资料及进行查证。例如一个想租屋的人在填写租客个人资料表格时,填下姓名、现居地址和出生日期等资料,业主可以立刻要求对方出示有照片的身份证明文件,例如驾驶执照等,以核实他填写的资料是否属实。如果租客是想租用房屋作非法用途的话,他一定会用假的身份证明文件。    此外,采取一些预防措施,仔细筛选租客并经常去走访物业,也可以极大地降低居心不良人士租赁你的物业用于大麻种植的机会,即使少收几个月的租金也好过草率租出带来风险。 如果发现有大麻种植迹象,不要与租客直接对质,立即通知警方。而当业主或租客遇到一些租务困难及纠纷时,也可以联络安省业主及租客协会(the provincial landlord and tenant association)求助。 无论如何,在多伦多当房东也是REAL不容易,且当且珍惜....

心酸故事:多伦多华裔老移民老屋增值百万,子女争夺房产大打出手!

大多伦多及邻近地区近年房价一直飙升,一连串社会问题也浮现出来。很多老移民所住的独立屋成为了一笔可观的财产,因此引起子女垂涎,要求分享,造成一些年老父母有很大的压力,有时处理不好,或子女不肖,更会引起亲子间反目成仇的情况。 有一些于30多年前移居加拿大的华裔移民,抵加后勤奋工作,而当时大多市及邻近地区的房价十分低,他们找到工作后,首要是购买一间房屋,安置全家。 由于中国传统家庭观念,父母都会尽力为子女提供良好教育,希望他们能成长为一个有用的人,达到他们养儿防老的愿望。上一代移民经过几十年后奋斗,儿女成才投身社会,并且成家立业,离开父母独立生活。由于子女在加拿大受西方教育,思想西化,作为父母辛苦一辈子,眼见子女成才,虽然子女有自己的家后,比较少照顾父母,但两老能够一起生活,亦自得其乐。    华裔子女争夺父母房产 出人意料之外的是近年房屋价格上升,居然造成华裔社区内,一些父母与子女相处的问题,有时更可能引发父子反目成仇及争产等事件。老人家几十年前购买的独立屋,居住了一辈子,从来没有留意到其房屋的价值,而时至今日,突然发现其所住的“砖头”已经价值过百万元以上。同样,他们的子女亦发现本来没有太多身家,靠少量积蓄、退休金及养老金过活的父母,原来是住在一个“金矿”中。    有些心地不良的子女开始打父母的主意,特别是当双亲中有一人离世,或父母再没有体力打理独立屋所带来的清洁、扫雪和剪草等工作,要将独立房屋出售搬到大厦单位居住时,子女知道父母能够套现一笔达到接近百万元的现金,于是就会千方百计地希望能够分享这些金钱。 有时更会用威逼或讹骗的方法,蒙骗父母获利,如果不得所需,往往会与父母反目。本来关系融洽的家庭起了阴影,间接为年事已高的老人造成生理及心理的压力及影响。而这种社会畸风亦会随着本地房地产市场房屋售价不断上升,水涨船高地增加。    移民老李的故事:房子全被儿女分掉 华裔李先生于70年代移民多市,育有一女一子,到多市后从事装修行业,由于勤劳努力及有诚信,得到各乡亲及朋友信赖,生意做得不错,并在多伦多大学附近购入一间古老大宅,除一家居住外,还可以分租给学生居住,租金不但可以作房屋按揭供款,并有余款作为生活费及养育子女之用。经过一段时间后,子女都成家立业,父亲更协助他们购买了自己的房屋。同时李生手上有余款,在市区多购买了一间独立屋作收租之用。    本来是一家人生活融洽,但近年李氏夫妇因年龄渐长,加上手上两间房屋价值飙升,而子女亦不时以需要金钱支持其经营的事业,希望父母资助或分产,在这压力下,李先生决定将手上已值300多万元的大宅转名给儿子,但条件是儿子一家与自己同住,并负责生养死葬。李先生想这样便有人照顾自己晚年,以及可以天天见到孙儿及孙女。最后经律师安排,将大宅产权转给了儿子,并搬在一起居住。 女儿知道事件后,找父亲理论,认为豪宅给了儿子十分不公平,在女儿压力下,李老答应将另一间独立屋出售,于两个月后给了女儿50万元现金。产业风波才平息。    岂料一波未停,一波又起,李老为了能够等待一个好价才放手出售物业,一直等了半年才碰上一个肯出令他满意价钱的买家,而在房屋放盘期间,女儿不时找李老吵闹,一定要他立刻将承诺的金钱给她,李老手上亦没有这样多的现金,所以亦无从兑现其承诺,只能表示等独立屋出售,收到屋款就会立刻给她钱。 最后该栋独立屋终于成交和收到屋款,谁料女儿又对父亲表示,他延期4个月付钱,所以他要补付50万元本金的4个月利息。这要求令李生十分生气及痛心,但最后在爱儿心切之下,满足了女儿的要求,但结果是女儿从此与父母成为陌路人。 华裔经纪亲睹:争房产大打出手 地产经纪黎宇昌表示,多伦多市独立屋房价的增幅是一般人无法想像的,他找到两个最近在士嘉堡区成交的例子证明。    黎宇昌称,第一间是位于Warden夹Huntingwood附近的Nortonville Dr.的一间独立屋,屋主于1977年以11万元购入,到最近以144万多元售出,升值12倍。同样在士嘉堡区的Batterswood Dr.的一间独立屋,屋主于1971年以37,000元购入,最近叫价94万元,并且正在抢offer状况中,估计最后应以超过100万元成交。 “楼价高仍有人入市” 黎宇昌指出,这两个例子显示,市民于40年前买入一间独立屋,无论房屋现时状况如何,其升值已经令到他成为一个百万富翁。所以其成年子女开始关注或要求分产的例子一定会不断涌现。 另外一个证明是屋价升,仍可入市,因为屋价上升不绝,水涨船高。上述两间屋购入相差7年,虽然当时入价相差接近4倍,但时至今天大家都涨至超过100万元。这亦证明为什么屋价高企仍有人入市。 他强调,自己在房屋交易多年,而近年在交易谈判,业主的非业权拥有的家庭成员及子女出面阻碍情况愈来愈多,有些不只争吵,更出现过大打出手。

多伦多最后一名农夫:士嘉堡的家族农场已有136年,占地350英亩!

多伦多不断城市化,农地逐渐消失。士嘉堡的利沙(Dale Reesor)自称是多市最后一名农夫,家族务农已200多年,到他这一代仍然经营家族农场,子女也有意把农场传承下去。  利沙的家族农场在士嘉堡北面Steeles Ave. E.以南,已有136年历史,祖先在1804年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迁居多伦多,辗转买入这个现时名为Sweet Ridge Farms的农场,占地350英亩,主要种植粟米,另加大豆和小麦,由利沙与妻子和5名子女一同打理。    利沙表示,自从事农夫的邻居去年12月过世后,他便自称是市内唯一仍然种植农作物作商业用途的农夫。除士嘉堡的农场外,现时他们也有在皮克灵和万锦市租用农地耕作,并用货车运载农作物在士嘉堡多个地点出售。利沙的农场并无停运迹象,3名较年长子女都表示有兴趣传承家族农场。    他忆述,年少时农场有生产牛奶和牛肉,但在1970年代转为耕种为主。与该地区其他居民一样,利沙家族不再拥有自己的土地,当地大部分土地在过去30年被征地或出售,目前利沙每年要向多伦多及周边地区环保局(Toronto and Region Conservation Authority)续租土地。    二次大战后,多市农业活动开始减少,安省农业联盟总裁Keith Currie说,随城市发展,农夫要面对交通挤塞、被投诉滋扰等问题,难以务农。他指出,市内可能仍有其他农夫在温室或小片农地耕作,但不可能有像Sweet Ridge Farms的规模。

安省退休男子房市淘到宝:花15万买下15间房!面积1,200平方米,还有大后院!

多伦多房价今年持续上涨,2月份各类房屋的均价达到创历史的$875,983,独立屋则超过了$150万大关;GTA其它地区独立屋均价也超过百万,从1月份的$999,102升至$$111万,一年涨幅更达35.4%。 而安省一名50岁的铁路退休职工斯蒂尔(Bill Steele)却在如此高的房价中淘到了宝,只用15万就买到了一栋有两层楼高和大后院的“豪宅”。 这个物业并不在GTA,也不在安省,而是在新省(New Brunswick)的Dorchester。这幢“豪宅”是一栋两层楼的旧监狱,面积约1,200平方米,其中有15个曾经作为囚室的单间,1个健身房,还有1个主人住的单元。 斯蒂尔说他对这幢楼“一见钟情”,一眼就看中了它,立即拍板买下,交接日是今年6月1日,价格$159,900。    斯蒂尔自言喜欢收集古董和古灵精怪的东西,因此想打破传统,而且在接近他父亲成长的地方终老:“大家都选择住在一间小屋,我却厌倦了这种玩法。” 斯蒂尔买的这座监狱历史悠久,1936年曾经以绞刑处决一对恶名昭彰的杀人兄弟,分别为时年20岁青年班尼斯特(Daniel Bannister)和他19岁弟弟阿瑟(Arthur Bannister),两人被指掳走一名女婴,并且杀死女婴30岁的父亲。根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形容,两兄弟当年行刑时背靠背,狱卒将他们绞死后放入一个灵柩,然后安葬在监狱的花园。    斯蒂尔计划买入这座前监狱后,将部分空间改建为博物馆,并且找回班尼斯特兄弟的安葬位置。

多伦多摄影师Airbnb上租房给一家三口,结果被吸毒招妓还洗劫$21000!

经营Airbnb虽然收入不少,但运气不好遇上坏房客的话,损失的金额也是颇为惊人。 日前一名在多伦多任职摄影师的男子林恩(Matthew Lyn)透过Airbnb,在3月5至10日把公寓短租给一家三口,Lyn虽未见过租客,但体贴地准备了酒和零食,以示欢迎。他说,根据网上的信息,这一家人似乎是一个“非常友好的家庭”。 结果等到当客人离开,他回到自己的公寓时,发现他们不仅拿走了葡萄酒 ,他们也拿了很多其他不该拿的东西,大约21000元的财产以及SIN卡被盗。 林恩声称家里一片狼藉,衣柜全被打开。他的iPad、2部iPhone手机、一部任天堂Wii游戏机、专业相机、名牌衣服、记忆卡、洗发精、洗面皂全被偷走,损失约21,000元,甚至连社会保险卡也不翼而飞。 “我的门开着,所有的灯也都亮着,简直是一团糟。所有的碗碟都被人用了,地板上散落着毛巾,避孕套扔在地上...这实在太可怕了。”    此外,他的大衣和围巾被拿走了,他的袜子被人穿过了还扔在那里。最令他心痛的是他装有多年拍摄的时尚和名人照片的硬盘被人拿走了。 “我立刻给Airbnb打电话。当我打电话给时,我已经都蒙了,我很生气,感觉自己完全被侵犯。我和他们谈了一个半小时,他们可以理解我的沮丧。但回过神来的我意识到越来越多的东西丢失了。"他说。    林恩现在非常后悔没有谨慎挑选租客,他说他透过Airbnb的手机应用程式和租客沟通,程式上显示该租客是一名育有孩子的中年女子,对方曾得到另一位有经验的房东正面评价。 不过当林恩回看了那个“家庭”到达住宅建筑物的安全监视画面时发现,入住的似乎是一个男人。他说:“我不知道我公寓里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想知道我公寓里发生了什么。” “但是警察告诉了我一个可能性,他们说可能有人在这里吸毒,还招了妓女。”    多伦多警方已经证实,他们正在调查这起盗窃案件,警方表示,可能有人把他的家当作短期毒窟,甚至曾召妓,警方称这类案件正增加。Airbnb指案件十分罕见,正与当局合作,并审视有问题帐户。警方警告那些可能正在考虑使用诸如Airbnb,VRBO或HomeAway等服务的短期租赁的人士,把钥匙交给别人时要格外小心。

士嘉堡一批居民正式变”钉子户”?史上最折腾的地铁终于准备开工了…

昨天经过9个小时的马拉松式辩论,多伦多议会终于决定士嘉堡地铁准备开工,这意味着多伦多有一批居民,可能再次面临“拆迁”的问题。 这条让整个多伦多兴师动众的士嘉堡地铁延线,已经快要成为都市传奇。还没有哪一个城市,就为了一个只有一站的地铁,吵吵嚷嚷的折腾了好几年,居然连到底修不修都没有决定好...    2013年第一次提出要修士嘉堡地铁延线的时候,多伦多的华人们还小兴奋了一下,觉得士嘉堡地区的房价也因为多了地铁而涨涨涨,成为一个新的热区。 结果后来随着一次一次的会议,这个原本计划要修三站的地铁,从三站变成一站,后来又因为太贵决定要不然还是不修了....再后来又反悔说还是修吧...    多伦多的市长都换人了,这个地铁到底什么时候开始修都还没有一个定论。而昨天经过9个小时的辩论,多伦多市议会终于在晚上7点的时候,以26票对18票的表决通过,批准了士嘉堡地铁延长线计划的下一步进程,同时还批准了在士嘉堡商场站(STC)的地下建一个巴士总站。 这意味着市政府工作人员终于可以就这个地铁项目展开下一步的具体设计工作。预算由2013年批准的20亿,猛增67.5%到现在的33.5亿还不够....    一条地铁延线讨论修不修都能讨论好几年,就算现在决定要进一步准备开工,多伦多人民也并不觉得是个大新闻。反正以多伦多修路修地铁的速度,等真修好可能又过了10年... 不过,对于一批住在士嘉堡地区的居民来说,昨天的会议影响还是不小。多伦多市议会批准通过士嘉堡地铁计划进行下一步进程意味着,他们住的房子,再一次不幸位于规划中的地铁延伸线范围之内...被政府征地这事再一次提上了日程...    2016年5月,住在多伦多士嘉堡地区的几十户居民就收到过来自TCC的信件——他们的独立屋有可能会因为修地铁延线而被政府征收。 其中居住在受影响区域的高尔(Scott Cole)气愤地表示:“我不会走,除非他们杀死我。”    高尔在Stanwell Dr.已经住了26年,他表示根据5月25日收到的信件,地铁隧道虽然没有穿过他的物业,但隧道旁的缓冲区,有一块6呎乘23呎的面积经过他后园的尾端,将用来兴建停车场,停放兴建地铁的货车和设备。 他已经收到物业估值,对面街邻居不受地铁影响的物业,估值为70万元,同街一间屋两星期前以72万售出,另一间售价为80万元,但他的独立屋只收到了59.6万元的估价。    高尔质疑TTC可能会将土地卖给大开发商,从中谋利。“显然,TCC要低价买下我的房子,然后地铁建完后再以数百万元的高价出售给发展商,用来兴建多层公寓。如果我们不反抗TTC的横蛮无理,那么我今天的遭遇未来也会发生其他人的身上!” 他透露:“自己14年前就确诊患癌,最多也只有一年的阳寿,给他再多钱都毫无意义。这是他的家园,他要待在这儿,宁死不搬。”    另一名收到信的居民巴特(Vivek Bhatt)说:「我热爱这地方,我住了14年,孩子在此长大。」他表示,不会接受市府以低于200万收购他的物业,但他强调,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对收地有兴趣,否则不想离开。 2016年11月的时候,议员Glenn De Baeremaeker表示,收到信的士嘉堡居民不用担心征收土地的问题了,TTC选择了让步,将选取尽量绕开居民住宅的方案,而且反正地铁到底修不修还没有定论,居民的家还是安全的。    在资金不断上调、政治因素作怪等阻碍之下,改动了无数次的士嘉堡地铁沿线的计划,还是决定正式进入下一步进程。这些处于地铁路线的居民,可能将会再次面临全部或部分土地被征用的问题。 不过多伦多副市长兼士嘉堡选区的市议员狄比米卡称,“地铁深入地下30公尺,无论是兴建时采用的潜挖或未来通车,都不会影响地面建筑,我希望无需因此而强迫迁拆任何住宅。如果有居民要卖屋,市政府会按市价收购,绝对不会压价,但也不会超出市价”。 过程繁杂 加拿大征地不容易 对于政府征地,加拿大有一部专门的法律《征地法》(Expropriation Act)。这部法律为了平衡政府、公众利益和私人利益的法律,详细规定了征地的步骤和方法。 如果市政府要修建公用设施,首先应与业主谈买地事宜,如果业主不满意给出的赔偿条款,双方无法谈拢,征地部门就会向市议会打报告申请征地,期间土地赔偿委员会会权衡双方利益,做出判决,一旦议会最终批准征地,就意味着市政府有权过户土地。    这时候如果业主还不搬,那就属于非法侵占了,可以由法警执行强制驱逐。 但按照法律规定,在整个过程连对方的律师费都要由市政府支付,所以市政府会尽量避免走这条路,以免花费太多招致纳税人怨言和抗议。也正是因为最后一步有律师介入,业主最终基本上都会搬离,强行驱逐的情况及其罕见。    多伦多曾经有一个著名的征地案例——流产的Spadina高速公路。这条公路本来计划与DVP高速形成一东一西两条入城高速,项目在1962年获得多伦多市议会通过,1963年开工,1966年开通了部分路段,然而,随着项目在1960年代末遇到越来越多沿线居民反对,安省政府于1971宣布撤销整体方案。 同样,卡尔加里市政府也有一个道路改建的专案征地计划,前后花了20多年才把地都争全。    不知道这个一波三折折了又折的地铁沿线,到底在这次会议之后能不能成功动工。 也不知道如果真的要“拆迁”了,沿线的居民会不会一夜暴富,但至少多伦多居民以后和别人聊天的时候都可以谈起这个传奇般的地铁...就修一站花了10几年.....

诚意值15万!14买家抢购独立屋,屋主却因为这封信买给了出价低的亚裔家庭..

在多伦多现在这个天天涨的房市中,卖房的人当然都希望能高价卖出去,很少有人在一大堆offer里会选出价低的那个。 但就在上周四,就在多伦多西面以房价高企出名的奥克维尔(Oakville),一名业主面对14名抢offer的买家,竟舍弃出价最高的买家,毅然决然地把自家独立屋卖给了比最高价少了差不多$150,000的买家——一个六口之家的亚裔家庭。 这座房子原本以78.9万元放售,共接获14个offer,出价者包括年轻家庭和专业人士,以及Joo-Meng Soh和Rosanna Soh这家人。 这个亚裔家庭在给出offer的时候,还顺带附上了一封信。他们在给卖家的信中说道,去年他们一家到非洲乌干达六周的信仰之旅后,完全改变了生活态度,也决定改变生活方式,就是以大屋换小屋,生活得简单一点,多拿出金钱和时间来帮助有需要的人。    这个亚裔家庭并不缺钱,他们在买房之前住着3,600平方英尺的大宅,男主人Joo-Meng是医生,女主人 Rosanna Soh则是教育治疗师。 他们在信中说,他们的想法得到4名孩子百分之百地赞同及支持,有孩子甚至说,房子小一点大家更亲近,这个家庭更团结更温馨。这4名孩子的年龄在9-14岁之间。 Soh氏夫妇透过电邮向卖家Michelle Croft表示,他们去年在乌干达宣教6周后,希望从3,600尺的大屋,搬进这间1,983尺的四房独立屋。这样除了不用再承担按揭贷款外,也希望能够减少工作,腾出更多时间宣教。    卖家也是有故事的人 而这对卖家是从美国搬来加拿大的Michelle Croft夫妇,他们在加拿大住了15年之后准备回到科罗拉多的丹佛养老。 Croft坦承这对夫妇的信感动了她,认为这个六口之家才最适合这个社区,才最适合这个家。她说别的买家发来信息,其中多数是年轻的专业人士,但她感觉这些人不会在这栋房子住很久。她说他们都是非常优秀、非常好的人,这就使得她和丈夫作出最后决定特别困难。 她说她与丈夫在卖房时的底线,就是在加拿大卖房的钱足够到美国买套房子居住。既然卖出的价钱能够以房换房了,那么他们也就不想要求更多了,希望把房子卖给最适合住这里的人。 买卖双方的经纪均表示,这是他们卖房生涯中罕见的个案,但他们觉得很温暖,很有人情味。

多伦多华裔维修电路后收”天价”账单!家里供电供水系统坏了,靠谱的电工怎么找?

本报记者 文琪 在多伦多如果家里的供电供水系统坏了,请维修师傅修理要多少钱呢?W女士不曾料想,家中的动力电供应出问题,找承包商维修后,却收到了两张总价为1889.37加元的账单,W女士对此一筹莫展,只好上网求助。家里遇到这样的事情,应该怎么办呢?    W女士在网上找到的同款空气开关价格截图 新年刚过,住在多伦多的W女士收到这笔“天价”维修账单后忐忑不安,她透过网络向网友发出询问收费是否合理,W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称,原本以为只有几百元就能解决的零部件维修问题,最后却因为种种原因要花费近两千加币,中间的一系列故事和沟通过程让她非常头疼。 一张天价收费单的诞生过程 家住共管镇屋的W女士在今年1月15号中午做饭时,忽然发现厨房的炉子没电了,但家中的灯还亮著。到了下午,她感到明显的寒意,才发现壁挂式电取暖器也没有电了。于是立即登录多伦多电力公司(Toronto Hydro)的网站,报告了家中“部分停电”,请求勘察维修。    下午4点电力公司派来检修人员,称可能是因为地下电缆故障道致停电。6点又来了一个人,要求把W家门口的地面挖开检查地下电缆。随后,工作人员在W女士门口的邮箱里放了一张要求找注册电工换电度表底座(Meter base) 的客户行动单(customer action form) 。 次日,W女士找到所在镇屋的小区物业,从物业经理处取得两家电工承包商(contractor)公司的电话。W女士随意挑选了其中的一家B公司,打电话说明了问题,得到了270元加税的电表底座维修报价。    当天下午,该公司派来一个电工进行初步检查。据悉,因为当时多伦多电力公司的人员还在挖掘地面查看电缆问题,需要通电测试,该电工声称不断电的情况下没有办法开始工作,只看了一下现场情况就离开了。而电力公司的维修人员则继续施工, 1月18号找出故障并修复恢复供电,但电表底座仍需W女士自行联系更换。 W女士随后与先前上门检查的B公司取得联系,商定于1月31号早上8点来更换电表底座。B公司据此依约在当天早上8点派出同一位电工再度来到W女士家开始工作。10点半左右,电工师傅表示电表底座更换完毕,但配电盘上的空气开关出了问题需要更换。    W女士随即打电话给B公司询问了价格,被告知需168元遂同意更换。该电工告知W,因为镇屋有40多年的房龄,空气开关是老式的,供货商的商店裡没有现货,要去其他店订货并等人送过来。接下来就是三个半小时的漫长等待。“他们中间送过一次货,但是送错了零件。可是电工把这些都算作他的工作时间了,”W女士说。 当日下午2点,正确的空气开关终于送达。电工换上后结束工作。在W女士接到的发票中显示,电工从早上7点出门就算作开始工作了,所以他的工作时间为早7点到下午3点共计8小时。W女士不同意把中间等待的3.5小时算作电工的工作时间。电工要求W女士与他所属的B公司直接联系,W女士立即给B公司发了邮件说明问题。 次日2月1号,B公司致电W女士,声称有两张账单需要她缴纳,分别为第一次上门勘察的240.69和第二次维修的1648.68,共计1889.37加币。W女士对这个数字表示无比惊讶,要求出示所有的收费明细。2月2号她收到了含有第二张帐单细节的电子邮件,除了昂贵的人工费,还发现两个零件价格高得离谱。“我在网上查到了同一型号的零件,发现每个被加收了120加元,”W女士说。她在2月3日发送一封对B公司报价系统的投诉电邮,要求他们对加收的费用给予解释,但直至《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介入采访的2月9日才得到回复。    多伦多注册电工穆江 专业人士称收费不过分 对于W女士的疑惑,安省注册电工穆江对《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表示,根据W女士的描述,1,889的账单并不算“天价”,它只是较一般的价格稍微贵了一些,根据他的个人经验来看,这张账单也并不完全是满口乱要价,也许更多的是沟通欠缺的问题。 “一开始换电表底的报价270元基本上是不可信的。此类工程电工的收费在每小时100元上下。270元有可能只是零件材料成本的价格。最便宜的总报价不会低于800元,270元连人工都不够。一个电表底座差不多要100多元,向电气安全局申请一个开工的许可证也差不多100元,”江穆续称沟通疏忽和报价问题是道致误解的原因。“在报价方面,例如我的公司,就会用书面形式报给客户所服务项目的最后总价加税,并且附上一张估价表填写每项细节。如果这个项目我来做,1,000多元算是合理的价格。”    江穆强调,在他公司的评估表格上,需要在开始工作前,要把所做工作分项填上,并给出每项的估价,最后电工签名,客户同意后签名,明码标价。尽管很多电工的工作都可能出现不可预见的问题,中途也许有要增加工作的地方,但都会在与事主协商的情况下,通过书面的形式予以确认。 事主不同意的话可以选择不做,但会留下单据给事主,说明这项工作没做的后果,日后出任何事故与电工师傅无关。江穆称除非在很确定维修项目的情况下,他才会在保证价格(guaranteed price)一栏签署一个不会变动的服务价格,并在该价格旁边签名确认日后不会有增加。但在W女士的案例中,从头到尾都是口头报价,没有落实到纸面上任何信息。 安省消费厅媒体发言人Harry Malhi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的专访中明确指出,根据安省法律,所有涉及家庭装修、维护,价值在50加币以上的工程,必须有书面合同。他建议所有的消费者至少向三位承包商询价、问价,并留有纸质估价表。 记者为此登陆B公司的网站,上面明确标明 “会为服务的客户给出估价”,然而在记者在进行电话访问时,询问B公司负责人Barry为何在为W女士上门服务时,几次都是通过电话沟通而没有提供书面的估价,Barry称“因为这是一个紧急的情况”。 他声称当接到W致电时,W明确说明家中停电,情况紧急需要维修。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的第一反应是要调一辆离W家所在位置最近的维修工程车,这至少需要半小时,期间没有时间起草估价合同,重要的是第一时间上门查看情况。“据我对事件的了解,电工到达时,多伦多电力公司已经派人在维修了。电工与电力公司的人交涉了15到20分钟左右的时间了解情况,并决定等待他们完工后再去更换电表底座,这是初步的上门勘察。” Barry强调,W女士当时也表示同意委托他们负责维修,且没有要求该公司出示任何纸质的报价单。 但W女士认为,电工完全可以在第一次上门查看后作好准备工作,第二次开工就不会浪费许多时间。另外,在第二次维修中,在电力已经恢复的情况下,电工提出更换空气开关,W女士也并不确定这样做是否有必要。对此江穆表示可能是空气开关烧焦或不能正常运转了,或者有着火的隐患。在通电状况下也不能说明空气开关是没有问题的。如果电工基于专业知识认为需要更换,也是有道理的,但是并不能强制客户去更换。但由因为事发当时江穆没有在现场,没有参与到具体的维修细节,所以也不好对这一情况下确定结论。 Barry对此解释道,电工在工作中发现需要切断空气开关上的所有线路才能维修电表底座。当修完时发现空气开关坏了。因此,空气开关需要被换掉,否则那天W女士家还是要停电。“空气开关不换会有安全隐患,我们不能就这样坐视不管。所以我们电话报了价,在W女士口头同意后,才又去找供货商买的空气开关。” 维修公司给W女士打折 根据W女士提供给《加拿大都市报》的她个人在网络上查找零部件的截图显示,B公司提供给她的空气开关,网上只卖374.03元,而她收到的账单上价格竟高达503.17。对此江穆表示,对于空气开关他认为价位应该在2百左右。本报记者为此探访士嘉堡的一家供货商公司,记者根据W女士账单上的同款电表底座询价,所报价格是63.46,而在W女士的账单上,该价格为233.84。正如W女士所投诉 ,B公司给出的价格远远高出了市场价。 Barry看了他们公司的收费价格细节单后表示不觉得有不合理之处。“W女士在网上找的价格的确比我们的低。说实话我不知道那些零件的来源是否可靠,也许是二手的,尤其对比较老的房子来说,旧零件正在渐渐绝版,也许是回厂再出售的”。 W女士再三强调,找空气开关的过程浪费了许多时间,她认为B公司在第一次勘查后拿了人工费,就更应该为第二次上门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尤其在等待零件送达的过程中,期间还送错了一次货,道致花费更多时间等待,而电工在其时并没有在这段期间工作,她对最后还要为此买单表示不满。 Barry对于换零件所产生的时间成本坚称合理。“因为房子房龄高,零件难以找到,所以我们办公室裡的工作人员也花了许多时间去找寻适合W女士家用的零件,我们是有时间成本的。” 对此W女士在发给本报记者的电邮中坚称电工师傅早上八点到达后,十点多就离开了,下午两点多才回来。中间收了一次零件,因为送错了,他又离开了。 她并不认为这期间的来来回回电工有在“工作”,所以她认为自己无须为此3.5小时的人工费用买单。 Barry对《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表示, 当值电工有30年的从业经验,在B公司也工作10年,是大师级别的电工,这是他第一次被投诉。Barry称他相信该电工师傅在此期间一定在努力工作或沟通协调零件事宜,也许沟通上存在问题,但他不认为电工一直在“坐等”零件的到来。 “如果他自己去找再去买零件回来,除去寻找过程,路上就至少要两个小时,所以我们选择了使用上门速递(courier)服务,也因此被收取了近136加币,道致整个零件成本增加。没预料到的是供货商搞错了零件,道致还要再换再等。这第二次送货的钱后来已剔除出来了,确实不该W女士承担。而且我们最初报给她的空气开关要168元, 是因为供货商搞错了型号。第二次再送的零件和第一次的零件不一样,价格上也就没有做到和电话报价一致,”Barry说。 Barry对事件表示歉意,称愿意妥协。他为W女士的账单减去了两小时的人工费用。“我相信服务至上,今天的情况我也不愿意看见。我不想让顾客对我们的服务有太多的不满,因此我也退让一步,没有把全部的等待送货的时间算在W女士的账单上。第二张账单我再给打85折,这已经是公司最大的诚意。” W女士在本报发稿时回复本报称,原本共计1889.37加币的两张账单,在协商后变为了1521.69,她已于2月15日把该账单付掉。 开工前应先订合约讲好价 W女士在接受本报访问时称整个事件中,最崩溃的是B公司的报价一直在变,不断增加,最后的账单和她的预期相差太大。哪怕在B公司妥协降价后,W女士仍觉得超出了她的预算范围。对此,多伦多华人电气协会会长林春胜表示,大多数需要聘用电工维修的工程,价格都是可以去商谈的。账单是过后的事,提前的价格协商过程很重要,不应该是口头的。“B公司可能没有说除了零件成本以外,还有人工的费用。但对方认为你作为居民应该知道这一点,这是常识性的东西。你没有问,他们也可能就不提了。” 安省消费厅发言人Harry Malhi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专访中表示,电气承包商和电工是可以自行设定服务费用的。 在安省,每个消费者有责任在雇佣电气承包商之前进行必要的调查。 例如,确认承包商持有电气安全局的有效的许可证,在进行任何电气工作之前调查承包商背景并要求书面的报价。    多伦多华人电气协会会长林春胜 林春胜认为,此案例中,并没有虚假报价,更多的是沟通的不恰当,或者是当事人被误道了。“我认为事主至少要找两家公司去分别看一下。当我听到空气开关报价是503的时候,第一反应也是这个价格非常的不合理。也许型号特殊,但就算最贵的也不过两百块。我个人认为,应该付事先说好的价格,但你要有证据。” 他续称,注册电工的劳务费比较贵,每小时100以上的人工费比较符合市场标准。W的案例中,收人工费89元每小时也不算高价。甚至有电工的费用在每小时200到300元每不等,因为他们做的工作更为复杂。 江穆也指出,没有开始任何工作之前这段时间对事主来说很重要,价格都是可以谈的。一旦口头表示让师傅开工了,做完后却觉得贵就不合理了。在该案例中,他认为W也是有一定的责任的,所以事件不属于虚假报价。 对此,安省消费厅发言人Harry称,在消费者保护法中,认定个人或企业提供虚假信息的范围包括: 声称拥有实际上他们没有的许可证或认证; 显示假的安全认证; 表示产品是某种等级、风格、型号或质量,而实际不是; 当他们知道某项服务或产品在某一时间范围不可用或不可交付,仍然说能; 对不需要修理或更换的东西仍表明换需要更换。 Harry指出,如果消费者与企业或个人签订了合同,在得知对方错误陈述其产品或服务时,消费者有权在一年内退出合同。    加拿大华人物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王成 物业管理公司有责任跟进 在本案例中,W女士所在的物业管理公司推荐了两家公司供她选择。加拿大华人物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王成认为,不论是共管的高层还是镇屋,如果是物业公司推荐了承包商,当其与业主间产生争议,物业管理公司有责任去协调和帮助解决纠纷,包括调查问题出在哪裡。“如果是言语冒犯、工程方面的问题,一定不会在日后再合作。如果是价格问题,就很难讲。”“假设我的业主有10家用了某承包商,有5家不满意,我肯定不会考虑继续推荐。但10家用了可能1家不满意,也许就是沟通的和协调的问题。” 至于物业管理公司在选择合作的承包商的时候有没有什麽偏向性选择,王成表示,在管理物业时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承包商很多,用的过程也是一个筛选的过程。在收费、服务态度方面的表现多是考量的标准之一。在W女士的案子中,王成认为如果物业管理公司只推荐一间公司,也许物业公司和承包商之间可能会有问题。但是物业公司推荐了两间公司供用户选择,应该是没有问题。 江穆表示自己的公司也会和物管公司合作,在某一项工程做好了以后,物业信任他的工作,会留下他的电话。但不排除有些承包会和物业私下有其他形式的合作,比如分成等,这会道致承包商可能对服务对像收取更贵的费用。 王成称,给物管公司提成是行业内最忌讳的事情,即便现在这样做并不算违法。“目前由于物业经理这个行业还没有正式的规范化,所以就算承包商给物业公司提成,也不算犯法。但是今年秋季,物业经理即将被规范管制,成为注册的职业,那时候就算违法了。现在只能说不符合职业道德,”王成说。 目前,很多华人居住在有公共管理区域的公寓柏文或镇屋。当房屋出现了需维修的问题,王成指出第一要明确责任。尽管有时问题出在家裡,也有可能是公共区域的共管责任。在确定了是个人责任后,再联系承包商。咨询时应尽量向对方要出每个需要维修环节的细节,越详细越好。拿到报价后可以找物业管理人员或者相关人员帮忙看一下价格是不是合理。不能一看价格高了,就觉得是“天价”不做了。 王成表示多伦多华人物业管理协会常常会帮助华裔处理此类问题,有问题可以登录https://sites.google.com/site/ccpmatoronto/ 了解。 将估价列入合同是最好的保护 根据消费者保护法(CPA),如果估价单是合同中的一部分,根据合同提供的所有商品或服务,最终价格不得超过原始估价的10%,除非消费者同意新的工作或新的价格。 安省消费厅发言人Harry表示,这个法规的存在是要求消费者坚持索要书面的评估价格并纳入合同中去。评估中应该含有所工作的项目、涉及到的零部件和相关服务的价格。消费者要确认他们需要的所有服务都陈列在案。如果消费者与承包商签署了价值50元以上的合同,消费者有10天的冷静期。在这10天内,他们可以没有理由地取消合同。但是,在雇佣承包商的情况下,如果工程已经开始,消费者虽然依旧可以取消合同,但根据具体情况而视,消费者有责任对承包商已完成的工作给予适当的补偿。 有人提出是否可以拒付自己认为收费不正当的账单,对此Harry指出,在拒付一个账单之前,建议消费者获取法律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因为承包商很有可能会雇佣追债公司进行债务追讨。 省消费厅表示,通常在试图解决消费者的投诉时,他们会首先提供调解服务,为各方提供针对争议问题提供可能解决的机会。但是政府并不能强迫公司回应或解决投诉。如果不能达成协议,任何一方可以考虑寻求法院诉讼解决。 当相关公司收到指控具有违规行为的投诉时,消费厅会联系相关公司的业务部门,使其意识到投诉的存在并尝试调解。若该公司未能针对消费者投诉的事实回应或不答复省消费厅的联络,该企业将会被发布在省消费厅的“消费者关注清单”中。投诉也可能会被转交到相关调查部门,以确定是否需要进一步的执法行动。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星期,取决于时间的紧急情况、复杂性以省消费厅收到的投诉数量。 安省消费厅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的专访中特别提到了给广大新移民消费者的建议。发言人Harry称,当你选择购买一样东西或者使用一项服务,哪怕是很小的一个东西,都意味著你选择成为了消费者,也就拥有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在加拿大,大多数企业都能够公平的对待消费者,并且准守他们作为服务行业的承诺。然而,一些企业以不诚实的方式经营,并试图利用消费者的情况依然存在。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不但可以帮助消费者省钱,还能免于成为误道信息和欺诈的受害者。省消费厅鼓励消费者在购买产品和服务之前提做足调研并提出足够多的相关问题。 如何选择合适的注册电工 多伦多华人电气协会会长林春胜和注册电工江穆和都认为,找经济实惠又效率高的电工的最好办法,就是口碑相传,有朋友介绍。“当没有人帮你介绍,自己找的时候,不要光看牌照,一定要找有经验的。刚考下牌照的电工师傅也许很多事的处理经验并不如一个10年的老师傅做得好,”江穆说。 对于网上很多承包商的广告中都会写道“ 200万保险”或“500万保险”,江穆表示保险数目不应是找承包商的标准。“公司有5百万的保险的很可能是有个较大装修队。员工低于5个人100万的保险就够了。有5百万保险的承包商可能有10个以上的电工,每年流水有3、4千万左右才能维持运转。办公室裡还要有5至10个人,总共就要有20个人左右。也许你并不想找一个有20个电工的公司,而是要找一个有10年经验的师傅,”江穆说。 电气安全局(ESA)是一个严格的电气安全监管和倡道机构。除了颁发电工的牌照,在承包商公司的注册电工干完活后,该部门也会上门检查每个工程的质量。同时电气安全局还有一个授权承包商计划(ACP),是一个志愿加入的项目。加入该计划的承包商公司,不需要为每一项所做的工作而受检查,只接受抽查。因为能够加入到该项目中的公司,通常是有诸多电工、规模较大的承包商公司,每天做许多电力工程。他们重复性的工作和长期良好无事故的工作状况,符合安省电气安全规范,才有资格申请获批,也需缴纳一定费用。 江穆指出,没有加入授权承包商计划的承包商,哪怕做了一个插座 ,电气安全局每次都会去检查。有些人以为在广告中看到了某公司加入了授权承包商计划,认为会更有保障,其实不然。江穆认为,加入该计划的大公司避免了检查,做的工程常常没有被抽查到,工程质量或会有所下降。他认为,出于他个人的经验,有检查会比没检查的要好。在选择电工师傅的时候,找没有加入该计划的也许更为合适,因为他们的工作一定会被检查。 林春胜对此表示不同意。他认为根据个人经验来看,有没有加入授权承包商计划在对人们选择承包商公司的时候是无所谓的。因为加入该计划的公司只是因为信誉好,活多而有被少检查的权利。尽管大多数的承包商公司都希望加入该计划简化他们的工作程序,但他们要确保工程质量才能维持在该计划内。有些可能10天才能有一单生意的小公司自然也没有资格加入到该计划中来。从经验上来看大公司也许更为可靠。 如何投诉欺诈消费者? 在安省,企业不得提供虚假或误道性信息。消费者若认为公司发布虚假、误道或欺骗性的信息,可以参考以下步骤进行维权: 以书面形式,例如写一封信向该公司提出投诉; 保证信函已发送,最好以以挂号信的方式寄出并保存收据或传真的确认送达页面; 保存与该公司的所有通信往来记录; 确保给公司约10至 15个工作日来回答相关问题; 在安省消费厅的网站(Ontario.ca/consumerprotection)上,消费者可以找到投诉信的书写格式和示例,还可以找到如何解决分歧的相关提示; 省消费厅鼓励消费者在遇到问题或疑虑时,可致电416-326-8800或拨打免费电弧1-800-889-9768进行咨询。 消费者保护法明确指出该法案适用于所有的消费交易,规定了在某些情况下消费者可获得的保护权利和补救措施。如不清楚自己的个案是否适用于投诉,也可以拨打安省消费厅电话号码416-326-8800 或...

北约克楼花诈骗案终有结果!100多血本无归的华人有望获得赔偿

轰动一时的2014年北约克楼花诈骗案昨天出现实质进展,案中代表发展商处理买家楼款信托帐户、令买家蒙受损失的韩裔女律师Meerai Cho,与控方达成认罪协议,承认一项违反信托(Breach of Trust)罪名。案件于昨天在北约克安省法院进行量刑聆讯,多名苦主上庭宣读受害人影响陈述。法官经过3小时闭庭考虑后,判处被告入狱3年半。 此案受害者多达130多人,警方早前已对Meerai Cho控以诈骗超过5000元、藏有犯罪所得、违背信任等一共426项罪名。    根据控辩双方达成的协议认罪事实(Agreed Facts for Guilty Plea),被告Meerai Cho由2010年底至2013年夏天,先后90多次由其掌管的律师信托基金帐户中,非法向大厦发展商转出买家的预付楼款逾1,300万元。被告声称她错误理解发展商有权要求她将钱款转出,而她必须依照其委托人的指示去做。没有证据显示被告了解这些款项转出之后的去向,或被告自己侵占了这些款项。涉案款项目前已被发展商花掉或转移国外无法追回。    案情显示,现年66的被告于2002年取得安省律师执业资格,主要处理移民、难民、家庭及房地产方面法律问题,房地产业务约占其总业务量3至4成,不过涉案个案是她首次代表大厦发展商。女被告于2009年经人介绍与一名叫做Yo Sup(Joseph)Lee的韩裔男子相识,对方以成功年轻企业家形象出现。Lee被查明控制至少12间在安省注册的数字公司,这些公司被冠以“Centrust”的公司总名称。被告在代理该楼盘项目之前,曾经在Lee的私人物业买卖中协助其完成交易。 3年内逾90次提款 以发展商名义出现的Centrust公司,于2009年开始预售位于北约克央街5220号“Centrium”柏文项目楼花,项目包括住宅、商用及酒店单位。发展商最初委托一家名叫Bratty and Partners LLP的律师行处理买家售楼款。Lee于2010秋天找到被告,指由于文化及语言问题,感到Brattys公司无法为其提供足够及完整服务,要求被告接手协助其处理售楼信托帐户。    由2010年9月起,Brattys律师楼根据Lee的指示,将手中有关Centrium项目的商用物业买家楼款及售楼文件转给被告的律师行。不过根据法规和协议,Brattys仍保留已收到的民居单位楼款及售楼文件。项目中的酒店单位则是在被告接手成为发展商代表律师之后,才开始公开发售。 案情指被告在接手Centrium业务后,先后在大韩外换银行加拿大(Korea Exchange Bank of Canada,简称KEBC)及多伦多道明银行,开了4个专门用于该项目的律师信托帐户。由2010年10月起,被告收到由Brattys转来的楼款逾300万元,并开始接受新的商用、酒店买家缴来的楼款。2010年11月起,被告开始接受居住单位新买家楼款,尽管发展商与Brattys签有协议,指定Brattys作为唯一处理居住单位购楼款的律师行。    案情显示,在Brattys向被告的信托帐户移交款项后不足1个月,被告即在2010年11月2日首次由其信托帐户中提款75万元,转给由Lee控制的Centrust公司帐户。在2010年底之前,另外两笔分别为95万元及85万多元的款项由被告的信托帐户中转出至Centrust公司帐户,到2013年8月1日止接近3年内,被告从其4个信托帐户中提款90多次,控方提供数字显示,由信托帐户非法转出的钱款总额达13,046,379.82元。这些钱涉及约140名大厦各类物业的买家,转出全都违反安省共管公寓法的规定及信托规定。 调查显示巨款转往国外 案情书表示,除了该收取的律师费用之外,没有证据显示上述由被告信托帐户中转给Lee的钱后来由被告占有。也没有证据显示被告了解这些钱款转出其信托帐户之后的去向和用途。对Lee及其公司帐户的调查显示,钱转出之后在其不同公司帐户之间转移,之后去了不同用途,一些用于支付其他律师行的费用,一些用作日常花费如餐馆或是有线电视,也有大笔钱直接转去Lee的帐户或是转往国外。到目前为止,没有钱款被追回,Lee据信已离开加拿大未再回来。其楼盘项目则在2013年10月25日因还贷拖期被银行没收拍卖(power of sale)。    被告声称,最初Lee告诉她一些买家未能按售楼合同规定分期支付售楼款,因而发展商取消了这些合约并没收先前所缴纳的楼款。她声称Lee向她表示,由信托帐户中提款是为了完成整个项目,他承担完全责任,日后会将款项还回。 她声称最初开了提款先例之后,李不断向她索要新的提款,告诉她如果不把款项提出来,整个项目就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同时又向她保证已有数家韩国投资者同意注资项目,很快有足够资金将信托帐户金额补足。被告承认未能妥善保管(mishandle)信托款项。她声称自己误以为Lee是其委托人,有权指示她提取信托基金款项用于大厦发展项目,所以她要依据Lee的指令行事。她没有意识到买家才是她需要负责任的对象。不过被告承认,即使法庭接受她的解释,也不能解除她最终同意接受的背信罪名。 华裔:不在乎刑期 我们的钱能赔多少? 被背叛、绝望、自责、经济陷入困境,数十名听审的不同族裔苦主,在法庭内外都表达着类似的情绪。对于被告认罪及入监3年半,他们的反应各不相同。一些人认为加拿大法律过于仁慈,对涉款逾千万案件的罪犯量刑过轻,有人担心被告自己是律师,熟悉法律程序,或许连3年半刑期也不用坐满,很快可以假释。 有不少人对于被告认罪伏法、可以尽快展开索赔程序都表示欣慰。因为律师协会的索赔,必须在被告被裁定有罪之后才能展开。不只一名苦主对记者表示,比起关心被告坐几年牢,目前更希望将损失的多年积蓄尽快拿回来,即使只是早一天也好。他们对于未来索赔的程序和进展更为关心。 “最多可获15万赔偿” 负责案件的一位男警官昨天在庭外向苦主分发一张通告,指安省律师公会(the Law Society of...

多伦多抢Offer最凶狠的5大社区排行!秘密霸王offer成风,买房得靠硬抢…

抢offer超叫价成交,对今时今日的多伦多买房的人来说,已经演变成买房必须经历的过程之一。 2017年1月下旬,宾顿市一间独立屋吸引了逾千人看房,收到59个offer,最后以超叫价4成卖出,为2017年房地产市场打响了惊天动地的头炮。    差不多同一时期,另一间在旺市Bathurst夹Major Mackenzie的4睡房双车房独立屋,叫价149万元,引来了56个offer,最后以233万元成交,超叫价56%。    2月才过了一半,市场再次传出震慑人心的成交个案。位于多市Don Mills社区的一间旧屋,叫价99万,上市6日后,卖出。最后的成交价高达195万8千,和叫价比差点翻倍!    而且抢Offer这事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独立屋或者镇屋。连以往不被看好的公寓市场,近来也火到不行。根据小编朋友圈里经济的资讯,好地段的公寓也纷纷超叫价10万成交。       而前两个星期在朋友圈中被洗版的讯息:一个位于北约克Sheppard夹Don Mills的公寓,只有670多平方尺,一睡房加一书房,业主叫价36万元。夸张的是,这位卖家竟收到37个offer,终于在上市7日后,以47.6万元成交,比叫价高出11.6万元。 抢Offer最凶狠的5大社区 最近,地产公司网站Wishpad对2016年多伦多市的3睡房自由业权房屋买卖数据进行分析,发现这类型楼房的售价比挂牌叫价平均高出8.8%。更实质的数字是,3睡房的freehold楼房2016年平均叫价是81.8万元,成交价则是89万元,差额超过7万元。    (2013上半年大多伦多地区半独立屋房价) 该网站根据过去一年的资料,归纳出以下5个最多出现超叫价成交的社区。    Bathurst Manor 3睡房房屋平均叫价:$996,427 3睡房房屋平均成交价:$1,211,775 超叫价高出20%的比例:46%    环球邮报还专门挑了Bathurst Manor里最近卖出的一个房子为例,当时这房子的叫价是 $999,800,但3天以后就被以$1,305,018的价格买走。而2007年的时候,这栋房子的成交价仅仅为$505,000。    Parkwoods-Donalda 3睡房房屋平均叫价:$992,931 3睡房房屋平均成交价:$1,175,400 超叫价高出20%的比例:38%    Don Valley Village 3睡房房屋平均叫价:$980,234 3睡房房屋平均成交价:$1,141,021 超叫价高出20%的比例:34%    South Riverdale 3睡房房屋平均叫价:$823,086 3睡房房屋平均成交价:$940,214 超叫价高出20%的比例:36%    Junction Area 3睡房房屋平均叫价:$715,758 3睡房房屋平均成交价:$800,856 超叫价高出20%的比例:33%    霸王offer趋增 在多伦多房地产市场火热,买家抢房大战不断上演的情况下,现在一种新的竞价方式,所谓“霸王offer (bully offer) ”的日益增多,令卖家放盘时的公开叫价变得几乎毫无意义。行业监管机构提醒经纪保证交易的公平和透明。 据Toronto Star披露,现在一些卖家的经纪表示,如果其客户决定接受提前出价的所谓“霸王offer”,他们将不再通知其他感兴趣的买家,也不再等到他们之前设定的统一收offer的日子。    安省的房地产规则要求房产卖方的经纪,要通知所有其他感兴趣的买家,他们正在考虑一个提前出价的霸王offer,通常该出价会远远超过物业的要价。该通知允许其他买家,如果愿意可以参与竞价。然而在多伦多市场过热的地区,现在一些经纪人会在他们的放盘信息(listing)中表示,他们保留接受霸王offer的权利,恕不另行通知其他买家。 有舆论认为,这做法对一些既代表卖方也代表买方的地产经纪特别有利,因为他们这样做便不必与其他经纪分摊佣金。 初犯者最高罚2.5万元 安省地产议会(Real Estate Council of Ontario,RECO)在上周的经纪人公告中,特别涵盖了有关秘密霸王offer的内容,提醒地产经纪在操作竞价方面的义务。 据悉,RECO过去一年接获2,700宗投诉,其中“offer处理(Offer handling)”是最大的投诉类别,占所有投诉约15至20%。该类投诉涉及霸王offer、竞争性投标、佣金,及房地产经纪是否正确披露了自己的利益。    地产业界人士认为监管机构应对违规者加重惩罚,然而监管部门虽然有现成的投诉程序,但在一个节奏快速的市场上,这对于消费者并没有起到甚么作用,现况是有的房子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卖掉,而RECO的调查投诉程序大约平均需时约6个月。 对于初犯者,例如未能通知买方已经存在霸王offer,可能仅罚款5千至1万元。即使违规情况十分严重,对于初犯者最高罚款金额也只是25,000元。通常RECO会因经纪犯罪或严重的民事诉讼原因,每年吊销15至20个经纪牌照。    (信息来源:都市地产) RECO调查发现:有57%多伦多地区的买家买房时会出价超出他们的预算,而安省的这个比例是41%。 其中有多达38%的多伦多买家愿意提高预算两成,希望在竞购战中买到心仪物业,但讲真,即使房市再热抢OFFER还是得理智。以最高价抢买到心头好,不一定是最划算的投资。

多伦多出手最阔的不是华裔买家!这几个国家的移民加入竞价,价钱可抢高5成!

据多伦多建筑及发展商会(Building Industry and Land Development Association,建商会)表示,目前在大多伦多地区,不仅全新独立屋价格已超过100万元,连一般转手独立屋、镇屋的综合平均售价也达到7位数字。 建商会表明,在今年1月份,大多伦多地区的住宅物业平均售价为1,028,395元,按年飙升25%。    建商会行政总裁塔基(Bryan Tuckey)表示:“大多伦多地区住屋供应非常短缺,特别是独立屋。此类物业几乎一推出就被买下来。其实大多伦多地区在过去10年,住屋供不应求,这是屋价上升的主要原因。” 公寓存量10年新低 据地产交投纪录显示,截至2017年1月,大多伦多地区独立屋平均售价为1,316,325元,较2007年1月的平均售价444,368元,激增296%。同期,大多伦多地区城市屋平均售价达879,619元,价格在10年间飙升267%。    塔基又指出,建造更多公寓是其中一个增加住屋的方法,而在过去10年,大多伦多地区住宅物业库存量,柏文所占比率由42%上升至88%。 他强调,由于大多伦多地区公寓需求强劲,当地公寓库存量目前已降至10年来新低,而这与整个地区可供发展土地减少有关。随着在大多伦多地区买屋可负担能力下降,屋价相对便宜的邻近市镇,例如咸美顿(Hamilton)的楼市交投量正在明显增加。 其他族裔加入竞价 价钱可抢高5成 地产经纪黎宇昌表示,二月份大多伦多及邻近地区的房地产十分火红但又一片混乱,是一个疯狂的卖家市场。他估计二月份大多市房地产交易中,华人买家是减少了,主要原因是各族裔跟着华人入主大多伦多及邻近地区抢货。 黎宇昌表示,大多伦多及邻近地区的房地产买家,以往一直是华人主导,但最近一大批中东、伊朗、俄罗斯、欧洲和美国的移民,加入与华人买家抢楼,特别是中东人,他们抢offer价格比起以往华人出手更高。 黎宇昌称,这些其他族裔买家与华人有很多不同点。以往华人着眼一些半新旧房屋,购买后稍作装修就会入住或出租。外国族裔却集中购买一些十分残旧的独立屋,购买后将它推倒重新建筑新屋居住,他们也会着手搜寻一些地皮,将这些空置的地皮进行发展建屋出售。 黎宇昌指二月份大多区及邻近地区房地产市场一遍混乱,因为加入了其他族裔买家后,导致抢offer情况更为恶化。一间独立屋往往有30多张offer,并且抢offer的加幅居然由50至100%,中国买家受到外汇管制所影响,就算和其他族裔抢offer时,亦没有以往的豪气。他透露二月份连公寓也出现抢offer现象,而且抢offer价亦能达到50%叫价的增幅。

终于平反!最新报告:炒高加拿大房价的根本不是中国买家!

大部分加国人相信正是海外买家置业,才会推高楼市。而这个海外买家很多时候专门针对中国买家。    然而近日加拿大一份地产研究报告指出,超过40%华人置业地区之选择是以优良教育为主要考虑,其次置业因素是作自住用,以投资为目的才置业之华人仅27%。 进行海外华人置业者调查的加拿大苏富比国际地产,与中国一个海外房地产网站合作,指对中国海外买家来说,选择加国楼房市场的主因,是看中了本国教育质素及学校课程等。    报告提到于本国购置物业的华裔海外买家,为了帮子女寻找优质教育,不乏以渔翁撒网地勘探本国各主要城市的楼市状况,有46%华裔买家在麦基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所在的满地可寻找住所;44%华裔买家毋须缴海外置业者税时在温哥华找物业,41%在大多伦多地区寻找住屋。 正当不少本国人深信海外华人在本国买屋,纯粹为了投资,但报告指出,带动华人置业的第2个目的,是期望所购置房屋作自住或将来退休之用,此数字在卡加利尤占多数,约有62%在卡加利置业华人,是希望将来能在此城市居住下来。 投资目的不足三成 同样原因在大多伦多地区置业的比率亦有37%,温哥华则有25%华裔置业者是自住置业,满地可则为34%。 以投资为主要置业目的之人士,在温哥华及多伦多则分别占27%,其次是满地可的23%及卡加利的21%。    负责进行该置业原因调查的本国苏富比国际地产总裁Brad Henderson形容,海外买家在加国置业予本国人印象是投机取巧、炒高本国楼市的“罪魁祸首”,但报告显示上述都是本国人对海外买家的误解。    另外,根据其调查显示大部分海外华裔买家,在本国置业的房屋价格中位数是65.5万元左右,大部分海外华人置业者都并非百万豪宅买家。 进行调查的网站指出,自从去年8月卑诗省推出海外买家15%征税后,温哥华楼房交易数字,较2015年同期迅即下跌了81%,显示此对海外置业者打击颇大,甚至令不少当时意欲在温哥华置业者,转移到本国其他大城市置业,促使卡加利楼房去年增长至少4至5倍,而多伦多也因此增加72%。

虽然多伦多独立屋均价150万创历史,但这20个区的房子你还买得起!

2017年3月开始,多伦多独立屋均价超过157万。 具体点来说,多伦多市中心独立屋均价已经超过250万;奥克维尔均价超过160万;万锦均价超过170万;列治文山均价也超过170万;旺市的均价超过了150万....有数据表明,如今年入22万在多伦多也买不起独立屋。    那种有大房子和前后院,没事可以种种花种种菜的生活,似乎对许多人来说已经成为了奢望。 但据Zoocasa.com地产网透露,虽然以现在的房价,要买一个独立屋确实负担不小。但多伦多还有20个区的Townhouse的价格依然在可负担能力之内。不用花1,2个小时开车去上班,平常也能在带花园的Townhouse里,捣腾捣腾后院,种点小菜,烤烤肉,感觉也是不错的生活。    多伦多地产商会的多重电脑放盘系统(MLS)统计显示,2011至16年间,多市独立屋价格平均升83%,镇屋只升53.3%,平均562,187元,仍属一般家庭可负担的水平。    依据网站(www.ratehub.ca/mortgage-affordability-calculator)计算家庭可负担物业,以多伦多市家庭收入中位数76,219元,有能力支付20%首期,取得利率2% 30年期按揭的最理想情况下,也只能够负担636,886元的物业。但这笔资金在多伦多热抢Offer的情况下,想要买独立屋或者半独立屋,几乎没有什么希望。 多伦多 房价低于65万的20个区    统计发现怡陶碧谷湖滨M8V区的镇屋均价是大多伦多地区最贵的,平均647,618元,价格比同样位于怡陶碧谷西北的M9V区高出超过一倍,但M9V区镇屋在过去5年的升幅达87%的全市最高。    在多伦多房子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抢Offer已被视为正常现象,售价高于标价相当普遍。其中抢offer最厉害的地区要数士嘉堡的M1W,平均超叫价32,244元。    而市中心的M4Y区,抢offer现象就缓和了很多,卖价平均低于叫价7,668元。    此外,房屋最抢手是多伦多西边的M6K区,房子平均挂牌11.9日就被卖掉。    同样位于多伦多西端的M3N区放盘时间最长,平均要24.14日才能卖掉。而毗邻的M9V区和多伦多东端的M1E区,放盘也是超过20日才售出。 多伦多Townhouse 买什么位置最好? 安省华人地产专业协会副会长吴树声表示,治安、交通和基建、及学校是决定物业价格的主要因素,物业的新旧和少数族裔社群聚居也会影响买家的选择。    吴树声表示,一分钱一分货,很多人未必愿意居住在这些30至40万元的Townhouse。他指从市内Townhouse价格可以看见,边沿地区和旧区的屋价稍为相宜,但多伦多西北的治安相对较差,多市东端的基建发展也略为不足,因此这个区的楼价也是整个多伦多市最便宜。 他认为士嘉堡区位于401高速公路以南的住宅相对较老旧,面积也较小,很多房屋没有车房,只有一条车道或车位,且缺乏高速公路连接,影响区内发展,令屋价也相对较低。 早期兴建面积较小 吴树声分析,多伦多市的发展是由湖滨开始沿yonge街向北扩展,因此中间地区发展最好,而yonge街也有东西之分,yonge街以西的房屋较旧,价格可以不到50万元,yonge街以东至湾景大道的豪宅区稍为理想的镇屋,5、6年前已经超过100万元。    此外,怡陶碧谷南边湖滨区大约10年前尚是大量廉价汽车旅店的集中地,早期的公寓大厦购物相当不方便,而且以前治安相对较差。不过现在湖滨新建成了很多新颖美观的Condo,改变了整个社区,也扯高了楼价。 吴树声指出,Townhouse大致上可分两种,早期兴建的Townhouse面积较小,间隔和款式自然也较旧,建筑材料也不一样,所以40至50万元也能买到。新落成的Townhouse采用开放式概念,高楼底,面积有2,000平方呎以上,因此最便宜也要80至90万元起。

万锦16街/Kennedy Rd附近拟建2400间豪宅!北边的唐人街要开建了吗?

万锦在大多伦多算是著名的华人区  在房价涨涨涨的2017年一房难求 2017年3月开始,万锦的独立屋均价就已经超过170万加币。南面紧靠16街,环绕York Downs高尔夫球场而建的Angus Glen社区更是万锦知名的豪宅区。目前双车库的独立屋价格在250万以上。    但今天Angus Glen豪宅区内的York Downs Golf Club高尔夫球场改建民宅的初步方案出台。这个加拿大最著名的高尔夫球场之一将改建为2400间住宅。这个方案申请仍处于初步阶段,4月5日晚上7点将会在万锦市政厅开听证会,听取各方意见。    据约克区网站报道,整个York Downs高尔夫球场占地417英亩,开发面积约300多英亩。 2015年4月下旬,York Downs高尔夫球俱乐部的会员发表声明,称四大发展商,包括:Kylemore Communities、 Angus Glen Developments、Pace Developments及Metropia and Empire Communities提出4亿1200万加元收购的要价实在太吸引,800多名会员投票后决定出售82%地皮给发展商。 这样,每个会员的口袋里多20多万收益。    高尔夫球场售给开放商接近2年后,3月7日,开放商递交初步改建方案,将其中的311亩(169公顷)改建为2400间住宅。 虽然这个项目目前还在审核,但是2400间住宅一旦建成,至少会增加5000人口,本已大塞车的16街势必更加塞车。对于万锦的华人来说,算是一个不得不关注的大消息。

编辑推荐

新闻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