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2日 星期四 14:47:5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移民故事

因从事新冠研究 华裔科学家获入籍便利

联邦政府加快了缅尼吐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一名教授的加拿大公民身份申请程序,称因为“迫切需要”而为他计划中的新冠状病毒研究提供便利。 据CP24报道,上周三,专门研究供应链物流的吴教授(Adolf Ng)在一个非同寻常的网上仪式中,成为加拿大公民。 吴本来被安排在三月应考公民入籍试,但因为疫情而被延期。 但他是数十位因研究新冠状病毒影响而获得联邦政府拨款的学者之一,他工作的一部份需要到中国去。 于是他写信向政府申请加速审理过程,他们的回应是为他安排了一个以视频会议举行的入籍仪式。 吴说用这种与别不同的方法获得公民资格,令他更有义务为国家做出贡献。 (图:CBC) T11

廿四孝华裔妈妈“停课不停学” 不是每位疫境母亲都可以

面对“复课无期”,本地家长晚既要面对生活压力,又要在家照顾子女及兼顾他们的学习,大大改变了原来的生活节奏。 为免子女学习进度“落后”,有华裔家长趁机为子女“狂操功课”,亦有家长暂时放下课本,与子女一起体验生活。 任太:家长日间充当老师  晚上辛勤备课    育有一名八岁女儿的全职妈妈任太,认为安省政府推出的网上资源不足够,唯有自己加紧力度去为孩子搜锣网上学习资源,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私人时间”去为孩子“备课”,实行在这非常时期充当“临时老师”的角色,为孩子建立一套完善的学习计划。 “安省政府提供的学习资源大部份来自公营电视台TVO,内容又不像香港的“教育电视”那么具教育意义,感觉不能只依赖政府或教育局,还是需要自己落手落脚寻找其他学习途径。” 学校停课,子女学习的责任变相落在家长身上,对于要在网上寻找资源,又要长时间陪伴、协助或监督子女浏览网站,任太坦然觉得十分吃力。 “由于白天的时间要将所有精力集中在孩子身上,因此我会于前一天利用晚上的时间安排好第二天的日程,更要预先上网搜锣学习材料,筛选有用、合适的网站,然后自己先熟习一下内容。这样我才可以充满自信的姿态去教导女儿。要不然施教时很易被问到口哑哑,感觉有点丢脸。”本来于晚间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现在要去用来“备课”,任太谓虽然辛苦,但也希望女儿继续受到正规的学习课程,达到“停课不停学”的目标。 为了学习更有效,任太会安排不同科目的学习时段。“早上学习语言和数学;下午便学习较轻松的科学、社会题材等。但我不会只着重硬知识,亦要跟她讲解多点新闻时事及实用性的社会资讯。” 任太提供了一些好用的网站作为在家教学的资料,该个名为“停课不停学”的资料夹由“香港妈妈在多伦多 @hkmomsintoronto” 整理。 谢太:难得的生活体验  一起熨衣衫煮饭以至开瓶 另外,一名育有一子一女住多伦多华裔家长谢太,认为学校老师应该主动规画在家的线上学习课程。“目前学校老师还未有主动联络或跟进学生的学习进度。如果再度延长停课时间,真不能单靠家长的能力。我和丈夫都是全职工作人士,即使在家工作,总不能经常放下手上的工作去协助子女学习。” 谢太不期望要学校提供一整天的网上课程,但一天安排最少45分钟的互动式网上教学时间,还是可以让孩子有点约束力,而且也可跟自己的同学互相交流。“本地学校可以参考香港或亚洲其他地区实行的实时教学方式,利用软件如ZOOM 或 GOOGLE CLASSROOM来让孩子有得到更全面的学习。又或者每天定时发放课程或功课,都会让家长们较容易掌握。” 除了课本上的知道,谢太认为跟子女相处时间多,可以多与他们一起体验生活,例如做日常家务如洗熨衣物、做饭等,甚至是开瓶这些较冷门的作业。” 周太:疫境中 穿睡衣的一天 教育局延长对中小学、幼稚园的停课安排,目前可谓“复课无期”。疫情未减,很多家长都不敢带子女外出,可是又担心孩子在家百无聊赖,只好绞尽脑汁为子女安排益智活动。 一位育有四名子女的华裔家长周太,拍片记录了孩子一整天在家的活动,取名为“穿睡衣的一天”。当中不乏益智游戏、做运动强身心、写字练习等,希望一家人在家抗疫的日子,都可以获得健康的身心发展。 周太拍下四个孩子在疫情严峻下“多姿多彩”的隔离生活,称之为“穿睡衣的一天”。   (本报图片) C02

密西沙加落寞的百年老宅有故事

▲Cawthra-Elliot宅邸以对称平衡为设计理念,正面两边各两根立柱,门边两盏铸铁壁灯 撰稿:叡 密西沙加有一条叫做Cawthra Road的主路,是以当地知名的Cawthra家族姓氏命名的。说到这个Cawthra家族,在密西沙加当地还留下了一座尽人皆知的宅邸。 1803年,当Joseph Cawthra从英格兰约克群迁居加拿大。当时的约克城,就是今天多伦多前身,只有10岁。1808年,Joseph Cawthra分得安大略湖以北一片400英亩的农用土地。生了9个孩子组成大家庭之后的Joseph Cawthra,逐渐意识到自己不是务农的材料。最终,他转行在King和Bay街附近开了一家日用杂货药店。 百年之后的20世纪初,Cawthra家族已经斗转星移换了几代人。1926年,Grace Cawthra和Harry Elliot将军夫妇在Port Credit克雷迪特港附近建了一栋新屋。Harry Elliot将军作了一个当时颇为离经叛道的决定,就是在婚后将妻子的姓氏加入了自己的姓氏,组成了Cawthra-Elliot。正是这个决定,使得这栋宅邸留在了Cawthra的名下。这栋宅邸在Cawthra家族在英格兰老家的宅子为原型的基础上,加入与时俱进的设计元素,从而更加适应Grace和Harry Cawthra-Elliot的家庭生活。 ▲Grace Cawthra和Harry Elliot将军夫妇 20年转瞬即逝。1947年,一场大火几乎摧毁了整个宅邸东翼。在重建之后没多久的1949年,Harry Elliot将军因为突如其来的肺炎并发症离世。男主人走后,Cawthra宅邸逐年荒废。而美丽优雅的女主人Grace Cawthra-Elliot也年事渐长,和曾经辉煌的家宅一天天黯淡下去。因为将军夫妇没有继承人,于是密西沙加市政府在1974年Grace Cawthra-Elliot去世之后将Cawthra-Elliot家族资产充公。 今天的Cawthra宅邸早已没有百年前的光彩,但仍保持着岁月的风骨和隐约可见的点滴神采。宅邸正门前的草坪依然环绕。不同的是,距离门口三级台阶不远处,已经树木丛生。 前院南边的花园深处曾经有个泳池,今天我们看到的泳池只能说是近百年前的一部分。今天裸露在外的两级台阶,可想而知,在上世纪那些明媚的夏日裡一定是没在水下的。据说,这个泳池是1930年代密西沙加屈指可数的泳池之一。 ▲当年密西沙加少见的游泳池之一 今天看起来更像是浅水滩 而北侧的花园则以玫瑰著称。想必,Grace Cawthra一定对玫瑰格外倾心。今天从Cawthra路过的人们,抬眼望去,就能看到玫瑰花丛周遭种植的两列松树。 ▲曾经分隔花园和Cawtha主路的一行松树 ▲曾经的花园矮牆 只是另一边,少了休憩赏花的女主人。宅邸外的石柱上写着“Lotten”的字样。看似不得其解,其实仅仅代表着“Lot Ten”10单元。因为这栋宅邸所在地是密西沙加城市规划史料中记载的第10个单位土地。 ▲宅邸门前镌刻着“LOTTEN”的石柱 ▲Cawthra-Elliot旧照(1926年)

中国艺术家申请 加拿大自雇移民 遭遇逃税质疑

一名试图以艺术家身份申请加拿大自雇移民的中国人,获准司法复核。网上图片 一名试图以艺术家身份申请加拿大自雇移民的中国人,在被签证官员怀疑他逃税为由拒签后,申请司法复核被允准。联邦法院判定移民官员违反了程序正义。 由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引用了一名中国艺术家翁云鹏(Yun Peng Weng,译音)在联邦法院申请司法复核的案例,以说明尽管签证官员有权质疑移民申请人的缴税方式,但不应就此认定申请人提交的文件造假。 据联邦法院今年1月28日的判决书显示,在签证官与申请人面谈的过程中,要求对方提供艺术品销售的证据以及所支付的税款。 法官承认,签证官有权寻求此类证据,旨在确定申请人作为艺术家具有自雇的能力。其申请之前5年的资金来源和缴纳的税款,都是合法的查询范围。 但在面谈过程中,申请人建议提供代理商在美国和新加坡的销售证明,但签证官员没有接受这一做法,在没有查看其中任何文件的情况下,就认定申请人逃税。 触及申请签证核心问题 法官表示,尽管接受签证官员根据对申请人的原司法管辖区的经验作出评估,但在审查相关文件前就得出做假的结论,并不公允。 法官指出,在审查所提交的文件后,判定文件没有分量或缺乏可信性是一回事;在没有查看的情况下,就认定文件不可信是另一回事,因为那些文件可能会减轻签证官对申请人逃税的怀疑。   签证官员这违反程序正义的行为,触及与申请签证有关的核心问题,即申请人艺术品的获利能力、申请人业务运作的合法性、申请人在加拿大以自雇人士的身份经营业务的能力,以及申请人的一般信誉。 因此法官判定签证官的行为违反公正原则,允准申请人获得司法复核。

加国猎奇:6名少年安大略湖神秘失踪,从此人间蒸发…

▲失踪的6名少年 原标题:6 Boys      撰稿:睿 1995年3月17日凌晨,一场St. Patrick's Day 圣帕特里克节聚会刚刚结束。六个刚刚从聚会出来的10多岁的少年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在安省Pickering皮克林Frenchman’s Bay港口偷来一艘小型游艇,准备在安大略湖下水继续玩乐。 17岁的Jay Boyle、Robbie Rumboldt和18岁的Chad Smith来自Pickering当地,17岁的Jamie Lefebvre来自于士嘉堡,17岁的Michael Cummins来自于奥沙华,16岁的Danny Higgins来自于亚积士Ajax。 这六个年轻人从此失踪。如蒸发一般,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2019年春,Amanda Boyle站在Frenchman's Bay港口的安大略湖边,注视着脚下的大石和衝击石块的浪花,似乎注视着一个巨大的伤口。而这个巨大的伤口,随时会被后浪推前浪般的撕裂。 ▲安省皮克林Frenchman's Bay港口 24年前的春天的那个暗夜,Amanda的哥哥Jay Boyle和五个年纪相仿朋友,坐上了一辆停靠在安省皮克林港口的游艇。Jay高大健壮,爱好体育,年仅17岁,却已和女友有了小女儿,还因为持枪和暴力袭击曾有入狱经历。 这是一艘船身4米的波士顿维纳Boston Whaler仿制款游艇。在前一天夜里,六名少年刚刚在附近一个港口窃来一艘三轮划桨船。作为交换,他们把划桨船和船上的一箱啤酒,留在了港口。 1995年3月17日凌晨1点48分,岸边的监控录像记录了六人的身影。这也是他们最后可循的踪迹。附近居民曾经在那天凌晨的两点多,听到船隻引擎发动的声音。 就在Jay和五个朋友出游的夜晚,他的母亲正在家中帮他照顾还在襁褓中的女儿Kierra。Kierra今年已经25岁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连那艘游艇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36小时之后,皮克林所在的杜兰区警方、多伦多警局,以及海岸警卫队,联合展开了一场几乎上天入地的搜寻。安省Trenton空军基地的直升机和C130大力神运输机也加入了这场行动。无功而返。 临近美国纽约州Wilson渔民只找到了一个5加仑装的油罐。 警方当年得出的结论是,这六名少年一定死于溺水。其中几个少年的家人更愿意相信他们的儿子是结伴离家出走了。他们的生命,也许还在另一个城市继续着。 从1995年起的每一年,Amanda Boyle、她的三个姐妹和其他五位少年的家人,总会在圣帕特里克节这一天来到Frenchman's Bay,纪念哥哥Jay和他的五位朋友。有时候,他们会带来系着象征希望的黄色丝带的气球,写上祝福和心愿。希望有一天,亲人的下落最终水落石出。 ▲失踪少年之一Jay Boyle的妹妹Amanda Boyle经常带着两个孩子来到哥哥当年失踪的岸边 ▲失踪少年的家人来到Frenchman's Bay港口放飞黄丝带气球1996年 ▲Amanda...

多伦多华裔爆料:Home Depot 买热水炉后遭遇烦心事

原标题:天寒地冻 断暖断气 买热水炉买气受 星岛日报记者 文琪 如果在寒冷的冬天,一家人没有热水使用,那一定是最糟糕的事情。但这样的事就发生在居住在大多伦多地区的张女士一家人身上。近日张女士向记者爆料在Home Depot 购买热水炉后遇到的烦心事。 2019年12月20日张女士在北约克(North York)的一家Home Depot购买了一个美国品牌RHEEM PV50款的热水炉。想到新年会有新的热水炉使用,张女士原本心里还非常高兴。谁知道后面发生的事让张女士形容为“是一场噩梦”。整个跨年夜,家中都因坏掉的热水炉而没有热水使用。 Home Depot拒退货 据张女士称,当时购买热水炉时, 她就担心过热水炉的售后和维修问题,并特意对此咨询过Home Depot的销售人员。“当时店里的服务人员对我说,如果热水炉出了问题,他们不提供配件。购买三个月之内有问题,可以整机退或者换。三个月以后再出问题,就要打电话给厂家,厂家来负责。” 出于对Home Depot的信任,张女士购买了这款热水炉,并自己花钱聘请了持牌的师傅上门安装。让张女士没想到的是,就在2019年的12月31号,这台新的热水炉就突然不工作了。张女士叫了安装师傅上门检查,师傅看过后告知张女士是热水炉上边的马达不动,有可能是马达坏了。一家老小在跨年夜过节没有热水用,张女士急坏了。 ▲张女士购买的使用了10天就不工作的热水炉(张女士提供) 张女士称她看了自己的购物小票,上面写著“90天可以免费退货”。因为家中生活起居不可能没有热水,而次日又是节假日,到处都不开门。张女士很著急,当时是下班的时间也无法联系上Home Depot沟通维修。通过网络搜索,张女士发现,目前这台坏掉的热水炉,就算从美国订零件,也要花费好几天的时间。期间没有热水用,实在苦不堪言。面对一台刚使用了10天就坏掉的热水炉,张女士决定退掉的同时,又尝试在网上搜寻信息,看看是否可以有其它办法可以立刻解决家中急需用热水的情况。 张女士通过黄页找到了Reliance Home comfort热水炉的代理商,打了电话过去,得知租赁(lease)安装一个大公司的热水炉,不但任何时候有问题都可以免费维修,修不好还可以免费更换新的,并且免费安装。同时张女士被告知,如果是新客人,还有第一年免费,并且没有合同,条款非常好。张女士对这样的模式感到放心,觉得哪怕发生意外也会有所保障,随即决定每月花30元租赁热水炉,把原来的那台退掉。 2020年1月1号张女士家就安装了Reliance的热水炉,一家人高高兴兴地过了新年。当新年假期结束,1月3号张女士带著有问题的热水炉到Home Depot要求退货时,Home Depot却拒不退货。张女士表示:“他们的态度很强硬,因为热水炉上面写著‘不退不换’。我仔细一看,才发现热水炉的底部有很小的字,买的时候没有发现,因为当时有包装。上门写著有问题要找厂家,厂家要到家里去检查,确定无法维修才能退货。我问了甚么时候可以上门检查,他们说不清楚,并给了我一个美国电话。打了半天接通了,又给了一个加拿大的RHEEM的电话,打了半天也没人听。我到现在还没有联系到厂家的人,不知道厂家甚么时候可以过来检查。如果确定是零件的问题,就要从美国寄零件到我家,收到零件再打电话给厂家安排维修。我算起来至少要7至10天才能修好,这么多天没有热水用,在寒冷的冬天这样很不合理。遇到Home Depot和厂家互相扯皮的情况,作为消费者很受伤。” 记者通过电邮和电话联系了位于美国的热水炉厂家RHEEM。但对方并未针对此事有任何形式的回应。针对张女士反映的状况,本报记者又把相关问题以及张女士的购物小票、热水炉的照片等都反馈给了Home Depot的公关传讯部门。该部门的经理Alyssa Haw在回覆本报记者的邮件中表示:非常感谢媒体反映的情况,并提示Home Depot会关注相关事件。“我们确实想帮助张女士,但是,我们想知道是否可以通过您请张女士直接与我们联系。遗憾的是,根据您提供给我们的信息,我目前没有看到她与我们的售后团队联系的相关记录(we do not...

中餐生意、吹哨者与网络谣言

新闻报道,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亚洲出现以来,加拿大唐人街的餐饮业受到巨大冲击,餐饮行业近日呼吁公众支持,并希望三级政府伸出援手,给予经济上的扶持。 中餐行业的叫苦是真实的。大温哥华和多伦多地区的华人餐饮业生意遭受巨大打击,这是现实情况。温哥华市长肯尼迪描述说:“有些餐馆已经丧失50%、60%、甚至70%的营业额,非常令人担忧,而消费者不外出消费,多半是基于错误信息造成的恐惧。”而在东边的多伦多,经过最近一段时期华人社区和政界的积极宣传和带头示范,华人餐馆业经营状况有所好转。华裔联邦部长伍凤仪表示:“就我所知,许多华人商店和饭店的营业额近来都渐渐有了起色“。 社会上的误传和不实信息,对社区产生的影响巨大,加拿大华人首当其冲成为新冠病毒错误信息和谣言受害者,此言不虚。从1月中至今,华人社区中各种言论来来去去,有的在当时造成很大影响,而信息的真伪则经过时间才显现出来。 故事一:1月23日,有人在一个温哥华的华人论坛上发帖说:“最新小道消息,列治文医院发现一起武汉肺炎”。他还叫大家“没事都老实在家里呆着,别乱跑”,事后证明这是谣言。随着新冠病毒在中国湖北出现疫情,防疫专家早就估计有的案例出现在加拿大只是早晚的事。但此类没有经过证实的言论造成的负面影响甚大。 故事二,这个消息更是流传甚广:一位本拿比居民怀疑自己感染新冠病毒,前往卑诗省三家医院和诊所求诊无结果,返回武汉在上海转机时“当即确诊”感染并隔离。这段故事给人们心理的震撼影响力在于,同样一个病人,三家加拿大的医院都诊断不出来,在上海“一下飞机就被验证了”。时间是如此神速:(加西时间)1月24日(确切说应该是25日凌晨)还在温哥华医院里,(不知道何处时间)25日该居民和家人已经“回到上海,当即被上海医院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加西时间)26日这个故事就已经在温哥华的自媒体上沸沸扬扬……。 此消息对加国社区造成的心理影响可以说是非常巨大:加拿大医疗系统的能力何在?但问题在于,这件被称为“实锤”的故事虽然被当地市议员亲自确认“真实可靠”,后来议员自己也声称“我也是谣言的受害者”。 多伦多市长到中餐馆为华裔打气 故事三:有评论者为此议员辩护,大谈“人性善恶和道德标准”。称“他作为市议员,提醒大家重视这个病毒可能传染的严重性,也是起到了‘吹哨者’的作用,应该受到表扬,而不应该是受到围攻……”。随后该作者进一步引申,批评总理特鲁多,赞扬邻省的省长康尼。 我认为,“吹哨者”和谣言看似仅差一步,实则天壤之别。姑且不论该信息来源者是否受到上级或官方的言论自由压制,两者在此的巨大差别就在于信息是否真实。比病毒更可怕的是以讹传讹。 不仅如此,评论人在文中宣称:“在海外病毒传染刚开始的时候,加拿大尚没有案例。……讲老实话,加拿大在那个时候,很难有能力确诊这个病毒的感染,因为手头没有具体的检测标准”。 防控疫情的问题,本来应该尊重公共卫生方面的官员和专家,尊重科学和事实。而在此非常时期,网络上有的言论也许是为了捧卑诗邻省省长、贬总理,试图“带节奏”,总想把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不惜散佈加拿大的医疗体制“很难有能力”的不实推论。这会对公共舆论造成不好的影响。 德胜

武汉侨民吃好住好 隔离如休养 有个小镇叫特伦顿

基地内的住宿 新冠肺炎的全球肆虐牵动着无数人的心。加拿大首架前往中国武汉撤侨专机共有213名撤回的侨民,于2月7日抵达安省特伦顿军事基地(CFB Trenton);第二架撤侨专机随后于2月11日抵达。目前这些被隔离的人员均情况稳定,无人有相关症状。第一批被隔离人员已在2月21日结束隔离。第二批也于2月25日解除隔离。他们在隔离期的生活也成为了很多民众想要瞭解的轶事。 都市报记者:文琪 新冠病毒疫情持续扩大。“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感染600余名各国游客,陆续有多国政府在酝酿派包机接回船上侨民。但配套措施引发争议,疫情防控继续面临严峻的考验。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难免有人感到恐慌。目前正在特伦顿接受隔离的撤侨华人自发地组织起来,写了感谢信给帮助他们逃离疫区的加国政府以及悉心照顾他们的志愿者团队,同时也发起了捐款,为加拿大红十字会捐增近3.5万元加币。 “我们已经非常幸运” 目前正在特伦顿军事基地接受隔离的来自武汉的邹女士,在接受星岛《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自己是带着孩子一起回加拿大的。“我和孩子都是加拿大公民,我先生是拿枫叶卡的。我们一家本是可以一起乘机回加拿大的,但是因为我父母还在家里,老人都80多岁了,所以我先生就留下照顾父母了。” 回来加拿大以后,来到特伦顿隔离期间,邹女士表示红十字会把他们照顾得很好。“每天有两次护士会在每个房间查体温,向我们询问身体的健康状况。下午还有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进房间消毒、打扫卫生。我们每天的饮食都很好,特别丰盛。一日三餐可以说是换着花样地给我们送。有水果、牛奶,小孩的酸奶都有。” 图为走廊和穿着防护服负责消毒的工作人员 邹女士的孩子已经5岁了,在国内就读的是幼小衔接班。“之前在国内就是学习拼音之类的,现在开始能在网上上网课了,有些作业老师在群里发。所以回来加拿大后,孩子需要一些A4的白纸做作业,这里的工作人员下午就给我们送来了,服务得很到位,可以说是有求必应。” 邹女士表示虽然在基地的隔离生活很安静、安全,但因为带着小孩,还是有一些顾虑,并没有带孩子出去活动。“在这里每天上午、下午都有时间给我们可以在规定的活动区域里走走路,放放风。我怕小孩出去会有疑似病人导致交叉感染,所以就没有出去。第一批、第二批到达这里的撤侨人员我们都建群了,大家有什麽问题都在群里交流。恰逢情人节时我们也收到了礼物,是Trenton附近小朋友们做的贺卡,很暖心。大家都挺感动的,因为能逃离疫区,我们已经非常幸运了。” 提及是否很担心在国内的先生和父母,邹女士回应道:“担心肯定是会有的,因为我走的时候也匆匆忙忙的,很多事来不及顾及。在武汉的时候,我都是在网上买菜,小区保安会送到我们房门前,过几个小时再拿进房间里来。从封城的那天1月23号开始,我们全家就都没有再出去了,楼都没有下。一共买了两次菜,都是物业送过来,所以我们隔离得挺好的,一直没有任何症状。” 基地的义工为隔离人员准备的生活用品 因为目前疫情的状况并不稳定,在中国陆续有案例,患者是在感染24天后才出现症状,因此不断有声音说隔离时间应当加长。邹女士对此表示,目前在基地的隔离时间还是14天。“但是的确大家都说,出去了以后还要自我隔离最少7至14天。我们基地里有很多人在本地有工作,他们公司的老闆就说第一周先不要来上班,在家里休息。我们也打算回去就呆在家里,不会出去,再自我隔离一段时间,比较保险。” 提及孩子是留在加拿大还是回到中国继续上学,邹女士表示:“我还是想疫情结束了以后,如果国内一切都正常了就带小孩回去,因为想让他学一些中文,到了二年级、三年级再带他回来加拿大。原本是这样打算的。但是如果这次的疫情控制得不好,影响了我们回去的节奏,我也会考虑让孩子就在这边上学了。” 基地同胞忧心租房难 记者透过本地一个租房群群友的爆料,联系到目前正在特伦顿军事基地里隔离的一位华人母亲。这位母亲带着孩子从武汉疫区来到加拿大。眼看就要隔离结束,但是他们正面临租房难的困境。她表示,自己在多伦多附近是有房子的。但是那个房子整租给别人了,没法突然让租客搬出去,才导致临时的突然需要租房子。“回来以后,为了租房子的事情,碰壁很多,简直觉得受到了侮辱。目前租房子是我们最大的问题。我们被带到这里隔离并不是我们不健康,也不是有感染症状。我们是接受政府的要求隔离,并且在没有问题、被允许出去的时候,能拿到政府颁发的隔离证书的。但是我们现在到处租房,一听说我们是国内回来的、湖北来的、是隔离区出来的,就都不愿意租给我们。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呼吁一下社区里的广大房东们。我们这些人离开了基地以后,健康是有保证的。反而我觉得我们比那些自己自觉在家里隔离的,或者没有隔离的,要好很多。在租房子这件事上,我深深地感到了受歧视。” 户外的孩童玩乐设施 在记者随后的访问中,这位母亲表示,在基地的生活的确被照顾得很好。工作人员很负责地进行一天两次的健康检查,提供良好的食宿,反而没有被异样地看待。“从我开始找房子到现在已经有四、五天了,的确是处处碰壁。我有试过告诉他们我们是会拿着隔离结束的健康证明来的,还是不行。中国房东还会委婉地告诉我要跟夫人商量一下,然后就默默地把我们删掉了 。其他族裔的房东直接说不能接受。如果隔离的时间加长了,我反而放鬆了。因为这样我会有更多的时间来租房子。” 如果有任何读者愿意租房给从基地结束隔离、获得了健康证明的同胞,可以拨打电话416-861-8168 分机1564 联系本报。 华社相助亲情在 目前还在武汉、无法返回多伦多的辛力加学院(Seneca College)中国留学生Bonny对记者表示,疫情不知道什麽时候能结束,现在就算能回到加拿大,除了要自行隔离,还要提交体检报告。她选择和家人一起留在武汉。“我和家人现在在武汉都很好,已经很久没有出家门了,在封城之前就没有怎麽出过门。之前我在多伦多找房子也遇到了不少介意我是武汉人的房东或者室友,一说这个事人家就不愿意租了。本来原订1月31号回多伦多的,我后来再三考虑就退票了。可能要三月底才能回来。” Bonny对记者表示,尽管咨询租房碰壁的次数很多,但也遇到了让人暖心的房东Cherry。记者通过Bonny在微信上联系到了房东Cherry。Cherry给予了Bonny很多支持,表示等疫情结束如果Bonny回来多伦多,自己家中还有房间,也欢迎Bonny再来看房。 Bonny在1月底向Cherry咨询租房的过程中,坦言了自己碰壁多次的失望。根据二位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Cherry鼓励Bonny称:“你要是能过了加拿大的检疫,再自我防范隔离一段时间,就没什麽问题。有问题,海关、卫生部门也会带你去隔离。我相信加拿大的政府和办事机构,这是其一。第二,现在过度的恐慌也不好,大家毕竟还要过日子!难道武汉要被抛弃了吗?老百姓也是无辜的。第三,我十几年前也是留学生,知道留学生租房不容易,生活学习都挑战很多。走过这条路的,都理解同类多一些。 总之,我不觉得这个时候要歧视武汉人。多点鼓励和支持比较重要。”Bonny对记者续称,最后因为她暂时不能回多伦多了,所以她在感谢了Cherry后,让Cherry把房子租给了其他有需要的求租者。 Cherry在稍后的采访中则对记者分享道,虽然移民加拿大多年,但中国各地目前经历的疫情困境让她非常心痛。“我想帮助武汉的留学生并不是置自己的健康于不顾。我相信现在从国内回来的人,都会很自觉地自我隔离。谁都不想做超级病毒传播者。如果人人都对他们避之不及,我想他们会非常难过。目前加拿大虽然疫情并没有中国那麽严重,确诊病例不多,但是的确我们人人都要做好防护工作。大家还得照常生活和工作。防护防的是病毒,不是人与人的善意和温情。”

加国奇迹:少年时无恶不作 今日成为执业律师

乔治正式成为一名执业律师。 加通社 人生道路上,总有许多的岔口,让人一不小心就走上歧途,即使想要改过自新,却总发现力不从心或困难重重。但一名多伦多的前帮派成员,却通过自己努力,从一名出庭受审的罪犯,转变成如今的执业律师,实现了人生的积极转变。 坎坷的青少年期 根据加通社报道,安省法律协会近日宣布,通过现年34岁的乔治(Rohan Geroge,图)的律师牌照申请。在他递交的材料上看到,乔治与家人是在1986年时,以难民身份从斯里兰卡移民加拿大。 小时候的乔治品学兼优,但从青少年中期开始慢慢改变。与许多相似背景的泰米尔族(Tamil)年轻人一样,面临着诸多困境,在暴力文化中成长,无法融入社会,其后加入帮派来寻求归属感。 2004年时,他就因盗酒等罪名,被判30天监禁;2005年,19岁的乔治更涉及一宗凶杀案:他与其他三名嫌犯将一名受害者带走捅伤后,丢在公园死亡。他因此在2007年,被判误杀罪名成立,囚禁两年后获得保释。 他说:“过去15年里我一直保持沉默,在阴影里生活了15年,也是出于对受害者家庭的尊重,对于他们我始终不知道如何开口。”而过往的犯罪纪录也为他的人生设置了重重障碍,包括就业等问题,因为无法提供无犯罪证明,连去超市工作的机会都没有。“我极想作出改变。”他说。 重返校园 修读法律 之后他重返校园,2013年在多伦多大学取得文科学士学位,随后进入温莎大学修读法律,并在2017年获得学位。 他认为,自己人生中一个重要一课是在监狱期间,从心理医生那里学到的主动懊悔概念,让他知道,沉浸在过去所犯的错误中,并不能为世界带来改变,更重要的是去做积极的改变。他的努力也获得了回报,得到老师及亲友的认可,在他递交的这份执照申请中,就获得了20多封推荐信。 法律协会在做出这次决定时表示,“改过自新”的概念,是基于一个人认识自己错误的能力,并做出改变和修正,成为社会上一个更加积极、有用的一分子。而乔治正是一个绝佳的例子。乔治表示,目前还不打算立刻开始律师的工作,想要休息一段时间好好消化。“对我来说,这相当于一种超能力,我感到害怕,因为(做为律师)有很大的力量,我不能胡来。” 综合报道

28岁中国留学生因流感死在公寓!曾打911,警方找不到他的住所…

, 就读于美国东部顶尖理工大学——仁斯利尔理工大学(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RPI)的一名28岁的中国留学生沈页明(音译,Yeming Shen)死于流感。 在沈页明的室友发现他死于流感前6小时,他曾挣扎着拨打了911,但是911系统用于追索电话来源地的功能没有发挥作用,未能发现呼救者的位置。 沈页明在2月10日上午11:05分拨打911求救,警员和消防员只能找到他所住公寓的大概区域,花了45分钟搜索未果后放弃。 沈页明的舍友在下午5:45分回到宿舍时他已经死亡。 沈页明的死亡引发了对新冠病毒扩散传染的恐惧。但经调查,这位博士生死于流感。 造成这场悲剧有几方面的原因: 第一,在美国已经广泛使用移动电话二十多年后,当拨打者使用的是手机时,911接线系统还是很难精准定位拨打人的具体位置。座机通常允许接线员知道是谁拨打的电话,即使电话很快被挂断,也能迅速找到座机关联的具体地址。救援人员可以使用手机基站的数据追索求救人的位置,但位置常常不是精准的。 第二,沈页明的求救电话很难听懂,这可能存在信号不佳、语言障碍或者身体不适等问题。在接线员确定他的身份之前,电话已经断了。接线员只给救护人员留下了简短的信息:“很难理解清楚;呼救者为一名男性。” 第三,沈页明的电话是中国运营商提供服务,如果是美国运营商,911系统会更容易找到拨打电话的人。 警方的努力   接线系统只能给5名警员、3名消防员和1条警犬指出一个大概范围,在那里有两幢5层楼的公寓。 这个搜寻团队在每一层楼的公共区域都寻找了一遍,但是除了沈页明的电话号码,没有其他任何线索,他们无法找到沈页明的公寓。 警方联系了仁斯利尔理工大学,还尝试去学生们聚居的地方了解消息,但都无法找到拨打911的呼救人。 虽然沈页明已经至少13个月没有离开过美国,他的过世还引发了当地对新冠肺炎的忧虑。 随后的尸检发现,沈页明患了A型流感。通常,A型流感发病快而迅速,且症状严重。 今年流感季节情况严峻 由去年秋季到今年冬季,全美共有2600万人患上流感,当中有大约25万人要入院,约14000人死亡。据加拿大卫生部预计,每年流感造成全国12,200人住院,3,500死亡。   医生指出,今年流感季小孩子和较年轻的成年人是高危族,反而到了退休年龄的老年者的死亡率和入院率都不算太高。 当季因患上流感而死亡或需入院治疗的儿童数目,是自从2009至2010年流感季节以来,最严重的一季。 这季流感情况特殊 一、两次爆发 流感季节是15年来最早爆发的,早于去年10月已出现确诊个案,一直持续到现在仍未消失。第一波爆发于去年12月达到高峰,到今年1月底出现第二波爆发,第二波爆发会持续数周。 二、二类菌株分别占据主导 A型和B型流感菌株交替出现,分时段占据主导地位。 最新数据:今年流感疫苗有效 在基于加拿大2800个流感病例做出的研究中,今年的流感疫苗对60%的人是起效的。 Ref:https://www.timesunion.com/news/article/RPI-student-killed-by-flu-called-911-but-rescuers-15068290.php  

这事居然发生在加拿大!孩子不能入学…苦涩…

傅杰瑞(音译 Jerry Fu)身后是一大副中国山水画,四周环绕着彩色笔,他正在做数学题。这不是教室,因为他没能获准去学校。 杰瑞今年11岁,和他5岁的妹妹索菲亚一起,已经在一个艺术馆里学习21天了。在此期间,他的爸爸努力尝试想获得加拿大工签的续签。 “我可以教他们,但是他们需要小伙伴,”他们的爸爸傅由甘(音译 Yougun Fu)说。 选择定居加拿大 傅先生一家于2018年7月搬到新不伦瑞克省(New Brunswick)的省会弗雷德里克顿(Fredericton)市,一家之主在一家艺术馆从事在线商务工作。 傅先生第一次访问弗雷德里克顿是在2013年,当时是一次家庭旅行。当他在弗雷德里克顿呆了10天后,他知道那里就是自己未来的家。 “我喜欢弗雷德里克顿这样的城市。” 去年4月的时候,傅由甘申请为他的工签延期。到了7月份才获得结果,他被拒签了。在同一个月,他的工签正式过期。 在8月份的时候,傅先生又尝试了一次。 与此同时,联邦政府通知他,不得再为当地的艺术馆工作。 他从此只能作为志愿者,无偿工作。 新冠疫情,把整个家庭困在了加拿大 5个月后,傅先生一家被勒令离开加拿大。 于是他们订了今年一月份返回北京的机票,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傅先生只能退票。 “我很害怕在这个非常时期回去,我不想把孩子们置于险境中,”他说。 目前时期,北京人在家闭门不出,学校都彻底关闭了。 有鉴于此,傅由甘询问联邦政府,是否可以允许他延长在加拿大的停留时间。 政府同意了。 但是,两个孩子却没有获得去学校读书的权利。 “孩子们需要一个让他们感到快乐而又自由的环境。很多孩子都不喜欢让父母来授课。” 自学数学和艺术 目前,这个家庭获准在弗雷德里克顿停留到2月底,傅由甘希望他们可以呆到春季。 “我们竭尽全力去申请一个新的工签,但我不知道应该向谁申诉。” 傅先生不想让孩子荒废功课,于是自己向儿子传授科学、数学、英语等知识。 杰瑞并不知道长大了想干什么,但是他在艺术馆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上花很长时间,进行编程,就像他的爸爸一样。 有些时候,这位本来应该就读6年级的孩子,会去以前学校的图书馆,这样他能和一些从前的老师和同学们接触。傅先生也让孩子和朋友们晚上一道玩。 杰瑞说,他很思念朋友们,不是很喜欢总是和父亲在一起做很多数学练习。 “孩子想回到学校去,”傅先生说。 当地教育局的发言人Judy Cole说,出于隐私保护的原因,不会讨论这两个学生的个案。 但是她强调道,教育局需要严格遵守加拿大移民部的条例。 “我们可以说,我们尽量让国际学生能够进入当地的学校体系,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一直同这些家庭一道努力,”Cole在写给CBC News的邮件里说。 移民部的发言人Béatrice Fénelon说,如果外籍工作人员在加拿大的合法身份马上到期,而因为疫情不能返回中国,假如符合条件,可以申请延期。 同时,如果在加拿大的合法身份已经过期,可以申请一个临时的居住许可。 “如果满足条件,访客已经延期6个月,可以再次申请延期,”Fénelon在电邮中阐述。 未知的未来 傅由甘一直希望自己的孩子们能在加拿大的学校就读,能接受良好的教育,能自由地在课后玩耍。 “他们很享受在加拿大学校的时光,他们感觉很放松......” 虽然傅由甘不介意带孩子们去艺术馆,但忧心未来几个月怎么办。 “我不希望他们成天玩游戏。” 傅由甘的妻子常翠丝(音译 Tracy Chang)待在家里。未来的几个月,全家指望依靠积蓄生活。 “生活艰难,”他说,“如果不能留下来,我们需要尽快返回中国。” 网友留言 他们把像这样的好人送回去,把恐怖分子和非法入境者留在我们的国家。我感觉这样不对。↓↓↓ 新不伦瑞克省的目标是在未来几年增加一万的移民来满足劳务需求。同时,我们又把这些想留下来住在这里的人送回他们来的地方。↓↓↓ 悲伤!这个家庭渴望的,是我们很多人认为理所当然的......↓↓↓   都市网 Daisy  编译   Ref:https://www.cbc.ca/news/canada/new-brunswick/corona-virus-working-permit-exired-1.5461315

近期从国内回加拿大人员接机秘密流程曝光!这待遇也太好了!

新冠肺炎来势汹汹,加上在潜伏期有人传人的风险,不少从中国回来的华裔都自觉隔离,甚至避免与朋友近距离接触。 于是就有了网传的接机流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地下交易! 看起来是有点夸张,但为了身边人的安全,值了! 华人援助团送饭送物资   暖心的是,安省还有华人自发地支援隔离者,包括为他们购买口罩、日常用品和食物等物资,度过这一特殊时期! 不愿暴露姓名的一名从国内返加华裔 表示很感激志愿者的工作 其中支援家居隔离者的其中一名组织者王迺军(Naijun Wang,译音),周六在密西沙加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访问时,正准备送物资给隔离者。 他指除了由湖北省回加的人会自愿隔离14天外,很多人就算没有到过湖北都自愿在家中隔离。 王迺军称:“我们在微信创立了一个群组,包括义工和最近到过中国的人。我们在安省及其他省份有数以百计的人,我们正努力组织团队,在这困难时刻帮助其他人。” 在过去两个星期,王迺军已进行送货,至今,他向七个家庭送上物资。而隔离者最常要求的物资是洗手液、口罩和日常用品。 双方毋须面对面接触 送货的义工与隔离者不会有面对面的接触。隔离者会在微信提出他们的要求,最接近的义工就会购买物品,并且送到他们家门前,义工然后会传出一张照片给隔离者,表示物资已经送到。 王迺军说:“我们鼓励更多人参与,大家齐心合力,这对我们便很容易,这是一个团队,当需要帮助,我们便会出现。” 另一名在奥罗拉居住的义工崔兵(Bing Cui,译音)表示,对于他来说,协助有需要的人是很容易的抉择,特别是那些选择自愿隔离的人,因为可能整个家庭都需要隔离,他们没有朋友或其他人帮他们买东西,“这些人的行为是希望减低整个社会的风险,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我也想贡献一分力。我也想给儿子做一个榜样。” 不愿意公布身份的一名多伦多隔离者向CBC表示,对有人自愿为他们送物资表示感激,“义工前后两次将食物送到我家门前,现时我有不少物资,还有,我的两名友人在返回多伦多后,也自愿接受自我隔离,而义工就将食品和日用品送到他们的柏文。” 他说:“我很意外社区有这么多华裔陌生人不收分毫,帮助像我的人,特别是现时天气不是佷好,又大风,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华裔社会显示出帮助和关怀,这真是美好。” 杜鲁多表示支持中国 总理贾斯汀·杜鲁多表示,如果加拿大要求中国提供更多帮助以遏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它将随时协助中国。 杜鲁多周日表示,加拿大已经回应了中国对医疗设备的要求,包括口罩和其他防护装备。 杜鲁多周日在对埃塞俄比亚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即将结束时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种病毒对加拿大的健康威胁很低。 杜鲁多说:“我们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和我们首席医疗官的建议采取的措施一直有效。” “我们提供了帮助中国的医疗用品。我们正在做我们应该做的一切,但我们也没有感到惊慌。” “您希望政府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恐慌。” 希望不恐慌、一直很淡定的加拿大平安! (加国都市生活原创作品 小星/言西早)

新冠病毒流行 亚洲旅行中止 旅客难 旅行社难 人人喊难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日趋严重,美国和澳大利亚对到过中国的所有外国人关闭了边境。目前,在中国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人群已经超过2万人。世界各地也陆续有航空公司把飞往中国航班的停飞,对旅游业造成重创。 本报记者 文琪 正值春节旅游旺季,在人类共同面对这场全球危机的时刻,也迎来了加中两国旅游行业的寒冬。原本计划回国过春节的华人陆续取消了行程。而想要来加拿大和亲人团聚的中国人也出于多方考虑不再出行。更有原计划在春假时节前往亚洲其他国家旅行的人,出于对新型冠状病毒严峻程度的考虑,也都陆续取消了出行计划。这中间所产生的牵扯到多国、多行程的退换票和退换行程的繁琐手续以及相关的客户服务,也成为考验旅行社和旅游行业的重要时刻。 取消行程惹争执 居住在大多伦多地区的周女士向星岛《加拿大都市报》记者爆料称自己因为受到新型冠状病毒影响,不得不更改回国以及亚洲旅游计划的经历。周女士说她于2020年1月2日在网上订购海南航空1月31日出发去中国广州、2月22日回多伦多的机票。由于回国时间长,周女士又特意通过多伦多某旅行社预订了2月13日从中国广州出发前往越南旅游的9天团,2月21日回广州。 2020年1月底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周女士选择不再回国。在网上办理了海南航空的退票手续后,周女士又联系该旅行社,想退掉从广州去越南的旅行团。周女士表示:“我在1月24号就联系旅行社了,表达了希望退团或者延期参团的想法。当时旅行社的工作人员表示28号之前会给我答复,需要问过经理才能答复我。28号早上他们打来和我说可以,但是过了两、三个小时,又和我说不行。说公司表示不能退团,也不能给我延期改团。原因是我没有向他们预订往返中国的机票。还说我怎么去越南不关他们的事,说我可以从欧洲飞过去。我听了很气愤。” 周女士对记者表示,现在由于疫情的蔓延,自己不论如何都是不会飞去广州的。按照这个逻辑,从广州去越南的团是一定不能参加的。“人们对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都有恐慌。很多行业也都受到了影响。我都理解,所以我的要求是延期,希望躲过疫情爆发期,等疫情过去再参加这个旅行团。但是他们以我没有通过他们预订机票为由不给我退团或改签。” 据周女士提供的信息,该前往越南的旅行团的团费为99元 / 每人。该旅行社为周女士免去了这笔费用,因为早前周女士参加该旅行社去日本的团没有按时发团。周女士称旅行社为了补偿周女士,承诺给了周女士下次再参团,给她免团费的优惠。 旅行社反应迅速 在1月29日接到周女士的投诉后,本报记者当天就通过电邮很快联系了该旅行社。负责人L先生在收到记者的邮件一小时后,立刻致电本报记者予以回应。L先生表示事件中有一些误会。“我刚刚和工作人员了解过,也和周女士通了电话。她是我们的熟客,也参加过我们日本的团。这个团是我们送她的礼物,团费99元/每人,两位免了团费,她只需要付小费。她是我的好客人,所以我送给她。周女士这次要参加的是我们越南当地的local tour(当地游)。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严重,我们要配合中国旅游部发出的控制疫情的指引,所有中国的航空公司,比如海南航空、东方航空等都可以免费改票、退票,我们这边也配合。 “周女士的飞机票不是向我们买的,她自己去办理也没问题了。问题在于,她从广州飞过去越南,我们并不知道。因为当时不是我们帮她安排的飞机票,所以我不知道她从哪裡去,我是从你这边才知道她从广州出发去越南。我们的同事在办理业务时,也没有义务了解她从哪裡去越南,这个团是land only,所以我们卖99这么便宜。这个价格裡并没有包含机票。参加这个团,我们不需要了解客人从哪裡出发,并且一般客人也不会很及时地告诉我们从哪裡飞过去。我们接到他们的航班号,只需通知越南方面接飞机就可以了。所以中间她有什么改变,我们也不知道。” L先生续称,同事和周女士有言语和理解上的误会。“她要求退团,但这个团还有大概两个礼拜就开始了。平时我们的政策是要改亚洲的团至少提前一个月通知我们。但现在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问题,我们处理时有灵活性。这个情况我们公司昨天也出了通告。为我们是批发商(wholesale),也是零售商(retail)。有几百家旅游公司在北美都卖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发通告给美国的500余家、加拿大的200余家旅游公司,通知他们还有我们的客户,中国团方面,完全可以免费退、改。而亚洲团,我们可以免费改期。如果时间不够很紧张,比如有些团明、后天就出发了,酒店方面会有的一部分的罚款。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亚洲各国并没有中国那样的旅游警告,没有那么严重,可能就个别国家有一些感染的案例。亚洲各国政府也没有给相关的旅游业一些特权可以免收手续费等。所以参加亚洲团Land tour的客人,如果行程很近时行程有变,对方所预订的越南酒店就要收费。周女士这个情况她还有两个礼拜才出发,不是因为她投诉我们,我才来解释。我们已经有通告了,亚洲团可以免费改期。” 周女士对记者表示,自己气愤的原因在于该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对她称也可以从欧洲飞去参团,她认为这样的态度非常荒唐和不负责。记者针对该问题也向L先生询问为何员工会对顾客有这样的态度,L先生答复称:“我也问了同事为何这样回答客人,同事说因为周女士要退团,而我们已经和越南订了,并且她是没有被收取团费的,同事觉得这怎么退呢?她只是付了小费。我刚刚和周女士沟通了,她说要改期。我问改到什么时候,她说待定。我说没关係,我给她一年时间。一年之内疫情应该也稳定了。哪怕一年之后再有需要,我可以跟她再续期,如果那时还有这个团的话。” L先生续称,很多消费者对local tour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容易产生误会。“我们不会让她从欧洲去广州或者越南。只关心我们的Local tour,我们所需要的卡人资料就是名字、邮箱、电话、出发日期,以及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emergency),我们越南的导游、酒店等所有紧急联系人的资料要给客人。至于客人从哪裡去、中间做了什么,我们真的不管。我们只管中间的9天,到越南接飞机我们负责,接到之后我们全部负责。9天之后,散团我们送飞机到机场,之后去哪裡我们也不管。所以这个同事讲的话没有撒谎。但是跟客人讲话应该稍微修饰一下,我也批评她了。她没有说错,只是真话很难听。” 记者把L先生的答复又反馈给周女士,周女士在电话中对记者表示:“他对我说不能退款,可以过后再参团。我说可以,要他书面给我一个东西或者电邮,我作为证据保留,但他不愿意给我。他的确是说一年之内我都可以参团,但只是让我到时候找他就可以。你没给我书面的东西,你人不在,我找谁去核对呢?他不是每天都在那裡,前台和这些服务人员说不知道我这个情况,我怎么办呢?” 除此之外,周女士还对记者表示,该旅行社的答复并不诚实。“这只是他对媒体的解释而已。他们的工作人员从头到尾都知道我从广州出发的,只是在找借口。从头到尾我都和他讲,想全部在他的旅行社那订的。但是他出给我的价钱,加上机票实在是太贵了,比我自己订贵飞机票贵了一倍,所以我没法和他拿机票。我认为他们因为这个事情不高兴了。” 针对周女士的诉求,记者再度通过电邮联系到L先生,表达了周女士希望不止有口头的承诺,而应该有针对旅行行程更改的书面的要求。L先生 1月30日在邮件中答复道:“好的。请你帮忙通知周女士带上报名时的原单据到总公司办理延期手续。谢谢!” TICO:鼓励沟通协商 安省旅游协会(TICO)运营副总裁(VP Operations)Dorian Werda在接受本报记者就“特殊时期更改旅行计划的规管要求”专访时表示:在安省,所有的旅行社、旅行网站和旅游运营商都受安省旅游协会的监管。“ 这意味着他们必须遵守促进消费者保护的法律,并且必须披露与旅行者有关的信息。消费者可以通过查看我们的在线网站来验证他们选择的旅行公司是否已在安省旅游协会注册。” 在阐述过周女士和旅行社的纠纷后,Werda表示:“对于安省的旅行社和旅游运营商,没有法律要求他们在此类事件中提供退款或表现出其他出于善意的姿态(other goodwill gesture)。任何出于友好善意的处理办法均是各个公司自己的决定。否则的话,消费者就该受公司的预订条款和条件的约束,包括可能产生的任何取消或重新预订的费用。条款和条件必须在客户与公司的发票(invoice)上列出。” 提及是否需要以书面的形式呈现更改,Werda回应道:“如果公司决定向客户提供善意的处理办法,例如重新预订(rebooking),那么将其以书面形式写下来被视为最佳的做法,但这不是法律所要求的。公司可能希望向客户解释一些细节,包括是否有任何重新预订的费用,或者如果以后的旅行更加昂贵,是否需要客户支付差额等。我们在博客上发布了一些文章,以帮助消费者在应对不可预见的事件时了解其权利。 https://www.tico.ca/blog/happens-health-incident-like-coronavirus-impacts-travel-plans例如此次的如冠状病毒。读者可能会从中发现其他详细的信息很有帮助。” 随着冠状病毒情况的不断发展和蔓延,对于已经制定了旅行计划的消费者来说,要决定他们是否继续旅行是一个挑战。Werda称:“如果消费者认为自己的旅行计划可能会受到冠状病毒的影响,我们鼓励他们与订购旅行计划的旅行社交谈。旅行社将从旅游供应商(suppliers)处获得最新的信息,有关其行程可能会面临被取消或暂停,或特定的旅行社会向客户提供其他善意的解决方案。如果受到冠状病毒影响,有消费者无法与旅游公司就旅行计划达成解决方案,则可以联系安省旅游协会的投诉部门。我们可以回答大家可能遇到的问题,并促进消费者与旅行社的对话。人们可以通过tico@tico.ca或1-888-451-TICO(8426)与我们联系。” 旅行业受重创难以估量 被投诉的旅行社负责人L先生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对近期行业遇到的困难以及繁忙工作行程表现出无奈。“我们做旅游,最近非常繁忙地给大家改签、退票、延期等。工作中有误会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们在多伦多26年了,如果我们做得不好,也不会走到今天。我们旅行社的政策是非常受欢迎的。所有中国的团,可以改、退,原价退款,没有手续费。亚洲团没有免费退、改的政策。但是亚洲当地的旅游公司在这个时期真的很惨。正值中国过春节,原本有几十万人去越南、几十万人去日本旅行,一下全都没有了,不能出来了。很多人放弃了,不去了。或者有些地方不接待中国人了。旅游公司生意惨淡。我们订票赚的钱也并不多,现在也都取消了。亚洲这些国家,暂时没有方案针对每家华侨参加的Local tour进行免费退团或更改。但是我私下可以帮我的客人改,我们的政策就这是样的。周女士不是第一个遇到这个情况的人。很多人在最近都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有这样的境遇。我都尽力让他们开开心心回去,安安定定地在家裡过年,不要到处跑。至于报的团,我们都改好了。没有可能这样的情况下不让客人改的。” 提及新型冠状病毒对旅行业的影响会有多久,预估会有多少损失等,L先生表示:“我不能代表整个旅游业,但是我在这个行业很多年,我可以分享一些看法。对于现在的疫情,因为人口流动,正在慢慢地影响到其他国家。发生到现在,大家都很难看得很远、很清楚。好像17年前的非典,大家都希望快点过去,但是后来拖了八、九个月。从年底到第二年的大概6月中旬才开始解封,旅游业很受影响。当时多伦多也很严重,有300多人受到感染。但是现在新型冠状病毒产生的影响我觉得应该没有当时严重。一方面大家都有应对这样传染性疾病的经验了,尤其医疗等各方面都有实战经验。另外一方面,中国此次的反映很快。封城是什么程度?全世界都没有这样的案例,这是世界首创,为了阻止人口的流动。这很有魄力,因为经济等各方面都会有很大的牺牲。我个人非常欣赏这样的果断。我理解我们的华人社区在加拿大都难免会有恐慌。最近抢口罩、究竟洗手液的情况都出现了。我也已经请朋友在美国买了几千个口罩,希望带到加拿大来,给当地有需要的机构或团体,比如有老人家的,免费发放。” L先生预计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不会有非典时期的影响大。“17年前的非典对旅游业的影响非常大,因为疫情持续的时间很久,很久都没有研製出疫苗。但是这次,在17年间,医学、科技都更发达了。我们有很好的系统,政府也更有经验。比如香港,这次13个口岸都封掉了。大家都和以前不一样了,马上会有很多动作,很多城市配合。世界各国都在研究疫苗,日本也有大量口罩送给中国。很多地方都联合起来,一起对抗。这是前所未有的。再加上中国本身17年来经济更发达,更有能力。军人、医生的行动都很快。所以我相信这一次的影响没有当年的深远。” L先生希望人们在特殊时期也能对旅游行业的从业者也能多一些理解。“对华人、华侨,在加拿大、在美国的,订了旅行团,不敢回去中国和亚洲,这个我们是完全理解的。一方面大家不想添乱,回去玩,所有景点都关了,玩什么呢?所以给他们改期,这个很合理,我们愿意做。而且国家一声下令,所有航空公司都听命,我们在中间都很容易做事。因为如果有航空公司不退票或者收费,客人来投诉我们,我们也很难做,夹在中间很惨。但是现在好了,他们也不收我们费用,我们也不收客人钱,大家都不收钱就很开心。当然我们的行业都很希望这个情况尽快受到控制和改善。这是新年最大的愿望。” 安省旅游协会(TICO)的建议 提及现在安省的旅行社和旅游行业从业者在冠状病毒全球爆发的特殊阶段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安省旅游协会(TICO)运营副总裁Dorian Werda给出如下一些小结作为提示: ‧预订之前 在为客户预订旅行行程之前,旅行社需要提醒顾客注意,公司认为有可能影响顾客购买决定的任何条件。这包括预订时与旅行目的地有关的任何安全问题,无论政府是否已针对该旅行目的地发布旅行建议(a travel advisory)。 ‧预订之后 旅行社在为客户预定之后,可能还有后续服务的义务(a continuing obligation),即在预定的行程开始后,旅行社需将目的地的恶化情况(a deteriorating situation)告知客户。...

尘封历史:帅气多金无所不偷的加拿大文物大盗

▲早年的John Mark Tillmann 原标题:文物大盗在截 查时落网 撰稿:叡 哈利法克斯城郊一处静懿的教堂墓园的一角,花草丛中躺着一尊看似时间不长的墓碑。墓碑上镌刻着墓主人的名字:John Mark Tillmann (1964-2018)。 2012年7月,John Mark Tillmann的名字首次出现在公众视线。新斯科舍省城市Fall River警察在一次常规交通检查中,截停他驾驶的保时捷。执勤警察无意中在Tillmann车内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物件:一封套着塑料封面的书信。书信上的落款为J.Wolfe。 熟知历史的人可能知道,这个J.Wolfe不是别人,正是英国将军James Wolfe,而这封套着塑料套的亲笔手书,是James Wolfe在1758年写给身在都柏林的叔叔的一封家书。 ▲英国将军James Wolfe 这封将军的家书,早在2012年的好几年前,就从加拿大Dalhousie戴尔豪斯大学资料库里失踪。一封相似的家书,差不多可以卖到2万美元左右。 在警方事后寻访过程中才得知,戴尔豪斯大学资料库早在2009年就发现这封将军家书无影无踪,但直到警察找上门来,他们都不知道到底是遗失了、还是被偷了,或者只是放错了地方。不幸的是,在警方终于追回这封将军家书并物归原主时,这封信已有损毁。 除了将军家书之外,警察在John Mark Tillmann的家中,还搜到了差不多1,300件文物藏品:英国小说家丹尼尔‧笛福1719年著作《鲁滨逊漂流记》的早期版本、弓箭、玻璃油灯、防毒面具、铜质天文望远镜、百年古画等等。 ▲John Mark Tillmann家中私藏了上千件窃来的文物 那么,这个家中藏匿着上千偷来的文化收藏品的John Mark Tillmann到底是谁? 1960年代生于哈利法克斯,John Mark Tillmann的家境殷实。8岁时的Tillmann就已经开始在家乡当地的跳蚤市场,随手顺一些玩具汽车、邮票等等小东西,卖给学校同学。随着年龄增长,他的偷窃技术越来越高明。这对他来说,只是一种刺激的娱乐。 Tillmann说,他还曾说服母亲做他的搭档。母亲会假装身体突然不舒服,吸引店主的注意,而一旁的他则会趁乱从古董店的柜台里顺走一些值钱的东西。 ▲John Mark Tillmann和当时还在上大学的俄罗斯姑娘Katya Zhestokova结婚 1996年,Tillmann前往俄罗斯,并在那里开了个小店铺,卖些烟酒杂货。在这里,他认识了当时还是大学生的Katya Zhestokova。后者成为他的妻子并跟随他回到加拿大,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他后来的搭档。两人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走遍大西洋省份多家高校,博物馆、图书馆、古董店等机构,偷窃了上千件文化藏品。而直至案发,上述很多机构甚至对盗窃丝毫不知情。 Tillmann用转手古董挣来的巨款还清了房贷,购买豪车。在他被捕之后,他的家中和银行账户里还有数十万现金。在他家中,警方还发现了一本大西洋省份古董店名录,后来发现,名录上很多被标注划圈的古董店均有失窃藏品。 不仅如此,John...

不要对“疫情”过激反应

好像靴子终于落地,卑诗省卫生部门官员上周二证实,这个亚洲门户终于发现了首例疑似武汉冠状病毒阳性病例。说老实话,在北美与中国距离最近的温哥华,居然落在美国和多伦多后面出现确诊病例,令人意外。 这位病人具有市民社会的基本精神,他去了武汉,中了招。旅途中没有出现症状,回家后自行隔离,24小时后出现了症状,即刻告诉了医疗服务机构,上周一晚上被检测出阳性反应。第一例出现了,对之后的疑似病例判断,速度会加快很多。有人说,加拿大医疗机构反应太慢,水平不高,导致一些病例可能被耽搁,所以卑诗省的第一例来得太慢,令人不可思议。其实,卑诗省疾病控制中心已经开发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诊断测试,医务人员被要求记录任何报告呼吸道症状患者的旅行记录。 显然,武汉已经成了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定冠词,因为她是爆发疫情的源头。卫生当局的发言人和中英文媒体,都冠以“武汉病毒”的称谓,这是否会形成地方性的歧视?其实,以爆发疫情的地名来称呼病毒,也并非是新鲜事。北京感冒、西班牙感冒之类的说法,也是常见的现象。但是,目前的国际形势大局面,恰逢“围堵中国”、“丑化中国人”的风潮汹涌之际,因此,随着中国多个大城市进入“封城和半封城的状态,“武汉病毒”扩大成“中国病毒”的流行语,也是在所难免。 其实,“歧视武汉”最激烈的地方,可能不在外边,而在中国国内。当武汉市长公开500万人已经离开武汉,随即就流传出许多“歧视武汉人”的现象。这一点倒是可以看看卑诗省,当宣布第一例确诊案例的时候,卫生当局没有透露患者所居住的城市和地区,目的就是排除不必要的恐慌和对地区的“歧视”。其实,感冒病毒和呼吸道传染的病毒每年每月都会发生,只是没有到一定的规模,无法宣布是疫情的爆发和公共卫生的危机。 历史告诉我们,疫情爆发的时候,也是人性彰显的时候。卑诗省的华人社区也都是第一时间站出来,以悲天悯人的心怀,发起了支援武汉、支援战斗在抗疫情第一线的医护人员的活动。不过,我们也看到,因着疫情的发生,也出现了“隐形歧视”国内来的朋友的现象,多伦多甚至出现了要求“隔离中国学生”的签名呼声。这是非常不妥当的歧视行为,当然也不会被具有专业原则和人道精神的教育局认同。 从卑诗省加拿大华人社区的反应来看,两个偏向是可以讨论的。 一是在疫情刚开始爆发的时候,华人认为这事与温哥华无关,因此毫无基本防备呼吸道疾病传染的常识,也没有“自我隔离”的习惯,从国内甚至武汉回来的朋友,也是到处跑,没有任何节制与防范意识。 二是在疫情被广泛报道的时候,华人社区有的人开始过度反应,几乎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微信也成了毫无节制的“疫情发布台”,各种消息满天飞,简直是“谈武色变”,这两种态度都不是“常识性”的反应,也让生活乱了套。 在目前的状况下,大家应该回到理性和科学,对加拿大的疾病检测和治疗要有信心,不要让自己的生活和周围的环境“乱了套”;同时,也努力提升自己的公民素质,该自我隔离就要自我隔离,不要成为大家有序日常生活的“定时炸弹”。疫情经常出现,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恐慌性的“心理”疫情,这种过度的心理恐慌会触发“歧视”、“排他”等偏见陋习,对华人社区的正面形象将造成打击。 丁果

塑料袋里的加国弃婴在寒冬奇迹生还

婴儿玛丽被遗弃时仅仅出生9天 原标题:他们发现了一个弃婴          撰稿:叡 1987年11月25日下午的卡尔加里,一个普普通通的停车场。萧瑟寒风中,两个10多岁的男孩在停车场一处角落玩着滑板。这里虽然不甚起眼,但却刚好有一个非常棒的坡道。学校尚未到下课时间,14岁的Blaine MacLean和13岁的Warren Bleile翘了最后一节课,决定用富余的时间练习滑板。那时候的卡尔加里全市人口不足65万,最大的新闻莫过于1988年即将在那里举行的冬奥会了。       上世纪80年代的卡尔加里 这时商场购物中心还没有太多购物者,户外的停车场略显空旷。突然两个男孩子看到不远处一个崭新铮亮的奔驰车标闪闪发光,于是准备去看看。但是接着他们发现的一切,却改变了很多人的一生。正在此刻,马路路沿的一个墨绿色垃圾袋似乎在微微颤动。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13岁的Warren Bleile跑在前面,先看到了从垃圾袋里伸出的一个婴儿的小腿和脑袋。接着他们看到垃圾袋里装满了一团血污,这个新生婴儿的脐带还连着胎盘。 还没来得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男孩子们马上意识到时间紧迫。在零下的气温之下,这个一丁点儿大的婴儿的体温也似乎在分秒流逝之间越来越低。       最先在停车场发现婴儿玛丽的滑板少年Blaine MacLean和Warren Bleile “先生,请等等。” 他们叫住了一个刚刚结束采购准备上车回家的过路人。这个男人就是30岁的Bob Ward,卡尔加里先驱报记者。Ward见状马上扔下手里的购物袋,脱下身上的大衣裹住了婴儿。婴儿轻轻地扭动了下身体,并没有哭闹。紧接着,三人将婴儿送到了最近的医院。医护人员告诉他们,如果再迟十多分钟,可能就是生与死的区别了。 这是个出生仅仅几天的健康女婴,体重7磅11盎司。 随着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阿尔伯塔省社会服务中心和卡尔加里警方也连续接到了不下上千个来电。有捐款捐物的,甚至有哺乳期的母亲送来新鲜母乳喂养这个孩子。这个寒冬里弃婴奇迹生还的故事在国内外传了开来,大家也给这个孩子起了个名字叫做婴儿玛丽Baby Mary。 尽管卡尔加里夫妇Teresa和Michael Guzzi只是2000多个表示愿意收养婴儿玛丽的家庭之一,但他们之前已在等待收养的名单上等了4年。结婚9年的他们只有一个独子,5年前Teresa满怀欣喜以为自己再次怀孕的时候,却等到了身患子宫癌的坏消息。肿瘤切除手术之后,她也失去了再次生育的能力。 在那之后,夫妇两人前往登记注册了新生儿领养等候名单。也只有这样,才能勉强把Teresa从抑郁的边缘挽救。这一等就是4年时间。直到婴儿玛丽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在一次又一次积极尝试联系社工和医院之后,他们被告知有资格领养。 然而有一个问题,一旦孩子的亲生父母或者更合适的领养家庭出现,他们必须将孩子拱手相让。Teresa和Michael毫不迟疑地表示愿意。 于是,婴儿玛丽跟着他们回了家。Teresa紧紧抱着这个还未满月的孩子,新生儿扑鼻的气息让她瞬间热泪盈眶。 之后差不多半年的时间里,一家人焦虑地等待着领养手续的正式生效。这期间,虽然有人曾经自称是孩子的亲生父母,但很快都被证明只是冒名顶替。一切就绪之后,他们一刻也没有停留,举家迁往卑诗省,开始了一段新生活。 1988年5月2日开始,婴儿玛丽也有了正式的新名字Teanna Guzzi。 大概为了弥补养女出生时候经历的一切,Teresa和Michael对Teanna如掌上明珠般爱护。童年时代的Teanna学会了骑小马,去水上乐园玩耍,还和父母和哥哥去过好几次迪斯尼乐园。          ...

不想做政府或教师的人质,家长必须懂的罢工焦点…

原标题:教师罢工学生家长成人质? 近日安省气温骤降,省政府发出严寒警报,不过比起天气更让人心寒的是,安省教师联合会的8,3000名会员开始罢工,周一的小学教师1天罢工后,周二高中教师工会也要进行1天的轮流罢工,这是20多年来首次出现的安省主要教育工会参与的行动,对于安省的教育体系将造成不小的衝击。 今年开始,代表安省教师和教育工人的5个工会,劳资合约都已经到期,工会与教育局之间的劳资谈判将逐一进行,2020年的家长们注定烦恼不断。 安省省长福特表示,对于教师工会绑架学生的行动,省政府绝不会退缩。教育部长Stephen Lecce也对此谴责,认为教师工会的行为不可接受,让许多家长为照顾孩子发愁。 劳资双方的矛盾,就是福特政府大砍教育拨款,令事情变得非常棘手,今年安省教育拨款分摊到每个学会身上实际减少,那么由于安省政府减少拨款,一些非教师岗位的工人,包括语言病理学家和心理健康支持工作者已经失去工作。 教师工会的发言人表示,安省政府大力削减教育经费的做法,让工人别无选择。安省政府在未来四年将把高中每个班的学生人数从目前的22人增加至28人,工会预计这样将使得全省数以千计的教师失业。 新任的教育部长Lecce对此作出让步,将未来班级学生人数增加至25人,而不是28人,但是教师工会却不为所动。教育部长Lecce无奈的表示,政府已经作出适当的让步,体现长政府维护教育系统稳定的意愿,但是很遗憾的是教师工会寸步不让。 另外一个导致罢工的焦点是工资问题,教师工会表示工资增长应该保持在2%,符合现在的通胀水平,而省政府只同意工资增速1%。安省教育部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安省教师平均工资为86,000加币,一些教师的工资甚至超过10万加币,这在整个加拿大各个省份中几乎是最高水平。 教育部长Lecce对此的评论是,1%的工资增长是安省全部公务员的统一标准,教师工会可以到安省最高法院与省政府对簿公堂,通过法律程序来裁定。教师工会的发言人则反驳,工资并不是这次罢工的唯一原因,省政府和福特省长应该为他们误导民众感到羞耻。 省府与教师工会各执一词,各拿一把琴,各弹各的调,到底谁更有理,争来争去也没有结果。工会在去年12月向省府提交建议后,省府一直没有回应,而且至今亦没有确定下次的谈判日期。安省4个主要教师工会,均已各自采取不同的工会行动,但除了法语教师工会外,其他教师工会均没有与省府议定下次谈判的日期。 闹来闹去,最终倒霉的还是学生和家长,天寒地冻不说,学生无法上课,家长无法上班,耽误一天上班工资谁来给?教师工会要求工资涨2%,少涨1%都不干,可是,安省多少中小企业员工还是拿着最低工资,多少年都没有涨过工资? 安省教育体系自省府宣布改革开始,可谓是风波不断,而今又升级到罢工这一地步。由此可见改革之路道阻且长,目前看来遇阻的概率很大了。如今在安省各地,无论是教育系统还是医疗系统,充斥着低效与扯皮,民众的忍耐度已经到达极限。我们希望有人来改变这一切,但我们更希望制度的漏洞能够被填上,不应该再有任何人能够这样,毫不受限地凌驾于所有省民的利益与福祉之上了。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文中提及产品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 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中国理工科移民在加拿大独占鳌头

原标题:中国理工科移民45%在加做本行 加拿大统计局近日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着重分析了拥有理工科学位的移民与受过同等教育的本地人,在专业对口及收入上的差距。此类移民的专业对口比例为42%,中国移民则为44.8%,表现是非西方国家中最好的。 由温哥华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彙编》(Lexbase),专门介绍了这篇由皮考特(Garnett Picot)和侯峰(Feng Hou,译音)撰写、题为《加拿大受STEM教育的移民的技能利用和收入:按学位和学习领域区分》的报告。 该报告中所称的“STEM”教育,指的是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的教育,也就是华人泛指的理工科教育。该报告指出,2016年,加拿大至少拥有一个理工科学士学位的主要工作年龄(25至64岁)人口中,移民占了一半以上。拥有电脑科学和工程的硕士或博士学位的人中,移民更占了四分之三。 文章根据专业和学历来研究受雇于理工科领域的移民的专业对口情况和收入水平,结果发现,与具有相似学历和相似研究领域的加国本地出生的人相比,拥有学士学位的移民其专业对口率和收入水平,要比这两类人中博士学位获得者的差异大得多。这主要是因为,拥有博士学位的移民,更有可能是在西方国家接受的教育。 从研究领域来看,工程专业的移民,尤其是学士学位拥有者,其学以致用的比率和收入都相对较低;而电脑科学专业的移民则表现更好。 有略多于一半的理工科学位的移民没有找到专业对口工作,收入水平也最低。移民和加拿大出生的毕业生,其收入之间的差距,主要与受教育国家/地区的差异有关。在加拿大、美国、英国或法国接受教育的理工科移民的总体情况,与加拿大出生的人相似。 在上述西方国家之外的其他国家受教育的人(占理工科移民的68%),其结果较差;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情况非常差。例如,来自工程学士移民最大来源国之一的菲律宾理工科移民,只有16%的人从事需要大学学位的工作。来自巴基斯坦、非洲和亚洲部分地区的理工科移民的表现也很差。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类移民中,中国移民的表现是非西方国家中最好的,印度仅次于中国。理工科移民的专业对口比例为42%,本地加拿大人为58.3%;来自中国的此类移民的专业对口比例为44.8%,印度为40.4%。 报告指出,在非西方国家受教育的理工科移民,在加拿大劳动力市场上平均表现不佳有很多原因。首先,所接受的教育质量可能无法满足加拿大此类工作所需的技能;也可能是由于本地雇主不确定非西方国家的许多大学的质量,并且在工作岗位并不缺人,甚至过剩的情况下,雇主更愿意用本地或西方国家的毕业生;另外,还有移民的学历认证和语言等问题。 移民部“自动决策” 4月生效 在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主编、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透过《资讯自由法》,收集了对将于今年4月生效的机器自动决策政策的各种担忧和意见。 加拿大国库委员会秘书处(TBS)正在整个政府范围内引入新的“自动决策”(Automated Decision-Making)指引。该政策定于2020年4月生效。它将概述对使用系统、工具或统计模型来推荐,或作出有关客户服务对象的行政决策。 对此,有意见认为“公众对于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相关的公平性和隐私风险存在极大的担心。”以及“加拿大移民部(IRCC)应该尽一切努力,来获得可靠的结果数据(例如,从出入境系统、税务纪录,及各省和地区的系统)。”“基于规则的系统,会独立处理大量案件,但此类系统无法做出决策;相反,它们是执行人们提前做出的政策选择。IRCC应该注意如何赋予机器不同角色,以免夸大其自主权。” 意见又指,“在决策过程中要继续有人的参与对公众的信心很重要。虽然在基于複杂数据分析的算法系统中,人的决策可能不那么重要,但人机交互系统目前代表着一种透明和个人信用的形式,公众对此比对自动化流程更熟悉。” 另有人称:“当客户质疑由自动化系统完全或部分做出的决定时,官员将查看该应用程序。然而,IRCC不应在申请流程开始时,就主动向客户提供请官员对案子进行审查和决定的选择。” 亦有人说:“谁将成为记录的决策者?移民和难民保护法规定,官员可以使用移民部提供的自动系统做出决定、决策或检查,但这并不意味着系统本身成为了纪录的决策者。人类设计系统架构、业务规则、置信度阈值之类的东西,人类最终要对该部门做出的每个决策负责。” “鉴于新的系统将从根本上改变决策者的日常工作,是否向人力资源和相关工会咨询,以确定工作职责描述、绩效标准或可能的职位分类的修改?”

一天一地两场爆炸 加拿大史上最为惨烈的血腥暴行

▲印度航空182航班残骸 原标题:空中爆炸 飞机解体 上世纪那场空难 撰稿:睿 1985年6月23日清晨,从温哥华到多伦多,途径蒙特利尔和伦敦前往印度孟买的印度航空公司182号班机,在飞至爱尔兰大西洋海域上空时突然发生爆炸,机上329人无一生还,其中至少130多人为未成年人,他们中还包括数10名婴幼儿。遇难的329人中,有280人为加拿大国籍。同在那一天的早些时候,东京成田机场一个隐藏于行李中的炸弹中转时引爆,2名机场行李搬运人员当场丧生。 这两个一天一地,相隔半个地球的炸弹有着一个共同点,它们均来自于加拿大温哥华。 直至在上世纪90年代,印度航空182号航班一直是全球航空史上最大规模的恐袭事件。直到今天,仍然是加拿大史上最为惨烈的血腥暴行。袭击182号航班的恐怖分子是加拿大人,而机上绝大多数受害者们,也是加拿大人。 爆炸发生的前一天,一枚炸弹被隐藏在托运行李中,从温哥华国际机场运抵多伦多。而另外一枚炸弹同时也登上了印度航空301号航班,从温哥华出发前往泰国曼谷,途径东京成田机场。 英迪拉甘地下令炮轰圣殿金庙 1983年,时任印度女总理英迪拉‧甘地为镇压锡克武装分裂主义分子,下令政府军炮轰锡克教圣殿金庙。两天一夜的血战后,政府军完全控制了金庙,576人在这场衝突中丧生(政府军84人,锡克教徒492人),348人受伤,1417人被捕。 印度的这场暴乱之后,身在加拿大的成千上万名锡克抗议人士在加拿大各大城市展开示威。他们中的很多人有一个共同的声音,就是向印度政府和领袖复仇。而为首的就是BABBAR KHALSA锡克极端组织的创始人TALWINDER SINGH PARMAR和他的左膀右臂AJAIB SINGH BAGRI。 血洗金庙之后的1984年10月31日,英迪拉‧甘地被锡克教保镖枪杀,印度全国各地的印度教徒与锡克教徒之后爆发了一系列激烈衝突,共有至少3,000多名锡克教徒在衝突中被杀。 发生在印度的暴乱随即引发身在加拿大的几个锡克极端组织的共鸣。 1985年2月,温哥华当地声明显赫的锡克温和派律师UJJAL DOSANJH,遭到锡克极端分子殴打几乎丧命。同年4月,DOSANJH致信给当时的总理梅尔隆尼(BRIAN MULRONEY),敦促联邦政府提高警惕,避免更多意外发生。 1985年6月19日,PARMAR的两名手下步入加拿大太平洋航空公司温哥华市中心办公室,用现金购买了两张连接印度航空公司班机的加拿大太平洋航空机票。机票登机的乘客姓名是M. SINGH和L. SINGH。这两人的真实身份到今天仍是个谜。 1985年6月22日,登记在M. SINGH和L. SINGH名下的托运行李如期上了印度航空182号航班和301号航班。而行李的主人,并未登机。 次日清晨,当东京成田机场的两名行李搬运人员拿起印度航空301号航班的一个行李时,爆炸将两人瞬间吞噬。 同时,半个地球之外的爱尔兰上空,印度航空182航班在途径多伦多和蒙特利尔之后,已经飞行了6个小时。正值夜晚的机舱内一片安静,机长打算下一站在伦敦机场加油。没有任何征兆,深藏于机身后部行李舱内的炸弹引爆。307名乘客和22名机组人员从断裂的机身内被强大的气流抛出。 印度航空182号航班从机场地面控制中心的雷达屏幕上永远消失。 事发后,爱尔兰海军、英国皇家空军,甚至恰好途径事发地的商船和渔船都加入了搜寻遗体的大军。然而,最终被寻回的遗体只有132具。 案件侦破伊始,联邦安全情报局CSIS就将疑点聚焦于TALWINDER SINGH PARMAR和他的锡克极端组织上。也许是因为CSIS、机场海关和RCMP之间的沟通障碍,导致很多宝贵的监控资料被忽略甚至遗落。 同年11月,警方对TALWINDER SINGH PARMAR,AJAIB SINGH BAGRI和INDERJIT SINGH REYAT 的住宅进行了搜查。不过由于证据不足,只有PARMAR 和REYAT两人被控拥有爆炸物等相关罪名。PARMAR于1988年就偷偷溜出加拿大,在巴基斯坦定居。1992年,他在被印度警方拘捕后神秘死亡。 拥有英国和加拿大双重国籍的INDERJIT...

多伦多酒铺下的火车站

▲威尼斯圣马可广场钟楼 撰稿: 叡 多伦多最不引人注目的历史遗迹恐怕当属位于央街和Summerhill交界的LCBO旗舰店了。尤其在过去几年间,这间LCBO旗舰店所在的建筑已变身成为今天全国范围内规模最大的酒类商店之一。佔地约3000平方米的Summerhill LCBO拥有考究的大理石墙壁、镶嵌式地板、雕花天花板,颇有几分经年沉淀的味道。实际上,这里的确拥有一段已被深埋地下的历史。 Summerhill LCBO旗舰店 深藏于这座LCBO旗舰店之下的,就是百多年前的多伦多北区火车站North Toronto Railway Station。       就是百多年前的多伦多北区火车站North Toronto Railway Station的前身,1898年 候车大厅里的乘客们 1916年 多伦多北区火车站又名加拿大太平洋铁路Summerhill火车站,始建于1916年。其所在建筑包括一座43米高的钟楼以及一栋3层高的候车大楼。钟楼的造型和威尼斯圣马可广场钟楼形神皆有几分相似,后者大约是Summerhill火车站钟楼的两倍高度。其时正是加拿大社会经济迅速发展期,多伦多北区火车站的建城,以铁路为枢纽的加拿大全国交通运输网开始形成,大批居民乘坐火车往返于城乡之间。交通运输力的提高,促使矿业、电力、钢铁,农机製造等近代工业随之壮大。蒙特利尔和多伦多成为全国经济文化的中心,铁路沿线也随即出现了一批大小新城市。       建城使用初期的火车站 但随着1926年多伦多联合车站建成,以及随之而至的大萧条,多伦多北区火车站被迫关闭。9年之后的1939年,为迎接乔治国王六世和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首次访问加拿大,Summerhill火车站曾短暂开放。                ...

10年新房惊变40年旧房!华裔业主损失超70万

程女士整理了许多资料,继续自己的投诉之路。 对于许多人来说,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是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梦想,但是一个不留神,“买房”也 可能让你无端突然损失数十万元。一位卑诗省本拿比市居民,就在买房之后不久,惊讶发现据称“10年新”的独立屋转眼成为屋龄达40年的老房子,令她损失达数十万元,直言“学费太昂贵”,希望自己的前车之鉴能让其他买家提高警惕。这位屋主现正向监管当局,投诉当年代表自己的经纪,追究责任。个案仍在处理中。 居住在本拿比的程女士,2016年2月与丈夫购入位于本拿比湖(Burnaby Lake)附近的一幢独立屋,价值200多万元。当年买屋时,根据他们拿到、由地产代理提供的房屋资料,该房子建于2006年,当时是幢10年新的房子。结果次年收到政府的房产估价通知,估值较自己买入时的价格整整少了24万元,而2017年的时候房市依然火热,程女士不认为价钱会“缩水”那么多,因此,找来另一名地产经纪帮忙看看,结果对方直接告诉他,这幢房子建于1976年,已经是40年的房子,直言她“买贵了”。 回想起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程女士向本报记者说,自己只感觉头皮发麻,认为一定是对方搞错了,结果该经纪让她直接给市府打电话查证,而结果也正如该经纪所说。她表示:“当时那位经纪进房子看了一圈,就发现楼下一部分明显看出是老房子的痕迹,并告诉我如果是有经验的经纪,都不应该错过这些信息。”她后来才知道,房子实际建于1976年,只是在2006年时被翻新。       程女士在本拿比湖附近社区置业,10年新房变旧房,令她蒙受损失。图为程女士房屋所在的附近街道。受访者提供 购买时没有坚持验屋 程女士表示,自己花200多万买的10年新房子,瞬间变成40年的老房子,实在难以接受,无法相信卖方经纪和当时代表她的买房经纪,居然都弄错这样重要的信息。更让她质疑的是,当时自己的地产经纪甚至说服她放弃验屋。 “经纪告诉我,现在的房市非常紧俏,对方不仅要加价,同时也希望取消验屋的条件。如果坚持验屋,可能就要再一次失去机会。”她坦承,自己当时已经找了房子大半年,花费了很多心力,加上经纪告诉她,房子结构很好、卖方经纪也是个非常有声望的人,便让她放心,她最终选择相信双方经纪。 程女士指指出:“我后来了解到,只要到卑诗物业估价署(BC Assessment)或向市府查问,就能轻松拿到这些物业资料,根本不难。而且我完全可以在出价前就要求验屋,如果我的经纪能够负责任地帮我看一看,或者告诉我提前验屋,任何一步都能够避免现在的局面。” 据最新估价 损失逾70万 程女士其后找来验屋师查看房屋状况,发现水管都是老旧的,地基上更有裂缝,房屋地板受地基影响,朝东北方向倾斜。找专业建筑人员评估后得知,要修补地基的问题,至少要8.5万元。 她在2017年向卑诗省房地产议会(The Real Estate Council of British Columbia,简称RECBC),投诉买卖双方经纪。卖方经纪去年初已经承认专业失当(Professional Misconduct),并被处以相应罚款和受到谴责,而她去年底再向RECBC投诉当年代表自己的经纪,追究责任。个案仍在处理中。                      ...

必看!详解!涉及分尸争产情色的加西华商苑刚被屠杀内情

法官裁定被告赵利误杀和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资料图片 经过两天的判词宣读,华裔富商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终于在周二宣判。卑诗最高法院裁定被告赵利二级谋杀罪名不成立,而误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法庭将在本月15日举行量刑聆讯。赵利的律师就表示,该判决是相对理想的结果。 此案从周二上午11时半开庭,直到下午3时后才结束。期间,法官舒尔特斯(Terrence Schultes)就案件调查结果,以及检方、辩方提供的证据和相关证词做分析。他强调,对于被告赵利杀害和肢解死者苑刚的事实毋庸置疑,重点在于被告行凶时的心理状态,是否有足够证据显示,他是蓄意杀害对方,才能构成二级谋杀罪名。 之前辩方强调,赵利是在苑刚的挑衅下失去理智才酿成凶案,因此不是蓄意杀人行为,而且当时受害者手中持有锤子,被告是出于自卫才杀死对方。辩方也希望法官接受心理专家对被告精神状态的评估报告,包括指被告当时存在“战斗或逃跑反应”(Fight-or-flight response),即在面临危险时的应急反应,是决定逃跑还是放手一搏。 图为死者苑刚。资料图片 对尸体不敬罪同时成立 检方则认为,赵利对警方的供词和之后在法庭上的证词前后不一,要求法官以警方供词为准,同时也要求法官对心理专家的评估报告不予采信。 结合血渍分析和调查结果,舒尔特斯认为苑刚至少有一处枪伤,是在近距射程(point-blank range)被击中,更因此合理怀疑赵利自卫行为的说法。同时,他认为被告肢解死者并非是因为精神问题,更像是出于抛尸的目的。他也指出,相信被告最早对警方的供词更接近真相。 即便如此,舒尔特斯表示,被告与受害者之间发生争执,但没有充分证据显示被告在犯罪过程中,故意令受害人死亡或令受害者身体受伤,即是明知这种伤害可能导致死亡,仍不顾后果地攻击受害人。因此,他在最后做出裁决,被告赵利二级谋杀罪名不成立,判决误杀以及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 误杀罪最低只监禁4年 现年59岁的被告赵利,周二在一名狱警的押解下到庭。他身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衣,系一条深灰色领带,精神状态不错,神态平静。他在法院普通话传译员解释下聆听法官宣判。法官宣读判决后,赵利的状态仍比较轻松,并没有大幅度的肢体动作,在与代表律师短暂交流后,他由狱警押解离开。法院将在1月15日举行量刑聆讯,被告将以视像方式出庭。 根据加拿大《刑法》(Criminal Code),误杀罪名最低刑期为4年,最高可判终身监禁。而二级谋杀罪名若成,将被判终身监禁。 苑刚被杀案发生在2015年5月2日晚上,时年55岁的被告赵利是死者苑刚的表姐夫,两家人一同生活在事发的西温豪宅内。根据法庭文件,被告当天和苑刚发生暴力冲突,原因是苑刚要求赵利将女儿赵一铭嫁给他。赵利大怒,并斥责苑刚想法乱伦。 据赵利供述,两人追打过程中,赵利顺手抄起一把锤子阻挡对方殴打,但其后锤子脱手,苑刚也因用力过猛跌倒,赵利则趁机跑回屋内取枪,再返回屋前与苑刚对峙。 赵利在庭审作证解释开两枪过程时说,伏在地上的苑刚举锤打他,赵利脚下踏空、身体晃动导致第一枪打出。此后苑刚左手拉住枪管,右手向前伸几乎抓到赵利,赵利向后躲时第二枪就响了。不过,赵利案发后接受警员问话时,却没有提及该过程。 赵利被指之后还将苑刚尸体肢解成100多份,装入多个袋内。警方发现装有尸块的12个纸箱,还在冰柜内发现一件尸块。 被告律师乐见 二级谋杀不成立 被告赵利二级谋杀指控由于证据不足,被卑诗最高法院法官宣判该项罪名不成立,赵利的代表律师在庭审结束后,对法官的判决表示“高兴”。 赵利代表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周二在庭外表示,控方一直试图证明被告的犯罪行为是蓄意的“谋杀”,但没有证据支持这一说法,对于法官最终判定罪名为“误杀”,也是辩方更乐见的结果。他并认为,法官是在对所有证据进行仔细、全面的审查之后,才作出的合理裁决。 另外,赵利曾就事件从开始的争执演变成为致死案件表现出悔意。唐纳森相信,这也是法官合理怀疑被告是否蓄意杀人的原因之一。 唐纳森对判决结果表示满意。倪怡婧摄 预计仍需关押一段时间 唐纳森形容赵利是个羞怯、有礼貌的人,之前没有任何犯罪纪录,在事件发生前一直是个守法公民,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加拿大,都是一个对社区有贡献的人。认识他的人,都难以相信他会与这样的事件联系到一起。 对于之后的量刑,唐纳森表示,误杀罪名最低刑期为4年,对尸体不敬罪名最高刑期为5年,而若是谋杀罪名成立,最低刑期就为终身监禁。他补充说,从被逮捕至今,赵利已经被羁押4年半,因此,预计之后还需要继续关押一段时间。 凶案涉涉及分尸、争产、情色   外媒也专题报道 早在2015年5月发生的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案发后一直受到加拿大华人社区、中国及各地华人,乃至主流媒体的关注及报道。此案包含凶杀、分尸、富豪、争产乃至情色等诸多引入注意的内容,在凶杀案审理过程中,苑刚留下约1,600万元遗产民事争夺案也审理,共有5个为苑刚生下子女的华裔女子,先后在法庭作证,讲述自己与苑刚认识、交往及情爱的过程。 赵利一家早于苑刚移民加国(见附表),赵利的妻子李小梅是苑刚的表姐,虽然两人并无血缘关系,但当苑刚案发当日要求赵利同意将女儿嫁给他,以换取将来赵利以自己的发明成立公司50%股份时,赵利暴怒更斥责苑刚“乱伦、畜生不如”,两人由此发生打斗及赵利开枪杀人。 苑刚曾帮助赵利夫妇及女儿赵一鸣获得就业机会,而赵一鸣更曾主持电视节目《公主我最大》(Ultra Rich Asian Girls),在节目中展现自己的豪华生活。 此案也引起《纽约时报》的关注,该报记者曾在去年年底来到温哥华,旁听苑刚遗产争夺案,更以《一场谋杀,一个破碎的加拿大移民梦》为题刊发报道。 5位女性为苑刚生孩子  赵利在庭审作证时,多次指证苑刚人品低劣、喜欢炫富,与多位女性有性关系并生下多个子女,但却不尊重女性,更目睹苑刚辱骂自己的母亲。赵利斥责苑刚私生活极度混乱,指苑刚在西温住宅居住时经常带女人回来同居,“几乎每天换一个”。而赵利妻子李晓梅则供称,苑刚经常换女友,但常来家中且她能叫出名字的有10多人。 为保护参与争夺苑刚遗产的未成年人隐私,法庭在审理争产案时颁布了严格传媒报道禁制令,不能提及孩子出生城市,他们母亲的名字只能以M加数字代替。5位母亲的作证,展现了苑刚的生意、生活,他追求每个女子都有一段独特的故事。 例如,M3供称,苑刚善于结交朋友,他最初以低价购买二手燃油,经技术处理后再高价转售出去,由此成功获得第一桶金。M3更表示,知道苑刚有座驾挂可进出中南海的车牌,她说只能猜测苑刚的一些生意可能同政府有关。 当年凶案发生后,警方封锁进出豪宅的道路展开调查。资料图 交往68女 苑刚性爱视频被睹 而M5的证词最能反映出苑刚私生活的混乱,她在法庭供称她当年怀孕后于2014年夏来到温哥华,在苑刚西温住宅同居时,偶然在一个U盘内,发现苑刚列出交往女子名单,人数多达68人,也有苑刚与女子的性爱视频、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刚拍摄3个孩子的视频。她说,看到后全身颤抖、不停哭泣,但冷静下来后决定不去质问苑刚,而是避免冲突,找借口先返回中国。   综合报道      星报温哥华记者 倪怡婧 采访 

女儿被CAS带走6年,夫妇斥系统腐败存在文化和年龄差成见

■约克区儿童保护协会指,Benson夫妇未能照顾好自己的女儿,把女婴带离夫妇身边。 Google地图截图 安省约克区一对在海外结识的夫妇,6年前带着生病的女儿前往医院急症室看病,其后他们因对女儿“疏于照顾”等理由,被儿童保护协会(Children's Aid Society,简称CAS)人员将孩子带走,妈妈更因此受精神打击入院,现时一家人还未能团聚。当事人夫妇中的丈夫批评CAS存在着文化及年龄成见,而其妻的母语是非英语。 据约克区新闻网报道,Ken Benson(当事人均为化名)和妻子Laurie在2004年结婚,2012年诞下一个女儿Carolyn。Carolyn在8周大时患上严重湿疹(eczema),夫妇就带着孩子往求诊。他们在看完家庭医生后,被转介到皮肤专科医生和多伦多病童医院(The Hospital for Sick Children,简称SickKids),不过,他们最后并没有赴医院就诊。 2013年5月初,Carolyn患上严重湿疹,左眼也受影响无法睁开,夫妇二人在凌晨三时将孩子送往急症室。Ken表示,当时医生并没有太当一回事,几个小时后只口头通知他们可以离开。他们回家后,正商议带孩子去另外一家医院查看。 夫妇误会可携女出院 护士通知CAS报警 但就在他们离开医院之后,护士就直接联系了CAS,后者通知了警方,他们被警察带回急症室。一名CAS工作人员之后在法庭上表示,当时该名护士认为,孩子正临危急关头,家长却不听医院建议擅自离开医院,将孩子置于更大的危险当中。不过,Ken解释是他们搞错了医生的意思。 Ke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从他们带着孩子回到急症室,这个带走了他们女儿的“腐败”(corrupt)系统就开始针对他们,妻子也因孩子被带走而精神崩溃,其后住进精神病院。他认为,在这个案件中,CAS存在着对他们文化差异和年龄差距的成见。他并补充,妻子的母语不是英语,两人是在海外相识而结婚。 而CAS在报告中指案件是“社会问题”(social concerns),但他指对方没有充分证据。他指出,妻子在生产时大出血,女儿出生只有5磅重,医院一开始就给孩子喂配方奶,这才引发了他们在食物对孩子健康影响上的争论。 报道指出,这案子的核心问题在于夫妻二人对孩子的照顾是否足以导致他们的孩子被带走。从CAS供词和法院之后的判决来看,他们显然是这么认为的。但从警方文件及家庭医生的证词来看,并不同意这个结论。 医生认为不必担心婴儿健康 根据Ken获得的一份警方纪录,处理涉儿童犯罪案的警官内尔(Kevin Douglas Neill)在文件中指出,他们离开医院是认为医生同意他们这么做,并写道:“鉴于孩子的就医纪录,以及父母为孩子的皮肤病积极求医,充分说明这并非一宗犯罪事件。” 孩子出院后,CAS继续对Ken一家展开调查,并于同年6月将孩子从他们身边带走,暂时交由亲戚抚养。根据CAS工作人员供词,他们认为孩子被疏于照顾,导致病情恶化,家长也拒绝遵守医生嘱咐,没有为孩子提供所需的食物和照顾。 而根据警察之后带Carolyn去医院的检查结果,并没有脱水、饥饿或瘀伤等问题,只有湿疹以及孩子头部扁平等情况,不过,家庭医生Robert Doherty指出,扁头是因为婴儿长期平躺所导致,是正常现象。 他还在庭上表示,并不担心孩子的健康,强调“如果发现任何问题,也会联络CSA”。他并补充,如果孩子父母重新获得监护权,他也会密切关注孩子的状况。 尽管如此,法院最终还是判决Carolyn继续由亲戚抚养。主要考量是孩子母亲的精神状况,以及母亲与孩子之前缺乏亲密联系、父母没有遵循CAS和法院的指示等。

加国猎奇:台湾富家女缘何死于闺蜜刀下?

撰稿:睿 2011年10月,一位年逾七旬的卑诗省列治文市民Jean Ann James被判一级谋杀罪名成立,终身监禁,至少25年不得假释。而这起发生于1992年的血案当时已经过去了19年。       72岁的老妇Jean Ann James被控一级谋杀罪名成立 在犯罪19年之后终于归案 直至2008年底的一次长达近一年的警方卧底行动中,James向乔装成黑帮大佬的卧底探员说出了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这段往事。假扮成犯罪组织老大的卧底警察,意图发展身为空乘的James为其工作,负责山寨假货的运输和接头。 2008年11月,在蒙特利尔一家酒店房间内,Jean Ann James亲口承认自己曾经杀人夺命之后,这桩血案方才得以水落石出。 Jean Ann James在卧底警探的引诱下交代了案情 那么,眼前这个步履蹒跚的老妇到底当年犯下了怎样的罪案呢? 受害人苗丰玲 上世纪80年代 此案的受害人苗丰玲身家非同一般。她的父亲正是早年有“台湾面粉之父”之称的苗育秀。他创办的“联华气体”、“联成化科”等高科技工业企业数十家,实体企业覆盖全球。在台湾算得上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苗育秀膝下有6名子女,次女苗丰玲生于1951年,早年赴美读书之后,在1976年来到加拿大研习钢琴,并结识了在日本航空任职高管的若林信二Shinji Wakabayashi。 1980年,苗丰玲和若林结为夫妻,并定居在温哥华西区高档住宅区——香榭Shaughnessy的一栋豪宅中,婚后的苗丰玲随夫姓叫Gladys Wakabayashi。 苗丰玲遇害的住宅 随着女儿Elisa的渐渐长大,苗丰玲、若林信二夫妇也结识了一些女儿同学的家长。其中Derek和Jean Ann James夫妇与他们相处得尤其融洽,并经常带着孩子们一起聚会出游。 Derek James在温哥华国际机场地面控制中心工作,他的妻子Jean则是一名空乘。同一领域的职业,也让两家人越走越近。 也许是因为所谓文化差异,也许是因为聚少离多,到了Elisa12岁的时候,苗丰林和若林信二已经分居。分居之后,母女两人继续住在温哥华西区的家中。 参与庭审作证的受害人丈夫若林信二 2011年10月 1992年6月24日早上9点,苗丰玲如往常准点送女儿去上学。然而到了下午3点多,女儿还在学校焦急等待母亲。等待数小时后,Elisa打电话给父亲。父女俩人回家后,先上楼的若林信二在主卧室看到了浑身血污,已经死亡多时的苗丰玲。她身上有几处明显刀伤,很显然最致命的是切断颈部静脉的一刀。他推了推妻子的身体,确认她已无生命体征,震惊恐惧的若林信二带着女儿赶往住在附近的苗家兄长家中,并立即报警。 当时现场调查探员在多年后的作证时表示,进入案发的主卧室之后,发现地毯上有血脚印,足迹清楚显示是女性高跟鞋所留下的。作为受害人家庭密友,Jean Ann James也曾被列为警方关注的嫌疑人之列。当年,警方也曾搜索James位于列治文的住宅和车辆,但并没有发现相符的高跟鞋等证据,在对她进行跟踪调查之后也未发现任何破绽,因此未对她进行犯罪指控。不过,针对Jean Ann...

圣诞节 吃大餐! 过个不一样的节日

     随着节日季(Holiday Season)的临近,大街小巷的节日气氛和庆祝活动让人时刻处在温情和美好之中。在西方一年最重要的节日圣诞节(Christmas)来临之际,人们都在忙碌着聚会、购物和迎接假期。但在这个偌大的城市之中,每年在这个重要的时节,仍然还有许多迫切需要帮助的人们:许多人无法承担一顿体面的圣诞晚餐,有人孤独地过节无法与家人团聚,甚至还有很多人无家可归,流离失所,要在避难所裡度过节日。如果你有能力和爱心在这个节日为这些人出一份力,就行动吧! 都市报记者 文琪      4.25元在当下金贵的多伦多能做什麽?也许可以买两杯咖啡,一个麦当劳的早餐汉堡,一个生日气球,或是一元店的两件物品。但在这个节日季裡,捐助4.25元给多伦多市的史葛差会(The Scott Mission)就可以帮助陷入贫困和无助的人度过一个饱满的圣诞节日。他们在圣诞这天可以饱餐一顿节日晚餐,并同时将温暖和帮助分享给欢聚的人们,将爱心化作鼓励和慰藉传递下去。 根 植 社 区 帮 助 贫 困 者      史葛差会捐赠者联络、传讯部门负责人Alexander Ng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每年社区中都会有大约300至400个需要帮助的人,来到史葛差会参与圣诞晚餐庆祝节日。“我在这裡工作9年了。虽然我不知道圣诞晚餐的历史有多久了,但是每一年都有这个活动,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们其实不止是提供圣诞日的餐食,每年的每一天,即週一到週日(year round),我们都提供餐食(meal)给需要的人,只是很多人不知道。我们每天的平均需求是要服务200至250个人。社区裡的确有很多人都需要这样的帮助。因此我们全年都会筹款。圣诞节是也的确是人们更愿意捐赠和给予的时节。我们尽量让这一年中每个节日的餐食都能特别一点,比如圣诞、感恩节、复活节等。无家可归的人、没有地方去的人、在飢饿中的人都可以来。”      史葛差会是一个非教派的(non-denominational)基督教组织(based on...

在加拿大什么人可以算中产?

     加拿大的媒体最近似乎都有一种浓厚的兴趣,追着联邦政府官员问“什么人算中产?”      这样的兴趣显然是源自政府。联邦政府这几年经常把“中产”和“努力工作试图加入中产的人们”挂在嘴边上。大部分政策以“中产”为主要目标,新的一届内阁中砍掉以往专门的体育部长、旅游部长,却偏偏别出心裁任命了一个“繁荣中产部长”。      这样的兴趣和疑问也非常合情合理,因为一个天天喊“中产”的政府没有一个人给出“中产”的明确定义,对什么人属于中产、什么人不属于中产之类总是含糊其辞。      12月11日,有记者追问总理定义“谁是中产”,杜鲁多回应说“加拿大人民知道谁算是中产阶层里边,也知道他们的家庭面临什么(挑战),我们更专注于真实的问题……”。媒体说,但是我们不知道。总理给部长的职权任务书也没有明确定义;而新任的繁荣中产部长也给人一头雾水, “中产是那些认为他们有能力负担自己生活方式的人,他们具有生活质量,而且他们可以......比如送孩子去打冰球,做各种活动。这是关系到具有一定生活消费,让家人可以做您想做的事情。”      如果按收入计算,据报道,按照加拿大统计局的资料,2015年加拿大家庭的中等收入是70,336加元,2018年是71,011加元。当然,统计数据的定义非常多,这个数字也只是一个参照。哈珀政府时期的财长奥利弗曾说,年收入12万的家庭“算中产”。      2015年,新的联邦政府上台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中产”减税,为高收入加税,并推出“加拿大儿童福利金”,加大了“牛奶金”的额度,这一“中产”减税措施将个人年计税收入在45,282至90,563加元的区间减低税率,对高于200,000的收入增加税率。如果按照这个做法,个人收入在大约4万5到9万的人士都因为“中产”概念而受惠,收入更高的一部分的受惠程度将逐渐减低。      2019年,新一届政府同样以“为中产减税”作为第一步,提高基本个人免税额(BPA),2020年的BPA将由现行的12,298加元提升到13,229元,到2023年逐渐提升至15,000加元。      如果以2020年计算,此举对年收入低于1万2千元的人士没有帮助,因为以前得以免税,将来依然免税,但对所有高于这个限额的个人都有益处,即使年收入高于1万5千元,也会因增大的免税收入额而获益,直到从15万以上的“高收入”为止,这部分减税优势才会逐渐消失,到21万年收入时全部消失。因此年收入在1万2千至15万之间的人士都因为“中产”概念而受惠。      由2015和2019两次为“中产”减税的举措可见,惠顾的范围虽然都是涵盖中等收入的个人或家庭,但具体的收入数字却有很大差别。政府自己就不想把这个概念按照收入划清楚。      现在的财长莫尔诺不希望仅以收入来界定是否是中产,”中产的价值观就是大多数以及各个背景的加拿大人所共享的价值观:他们相信努力工作才能取得成功,并希望他们的孩子拥有更好的未来”,他们关注有足够的住房和医疗护理、给他们孩子有教育机会、一个有保障的退休、有保障的就业、以及适度的休闲开支……。      其实,加国社会的收入呈一定的正态分布状态,非要以收入为“中产”画出明确的界限并无意义。但“中产”的概念代表了大多数加拿大的自食其力打工者和辛勤的生意人,而且帮助和扶持中产就是从中间路线推动经济发展,可以促进整体经济朝着普惠型发展,远比侧重帮助高收入或侧重帮助低收入者为好。 德胜 图片来源:Pixabay

多伦多警方首次招聘变性警官

多伦多首位变性人警官Myles Glazier GLOBAL NEWS 视频截图 出生的时候是名女性,一直为自己的性别感到深深困扰,但是从未泯灭自己的警察梦。现年26岁的多伦多第一位变性人警官Myles Glazier,18岁时在自己的家乡申请做警察,但被建议去做精神检查。经过8年变性治疗后,他终于开始在多伦多26分局担任警官。 Myles Glazier说,他每天早晨穿上警服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梦想成真了。 他带着微笑对环球新闻Global News的记者说:“刚开始的几个月真的是太棒了!” 但是作为一名刚开始必须隐藏自己真实性别的人来说,他的职业生涯并不一帆风顺。 “我的压力山大,焦虑无比,”他说:“我仍然记得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感受。” 出生的时候登记为一名女性,Myles并不认可自己的性别身份,一直感到纠结。他说:“我斗争了很久很久。” 18岁的时候,他在家乡Orangeville申请做一名警察,但是被建议去做精神检查,他只能无奈离开。 经过整整8年的治疗,Myles终于找回了自我。 GLOBAL NEWS 视频截图 2018年底,他的入职申请被多伦多警局接受,今年10月,他正式成为一名警察,在靠近Kipling Avenue和Finch Avenue West的23分局开始工作。 Myles解释他最终选择多伦多是因为其的多元性和包容性。 一名LGBTQ2组织(同性恋变性人双性人双重性格人组织)的联络官员Bottineau说,她听到Myles的经历很开心,她认为人们应该有自由成为他们想要成为的人。 传统上,多伦多警局,同世界上很多警方一样,和LGBTQ2组织关系紧张。 在2017年,当多伦多警方被指责对连环杀手Bruce McArthur不断杀害男同性恋不作为的时候,多伦多警方被拒绝参加多伦多同性恋游行(Toronto’s pride parade)。 Bottineau说,我们和警方的关系起起伏伏,但是现在我们行进在正确的道路上。 Myles说,随着时间流逝,很多事情在改变。你完全可以做你想做的自己。他也希望其他变性年轻人能听到他的故事而变得更勇敢,同时也希望其他人能够对别人更宽容。 GLOBAL NEWS 视频截图 编译:都市网  Daisy Ref: https://globalnews.ca/news/6279112/toronto-police-myles-glazier/

加国小镇中鹤立鸡群 甘德镇故事源远流长

撰稿:睿 纽芬兰省东北部小镇甘德(Gander),约万余人口,6个交通灯。当地盛行雪地运动,小镇居民在超市购物时不锁车门比比皆是。很多方面来看,甘德也许只是加拿大无计其数的小镇之一。但正是当地的机场,使得甘德在这些小镇中鹤立鸡群。 甘德是一个因机场而兴起的城镇。地理位置看来,甘德位于英国伦敦至美国纽约航线下方,因此1938年这里建起了当年全球最大的机场之一,作为当时远程越洋飞机离开北美上空的最后一站,飞机在甘德机场加满油后继续前往目的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上万盟军空军人员进驻甘德,这里曾是数万架次加美战斗轰炸机奔赴欧洲战场前稍作停留的地方。 纽芬兰拉布拉多省督Sir Humphrey Walwyn和一名飞行员交谈1941年10月14日 二战结束后,跨洋飞行前,飞机不再需要在甘德机场加油,这里也逐年冷清,直到2001年的9月11日。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恐怖袭击。突如其来的袭击发生之后,美国立即第一时间宣佈关闭飞行领空,除军事、警用及救援飞机外,所有民航班机禁飞。并规定所有正在飞行的班机立即在距离最近的机场降落,所有原目的地美国的航班即刻改到飞往邻国加拿大。这次是美国历史上至今唯一一次未经计划的紧急停飞措施。 甘德机场候机大厅等内部装修风格还保留着始建初期的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风貌 如此危急的情况之下,很多远道从欧洲而来的越洋客机,不得不立即转往加拿大寻找机场降落。于是,纽芬兰省甘德机场紧急启用,准备接纳38架无法顺利飞往美国的客机,以及另外4架军用飞机。这些飞机上,乘客和机组人员总共将近7,000人。小镇甘德,只有大约500个酒店/旅馆房间。不过万余人的甘德,需要在最短时间内作出最快反应,接纳来自于近百个国家的来客。 改道的飞机陆续降落在甘德的同时,911恐怖袭击事件的震惊细节也从四面八方不断地传来。在航程辗转的疲倦和恐袭带来的惊恐情绪的多重重压下,几乎所有乘客都陷入了沉默。他们透过飞机客舱舷窗望向外看去,窗外还有其它刚刚降落的客机。每个人心中都很清楚,他们不是唯一的受困者。 改变航线降落在甘德机场的38架国际航班 2001年9月11日 当时的甘德镇长Claude Elliott不假思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佈全镇进入紧急状态。甘德镇和方圆几十公里的其它城镇,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添置了折叠床,改成了临时旅社。这些乘客们被安置在学校、体育馆、图书馆、教堂等公共设施。甘德居民们为他们准备了食物、换洗衣物、电话和电脑等供他们和家乡的亲友联络。当地洗衣店也为所有人免费开放。临近路易斯港镇的高中学生作为志愿者配合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料理安置事务。更有很多小镇民众邀请他们来到家中暂住,希望舒适的环境帮助缓解他们焦虑的情绪。乘客中刚好有位怀孕的女子,她被安置在一间紧挨诊所的居民家中,以备不时之需。甘德当地民众还给乘客们起了个亲切的别名“飞机客”Plane People。 最后一班离开甘德的国际航班 2001年9月15日 次日,甘德镇长Elliott作了一个宣佈:所有意外被困的乘客都自动成为荣誉甘德市民。这些新晋荣誉甘德市民,当然要去镇上四处走走。于是甘德居民们作为向导,带着“飞机客”们或远足,或观湖,或享用当地美食。所有的人都似乎短暂地从911恐袭之后的凝重氛围中,稍稍舒缓。   911改道降落于甘德的一位美国飞行员 Beverley Bass 3天之后,美国亚特兰大机场重新开放。飞机客们被告知他们可以起飞了。在加拿大红十字会人员的周密组织之下,所有乘客都悉数按时回到机场,准备开启新的旅程。3天以前,他们还只是因为不幸的发生,而恰巧同道的旅客;3天之后,所有人都已因为共同的境遇而彼此开始熟悉。虽然即将踏上各自的归程,但很多人已经在交谈间交换了彼此的联繫方式,希望以后常来常往。 正在乘客们等待再度起飞前临行惜别之时,达美航空15号航班上的一位穿着红衣的女士向机组人员申请,是否能用机上广播宣佈一件事。在得到机长允许之后,这位女士激动地说,她希望能够回报几天来热心帮助他们的加拿大小镇居民。 Beverley Bass时隔多年后再次回访甘德 2017年 这位红衣女士就是俄亥俄州立大学退休员工Shirley Brooks-Jones。Brooks-Jones说,她打算以15号航班的名义成立一个奖学基金,专为路易斯港高中的学生提供奖学金,以答谢这些学生们几天来的悉心照顾。当她说明原委之后,机上乘客们纷纷交上写明捐款金额、各人信息的纸条,所捐金额已经有14000美元之多。而Brooks-Jones女士本人和达美航空公司,也捐出了对应的总金额。过去十多年来,来自全美、加拿大和世界其它国家的奖学金捐款,早已破百万。受益于这项奖学金的路易斯港高中学生,也有至少百余人。 今年已有83岁高龄的Shirley Brooks-Jones女士,仍在每年911週年之际来到甘德,感怀18年前这场悲痛的意外所带来的得失。“他们不仅仅给我们吃喝,为我们提供住处。他们更是给予了我们所有人爱护和尊重。他们为我们做的所有一切,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心中满满的都是爱。” 以甘德911为创作原型的歌舞剧 COME FROM AWAY远道而来 痛苦的意外让这7000名“飞机客”和万余甘德人走在了一起,并共同度过了生命中交集的那几天,也成为了一生的朋友。虽然18年后的今天,世界似乎更不太平了,但是总是因为那麽一点一滴凡人心底的善良,让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依然心怀希望。

历史回眸:在加拿大的日本人遭受过的灭顶之灾

早川莉娜,弟弟和母亲 1942年初 撰稿:睿 1930年,早川莉娜(Lena Hayakawa)在卑诗省一个日裔加拿大移民家庭出生。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她的父母在卑诗当地经营着一家红火的草莓农场,莉娜的童年充满着简单和美好。        珍珠港事件爆发 美国加州号驱逐舰被日军炸沉 1941年12月7日 但这一切都在她11岁那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 1941年12月7日清晨,日本海军航空母舰舰载飞机和微型潜艇,对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在夏威夷的基地——珍珠港,以及美国陆海军在瓦胡岛上的飞机场进行了突然袭击,太平洋战争由此爆发。 珍珠港事件意味着日本正式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站在纳粹德国和意大利法西斯的一边,这也意味着美国的盟国——加拿大也就此和日本成为敌对双方。 皇家骑警没收卑诗省日裔渔民的渔船 当时在加拿大卑诗省有着相当可观数字的日裔移民,尽管加拿大军队和皇家骑警均不认为当地日裔移民社区对加拿大社会存在任何威胁,但时任联邦政府却不以为然。紧随珍珠港事件,联邦政府立即将卑诗省内约1,800多艘日裔加拿大人拥有的船只全数收缴,关闭所有日文纸媒和学校。日裔加拿大人所有的相机和短波调频通话器也被如数清剿。日裔加拿大人不仅被政府没收财产,甚至还被规定了每天归家的宵禁时限,气氛不亚于战区。 5首位日裔加拿大移民 永野万藏一家人 19世纪末 1942年初起,加拿大联邦政府通过the War Measures Act战时措施法令。规定所有日本人以及在1922年之后取得加籍的日裔进行“敌国居民登记”。并就此开始对所有卑诗省境内,18至45岁之间日裔平民男子予以大规模的逮捕拘押,并把他们关押于名为“保护区”,实为集中营的地方。同年3月,拘捕令范围扩大到所有日裔人士。大约占卑诗日裔人口至少九成、总数为23,000多名日裔男人、女人和儿童,被迫离开原本安定的家园,名下物业财产全部归政府所有。 一群被发配筑路的日裔加拿大人 他们中至少七成是加拿大公民。在经过短暂的拘押之后,政府给出了两个选择:他们必须移居洛基山以东的荒漠地区,或是回日本去。已经生效的战时措施法条例,授予联邦政府权力囚禁日裔加拿大人,并强迫他们离开他们定居的卑诗省菲沙河谷一带,这些“敌国居民”被以从事间谍破坏活动的罪名,重新安置在阿尔伯达和曼尼托巴省的劳动集中营里。另有至少700名日裔加拿大男性公民被关押于位于安省的战俘营。 早川莉娜近照 早川莉娜一家就被发配到了曼尼托巴省的一个甜菜农场,全家住在小木屋里,起早贪黑在地里劳作。莉娜多年后回忆说,小屋四处漏风。即便在严寒的冬日,全家人也只能在屋外如厕。有时,母亲不得不从雪地里拿回雪块,融化后用于生活用水。 二战结束之后,早川一家终于得以开始新生活。不幸的是,他们再也没有回到自家的草莓农场,而是在曼尼托巴省Whitemouth重新开始。所幸的是他们留了下来,在这场浩劫中另有四千多名日裔加拿大人被流放回到日本。彼时的日本刚刚战败,又经历两场原子弹袭击,满目疮痍。而他们中有很多人出生在加拿大、从未去过日本的,虽然回到祖籍国日本,却像是一株无根的植物,在两个“祖国”之间挣扎,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未能真正融入日本社会。 卑诗省日裔移民家庭被分散送往省内外劳动集中营 直到1949年4月1日,联邦政府终于允许日裔加拿大人在有保证人的情况下,返回家庭原住地。同年,日裔加拿大人重新获得了包括选举权在内的公民权。 1947年,日裔加拿大人协会成立,在那之后的数十年里,该组织不断呼吁联邦政府对二战期间侵犯日裔社区人权的行为致歉,早川莉娜也频繁活跃于各类活动中。此后,日裔加拿大人的身份地位开始恢复,1977年,加国政府用历史上首位日本移民永野万藏的名字命名了卑诗省省的一座山,那年也是永野万藏抵加100周年纪念。 加拿大总理Brian Mulroney马尔罗尼在日裔加拿大人协会主席见证下向全体日裔加拿大人致歉 1988年9月22日 1988年9月22日,时任加拿大总理的梅隆尼(Brian Mulroney)正式就当年针对日裔的迫害隔离行动道歉,并向18,000名幸存者每人赔偿21,000元。 尽管联邦政府致歉已经过去31年,但很多当年亲历事件日裔人士至今仍心有余悸。尤其是那些被流放回到日本,一生再未返回加拿大的人们。

战地新娘,加拿大的21号码头 见证数万个爱情故事

艺术家bev tosh和她的英国战地新娘肖像展 撰稿:睿 1940年秋天,当英国姑娘Rose Marie Potter嫁给驻扎在欧洲战场的加拿大军人Alexander Ironside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只是二战期间嫁给加拿大士兵的数万名英国姑娘之一。仅仅1940年,就有至少数千名英国女性和加拿大驻军结婚。 1942年,加拿大联邦政府决定免费批准这些英国新娘和她们的子女移民加拿大,并获得加拿大国籍,确保她们能够和丈夫在战后团聚。和前线战场一样,后方的加拿大国内也悄悄组织起一支移民局工作人员的队伍。成千上万的申请表格,无计其数的医疗健康检查,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当一切准备就绪时,这些战地新娘和她们的孩子们被送上英国驶往加拿大的单程邮轮,和加拿大夫婿的后方亲人团聚。直到1945年,英国战地新娘的数字已经多达好几万。       一批准备离开英国 启程前往加拿大哈利法克斯21号码头的英国战地新娘 如果时光倒退74年,试想今天是1945年3月8日,那时距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已经持续了6年,并接近尾声。那年的早春三月,英国邮轮RMS Aquitania阿奎塔尼亚号从英国伦敦出发,目的地是距离6,000公里的加拿大哈利法克斯港口。阿奎塔尼亚号首航是一战爆发时的1914年,这是同时期英国邮轮中少有的身兼军用和民用,且航行数十年仍然保持完好巅峰状态的一艘。 加拿大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和正在船上用餐的战地新娘和她们的孩子们 和战时几乎所有的行动一样,这次航程当然也是保密的。因为德军U-boats U型潜艇正巡逻于北大西洋,时刻准备着摧毁任何不幸经过的邮轮。 21号码头今天已经成为加拿大移民博物馆 而这趟邮轮上的数百名乘客的身份非同一般,这些乘客清一色都是英国年轻女子,她们中的一些人还怀抱着幼子。她们来自于英国各地,但此行的共同目的就是和她们的夫婿团聚。她们的夫婿都是参与二战并驻扎在英国的加拿大军人。英国姑娘Rose Marie Potter和她怀中的幼女,也在乘客中间。 阿奎塔尼亚号邮轮在酷寒的北大西洋经过一周的颠簸之后,终于停靠在哈利法克斯的PIER 21港口码头。尽管这场征程并未惊动外界,但船上的每个英国姑娘都很清楚,她们刚刚抵达的PIER 21码头是加拿大最主要的移民吞吐口岸。所谓21号码头,其实囊括了第20、21以及22号码头三个登陆口岸,合称为哈利法克斯海洋航站Halifax Ocean Terminals。 Lois和Ross Bowling已经相继离世 这个航站建筑和海港并不相连,而是建造在和海岸线平行的海洋防波堤上。正因为其地理位置紧挨火车站和若干哈利法克斯当地军事基地,海洋防波堤可以和大型军舰无缝对接,并且这里是距离欧洲最近的安全深海港口,故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里也被用于近50万加拿大军人前往欧洲战场的始发地。 加拿大军人Bruce Blagborne 和英国姑娘 Doiran Phillips的结婚照 1944年 1928年至1971年间,PIER 21码头曾是超逾100万的移民进入加拿大的首站,在二战及战后移民加拿大的高峰时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里,这些英国姑娘们需要耐心等待,直到她们的移民申请文件被加拿大移民局一一审核,最后盖上写有“landed immigrant”登陆移民的字样。自此,这些心怀憧憬姑娘和她们怀中尚不谙世事的孩子们,勇敢地踏上了在加拿大这样一个全新国度的人生旅程。二战期间,PIER21码头就曾成功接纳近5万名战地新娘和两万多名婴幼儿。 Joseph 和Je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