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09月25日 星期六 14:41:4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7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移民

20年前多次性侵男童 60岁男子终落网

【加拿大都市网】1名60岁男子,涉嫌20年前多次性侵1名男童,本周被警方拘捕,他现要面对13项与儿童及性侵有关的指控。 多伦多警队指出,被捕男子于2000年至2003年期间,认识了1名男童,之后向该名男童多次进行性侵。 警方于8月10日拘捕1名现年60岁的男子Warren Eugene;他现要面对5项对16岁以上儿童性骚扰、5项性侵、1项不雅行为、1项不雅暴露、1项带走儿童出国等指控。 警方认为,可能会有其他受害人,故呼吁其他受害人,或对事件有任何资料的人士与警方联络,电话是416-808-7474。 (图片:多伦多警队)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安省男子忘记电子邮箱密码 竟招致6000多元罚款

【加拿大都市网】专家表示,令人困惑的、不断变化的COVID-19边境规定表明,有必要对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进行独立监督。 56岁的Saadi Kadhum在建筑行业工作,住在多伦多地区。7月底他前往美国参加女儿婚礼,随后返回加拿大。他乘坐出租车穿越加美边境时,摇下车窗,拿出手机,给边境官员看确认他COVID-19检测呈阴性的电子邮件。但当他准备输入电子邮件密码时,他愣住了。不管他怎么努力,他都想不起来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健忘导致他被罚款6255元! 他说,他在底特律和温莎之间的边境桥上尝试了一个又一个密码,但都没有成功,他感到越来越疲惫。他的电子邮件账户最终被锁定,需要进入电脑核实身份。他说道:“他们甚至不让我下车。如果他们给我两三分钟登录电脑,我们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要知道我不是一个对技术了如指掌的年轻人。”   认罚是回家的唯一途径 Kadhum说,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试着回到药房打印新冠测试结果,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需要首先出示阴性测试的证明才能进入美国,而阴性证明又在邮箱里,他无法再次进入美国。 第二个选择是他可以回家,但根据《检疫法》,他将被处以最高罚款5000元,以及“受害者罚款附加费和成本费”,罪名是“不遵守禁止或限制进入加拿大的命令”。这些罚款加起来总额高达6255元。 Kadhum觉得别无选择,他接受了罚款,并接受了14天的强制隔离,尽管他可以通过手机访问政府的ArriveCan应用并提供了充分的疫苗接种证明。另外,隔离期间还意味着他将失去两周的工资。 随着加拿大与美国边境重新开放,旅行者被要求提供疫苗接种证明,以及在过境72小时内进行的COVID-19检测呈阴性,他的案例是最近几天报道的几例案例之一。 一名男子称,尽管他被拒绝进入美国,他也要被迫隔离14天,但实际上从未越过边境。其他已经接种了疫苗的旅客表示,尽管他们已经被豁免隔离,但他们还是收到了加拿大政府的数十个电话和电子邮件,要求他们确认自己已经被隔离。   CBSA:旅行者有责任提供文件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他们无法就具体情况发表评论,但官员有权审查、质疑和确认旅客的陈述。 CBSA发言人Rebecca Purdy表示:“在做出决定之前,边境服务官员将审查和考虑每个旅行者的特殊情况、旅行目的和入境时提交的文件。” 她说,旅行者需要证明自己符合豁免隔离的要求,包括最近在边境提供的COVID-19检测阴性证明。 当Kadhum回到他位于大多地区列治文山的家时,问题仍在继续。他打开了电子邮件,查到了证实他检测呈阴性的文件。他说,当他第二天打电话给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和CBSA提供证据时,被告知已经太晚了,他们也无能为力。公共卫生部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Kadhum说,在接下来的两周里,公共卫生官员打电话到他家里,确保他遵守了命令。他完成了另一次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也是阴性,但仍在两周的隔离期内。 Kadhum现在正通过法院系统上诉,但他想分享他的故事来警告其他旅客,并提醒他们打印出所有文件,以防万一:“我不希望这种事发生在任何其他加拿大人身上,这是不公平的。”   教授:CBSA太死板,不合理 皇家山大学(Mount Royal University)教授Kelly Sundberg在CBSA工作了15年,她说,虽然旅行者在穿越边境时确实有责任准备好自己的证件,但Kadhum的情况显示出一种“不合理的死板”。 他说:“如果执法不灵活、不能满足旅客需求且没让旅客有机会以其他方式提供信息,那就令人担忧了。” Sundberg提出了一些建议,例如,为防旅客手机没电或像这次一样忘记邮箱密码,CBSA可以为公众提供电脑,以获取电子文件。 他还倡导对CBSA进行独立监督,就像加拿大的其他执法机构一样。这样旅行者就可以向一个公正的机构提出投诉或对处罚提出异议,从而使情况得到改善。 虽然CBSA一直拥有很大的权力,但Sundberg表示,新的、不断变化的COVID-19旅行规则表明,监管和透明度之间存在差距。 Sundberg说:“坦白说,这很令人尴尬。如果我们有监督,这些问题将会以一种友好得多的方式来处理,而不是由媒体和其他服务机构来处理。这真是不幸。”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border-crossing-email-password-ticket-1.6135296)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狗咬狗 主人逃之夭夭政府急寻

【加拿大都市网】约克区Whitchurch-Stouffville 镇正在寻求公众帮助,以确定在约克区森林Patterson Tract发生的狗咬死狗事件中的两个人。 据多伦多星报传媒集团新闻网站YorkRegion.com报道,7月30日下午2时30分左右,一只狗在McCowan Road 和 Aurora Road一带散步时,被另一只狗袭击致死。据该镇称,事发时两只狗都没有拴上狗带。 该镇的市政执法主管赫克托尔(Teresa Hector)说:“袭击的狗其主人没有留在现场,受害人没法确认她们的身份。”她说:“我们在公开求助的同时,希望狗主人能够站出来协助调查,又或者公众中有人能够凭著目击者的描述来识别有关人士。” 据一名目击者称,在事件发生时,这只攻击的狗由两个人照顾和监管。证人对两人的描述如下: •女性; •白人; •中年(约。50-60岁); •中等身高; •体格健硕; •黑短发; 目击者对攻击的狗描述如下: - 大型品种。 - 颜色为金色至红色。 - 长毛。 - 约70-80磅。 可能是爱尔兰赛特犬(Irish Setter))的混血品种。 任何知情人士可以联系动物服务署,电话905-640-1910,内线2230。 该镇提醒居民,所有狗只在公共场所必须用狗带拴住,以避免同类事件的发生。根据该镇的城市附例,如果狗只在公共场没有拴上狗带,初犯者将被处以不少于490元的罚款。 T09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蒙特利尔有人试图贿赂医务人员 伪造疫苗文件

【加拿大都市网】蒙特利尔一卫生官员周二证实,有人试图贿赂一间疫苗接种诊所的医务人员,以获得一份伪造文件。 CIUSSS蒙特利尔中西部疫苗接种点发言人特利奥特(Carl Theriault)说:“我证实有人试图贿赂我们的一名疫苗接种人员。” 此外,魁省政府宣布计划在全省实施新冠疫苗护照,并称高传染性的Delta变种病毒,可能会让魁省出现第四波疫情。 自疫情爆发以来,魁省已有11,242人死于病毒。7月1日至24日,魁省卫生部证实,未接种或部分接种疫苗的魁省人占新增病例的92%。 魁省卫生厅发言人哈维(Marie-Louise Harvey)解释说:“疫苗护照的目的是允许接种疫苗的人参加非必要的活动,具体用途将根据流行病学的情况和魁省疫苗接种覆蓋率来确定。” 截至周二上午,魁省有84%的12岁及12岁以上合格人口接种了第一剂疫苗;70%的人接种了两剂。 随着全国各地的一些旅行限制放宽,联邦机构也表示,他们正在寻找试图伪造新冠疫苗记录的人。 加拿大边境服务处(CBSA)表示:“当局意识到,目前尚无关于疫苗文件的全球标准,一些旅客在寻求进入加拿大时可能试图使用伪造的文件,CBSA正在与国内和国际伙伴密切合作,在旅行过程中尽早发现和拦截此类文件。” CBSA指出,它们目前已经遇到了数十份涉嫌欺诈的文件。  V33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两华人违规超额种植大麻遭指控 场区被捣

■■警方检获约2,100株大麻。 警方提供   【加拿大都市网】杜咸区警队日前在贝弗顿镇(Beaverton)一个大麻种植场,揭发违规超额种植,两华人遭检控。   ■■警方捣破超种大麻种植场。 警方提供   警方透露,警队缉毒组探员早前对位于弗顿镇Thorah Concession Road 2村路一处物业展开调查,并确定该地点获发3张许可证,批准在室内种植大麻。   警员持行搜查令到场搜查后,发现一个比许可证所批准规模大得多的室外大麻种植场,检获约2,100株大麻,以及300多磅经包装可付运的干大麻。   涉案的万锦市居民为31岁Quan Chen和49岁Zheng Zhu,同被控涉嫌未经授权生产大麻。   任何人士掌握案件有关消息,可联络杜咸区警队缉毒组探员D/Cst. Baldini,电话1-888-579-1520(内线2204),或致电杜咸区灭罪热线1-800-222-8477,又或者使用杜咸区灭罪热线网站www.durhamregionalcrimestoppers.ca,作匿名报告。星岛记者报道

密市百人聚会现枪声3人伤 警未能确定疑犯身份

■■密西沙加一个百人聚会发生开枪事件,3人受伤。 CTV   【加拿大都市网】密西沙加一个百人聚会发生开枪事件,3人受伤。警方未能确定开枪疑凶身份。   皮尔区警队指出,星期日(8日)晚上约8时30分,接报位于密市Hurontario街与World Drive附近住宅区发生枪击案。   警员赶到现场时,起初没有发现任何伤者,其后一名逃离现场的男伤者报警,遂把他送院救治。另有两名受伤女子,自行到附近医院求助。3人都伤势严重,但没有生命危险。   警方表示,至今未能确定开枪疑凶的身份。虽然案发聚会多达有100人参与,但警员到场时只有8人。警员在现场未有搜出任何武器。   警方呼吁参与聚会人士与警方联络,提供案发经过。警方亦会翻查附近的保安摄录装置,以了解案情。星岛综合报道

未来居家办公或衍生税务问题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新冠疫情开始缓和,全国各省的企业开始要求员工返回工作场所。但由于疫情期间,大部分企业都愿意让员工在家工作,因此即使疫情消退,相信这个工作模式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会持续存在,而当中的税务问题非常值得探讨。 埃森哲(Accenture)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超过 60% 的加拿大人更喜欢混合或远程工作模式,因为许多企业开始计划让员工重返工作岗位。 6 月,加拿大商业发展银行的另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即使在新冠疫情之后,仍有 74% 的企业愿意让员工在家工作,而且超过一半的员工都希望尽可能维持远程工作。 毕马威 (KPMG) 合伙人、全球流动税务服务业务负责人甘地 (Sonia Gandhi) 表示,现在越来越多的员工要求在实际工作场所以外的不同地点工作。 甘地说,他们会问雇主,可否在本原工作地点以外的地方,例如是威斯勒(Whistler),或者佛罗里达(Florida)、葡萄牙(Portugal)或巴巴多斯(Barbados),工作一个月或更长时间。甘地又指出,看到不同行业的公司正在考虑与员工达成“随时随地工作”的安排。员工要求这种灵活性,而雇主则将其视为在市场中脱颖而出的好处。 虽然一些员工喜欢在家工作,但有些人可能会问,离家数百或数千公里会否影响征税安排。 由于加拿大各省的税率差别很大,因此如果一间在安省的企业,容许员工在卑诗省工作,应如何计算税收?根据甘地的说法,不同省份的计算其实并不是那么复杂。她解释说,根据目前的加拿大税收制度,雇员只会根据他们居住的省份征税。 这意味着,如果住在并在哈利法斯(Halifax)工作的人决定在班夫(Banff)远程工作几个月,他们只需要根据新省(Nova Scotia)政府的要求缴纳所得税。雇主也是如此,企业只需根据其办公室所在地计算员工的预扣税、TPP 和社会保障。 甘地指出,复杂的地方是,如果一间位于A省的公司雇用了居住在B省的员工。那么雇主将需要根据其所在省份指定的税率预扣税项,而雇员则必须支付其所在省份指定的税率。在这种情况下,员工说需要支付差额,或可在 4 月份报税时获得退款。 甘地说,远程工作实际上在各省之间并没有那么复杂,但当远程工作在雇主所在地以外的不同国家时,情况会变得更加复杂。当涉及到不同国家工作时,问题就不只在于税务,计划在国外工作的加拿大人必须确保有合法的工作签证。 谈到在国际上征税时,甘地说这将取决于员工在哪个国家工作,并警告指加拿大人可能需要面临双重征税的问题,导致要负担巨大的税项。 最后,甘地表示,那些希望在国外工作的人士,必须非常了解当地的法律。无论是就业法或移民法,以及与加拿大人之间的税收协定,以避免加倍征税。 V 1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唐人街致命枪击案 警方确认两华裔死者身份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警方确认周日早上发生在多伦多华埠致命枪击案的死者身份,这宗枪击案造成两名据信是华裔男子的死亡,另有两人受伤。 据City News报道,警员Alex Li((下图)周一表示,警方接到数人被枪击的报告,在周日清晨6点左右赶到多伦多华埠Spadina Avenue和Nassau Street 地区。 警方说,警员在该地区发现了四名受害者,其中两人被当场宣布死亡。 周一,警方确认死者分别是来自万锦市27岁的Anthony Dang,以及来自烈治文山32岁的Zhi Tan。 警方称枪击案中另一名31岁的万锦市男子接受了治疗,现已出院。不过,来自卑诗省本拿比的一名43岁男子仍在医院接受治疗,伤势严重,但情况稳定。 警方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任何可能在2021年8月8日凌晨见过Anthony Dang或Zhi Tan的人,请联系凶案组警探”,警方强调“即使是最少量的资料也可能对调查至关重要”。 警方在周日表示,调查人员指他们认为枪击是某种争执的结果,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细节。 警方表示,他们呼吁目击者挺身而出。鼓励那些可以看到该区闭路电视的人,或者刚好在该地区驾驶并有行车记录仪的人,报警或在灭罪热线( Crime Stoppers)留言。 (图:City News) T09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移民部抽3千人获邀移民 最低要求为404分

(■■移民部由快速入境备选数据库中抽出3,000位候选人,发出“申请加拿大永久居民邀请”。 星报资料图片) 联邦移民部上周再由快速入境(Express Entry,EE)备选数据库中抽出3,000位候选人,向他们发出“邀请申请移民通知书”(Invitations to Apply,简称ITA)。今次抽签是“加拿大经验类”移民候选人(Canadian Experience Class,CEC)“专场”,最低评分为404分。到8月5日止,移民部今年已透过EE渠道向逾10万人发出申请移民邀请,几乎是去年同期一倍。 移民部上一次“加拿大经验类”候选人专场抽签的最低分数线是357分,是CEC类别历来抽签第二低的分数线。而分数线最低的一次抽签是在今年2月13日。当时所有CEC类别的申请人都收到了申请移民邀请,最低分数线为75分。 移民部由今年起在EE一般候选人抽签之外,增加了加拿大经验类CEC及省提名移民(PNP)候选人的抽签专场。上周三移民部也举办了一场PNP抽签专场,向512位候选人发出邀请。最低分数线是760分。 PNP候选人抽签分数一向看起来很高,其实是因为候选人都已经事先获得各省提名资格,并因此加600分。 今年目标接受40.1万新移民 之所以举办上述两类移民候选人的专场抽签,是由于这些候选人中很大比例目前已经在本国居住,或至少与加拿大有一定联系。在EE数据库中的CEC类移民候选人中,目前有90%在本地居住。 自疫情爆发以来,当局优先对于这些已在国内的移民候选人进行审核,因为他们不像海外申请人那样会面对入境限制。在今年6月21之前,受抗疫限制政策影响,海外申请人即使已拿到登陆纸也不允许入境。 加拿大今年制定接受40.1万新移民的目标。但前6个月只有14.3万人抵埠。要达成全年目标,今年下半年每月平均须接受4.3万人。快速入境成为新移民的一个重要来源。 到8月5日止,移民部已向102,316人发出永久移民申请邀请,已接近全年108,500人的目标人数,是去年同期近一倍,并超过2019年全年的人数。 移民部透过一个综合评分制度(Comprehensive Ranking System,简称CRS)对快速入境移民候选人进行评分,并以定期抽签方式择优向高分候选人发出移民邀请。不过CEC及PNP专场抽签的最低分数线较一般技术移民申请人低,这是因为他们只在自己同类型候选人的小范围内抽取,而不会与联邦技术移民大数据库中的众多候选人竞争。近期CEC的分数线有下降趋势,因为高分的候选人已在先前的专场抽签中获得邀请。 CRS的最高评分理论上可以到1,200分,不过数据库中大多数人的得分都在500分以下,省提名获加600分的情况除外。

家里的室内植物一到夏天就长小飞虫?这样杀虫超容易!

一到夏天,就有一种飞虫满天飞的感觉,特别是家里养了花草,飞虫更成了家里的常客,群里经常会有花友问养花招虫怎么办,花虽美可附带的虫子也是让人很烦恼。今天就来帮大家支几招治理小飞虫的办法吧!   养花的花盆中出现小飞虫有以下几种原因 1、在种植花草时,泥土没有经过消毒和杀菌。一般泥土中都有虫卵,在你种植花草前应该把土壤在太阳下暴晒,并且加入除虫剂。 2、土质关系,一般来说泥炭土比堆积土更容易出现虫害,这是由于堆积土属于腐熟土,出现虫害的几率比较低。 3、与种植的花草的种类和养护的环境有关。     民间除小飞虫的小窍门 1、用香烟头5克掺水70、80克的比例,浸泡24小时后,稍加搓揉,用纱布滤去渣滓,然后用水浇花,很快就会去除小飞虫。一般而言,十颗左右烟头配置一矿泉水瓶水即可。 2、用1:200的洗衣粉水(皂液水),为提高效果可再加入几滴菜油,充分搅拌,至表面不见油花时用喷雾器喷施。 3、还可以用新鲜橘皮泡水,浇在花盆里(当天泡当天用),几天后小飞虫就没有了。 4、用花椒泡水浇花,也可以除虫。 5、利用虫子的化学趋性,使用糖醋液诱杀。 具体方法为:向一个小盆中加入糖醋液,并向其中喷一点杀虫剂,放在植物旁边。半小时作用后会发现很多小虫尸体。但此种方法不易把小飞虫「赶尽杀绝」。 来源:加拿大都市网 

3名皮尔区女警官指控警局未能解决性骚扰问题

【加拿大都市网】三名皮尔区女警官就她们所说的“有毒”工作场所提出正式投诉,指控皮尔区警局未能充分解决性骚扰问题,或对前任高级警官的不当行为指控采取行动。 皮尔区警局向《星报》证实,在约克区警方的一项外部调查,确认了针对前凶案警探约翰斯通(Daniel Johnstone)的“多项不当行为指控”之后,有关当事人向安省人权仲裁庭(Human Rights Tribunal of Ontario)提出三项新的投诉。 根据安省人权仲裁庭和一份警方内部文件,约翰斯通在密西沙加一家酒吧的休班聚会上,把手放在女警惠登(Leslee Whidden)的背上,抓她的胸罩带。 约翰斯通通过他的律师斯特雷索斯(Louis Strezos)否认了所有职业操守不当指控,以及人权仲裁庭投诉中的指控。 在约翰斯通被安省警察监督机构安省特别调查组(SIU)指控在2017年酒吧事件中对惠登进行性侵犯后,约克区警方接受委托进行独立调查。但在检控官表示没有合理的定罪理由之后,该指控被撤回。 皮尔区警方向《星报》证实,约克区警方在调查2017年休班事件时,对约翰斯通的“进一步指控曝光”,对他的“多项”不当行为指控得到证实。这一结论意味着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根据《警察法》(Police Services Act)起诉约翰斯通的职业不当行为;一位发言人说,皮尔区警方启动了这个司法程序。 在约克区警方的调查结束后不久,50岁出头的约翰斯通宣告退休,这意味着皮尔区警局不再有权起诉他。皮尔区警方表示,由于他退休,因此没有就不当行为的指控举行聆训,退休也意味着对这些指控没有最终认定。 不过,向安省人权仲裁庭提出投诉的女警官则认为,皮尔区警局未能解决职场性骚扰环境问题,并声称警队本应更早对约翰斯通采取行动。 三名皮尔区女警官向安省人权仲裁庭提出的诉讼,将约翰斯通列为被告。这些指控尚未在人权仲裁庭得到证实,皮尔区警方和约翰斯通都尚未收到有关诉讼的通知。  皮尔区警方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由于尚未收到安省人权仲裁庭的通知,因此在警队收到法庭文件并有机会全面审查其内容之前,无法回答媒体的问题。   提出人权投诉的女警官除了密西沙加刑事调查组警探惠登,还有曾在皮尔区警队凶案组任职多年的伯顿 (Helen Burton) ,她声称自己早在2006年已首次指出约翰斯通的不当行为。 第三名提交人权投诉的女警官,《星报》已查看相关投诉文件,不过她要求不公开其姓名,称担心遭到进一步报复。所有三名投诉人都在皮尔区警方工作超过20年。 V05 图片:提出人权投诉的其中一名女警惠登。星报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移民故事:中医让高位截瘫患者重新行走 但在加拿大发展太难了

李永洲(左)在做义诊。受访者提供   【加拿大都市网】中医博大精深,是中华文化的瑰宝,但华人将其带到加拿大帮助民众的健康,却经历了很多艰难。来自中国台湾的李永洲医生(John Lee),经历了中医立法、中医针灸进入医疗保险计划(MSP)系统,针灸免除商品及服务税/统一销售税(GST/HST)的过程。他亲身体会到,中医进入加拿大医疗系统的每一步,都非常不容易。   李永洲为卑诗省注册高级中医师,曾任卑诗省注册中医师公会(QATCMA)会长、卑诗省中医针灸管理局常务理事、加拿大卫生部中医药咨询委员会委员、加拿大全国中医针灸联盟(CCTAA)主席。他近日接受《星岛日报》记者采访时,讲述了中医与西医不同的强项,也希望提高中医在加拿大医疗系统的地位,为加拿大人的健康做出更大贡献。   ■■李永洲在诊所。受访者提供   李永洲说,中医的强项是功能性疾病,西医的强项是器质性疾病。此话怎解?比如骨头碎了,怎样处理?要找西医,手术换关节也仅能是西医的专业;手术后身体机能的恢复,或者是身体功能出了问题,中医更合适。   两年前,一位少年来加拿大参加夏令营,上吐下泻,在医院住了3天,花了近3万元,但查不出原因。而这个孩子仍然全身没有力气,病倒在床。后来带他到李永洲的诊所做了两次针灸,吃一副中药,就解决了,只花费了200元。   李永洲说,按中医诊断,这个小孩是俗称的水土不服,脾胃功能失调。用针灸中药调节他的自身功能,很快就好了。他的病为什么西医帮助不了呢?因为他只是身体功能有问题了,没有发生质变,器质上没有病变。   “70%的病痛是属功能性的异常,并没有发生器质性的病变,在中医理论指导下中医药、针灸对应身体功能的调理,就能帮助身体恢复健康状态而去除病痛,可以避免发展为器质性病变,这也就是为何中医能节省政府医疗开支。”他说。   他又解释,人类是自然界的一部分,因此遵循自然是中医的法则,中医中药组方因时间季节、地域、各人身体条件不一样,依中医理论对症下药,药证相应,就是安全有效,所以经中医师专业依中医理论指导使用中药才是安全有效的,而不能一个方子对应所有的病人及病程,因为每个人身体条件不一样病程变化不相同。中医以人为主体,西医则以病为主体。   中医不需要也不该跨界   中医考虑的因素特别多,因人、因时、因地而不同。比如先天条件、后天条件,针对不同人的病症开不同的药方。越熟练越能精准用药。   西医,对某种病用药,则有固定的标准。对于中西医结合,他并不赞同:“中医药不应该靠拢西药医学的思维,中、西医是各自独立的理论,各有其长,相互补其短,中、西医疗各有其独特的疗效,中医不需要也不该跨界,要保持中医传统理论的特点。”他认为,中医、西医两种医疗缺一不可。   他说,中医可以做家庭中医生的角色,可以照顾到一家人,算是全科医生。中医强项的是调整机体功能性的异常,常有立竿见影的疗效。   李永洲1992年从中国台湾移民加拿大,历经1995年卑诗省针灸立法,1999年卑诗省中医立法,2007年争取将针灸纳入卑诗省MSP,为低收入免去部分费用;2010至2014年,向联邦政府争取中医针灸专业人员提供针灸医疗服务免GST/HST,2014年2月国会通过。   他说,免GST/HST意义重大,意味着中医针灸专业人员正式成为加拿大医疗行业人员,提供的针灸服务才可以免除GST/HST。目前,中医药在加拿大仅3个省立法,如果全国5个省立法才算符合全国性的医疗专业人员,未来中医药的发展,有待业界的共同努力,任重道远。   他遗憾地说,加拿大建国初期既有中医的服务,虽然经过民众肯定,各级政府的认识,政界及社会人士的支持,媒体的介绍报道,业界有识者一直在努力争取,但中医在卑诗省的地位依然未能提升,尚未能得到应有的权益。   谈到学中医的经历,李永洲说,他是在中国台湾学的中医,拜的师傅是擅长治肿瘤的中医,师傅对肿瘤的特性用药熟悉,临床疗效相较了解,让他受益匪浅。他还跟从中国台湾的中国医药大学教授研习传统中医经典,将理论与实践融会贯通。针灸除跟从中国台湾的针灸学会理事长深研传统针灸及中国台湾各知名针灸疗法外,并对头皮针、耳针、靳三针、董氏奇穴针灸均有深入的临床应用,在针灸治疗医术上更为精进。另外,在广州中医药大学深造,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并曾受聘为广州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   李永洲的病人柯兆龙高位截瘫,后来又查出胃癌,手术切除了整个胃。柯兆龙神经受损非常严重,下半身完全没有知觉了,西医判定终身坐轮椅。李永洲依中医的理念慢慢调理,帮助他自身的功能恢复。经过中西医的治疗,特别是靠柯兆龙自己的坚强意志,不懈的锻炼,现在他已经可以离开拐杖行走了,还可以独自开车外出。   柯兆龙当时胃已经切除,西医认为他此后不能正常饮食。李永洲通过中医的调理,加强其他脏器的代偿功能,代替胃的工作。现在柯兆龙虽然没有胃,但可以正常餐饮,连糯米都可以吃,与常人无异。   在谈到李永洲时,柯兆龙除了盛赞他的医术,还特别提及他的医德。李永洲说,中医讲究职业道德。不能一心想着去赚钱,趁人之危。遇到有人病重不能敲人一笔,如果想赚大钱不如去做生意。中医是祖先留下的智慧,并没有收取我们专利费,作为中医病人痊愈就开心,看到不孕不育者生了小孩,就会很有成就感。   现在因为年龄渐长,李永洲已减少应诊时间。做了一辈子中医,李永洲的信念是济生利众,他希望中医能够在加拿大生根开花,为更多的人带来健康。   星岛记者董清霞报道

统计局:5月67万职位空缺 医疗护理和食品服务为主

【加拿大都市网】据加拿大统计局最新的报告指,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旅居加拿大的外国工人和留学生数目大幅减少,随着经济计划重启,全国有大量医疗护理、酒店餐饮服务的职位出现空缺。有经济学家认为,这现象证明加拿大须更多的移民,来支撑日益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加拿大雇主在5月份开放的招聘职位高达671,100个,其中医疗护理部门的空缺职位数量约107,300个,空缺数是连续七个月位居加拿大最多,占全国所有职位空缺的六分之一;而酒店餐饮服务业的空缺职位数量为第二,约78,000个职位空缺;第三位则是零售业,有73,800个职位空缺。 报告又指出,在全国职位空缺率的统计中,魁北克省5月份的职位空缺率为5.1% ,空缺率为全国最高,而卑诗省紧随其后,职位空缺率为5%,纽宾士域省以4.9%位居第三,而第四则是纽芬兰及拉布拉多省,该省职位空缺率为2.8%。 有本地雇主表示,在疫情爆发期间,食肆被迫关闭,不少当日被解雇的餐饮业员工,目前正重新考虑自己的职业规划以及生活方式,对于重返岗位仍持保留态度,再次召回他们重回岗位存在一定的挑战。新冠疫情亦失去大量由留学生贡献的劳动力,留学生一贯是餐饮业的生力军。目前全国酒店与餐饮业部门的职位空缺率为7.8%,该数据可反映出,旅游业开始步入夏天旺季,招聘新员工成为餐饮业的一大挑战。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高级经济学家阿格普索维奇(Andrew Agopsowicz)在报告中写道,加拿大经济开始复苏,离职率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加剧整个夏秋季的劳动力短缺,证明加拿大越来越需要移民或其他劳动力来支持发展。 联邦政府在较早前公布,加拿大2021年的移民目标配额为401,000人,这意味着若要实现这个目标,移民部须从7月开始,每月需接纳约43,000名新移民才可达标。 V2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7月省提名计划发6千邀请 两轮特快入境抽出上千人

(■■今年7月省提名计划发出逾六千份移民邀请函。CIC) 【加拿大都市网】今年7月,加拿大透过省提名计划 (PNP)发出逾6,000份省提名移民计划邀请,其中安省最多。 据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 报道,本国除了魁省和努纳伏特区(Nunavut)之外,各省和地区都有自己的省提名计划。每个省区均采用各自的标准来选择有资格根据PNP计划获得加国永久居留权的外国工人。各省拥有自己的移民计划,可以选择最适合满足当地劳动力市场需求的人才。 从现在到2023年,仅PNP计划预计每年将为本国带来超过8万名永久居民。 自今年初以来,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 (IRCC) 平均每两周举行一次针对PNP特定计划的“特快入境”(Express Entry)抽签。 两轮特快入境邀上千人 今年7月,IRCC针对PNP候选人进行了两次“特快入境”抽签,其中7月7日邀请了627人申请加拿大永久居留,7月21日又向462人发出邀请。 尽管上个月发出的“特快入境”移民邀请数量比5月有所下降,但抽签规模创下历史新高,申请人的综合评分系统(CRS)分数门槛全年都在下降。IRCC今年已经发出10万份邀请函。 安省在7月份透过安省移民提名计划(Ontario Immigrant Nominee Program,简称OINP)举行了6次抽签,邀请人数近3,000人,移民类别包括企业家移民(The Entrepreneur Stream)及技术需求移民(In-Demand Skills Stream)等。 亚省在7月份透过“亚省移民提名计划”(Alberta Immigrant Nominee Program,简称AINP),向181名候选人发出“特快入境”移民邀请函,CRS分数门槛低至301分。 卑诗省则在7月份邀请了885名候选人透过“特快入境”申请技术移民。 “特快入境”移民项目管理著本国三个联邦高技能经济移民计划(Federal High Skilled Economic Immigration Programs)的候选人,包括联邦技术工人类别(Federal Skilled Worker...

移民在加拿大更孤独 精神健康需要关注

(■■移民面临孤独的情况较本地加人严重,报告促当局应关注问题。Global视频截图) 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发布新报告。报告指出,加拿大移民中自我报告孤独的案例在增加。该报告呼吁采取行动,获取更多数据,解决这一问题。 据Global新闻台报道,统计局在最近发布的报告中采用了2018年社会总调研中搜集的数据,同时使用了其他来源的信息,以评估移民和在加拿大出生者的孤独状况。 研究者在报告中指出,新移民和老移民比加拿大出生者报告了更高水平的孤独。同时,孤独并不因为在加拿大生活的时间变长而减轻。 报告说:“考虑到孤独影响身心健康的后果,在接下来加拿大从疫情中恢复的年份里,需要对移民在疫情前即报告更高水平的孤独这一问题持续予以关注。” 研究者发现,在加拿大生活10年及更短期的新移民和长期移民这两个群体,都比在加拿大出生的15岁到64岁的群体报告了更多的孤独案例。 高学历移民 更多感孤独 移民群体和加拿大出生者群体的孤独状态在统计数据上差异巨大,其差异程度相当于加拿大出生低家庭收入者(年收入39,999元及更低)和加拿大出生中等家庭收入者(年收入40,000到99,999元)之间的区别。 在根据年龄、婚姻状态、母语、教育、就业状态和家庭收入等区分的不同的移民群体中,自我报告的孤独状态都变化甚微。 根据报告,分居、离婚和丧偶者比单身或有伴侣者更加孤独。研究者同时说,移民中受教育程度更高者孤独案例更多,这和加拿大出生者是相反的。 哈卡克(Aaliya Hakak)是一名20多岁来自印度的多伦多大学学生,她刚获得土木工程硕士学位。她两年前来到加拿大,这意味着她在多伦多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疫情中度过的,这对她影响巨大。 她说,她会很多天都没有和人当面说过话。她感到如此孤独,她会到超市去,只为和收银员聊天15秒。 疫情中面对面课程大部分都被取消。哈卡克说,和同学们通过Zoom或者Skype建立纽带是很难的事。大家在网上谈15分钟的工作,然后就回到各自的生活。 哈卡克说,她在疫情中从多伦多市中心搬到了士嘉堡。在市中心时,和人交流的可能性更少。现在在士嘉堡要稍好一点,但也仍然有限。 “现在我去咖啡馆,收银员会多花两秒钟和我打招呼,在市中心则不会。在市中心我租住的公寓里,我没有见过我的房东,现在,在节日里,我会给房东打电话问好。” 她说,她现在仍在考虑回到印度去,因为加拿大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给她。当然她谈的不是就业,她可能可以得到很好的职业发展,但是她在这里找不到社交生活和社区生活。 则法尔(Sadia Zafar)是社会服务机构邻里组织(Neighbourhood Organization)的语言和技能发展项目经理。她同意加拿大统计局报告中的发现。 长者更易感到孤独 她说,谈到在加拿大安居,很多人自动想到的是找工作、学英语、付房租,但她想到的是移民面临的孤独和他们的精神健康。 她继而谈到,由于精神健康在四处都被污名化,可能导致需要求助的人们不愿意显露需要帮助的迹象。 她表示,哈卡克的体验是十分常见的。 至于下一步该怎么做,报告说,目前缺乏充足的样本,尤其对更易感到孤独的长者更是如此。虽然报告没有提出具体建议,但研究者呼吁,蒐集更多数据,研究这一问题,并推动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认知,以便可能采取措施,解决孤独的问题。 报告说:“自我觉察的孤独是健康的重要指标。孤独和紧张、抑郁、焦虑和其他精神健康上的后果有关。孤独也和多种身体疾病,例如心血管病、高胆固醇、高血压有关,并增加发病率和死亡率。”

安省提名移民邀请1031人 综合评分最低458分

■医护人员是获邀移民的一个类别。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本月27日由联邦快速入境(EE)永久居民申请人数据库中,挑选并邀请1,031人,申请安省提名移民, 这些人涉及18个行业,都有一年以上加拿大工作经验,在EE数据库中的综合评分(Comprehensive Ranking System “CRS” scores)为458分至467分。   安省此次挑选并邀请的省提名移民(Ontario Immigrant Nominee Program ,OINP)候选人,涉及行政服务经理;银行、信用及其他投资经理;广告、市场及公关经理;其他商业服务经理、工程经理、健保行业经理、销售经理、餐馆和食品服务经理、建筑业经理、交通业经理、制造业经理、人力资源专家、商业管理咨询专业人士;数学、统计及精算专业人员;注册护士及注册精神科护士、医学实验室技术人员、配镜师,以及注册执业护士等18个职业类别。安省要求申请人在上述各行业至少有一年以上从业经验,可能符合EE系统中“人力资本优先类别”(Express Entry Human Capital Priorities Stream ,HCP)的资格。获得省提名资格的EE永久居民申请人,可以不需再在EE数据库中排队等待抽签,而即时获得移民部发出的申请永久居民邀请(Invitation to Apply ,ITA),在规定时间内向移民部呈交申请材料。星岛综合报道

前6个月14.3万新移民获批 实现40万年目标有难度

■新移民上半年抵加的人数,仍未如预期。图为机场等待检测的入境客。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统计数字指,今年6月登陆加拿大的新移民,总人数达到35,700人,不过要想达到移民部制定的今年年度移民人数目标,这一幅度仍不足。   据非官方的移民资讯平台CIC News报道指,移民部长办公室最初表示,今年6月的抵加人数是35,000人,随后移民部相关部门在电邮中确定,初步统计数字为35,700人。这一人数远高于疫情以来,新移民抵加的人数水平。自疫情爆发以来,加拿大单月登陆的新移民人数,从来没有超过2.5万人。今年1月至5月的抵加人数,分别为1月24,680人、2月23,395人、3月22,425 人、4月21,155 人、5月为17,100人。   根据上述数字,今年前6个月登陆加拿大的新移民人数总共为143,000人,远远落后于移民部早前制定的规划。根据加拿大移民部制定的2021年至2023年移民目标人数(Immigration Levels Plan 2021-2023),由今年起每年至少欢迎401,000新移民。在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每年移民目标人数是341,000人。   通常下半年抵加人数较多   加拿大历史上,仅有1913年唯一一次全年登陆新移民人数超过400,000人。次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加国移民人数即急剧下降。要想达成移民部制定的401,000人的目标,今年下半年加拿大还须接纳258,000新移民抵达登陆。这意味着在7月至12月,今年剩余的6个月中,平均每个月抵加人数要达到43,000人。   要想达成上述目标,有难度也有希望。加拿大在疫情之前平均每月接收抵加新移民2.5万人至3.5万人。由于新移民较倾向于在气候更佳的夏天、特别是9月初新学年开始之前登陆,通常下半年的抵加人数会高于上半年。2019年下半年的抵加人数为18万人,如果今年下半年维持相似水平,那么全年抵加的人数只得32万人,难以达成既定目标。   不过也存在一些积极因素。首先是联邦政府在今年6月21日取消入境限制后,有2.3万名持有登陆纸(Confirmation of Permanent Residence,COPR)的新移民,即时有资格进入加拿大。自此之后,所有新批准的永久居民,也可以马上登陆加拿大。   其次移民部推出6个新的永久居民申请类别,可以令大约9万名有资格申请永久居民的国际学生毕业生,和必要行业的从业者申请留在加拿大。移民部的目标是在今年底之前,完成他们当中4万人的移民申请审核。   移民部足够的审核能力   第三个有利条件是移民部自疫情开始以来,透过加拿大经验类移民(Canadian Experience Class, CEC)等渠道,重点加紧在已居住在加拿大的申请人当中,挑选合格的永久居民。移民部表示,几乎9成的加拿大经验类永久居民申请人目前居住在加拿大,在疫情期间,将这些人转为永久居民,比从居住在海外的申请人中挑选更为容易。移民部近期核准的永久居民人数,打破了快速入境制度(Express Entry,EE)实施以来的各项纪录。具体表现是每次抽签的人数更多,分数线截止点更低。今年以来透过EE抽签,已经向近10万名申请人,发出了申请永久居民邀请。这些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可能在今年底之前获批并抵加登陆。   对永久居民申请案的审批速度也加快。移民部长办公室近期对媒体表示,今年6月移民部审核了45,100份永久居民申请案,是史上最高的一个月。这表示移民部有达成今年移民人数目标的审核能力。星岛综合报道

养老院高管涉非法禁锢被捕 因疫期拆除住客门把手

■■发生涉嫌拆除住客房间门把高管遭起诉的养老院。Google Maps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养老院的总经理,被指在疫情爆发期间,将部分住客的房门把手拆除,他现要面对非法禁锢的指控。   杜咸区警队指出,警方于2月12日接到投诉,且开始调查奥沙华以东柯堤斯(Courtice)地区的White Cliffe Terrace退休养老院。   据称,在疫情爆发期间,该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将部分住客的房门把手拆除。   警方表示,经调查后,已拘捕一名现年40岁、White Cliffe Terrace养老院的总经理卡利米(Tawab Karimi);他现要面对两项非法禁锢的指控;卡利米已获得保释候审。   未遵守相关法例遭举报   3月时,安省退休居所管理局(RHRA)已公布于2月4日对White Cliffe Terrace退休养老院进行检查后的结果,及表示透过举报人了解情况。   RHRA表示,检查发现,该养老院“未遵守《退休之家法》中,有关防止虐待与忽视住客,以及禁锢的某些法例”。   4月时,CP24及CTV从经营该养老院的公司Verve Senior Living,获得一份文件的副本,副本内容指养老院“有少部分”门把手被拆除。   Verve Senior Living总裁兼行政总裁伯德(David Bird)于2月10日回信表示:“这违反了我们的协议与做法,我们一旦意识到问题后,所有住客的房门把手都立即重新安装。”   杜咸区警队呼吁公众,若对事件有任何消息,可致电1-888-579-1520,内线1657与警方联络。

市中心多人斗殴 男子做和事佬反被刺成重伤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市中心发生集体打斗事件,1名做“和事佬”的男子,被人用利器刺至重伤。 多伦多警队指出,打斗事件发生于周三(28日)晚大约10时30分,位于市中心Dundas街东与Victoria街附近。 事件中有1名男子被利器刺至重伤,但没有生命危险;警方表示,受伤男子最初没有参与打斗,但他试图做“和事佬”想调停事件时,却遭人用利器刺伤。 警方至今未有公布疑凶及打斗事件发生起因等资料,警方相信共有5人参与打斗,但警员到达前全部人已经逃离现场。 (网上图片)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麦当劳下错单惹恼男顾客 服务员遭暴力攻击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卑诗省三角洲男子在列治文麦当劳点餐时,因为发现自己的订单被搞错,突然变得暴力,砸坏展示柜并向工作人员扔垃圾桶。 用户Kate Rebel发布在TikTok上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名顾客在被告知他因涉嫌故意撞倒洗手液架而不会获得服务后,他砸碎了玻璃隔板和展示柜。 目睹事件的Rebel在另一段视频中解释说,这家伙原本想点一份“四个鸡块的快乐儿童餐”,但麦当劳工作人员把订单打错了,写成了“四份快乐儿童餐”。这名男子随后开骂,且打翻了洗手液架,接着走到旁边等待餐点。但当工作人员告诉他,因其行为而无法得到服务时,他坚持要等餐。工作人员说将退还他的钱并联系警方时,该男子变得暴力。 视频中可以听到该男子对工作人员说了一些脏话,然后看到他砸碎玻璃隔板、打翻设备和展示柜,并向工作人员扔垃圾桶。 列治文皇家骑警接获报案后抵达现场。警方称,嫌疑人是一名 30 岁的三角洲男子,在被捕期间与警察发生冲突。据称两名餐厅员工和两名警察在事件中遭到袭击并受轻伤。警方声明说:“他目前被拘留,等待保释听证会,并可能面临行为不检(超过5,000元)、袭击和攻击警察的指控。” 警方呼吁若有民众目击该事件,请拨打602-278-1212联系列治文皇家骑警,引用档案号2021-20311。 网上截图 v0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6岁混种斗牛犬被诱上车 沙滩抢狗贼推开女狗主逃逸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警方正在寻找一名疑匪,他在周二清晨在多伦多沙滩区附近,从主人手中抢走了一只狗。 据680新闻报导,警方表示,早上5点半左右,一名女子在Woodbine Avenue 和 Lakeshore Boulevard的社区附近遛狗时与一名男子交谈,男子让她的狗进入其车内休息一下。据称,他随后推开了那名妇女,并带着狗开车离开。 这只狗名Stella,据描述属斗牛犬(bulldog)和比特犬(pitbull)的混种雌性狗。它今年六岁,灰色毛皮,胸部和两眼之间有白色毛髪,身高两呎。事发时,身上系著一条蓝色的狗带。 据描述,这名男性疑犯肤色黝黑,身高在5英尺4至5英尺5之间,体重约为150磅,胡子刮得很干净,头发深棕色,修剪得很整齐。他说话带着口音。 疑犯的车辆被描述为一辆较新的小型货车,颜色可能是灰色或米色。任何知情人士请联络警方。 (警方图片) T1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自行车也限速!High Park警方重罚超速骑车

【加拿大都市网】上周,数十名超速骑车者被多伦多警方开出了125元的罚单。 多伦多市政府及多伦多市警方于7月19日及20日联合展开突击执法行动,打击城市西边公园超过20km/h限速骑车的人。 多伦多警方的一位发言人称:“社区官员和多伦多市政府已经收到了大量关于在High Park超速骑自行车和开车的投诉。随着新冠疫情限制解除和天气变暖,公园变得更加繁忙,更多的家庭、幼儿和遛狗者都对此提出了担忧。” 市政府说,自行车和汽车停牌不停也令人担忧。 Watch out riders. Police are ticketing cyclists for speeding above 20km/h in high park. #biketo pic.twitter.com/9O1DfGjh4a — Mike Whitla (@WhitlaMike) July 20, 2021 在两天的时间内,骑自行车的人收到了62张罚单,超速和停牌不停的人收到了64张罚单。所有的罚款都是125元。 市政府发言人表示:“执法只是城市和警方解决high park骑自行车和车辆超速问题的一种方式,我们还实施了教育和缓和策略,包括教育人们关于限速的法规,在道路上涂上限速油漆,以及在樱花区域不对外开放期间设置围栏以减缓骑车者的速度。”   (编辑:北极星) (Ref:...

加拿大一脐带血公司销毁样本 未告知客户仍收费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一家脐带血公司销毁了样本后,一些家长仍被收取了年保管费! 多伦多的一家脐带血公司通过储存来自加拿大各地大约3000名客户的孩子的干细胞来获得报酬,这些干细胞可能会在关键时刻拯救生命。然而,该公司在近期的一场诉讼中声称,公司储存的所有样本在三年前都被销毁了。 该公司的客户说,老板Bernartka Ellison从未告诉过他们,孩子的血液样本不再可以使用了。在某些情况下,在样本据称被销毁后,该公司仍然向客户收取了年保管费。 “我觉得自己被骗了,”Shannon Callaghan说,“我对整个情况非常愤怒。” 这位来自安省Georgina的母亲是少数几个在Ellison声称2018年10月所有脐带血样本都被销毁后,向媒体证实储存孩子脐带血的客户之一。 Callaghan最后一次被收费是在2019年7月。 最近关于样品被销毁的指控是Ellison未直接与客户沟通的系列案件中的最新事件。 对于该公司缺乏透明度的问题,一些客户此前认为是管理不善但现在他们感到被骗了,失去了帮孩子储存救命血液的机会。 加拿大卫生部称,脐带血含有干细胞,可用于治疗白血病等疾病。 Callaghan说:“作为父母,我们这么做不是因为钱太多。”据她估计,自从她15岁的女儿出生以来,她在初始费用和每年保管费上已经花费了3500元,“我家里有人患癌症;如果我能为我的孩子做些什么,如果这些东西能传承给她,我想知道我已经做完了我的部分,”她说。   Ellison正在为集体诉讼收集资料 CBC新闻联系了Ellison,试图了解为什么他没有告诉客户三年前所有样本都被销毁了,以及为什么一些客户仍然会被收费。 在一系列邮件中,Ellison没有直接回答这些问题。他表示,他们“正在收集加拿大脐带血仓库(Cord Blood Bank of Canada)的客户收集信息,这些客户有良好的信誉,并加入了针对公司的集体诉讼之中。”   该公司未通过2015年加拿大卫生部检查   CBC News在四年前首次报道了这家多伦多公司,当时一客户发现该公司在2015年未能通过加拿大卫生部的检查,这意味着该公司只能存储样本以供提供者使用,而不能让其他人使用。 然而该公司并没有与客户分享这一信息,他们中的许多人说,他们之所以选择这项服务,是因为干细胞有可能用于家庭成员。 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该公司声称,他们只储存了供个人使用的样本。 根据加拿大卫生部的说法,这种所谓的储存政策使得样本根本不可能被使用,因为某人自己的干细胞被用来治疗自己的可能性非常低。 因此,一些家长试图将孩子的脐带血样本转移到另一家机构。 2019年2月,一对夫妇将孩子的样本转移到了另一家脐带血库。自那以后,这对夫妇对该公司及其所有者提起了60万元的诉讼,指控他们没有妥善保存样本,以确保医疗用途。 而Ellison否认了诉讼中的所有指控。该公司在一份辩护声明中辩称,这对夫妇移动样本的决定会将他们置于危险之中,而且是使“是本中干细胞活力降低的最可能的原因”。   多伦多警方介入调查 多伦多警方在2018年10月搜查了该公司在多伦多东部的实验室,以求获得Ellison敲诈勒索的证明。 信息显示,Ellison不允许一对夫妇转移孩子的脐带血,除非客户缴纳1.6万元,Ellison表示若收不到钱将销毁样本。 调查员还指出,“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其向客户索要的价格远远高于任何其他脐带血单位的要价。因此,Ellison是在从客户那里敲诈钱财。”     Ellison起诉多伦多警方与大学健康网络   今年4月,Ellison起诉多伦多警方、一对安省夫妇、大学健康网络(UHN)和其他个人,要求他们就警方的调查和对Ellison的执行令进行总计350万元的赔偿。   此案仍在法庭审理中,尚未提交任何辩护声明。       客户:“我觉得被骗了”   在过去的四年里,来自加拿大各地的50多位该公司客户联系了CBC News,寻求关于他们孩子脐带血样本的答案。 Monique Chisholm就是其中之一。这位来自Antigonish的母亲说,当她得知所有的样本都在2018年被销毁时,她感到很不舒服。 “如果所有的样本都销毁了,他怎么能不告诉我们呢?”Chisholm说,“我只是不知道整个事情是不是就像管理不善那样简单。我感觉被骗了。” 2014年,Chisholm和她的丈夫决定将小儿子的脐带血储存起来。这对夫妇做出这个决定的部分原因是,他们希望随着医学的发展,小儿子的干细胞可以帮助他的哥哥卡伦,因为他哥哥在出生时遭受了脑损伤。 Chisholm说:“我们的想法是,希望有一天能够治愈我们儿子的脑部病症。” 和Callaghan一样,Chisholm也在2019年2月被收取了年度保存费。 这两名女性还支付了额外的检测费用,该公司称这是必要的,目的是在必要时将样本用于其他家庭成员。 至于如果只是为个人使用而储存样本,为什么还要提供用于家庭成员的检测,Ellison并未回答该问题。 现在Callaghan和Chisholm正在追责。 Callaghan说:“我认为,如果这些样品被销毁,那他们就没有履行合同。他们没有给我建议。他们一直都不太透明。” Chisholm说,Ellison应该直接联系客户:“(Ellison)有很多需要解释的事情,我认为(Ellison)欠我自己和所有客户一个解答。”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cord-blood-bank-of-canada-owner-claims-samples-destroyed-1.6109959)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专访知名摄影师王云:带你探索身边的“快乐星球”

《都市脉搏》访谈嘉宾:王云 – 行摄水云间视频/摄影博主 o   多伦多国际摄影节裁判委员会主席 o   南北极探险队员兼摄影指导 o   美国摄影学会PSA加拿大安省总监 o   国际影艺联FIAP“世界级摄影师”称号获得者 o   加华杰作摄影协会副主席 o   微信视频号加拿大首位金V认证摄影师 在新冠病毒疫情肆虐下,许多受影响国家封城锁国,我们被迫闭门在家足不出户,热爱旅行的你有没有一种想念远方的痛?既然停下了旅行的脚步,你有没有细心享受一下存在于身边的各种快乐?星岛A1《都市脉搏》就请到一位高段“专业玩家”,带我们一起来研究研究。她是一位不断破圈的北京“飒姐”王云,从外企主管到探险队员,从非洲丛林到南极冰雪,从中科大到北大,从制药行业职场精英到优秀摄影师,活出极致花样的“破圈人生”,今天让我们跟着上天入海的她一起行摄水雲间! 韩笑:摄影给你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和收获? 王云:这几年一直在摄影的路上不断坚持走着,从最初的平面摄影到现在的视频,就一直在学习,一直在玩儿,希望将来能做得更好一些。其实摄影带给我的一个是技能学习,而且增加一个爱好,让生活更有趣一些。出去玩的时候不再盲目,能够更仔细地去观察,希望能记录下来一些特别有意思的事情,给自己将来有一个良好的回忆。另外,我也能看到有一些好的作品还能影响到他人,像我在非洲做了一期溜狮子的视频,那是我在津巴布韦做的一个义工,是一个保护狮子的项目。有多的朋友都来问我,他们能不能去做义工,参与这个保护项目?包括我们的一些猎豹的视频也引起了一些朋友的共鸣,都说希望能够加入猎豹的保护项目,我觉得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其实,我觉得任何一个爱好都可以让自己的生活更加有意义。尤其是像这种我从小打排球,包括现在摄影,这些爱好都是非常积极向上的,所以对自己的身心是个享受。它能够带给你的朋友也是积极向上、特别纯粹,而且是最长久的,这些朋友也让我受益最大。 韩笑:那疫情对你的生活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王云;其实我特别感谢疫情,因为平时都在世界各地跑:我平时一年能够在家里待的时间都不够三个月。每年大概在非洲会呆四到六个月,在南极呆两三个月,在中国、欧洲再跑一跑,在家呆的时间就很少。但是疫情这段生活,让我不得不在家安静下来,我现在觉得每年我都需要一段这样的时间在家能够安静下来,能够自我梳理、自我提高。像去年在家呆了半年左右的时间,我读了北京电影学院的一些课程,包括导演、编剧的一些课程,对我的视频制作是非常有意义的。我还拜了一个90后的一个特效老师学习新的特效制作。我这个老师现在接到了下一期的狮子王三和变形金刚下一期的项目,希望将来能拿个小金人,能够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学习,真的是对我影响很大的。 而且,我还有机会去整理之前的视频、照片。以前光顾拍了,平时都没有空整理,这也让我可以把视频号经营更好一些,分享更多的以前拍摄的精彩内容。另外,我还整理了一些课件,包括以前拍摄的一些心得,对我的摄影和视频教学有很大的帮助。 韩笑:作为微信视频号加拿大首位金V认证摄影师,跟我们分享一下,在安省有哪些值得大家好好探索的有趣项目? 王云:不能出国了,我也确其实是有机会仔细发现了一些身边好玩的事儿。比如说我们年初去做了一些攀冰,后来我们又去探洞,露营等,真的是有点不舍得走了。其实攀冰没有大家想象那么难,实际上人人都可以,无非就是有的人攀得高一点,有的人攀得低一点,攀冰这样的运动在加拿大其实挺多的,在我们安省近的地方,比如Elora、Muskoka、Thunder Bay等很多地方都有,魁北克更多。如果是在安省的话,大概每年应该是从十二月中下旬开始。如果冷一点的话也许更早,要是暖一点可能一月初开始到三月份。大家可以看看我的攀冰经历:探索你身边的“快乐星球”! 到了夏天,观星和拍摄星空也是很多人向往的。当你凝视星空时,漫天的繁星也在凝视着你,也许下一秒它就会给你一个惊喜。其实拍星空,还真的是一个技术活,这个技术活不仅体现在摄影技术上,还体现在这个时间地点的选择。其实在北半球的人,如果想看到银河,从每年的大概四月左右一直到九月份都可以看到。但如果你想看银河的核心——银心,因为那一段是最漂亮的,而且是星星最亮的地方。每年大概是农历的四、五月,最多到六月份,这几个月的月初月亮不太亮,你可以看到天空完整的银拱。每个月的时间不一样,这个要看一个专业的APP。每年十月份到第二年的三月份,我们北半球是看不到银心。所以,从时间上要做好准备。 当然,事先的踩点非常非常重要,星空作品的关键在于地面,不想拍成天气预报式的照片,就必须事先查看地形,寻找好构图。我们今年选择了多伦多北部休伦湖上的Manitoulin岛作为拍摄地点,大家也可以去我的微信公众号看一下如何做延时流星的后期效果:60秒“梵高魔法”:手把手教你Pr制作星空延时流星效果! 其实很多貌似很难的事情,只要你开始做了,并没有想象得那么难,当你做完了,看到自己的进步,就会非常有成就感。希望大家能关注支持一下我的公众号:行摄水云间和视频号:水云间218。 韩笑:我们第三阶段已经重启了,大家终于可以好好地拥抱一下我们的大自然。很多人想出去露营,那么我们露营去哪里,要注意些什么?怎么样能够有一个轻奢版的浪漫露营? 王云:轻奢版的露营取决于几个方面。第一个是你想干多少活儿。当然越“奢侈”,你可能需要带的东西越多,在营地布置的时间就会越多,但是露营就是一个享受这样的生活方式。我看到有的老外喜欢露营的,是在一个营地呆时间长,我看到最经典的就是一对老夫妇,他们把营地布置的成像花园,从家带来的花架子,把整个营地布置了一个非常有层次的花园,门口居然还有两个石狮。像今年我的露营,也买了很多太阳能的小灯泡、把帐篷周围的装饰起来,晚上会真的觉得很浪漫。我最喜欢露营的一点就晚上大家围坐在篝火,一块儿聊天,非常自然、简单,那种向往的生活。 其实露营很多人觉得是去野外睡觉,但实际上露营的重点是在于你在露营的时候干了什么事情,并不是为了去露营而露营。我们每一次都会有个主题,像安省特别好的主题就是去玩水,可以划划船、去钓鱼。营地相当于你一个临时的家,你在营地的生活只是露营的一小部分。露营可以很简单,但是其实也可以很舒服,可以有小小的轻奢,更重要的是和身边爱的人在一起的那一种经历。 韩笑:夏天的多伦多也是很热的,看到您去了一个别有洞天的“避暑胜地”,可以跟我们介绍一下么? 王云:对,大家可以去探洞,这个洞是快到蓝山的地方,是一条布鲁斯步道的一部分。走到那里,洞最窄的地方,我只能是直着身子,但是你过去以后就会发现,真的是别有洞天。在洞里头,现在夏天都还会有冰。我上个月去的时候,里面有冰柱,要穿冰爪才能在里面走。里面很凉,要多穿一点衣服。带我们的教练已经在那边三十年了。他会在那边帮我们绳索固定,这样我们下绳索会容易一些。当然他也会有一定的指导,因为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打绳结保护自己,跟着专业的教练去还是比较安全。 另外,我们在加拿大的夏天最棒的一个项目就是水上活动。多伦多第一个华人帆船游艇俱乐部,应该是我和朋友一起做的。我还玩了皮划艇,其实这个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如果是多伦多附近的话,有很多的帆船和皮划艇的俱乐部,也有一些相应的课程。如果你喜欢水,这是不容错过的项目。因为像帆船这样的项目,想在中国玩儿是非常非常昂贵的,是大部分人消费不起的项目。但是我们在加拿大,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去享受这样的水上项目。 韩笑:现在我们的疫情慢慢好转,下一步有哪些未来新的计划?又是不是要重新上路了呢? 王云:对,我要会回到肯尼亚,这也是在去年年底离开肯尼亚回到加拿大之后,第一次回到肯尼亚,现在我还是蛮兴奋的,期待这个旅程。七月到九月份刚刚好是大迁徙的季节,我今年想好好拍一些大迁徙的镜头分享给大家。同时,我今年特意还带了一些设备,希望能够直播大迁徙现场的样子,还会做一些马赛人生活、营地生活等等的现场直播,给大家一个更有临场感的画面。欢迎大家订阅我的视频号“水雲间218”,这里有肯尼亚马赛马拉大草原的动物们相爱相杀的故事,有那些美轮美奂的异域风光,还有那些不为人知的神秘文化和走过山野之后的人生感悟,更有”地表最强非洲独家实地旅行攻略”。热爱非洲的你,怎么可以错过? 还有我的微信公众号“行摄水雲间”里会分享我在旅途上的趣闻,包括一些旅途攻略,还有一些摄影和视频的前期、后期的技巧等等,欢迎大家关注。 长期来讲,我还自己有个小梦想。因为现在的时代是从平面转到了视频时代。我也希望能够不断学习,跟上世界的发展,不断提高自己作品水平。希望有机会拍一个微电影,梦想有一天自己的作品能参加国际电影节,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结语: 今年的疫情给我们的出国旅行按下了暂停键,实实在在的路上体验被对远方的渴望所取代。不过即使不能远行,美好探索依然不能停。只要心怀好奇,随处都可以探索世界。谢谢云姐的精彩分享,也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当我们最终击败肺炎怪兽的时候,会有更多更多的人背起行囊踏上前往远方的旅途。也希望朋友们可以像云姐一样,走过许多路,看过许多风景,走自己想走的路,做自己喜欢做的”。从自然中汲取的力量,不断拓展生命的宽度! 因为节目时间限制,采访分成两部分于七月十五日和二十二日播出,请点击以下播放会听完整音频。 采访第一部分:   都市脉搏 Pulse Of The City · 专访王云--行摄水云间视频/摄影博主   采访第二部分: 都市脉搏 Pulse Of The City · 专访王云--行摄水云间视频/摄影博主 (Part 2)  

一华人被控伪造身份诈骗20万 已逃回国

【加拿大都市网】Xue Haoran案件的一名受害者质问为何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起诉他。 Xue Haoran是一名前卑诗省Lower Mainland的居民,在被移民局官员抓获后,交了1万元保释金离开,据说已逃离加拿大。他被捕与一起诈骗案有关,受害者将超过100万元寄给了伪装成加拿大税务局雇员的骗子。 尽管据信他仍在中国,27岁的Haoran Charlie Xue上个月仍被控九项刑事犯罪,这与始于2019年的,针对一个有组织犯罪团伙的多司法管辖区调查有关。 Xue失踪的细节出现在最近几个月提交的法庭文件中,这些文件是一场同时进行的民事诉讼的一部分,这场诉讼围绕着Xue在卑诗省本拿比(Burnaby)的前房产的出售收益展开,该房产最近的估价为190万元。 卑诗省民事执行处处长想把这笔钱当作犯罪所得,声称Xue才是房子的真正主人,但事实上这栋房子是Xue父亲名下的。 皇家骑警的联邦和严重有组织犯罪部门在上个月宣布了对Xue的指控。 他被控诈骗七名受害者近20万元,但皇家骑警声称,该骗局受害的加拿大人总数接近70人,损失财产接近100万元。 根据CBC获得的一份起诉书副本,Xue还被控窃取其他5人身份,为自己和同事进行诈骗。 警方称,他假扮成一个名叫David Franklin的人,租用了Richmond的一个UPS快递箱,受害者被告知要在那里寄现金。   “你只是想和别人说说话” 指控中提到的一名受害者接受了采访。该名卡尔加里女子现年67岁,独居。她说,2019年5月,一名自称“Mark”的男子给她打了电话,声称是RBC银行多伦多分行的一名官员。 她继续说道:“有时候,我认为当你非常脆弱的时候,你只是想和别人说说话,而当有人打电话时,你拿起电话去接,却不知道对面是个什么人。他们很擅长说服你,但这是另一回事。也有像我这样的人被说服了。这是我的缺点。” 她说,“Mark”似乎知道她的地址,并让她寄1.5万元,还指引她去附近的UPS。 该女子还说,她很惊讶银行出纳员竟然让她取出钱。另外,她也不明白为什么皇家骑警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完成对被告的调查,而被告现在早已逃出了加拿大当局的管辖范围。   没出席2019年9月的听证会 根据民事诉讼,皇家骑警于2019年6月开始调查Xue,这是对伪装成软件公司、银行和加拿大税务局(CRA)员工的有组织犯罪团伙的调查的一部分。受害者被告知将现金和礼品卡寄到卑诗省和安省的邮箱。 法庭文件称Xue的银行账户进进出出了总计100万元。 调查人员跟踪了他几周,最终缴获了一部手机。他们说,手机上有受害者的名字以及告知他们要向其汇款的地址。 加拿大皇家骑警于2019年逮捕并释放了Xue。作为欺诈调查的结果,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也开始了移民调查。 根据法庭文件,CBSA逮捕了Xue,然后以1万元的保释金将他释放,等待2019年9月举行的听证会。 文件显示,他于2019年8月15日左右逃离加拿大,大约在同一时间,他的父亲将本拿比的房子挂牌出售。   “一个受人尊敬的有贡献的成员” 卑诗省最高法院的一名法官对Xue下达了违约令,Xue尚未对民事没收诉讼的负责人做出任何回应。 但Xue的父亲薛增刚(音)Zenggang Xue聘请了一名卑诗省律师,并对最初的索赔要求和最近的一份申请做出了回应,以获取银行、一家房地产公司和CBSA的文件。 薛增刚(音)说,他在北京以西1000公里的一个城市经营着一家成功的丙烷交易公司,2012年,他花钱让儿子来到加拿大,在一所私立大学接受教育。 这位父亲说,他去过加拿大几次,“当地的生活质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他决定用自己的积蓄“在儿子上学期间为他提供食宿,如果可能的话,产生租金收入将用来抵消抵押贷款,可能在退休后享用这套房产,或者干脆把它卖掉赚钱。” 根据薛增刚(音)的法庭文件,2019年在卑诗省,皇家骑警在调查他儿子时突击检查了他的家。他说在那之前他并不知道这些指控。 薛增刚(音)在回应这起民事诉讼时说:“薛增刚(音)是社区中受人尊敬且有贡献的一员,他从未从事或纵容任何违反法律的事情。薛增刚(音)和他的家人靠努力工作和储蓄的习惯诚实地生活,而储蓄是他们购买房子的唯一资金来源。” 这位父亲称,没有指控他有不当行为,他称申请与房屋融资有关的文件是一次“非法调查”。 今年5月,一名法官支持了卑诗省民事执行处处长下令公布有关文件的决定。目前,房屋的收益将由法院保管,直到民事请求的案情审理完毕为止,而这些刑事指控都没有在法庭上得到证实。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cbc.ca/news/canada/british-columbia/cra-scam-charges-victims-haoran-xue-1.6111696)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卖狗竟与买家起争执 男女狗主遭殴打刺伤被抢走手机

【加拿大都市网】约克区2名计划卖狗的男女,与另外2名男女会面,在交谈交易时发生争执,计划卖狗的男子遭人用利器刺伤,女子则受到殴打并被抢去手提电话。 约克区警队指出,事件发生于周三(21日)晚大约10时15分,位于旺市Crooked Stick路。 警员在现场发现1名受伤男子,身上有被利器刺伤的伤痕,同行女子则被人殴打,兼被抢走手提电话。 警方表示,2名受害人与2名男女交谈卖狗交易时发生争执,而2人所携带的狗则没有受伤,亦没有被人带走。 警方呼吁伤人的疑犯应尽快寻求法律意见兼向警方自首。 警方至今未有公布疑犯的资料;但呼吁公众,若目击事件发生,可致电1-866-876-5423,内线6631与警方联络。 (图片:Toronto Sun)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联邦移民部“特快入境”邀请人数比去年翻近一倍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周三透过“特快入境”(Express Entry)移民项目,邀请462人申请成为本国永久居民,申请人的综合评分系统(CRS)分数门槛分数为734分。 据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 报道,所有受邀候选人之前都获得了省提名计划 (PNP) 的提名。这就是为什么CRS分数门槛相对较高,达734分。进入“特快入境”通道的省提名计划者自动获得600分。如果没有省级提名,CRS最低的候选人只要134分。 按照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公布的截止时间,达到最低分数门槛的候选人,只有在国际标准UTC时间2021年4月11日10时56分32秒之前提交了“特快入境”个人申请资料,才获得邀请。 在之前的PNP抽签中,IRCC邀请了627名候选人,CRS分数要求是760分。周三新的抽签提供更少的邀请人数,以及更低的分数门槛。 在整个疫情期间,IRCC一直只邀请PNP和加拿大经验类别(CEC)特定的抽签。这是因为这些候选人更有可能已经居住在加拿大,并且不太可能受到旅行限制等公共卫生措施的影响。 加拿大今年的目标是欢迎40.1万名新移民,根据移民水平计划,其中大约四分之一是分配给“特快入境”移民项目。 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加拿大邀请的“特快入境”移民候选人数量几乎翻了一倍。2021年迄今为止,IRCC已向94,304名候选人发出申请邀请函。 V05 图片:今年迄今为止,IRCC已向94,304名候选人发出申请邀请函。加通社资料图片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气愤!加拿大一汽修厂私自卖掉零件并扣车

【加拿大都市网】新斯科舍省Elmsdale一家专业汽车和机械商店的顾客说,他们的汽车被毁了。 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一些老爷车爱好者花了数千元让专业汽车和机械商店修理他们的汽车,但现在,他们想知道是否还能再见到他们的钱或他们的车。 他们说,曾多次试图与位于新斯科舍省Elmsdale的Curtis Customs Radical Garage汽车商店及其所有者Curtis MacLean进行谈判,但都被无视了,有时这家店收取的费用甚至高于他们最初合同规定的费用。一些人说,他们被告知车辆不会被归还,而另一些人则收到了被拆成碎片的车辆。 据了解,Curtis Customs Radical Garage自2005年开始经营,多年来获得了各种荣誉,包括入围2014年East Hants商业卓越奖决赛。公司所有者MacLean也曾多次与著名的汽车制造商和汽车新闻专栏作家Rich Evans合作。 然而最近,越来越多的顾客对这家汽车商店的工作表示不满,一些人已经在小额索赔法庭上起诉了MacLean。 MacLe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由于正在进行的诉讼,他无法就针对他投诉的相关话题接受正式采访。 Marc Dooley于2015年第一次来到该汽车商店,希望得到汽车翻新方面的专业知识。他说,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大错误”,也导致了多年来他与MacLean反复争论的头疼境遇。 Dooley说,他希望他2005年的林肯皮卡上的一些锈迹和洞能被修好:“他提供了一个6000元的解决方案,就是修理漏洞,然后再补上,或者一个3万元的解决方案,基本上就是给我一辆比新车还好的车。” Dooley说,他最后商定了3万元的方案,先付一半款,其余的钱在工作完成后支付。Dooley还透露,一个MacLean的熟人告诉他,MacLean是一个速度有点慢,但会很好完成工作的人:“我真的信任这个家伙。我原以为他会是一名出色的机械师。” 现在,Dooley的车在这家店里已经快六年了,过去两年中他一直在努力把车要回来。 Dooley说,MacLean拒绝归还这辆车,并要更多的钱。Dooley联系了商业改善局(Better Business Bureau (BBB))和皇家骑警。但BBB表示管不了,而皇家骑警则说只能帮助调解局势,仅此而已。   "这是我的坟墓"   Dooley的林肯车仍然在店里,他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这是我的坟墓。” 而Dooley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他与其他在该店有类似经历的人取得了联系。 Danny Hart和Kersten Hanke告诉CBC News,为了翻修Hart的1939 Nash Ambassadour,他们给了MacLean一辆三轮摩托车——Can-Am Spyder,作为1.8万元的定金。但是Hart发现Nash Ambassadour的零件在这家店不见了,并且现在这辆车无法驾驶。 Nicholas Trenholm在一次采访中说,他的1991年丰田MR2涡轮发动机的零部件被拆下了。另一位顾客Kevin Schreiner说,他有一辆1979年产的福特皮卡的零件被拿走了,MacLean想向他收取更多的费用。 Jim Downey说,在和MacLean来回折腾了5年之后,他损失了近2.5万元,但最终拿回了他那辆1969年的野马汽车。 Maurice...

破历史!加拿大官宣3万父母团聚名额 抽签详情揭晓!

今天下午5点多,移民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为2021年父母和祖父母计划 (PGP)揭幕。这次将开放30,000名额,在去年提交过担保意向表的候选人中抽选,再次以抽签为决定邀请人的方式。 抽签将于 2021 年 9 月 20 日那一周进行。 移民部长马可·门迪奇诺 (Marco Mendicino) 公布了 PGP 2021 的细节。 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 (IRCC) 表示将吸引 30,000 名之前在 2020 年 10 月至 11 月期间提交过担保意向表的候选人。 去年秋天,加拿大公民和符合条件的永久居民完成在线申请表,向移民部表达了他们有兴趣为其父母和祖父母担保获得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的意愿。 此后,移民局于...

15亩地大宅开2000人派对!杜咸警方驱散人群

■■警员正在驱散参加派对的人士。 CTV   【加拿大都市网】韦比市一间土地面积高达15亩的民宅内,有人举行大型派对,聚集人数多达2,000人。警方接到投诉到场作出驱散,暂时未有任何人被起诉。杜咸区警方在昨晚接到报案,指韦比市北面一间民宅有人举行派对。警员到场了解情况,发现该间介于Brawley Road与Columbus Road之间的Ashburn Road、土地面积15亩的大宅内,有多达2,000人聚集参加派对。   警方在派对地点附近,发现停了很多汽车,期间还有参加者被一车一车地从其他地方接送过来。 警方一度“寡不敌众” 杜咸区警官George Tudos表示,由于派对参与者人数太多,在场警员可说是“寡不敌众”。警方最后采取行动,有秩序地驱散人群,而参加者大多愿意合作,和平散去。 他续说,警方也接到一个报案,指有人在该区域涉嫌醉酒驾驶,警方随后拘捕了一人。警方又另外接到一个电话,指有人滥药,紧急救护员要到场协助。警方目前对该派对仍在调查中,暂时未有任何人士被检控。 按照安省第三阶段重启的规定,虽然容许户外聚会,但限制参加人数最多为100人。 星岛记者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