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军情报部门曾预警疫情 无人理

加拿大都市网

■武汉建成临时医院收治新冠肺炎病人。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据获得的消息指出,加拿大军方情报部门一个专业小组早于1月初开始,已就有关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而发出警告及分析。但加拿大陆军情报司令内部的医学情报科(MEDINT)发出的警告与分析,被国家安全与国防机构边缘化,不被重视。

医学情报科的任务,是跟踪全球健康趋势与传染病爆发,及预测如何影响军事行动,其评估受到包括美国军方国家医学情报中心(NCMI)在内的“五眼联盟”情报合作伙伴的报告所影响。该部门跟踪新冠病毒疫情,并发表报告,但联邦政府内部分享讯息环节出现严重问题,以至可能对预警讯号没有引起注意。

MEDINT小组监测了中国疫情爆发的早期进展,并评估如何影响正在进行中的任务。

来自“五眼联盟”盟友机密情报

军事情报部门发言人Hrayr Karageozia中校表示,可以确定情报部门从2020年1月开始,就报告有关新冠病毒疫情的情况。

医学情报科这个小队,是由公共卫生、微生物学、生物化学、应急管理与临床医学领域的专家所组成,使用开源数据(包括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据及分析结果),及来自“五眼联盟”盟友的机密情报。

鉴于华盛顿有报道指,美国军方医学情报机构最早于去年11月追踪,并报道这种新病毒,故此,对机密讯息的使用可能意义重大。

Karageozia表示,MEDINT部门“直接与伙伴组织合作”,但没有表示这些分析是否有纳入加拿大军方的医疗情报摘要内;他不予评论所收到或分享的情报报告内容。

渥太华大学教授兼加拿大最高情报专家之一的Wesley Wark表示,加拿大人可能没有看到全部情况,但会看到美国人分享某种讯息摘要。Wark补充,军事医学情报部门是“加拿大非常重要的部分”,可弄清广泛情报对疫情的了解。

Wark表示:“加拿大情报至少有一部分在进行早期报告,问题是,该报告去了哪里?它被认真对待了吗?”

报告提交了给国防部长石俊

有关报告肯定提交了给国防部参谋总长万斯(Jonathan Vance),亦有可能给了国防部长石俊(Harjit Sajjan)。

鉴于MEDINT是一个在部队内部深入工作的小队,Wark很想知道国防部机构以外,是否存在什么影响力。

他提出,在国防部以及更广泛的安全及情报部门内部,对有关报告的重视程度如何?报告是否得到正确分发?是否需要引起社会对情报报告的关注?

据称,加拿大公共卫生部门拥有自己的小型情报部门,可以查阅机密数据,但Wark表示,在政府文件、审计及简报中,几乎找不到该部门的查阅证据。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发言人John Townsend表示,加拿大的情报机构,没有责任支援公共卫生部门的数据收集,或跟踪疫情的影响。

Wark表示,鉴于疫情已经造成社会与经济灾难,看到公共卫生部门及其他安全与情报部门的“完全脱节”,令他感到十分震惊。

他批评,加国的疫情早期预警系统一片混乱。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美国警察打死非裔男引示威 加国多个警局发声明谴责暴力

通货膨胀恶化 预测大温地区露宿者飙升

T-fal 9合1空气炸锅烤箱打折 多种配件多功能

突发!密西沙加前市长麦歌莲去世 享年10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