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軍情報部門曾預警疫情 無人理

加拿大都市网

■武漢建成臨時醫院收治新冠肺炎病人。 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訊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表示,據獲得的消息指出,加拿大軍方情報部門一個專業小組早於1月初開始,已就有關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而發出警告及分析。但加拿大陸軍情報司令內部的醫學情報科(MEDINT)發出的警告與分析,被國家安全與國防機構邊緣化,不被重視。

醫學情報科的任務,是跟蹤全球健康趨勢與傳染病爆發,及預測如何影響軍事行動,其評估受到包括美國軍方國家醫學情報中心(NCMI)在內的「五眼聯盟」情報合作夥伴的報告所影響。該部門跟蹤新冠病毒疫情,並發表報告,但聯邦政府內部分享訊息環節出現嚴重問題,以至可能對預警訊號沒有引起注意。

MEDINT小組監測了中國疫情爆發的早期進展,並評估如何影響正在進行中的任務。

來自「五眼聯盟」盟友機密情報

軍事情報部門發言人Hrayr Karageozia中校表示,可以確定情報部門從2020年1月開始,就報告有關新冠病毒疫情的情況。

醫學情報科這個小隊,是由公共衛生、微生物學、生物化學、應急管理與臨床醫學領域的專家所組成,使用開源數據(包括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數據及分析結果),及來自「五眼聯盟」盟友的機密情報。

鑒於華盛頓有報道指,美國軍方醫學情報機構最早於去年11月追蹤,並報道這種新病毒,故此,對機密訊息的使用可能意義重大。

Karageozia表示,MEDINT部門「直接與夥伴組織合作」,但沒有表示這些分析是否有納入加拿大軍方的醫療情報摘要內;他不予評論所收到或分享的情報報告內容。

渥太華大學教授兼加拿大最高情報專家之一的Wesley Wark表示,加拿大人可能沒有看到全部情況,但會看到美國人分享某種訊息摘要。Wark補充,軍事醫學情報部門是「加拿大非常重要的部分」,可弄清廣泛情報對疫情的了解。

Wark表示:「加拿大情報至少有一部分在進行早期報告,問題是,該報告去了哪裡?它被認真對待了嗎?」

報告提交了給國防部長石俊

有關報告肯定提交了給國防部參謀總長萬斯(Jonathan Vance),亦有可能給了國防部長石俊(Harjit Sajjan)。

鑒於MEDINT是一個在部隊內部深入工作的小隊,Wark很想知道國防部機構以外,是否存在什麼影響力。

他提出,在國防部以及更廣泛的安全及情報部門內部,對有關報告的重視程度如何?報告是否得到正確分發?是否需要引起社會對情報報告的關注?

據稱,加拿大公共衛生部門擁有自己的小型情報部門,可以查閱機密數據,但Wark表示,在政府文件、審計及簡報中,幾乎找不到該部門的查閱證據。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發言人John Townsend表示,加拿大的情報機構,沒有責任支援公共衛生部門的數據收集,或跟蹤疫情的影響。

Wark表示,鑒於疫情已經造成社會與經濟災難,看到公共衛生部門及其他安全與情報部門的「完全脫節」,令他感到十分震驚。

他批評,加國的疫情早期預警系統一片混亂。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5.9折!吸尘拖地2合1机器人 带自排空站

Logitech展示黑科技 不用VR头盔感觉象当面聊天

40岁挖土机阿姨认夺哈里童贞:是他先主动的

末日景象|极地寒流袭美 华盛顿山体感零下79度破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