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富豪碎尸案:7名儿童都曾做亲子鉴定 !

加拿大都市网

■■苑刚巨额遗产争夺案,周三在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

图文:本报温哥华记者李群

遭谋杀的卑诗省华裔富商苑刚遗产争夺案,共涉及5位母亲及5个子女。不过,苑刚胞弟苑强周三供称,共有7个儿童曾做亲子鉴定,以确定是否为苑刚所生。在苑刚被杀前一年即2014年9月,苑强与苑母曾与此案第5号母亲(简称M5)的母亲午餐,但苑强坚称当时不知其身分,起因仅为苑刚告知他招待客人,会面时也没有提及M5当时已怀孕。此外,苑刚被杀后数日,疑凶赵利位于黑龙江故乡的银行户口,曾被转出500万元人民币。苑强表示,怀疑该笔金钱为自己已病故的父亲所有。

此案周二在温哥华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苑强出庭作证。当日下午,两位苑刚的前任司机则在中国以视频方式作证,一人指本月1日曾接到匿名男子电话,该可能来自海外的短暂电话,告知他若不出庭作证将获报酬(详另文)。

不知苑刚为何如此富有

昨日上午主要由3号儿童的代表律师沃瑟斯庞(David Wotherspoon)向苑强提问,他首先问苑强获知几位母亲及孩子存在的时间及过程。苑强说,苑刚2015年5月2日被杀后,他来到加国后才自苑刚的3位助理处得知,苑刚住处有苑刚的孩子,此后通过这个孩子找到2号母亲。

3号母亲及孩子则是在做DNA检验时知其存在;曾联系过4号母亲,但过程复杂记不清楚了。

沃瑟斯庞指出2010年夏天,苑刚母亲曾在苑刚位于中国北方一大城市的公寓内,见过2号母亲(简称M2)并留她在该公寓过夜,对此苑强表示并不知情。

苑强周二曾供称,曾有一个女子自外地打电话给他,并声称她是苑刚孩子的母亲,时间是苑刚被害前数月。苑强周三说曾就此问过苑刚,但苑刚仅说:“你不要管了。”苑刚也没有告诉他其他母亲及孩子的事。

苑强指出,苑刚有自己的生意,但就不知他为何如此富有,也不知道苑刚中国遗产管理人是谁,以及谁继承了苑刚在中国的遗产。

在中国曾见过M5的母亲

沃瑟斯庞指苑刚过世后数日,有人持赵利的银行卡,将其位于黑龙江一银行账户中的500万元人民币,转移至赵利妻子李晓梅一位亲属的账户中。苑强说,他怀疑该笔资金属于他已过世的父亲。

第1号及第5号儿童的律师麦克拉蒂(Ross Mclarty)则追问,苑强与母亲曾在2014年9月与M5的母亲见面谈话内容。苑强坚称当时不知道对方是M5的母亲,他说:“当时是苑刚告诉我有客人到来,要我们招待一下。M5的母亲当时有一个男子陪同参加午餐,他不是M5的父亲,所以当时不可能讨论M5怀孕如此隐私的事情。我母亲做生意,经常有生意伙伴来往,与别人一起用餐很常见。”
苑刚谋杀案2015年5月2日在西温发生,赵利被控开枪导致苑刚死亡,后将尸体切割约100份装入多个袋内。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但他否认控罪。

苑刚前司机视频作证 称有人利诱勿出庭

苑刚遗产争夺案,周三法庭通过视频连线,由人在中国的孙姓及王姓两位前苑刚司机出庭作证。两人都供称原诉人之一(法庭代号母亲1,简称M1),与苑刚是事实夫妻关系,孙姓司机说苑刚与M1的孩子过生日时,他曾多次开车搭载一名魔术师,驱车去苑刚家乡城市为孩子庆生。而王姓司机则供称,数日前他曾接到匿名电话,利诱他不要出庭作证。

两司机在中国北方一大城市同一地点视频作证,时间是本地周三下午2时,即中国当地时间早上6时。孙姓司机说他2005年开始为苑刚工作,2009年认识M1,此后曾见过M1很多次,开车同时搭载苑刚及M1,平均每年也要4至5次。

孙姓司机说,每逢M1与苑刚的孩子过生日前,通常是M1给他打电话,然后他再发信息请示苑刚获准后,开车搭载一名魔术师,前去苑刚家乡城市为孩子祝贺生日,最后一次是2015年孩子过生日。

神秘汉疑由海外致电20秒 

他供称,曾在一个公园附近见到另外一个孩子及其母亲,知道该孩子也是苑刚亲生。

王姓司机则表示,2001年经朋友介绍与苑刚相识后,开始为苑刚打工做他的司机。当时苑刚事业尚刚起步,苑刚购买的第一辆车是二手车,而他当时是苑刚唯一的全职司机。

他说,早在苑刚追求M1时就认识M1,两人的孩子出生后不久,他就曾见过这个孩子。王姓司机说:“别人都称呼苑刚为老板等,但我叫他哥,我也称呼M1为嫂子,因为他们是夫妻关系。”

王姓司机供称,他在12月1日凌晨接到一个电话,一个男子说如果他不出庭作证,会获得金钱。M1的律师英格拉姆(Ben Ingram)追问来电男子代表谁,以及要支付的金额,王姓司机表示对方没有说明,而且通话时间只有20秒。

王姓司机说,次日曾去自己手机服务商查询,但没有查到该电话的信息,并被告知因系统更新原因导致。他回忆说,无法回忆来电号码,但就记得号码前面有一个“+”号,因此推断电话可能来自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