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加坡抗疫不碍日常 卫生专家吁加取经

加拿大都市网

■在台北市中心,乘客挤满一列公共交通工具的列车车厢。Getty Images

■图为在新加坡的公共交通工具上,乘客戴上口罩。Getty Images
 
星岛日报讯
 

全球对抗新型冠状病毒,《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撰文提到台湾和新加坡如何应对疫情的同时,又让民众过正常生活。

同样面对疫情,正当不少加拿大人蜂拥到店铺抢购食品和日用品时,新加坡人的生活却像往常一样,没有太大不同。来自安省密西沙加的约翰逊(Sandra Johnson)自1997年以来一直居住在新加坡,她表示,在目前疫情下,没有不便的感觉。商店和餐馆开门,她可以继续出门,换言之生活一切如常。

这个拥有大约600万人口的国家是东南亚的交通枢纽,之前曾在几天之内,新型冠状病毒宗数位列全球第二位。但在该国政府采取了积极主动的抗疫措施下,截至周五为止,总数不超过400宗,且没有死亡病例。

台湾也一样。在2019年,多达270万中国游客到台湾观光,截至周五,台湾病例数目为一百多宗,有两人死亡。与台湾和新加坡相较,加拿大病例数目已经超过1,000宗,有12人死亡。

新加坡汲取“沙士”的教训,建立了国家传染病中心,里面设有330个床位。该国于1月3日开始对来自武汉的旅客进行健康和体温检查,其后更扩大至所有入境旅客。新型冠状病毒测试迅速增加到每天2,200次。

从疫情开始即非常认真对待

随着新冠疫情的消息从武汉传出,台湾采取了广泛的措施以识别输入病例。工作人员登上了从中国城市飞来的飞机以对乘客进行评估,有出现征状的乘客须要隔离。

台湾当局亦迅速采取行动储备物资,招募了数百位后备役士兵在外科手术和N95口罩的生产线上工作,因此,到1月下旬,产量分别有4,400万和200万个。同时,当局也限制口罩的零售价格以避免牟取暴利,并最终实施了配给制,每周向市民分配两个口罩。

有人形容,新加坡与台湾在控制疫情上,于放任自由与严加控制之间取得平衡点。

来自加拿大,在新加坡一间学校担任副校长的贝辛斯纳(Ben Beyssner)认为,加国从一开始便未非常认真对待疫情。

值得留意的是,新加坡和台湾都与加国均经历过严峻的疫情,像多伦多一样,台湾和新加坡在2003年遭受了严重的“沙士”(SARS)爆发,这使他们的反应更加积极。努力确保不会再次受到瘟疫的严重打击。

尽管加国也尝试从沙士中学习,包括创建公共卫生局,来监督此类危机,但是本国在应对新冠疫情上,一开始予人不够积极的感觉。

有多伦多大学公生卫生学系教授表示,加拿大应该参考台湾和新加坡。他认为,现在为时未晚,因为疫情可能会持续多几个月,值得向其他成功的国家学习。

该教授续道,本国若想仿效类似方法可能有障碍,例如长期公共卫生资金不足,以及亚裔人士通常非常听话,相反许多西方国家都存在个人主义哲学。

另一个关键区别更加明显。台湾和新加坡的政府,可以管理每个人的医疗保健。加国为联邦制,基本上有13个独立的卫生管辖区,每个管辖区对大流行病的反应略有不同。综合报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阳翼航空多伦多飞牙买加航班 起飞不久后出现故障返航

Greenworks充电式吹雪机 150元优惠券可用

拜登亲自拜年 今年这三个细节很特别……

税务局:疫情福利金付款 不值得全面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