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老妇“被迫”把丈夫送到“等死的地方”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原创作品
作者:智苏

对Elizabeth Loades来说,疗养院就是“等死”的地方。

她不想让丈夫去疗养院,但根据她的描述,丈夫住院后,她受到Hamilton当地健康整合网络(LHIN)的欺凌,以致于不得不将丈夫送到疗养院。

68岁的Elizabeth说,她受到了无法忍受的压力,将共同生活了50年的丈夫,送到她称之为“垃圾桶”的设施。

她还说,自己被告知,如果不送丈夫去疗养院,他就会从家庭护理支持的等待名单上被除名。Elizabeth说,原本她将丈夫的名字加入这个等待名单,就感觉很有压力了。

这种令她感到有压力的生活从12月初就开始了,患有痴呆症的丈夫Peter想像往常那样,和他的护工去散个步。

Elizabeth双腿膝盖都不太好,于是她让Peter等护工过来再出去。但74岁的Peter“突然变得有些暴力”,最终Elizabeth不得不打电话给Hamilton危机支援及支持小组(COAST),找人帮忙。

事后,Peter被送到St Joseph医院的精神科,并在那里摔了一跤,造成股骨断裂。目前,他还在医院里,但Elizabeth说,很快他就会被送往康复中心。

Elizabeth相信,自己仍然可以在护工的帮助下照顾Peter,在Peter住院之前,她这样照顾了自己的丈夫6年。

在送Peter去疗养院一事上,LHIN的一名工作人员“因为我改变了主意而不停骚扰我”。

“我认为在这样一个需要温柔的时刻,不应该有人使用欺凌策略。”

Elizabeth夫妇没有孩子,也没有家庭的支持,他们只能独自面对这些问题。

LHIN是安省负责联系并资助健康服务的组织,这些健康服务包括医院以及社区家庭护理。同时,LHIN还负责联系长期护理中心,以及其它护理服务项目。

负责Elizabeth案例的Hamilton Niagara Haldimand Brant LHIN不愿与媒体讨论个人案例,但总裁Donna Cripps说:

听说有家庭在考虑长期护理中心时感到被压迫,对此我们很失望也很担忧……此类对话应该要以一种关心的口吻,温柔而周到地进行。

如果他们的对话没有以这种方式进行,我对此道歉,我会与我们的员工分享这一反馈。

多伦多老年人倡议中心的Jane Meadus说:医院的压力以及社区资源的匮乏正在导致危机,这不是老年人的错,但老年人却要承担这些因素带来的压力。

她还说:总是被视作问题的,是这些老年人,而不是政府。

当一名家庭成员与LHIN会面,讨论护理出院的家人所要面临的问题时,他们要面对5~6个来自LHIN和医院的人,“告诉他们你要这么做那么做”。

“人们会感到被欺负,一点也不罕见。”

对Elizabeth来说,光是想到丈夫被送到疗养院就让她做噩梦。

“我将他们那里称作等死的地方,我是不会让亲爱的丈夫去那里的。”她坚定地说。

她还表示,自己无法每个月支付$1,800的金额,让Peter在“那个垃圾箱”里生活。

她说:如果说Peter在住院时只是摔断了腿,那“我可以想象他在疗养院会怎么样”。

Reference:https://www.thespec.com/news-story/9125479-hamilton-senior-says-lhin-bullying-her-to-put-husband-in-long-term-care-du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