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大腦只利用了10%?這是真的嗎?

加拿大都市网

據國外媒體報道,流行文化中經常見到「我們的大腦只利用了10%」這樣的說法。前幾年的電影《超體》就以此為前提,講述了主角成功利用「剩餘」90%大腦的故事。還有一些公司也會以此為噱頭,宣稱自己的產品可以幫助消費者開發剩餘的大腦潛力。在眾多流行文化的大力宣傳下,這個傳言就這樣頑強地一代代流傳了下去。

  10%究竟是什麼說法?為何如此流行?

  這個傳言是說,人類對自己大腦(或者說心智能力)的平均利用率只有10%左右。由於它在流行文化中露臉實在太多,很難進行追根溯源。但就像很多類似的傳言一樣,這個說法最初其實也來自對科研結果的誤讀。

  19世紀90年代,美國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在對「神童」的研究結果基礎上提出,「在我們的心智與身體資源中,我們其實只利用到了其中的一小部分」。

  可以推測,人們就是在此基礎上得出了「我們只利用了一小部分『腦力』」的結論,隨後還將這個錯誤結論廣泛運用在了各類廣告和書籍中。

  還有一種說法是,這則傳言最早源自著名神經外科醫生懷爾德·潘菲爾德開展的一項研究。在一次手術中,潘菲爾德用電流刺激了一些患者大腦中的特定部位。他注意到,對不同腦區的刺激可以導致患者做出不同的反應。例如,只要刺激控制左臂的腦區,患者的左臂就會動彈。利用這種方法,潘菲爾德繪製了一副大腦功能分佈圖,標明了各個腦區控制的身體部位。

  然而,他也在大腦中發現了一些「沉默」的腦區,對這些部位進行電刺激並不會對身體造成任何影響。有些人便認為,這說明並非所有腦區都會發揮功能,有些部位從始至終都「用不上」。如今我們已經知道,這種理解是錯誤的,對刺激沒有反應並不意味着這塊腦區沒有功能。

  隨着時間的流逝,人們發現了越來越多不同類型的腦細胞。但許多類型一開始都被認為沒有任何功能。例如,在神經膠質細胞剛被發現時,科學家以為它們只是將神經系統黏合在一起的「膠水」,除此之外並無其它功能,因此給它起了這麼個名字。由於技術的落後,人們做出了許多錯誤的假設,許多細胞的重要性也因此被大大低估。這些錯誤假設也進一步鞏固了「大腦並非每個部位都有對應功能,我們只利用了大腦的一小部分」的說法。

  揭露真相

  隨着大腦成像技術的進步,真相也逐漸浮出水面:雖然各個腦區的活躍時間各有不同,但大腦的所有部位都是具有對應功能的。

  在持續性腦損傷患者身上開展的研究顯示,即使大腦只受了輕微傷害,也會導致身體功能出現重大缺陷。如法國外科醫生保羅·布羅卡在一項研究中發現,一名患者在大腦額葉受損之後,除了「Tan!」這個字之外,什麼話都不會說了。

  不僅如此,大腦還會「修剪」自己,就像園丁修剪灌木叢長出的多餘枝葉一樣,大腦也會將不再具有任何功能的腦細胞「砍去」。假如「大腦利用率只有10%」的說法是真的,那麼其餘90%的大腦早就被無情地「修剪」掉了。

  況且,任何無用的腦區都會在進化過程中被逐漸淘汰掉。要知道,大腦的能量消耗高得驚人,占人體總能耗的20%。如果保留這麼一大塊毫無作用的腦組織,無疑是對能量的巨大浪費。因此,「大腦只有一小部分有功能」這種說法實在站不住腳。

  為何這則傳言如此流行?

  這則傳言讓我們相信,自己還有「進步」的空間。它讓我們以積極的方式看待自身,相信每個人都有可能成就一番事業,人人都有潛力成為愛因斯坦。

  這裡要指出的是,打破這則傳言並不意味着我們沒機會學習新知識、新技能。在人生中的任何階段,你都可以學習一門新語言、或者學會玩雜耍,這和大腦中有沒有「用不上」的腦區沒有任何關係。僅利用現有的、已經使用過的腦組織,我們也完全有能力學習新技能。

  事實證明,人類的各種技能(比如閱讀和數學)都是在最近幾千年之內發明的,說明大腦並不是針對這些功能設計的,但我們照樣掌握了這些技能。大腦可以不斷做出調整和適應,重新利用之前使用過的腦組織來學習新事物。若非如此,我們又怎麼可能發明出電腦和智能手機呢?

  所有人都有「進步」、或者說學習新技能的能力,而且所有大腦部位都會為我們所用,只是功能各有千秋而已。我們的神經系統的座右銘是:「要麼用,要麼丟。」在大腦這套「清掃系統」的幫助下,任何無用的腦組織都會被逐漸摒棄。所以,大腦中根本不存在「部分腦區用不上」這一說。(新浪科技,圖片來源pixabay)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飓风菲奥娜造成逾50万户停电 最高风速161公里

亚省在多伦多做广告:搬到亚省来 能住大房子

加拿大任命驻华大使 女外交官能说一口流利普通话

医学专家:加拿大入境限制措施根本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