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21日 星期四 11:33:0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一出好戲

Tag: 一出好戲

女編劇再指《一出好戲》抄襲:不要用「碰瓷」來侮辱我

近日,一位名叫於夢媛@炅靈子Bess 的作者在微博發文,稱黃渤的《一出好戲》抄襲借鑒了她的劇本《男人危機》,在故事題材與人物角色上都有雷同之處。 19日晚,於夢媛發文《你們要的石錘與一些回復》對網絡上的質疑進行回復。   原文如下:   沉默了一段時間終於決定再次發聲,因為無孔不入的網絡暴力終於削弱了一些給了我一些喘息的時間。首先非常感謝那些支持我鼓勵我的朋友們,也非常理解那些支持黃渤的朋友們,但無論是站在哪一方的朋友們,我都希望你們能夠冷靜地、理智地、公平公正地看待問題,不要帶有個人情緒與情感,更不要無條件地支持,要有理智地支持。下面我回復一些網上存在的質疑聲。   一、《一出好戲》2010年便有了創意?   1)2010年的證據在哪裡?   首先,《一出好戲》的原始編劇究竟是誰?是站出來的周海豐(並不在七大編劇之列)?還是2016年在廣電總局註冊的邢愛娜?還是黃渤自己?這個問題一直沒有官方答案。   那麼我只能先回復一下自稱為原始編劇的周海豐。(周為什麼不在七大編劇之列,這件事很值得深思。)周海豐曬出來的word文檔的截圖是法律不生效的(日期可通過技術手段修改)。並且截圖也沒有呈現出完整故事線。倘若《一出好戲》的編劇團隊2010年便有了劇本,請拿出法律生效的證據來,請不要用一些口說無憑或在法律上站不穩腳跟的「事實」來帶節奏。我也完全可以說我2007年便有了故事的創意,但2013年才報批立項,然後將未連網的電腦時間改回到2007年,生成一個word文檔,把劇本複製粘貼上,截一些圖發到網上,並找來一些朋友替我作證說我確實早在2007年便跟他們提過這個創意。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請拿出法律生效的證據來進行有效的回擊。   2)一成不變的《一出好戲》?   退一萬步講,就算《一出好戲》方2010年便有了劇本,但2016年才報批立項,這中間的六年時間裏,你們封筆不改了?2010年的版本,與2016年的版本,與如今2018年上映的版本是一模一樣的?如果是,請拿出法律生效的證據來。如果不是,那麼2010年的版本與2018年的版本之差是哪裡來的?如果這期間你們看過別人的劇本,把裏面的內容融入到當初的創意中,才得來了最終的修改版,這種行為怎麼界定?   3)創意撞車,當時不怕剮蹭,事後卻指責碰瓷?   如果黃渤方2010年便有了《一出好戲》的創意,那麼當我2013年遞交劇本的時候,難道你們就沒發現兩個故事創意雷同嗎?沒有吃驚居然連主角的名字都如此相似嗎?沒想過是不是自己的劇本提前泄露被借鑒了嗎?你們看過劇本後竟然如此淡定地放虎歸山讓我們繼續籌備我們的電影,我們萬一捷足先登,電影先問世了呢?難道你們就那麼自信滿滿地斷定我們的電影最終會夭折?難不成你們有預知能力?按照正常的邏輯,當看到有人遞到眼皮底下的劇本與你們正在籌備的電影創意撞車時,難道那麼專業的一支團隊就未曾想過要與對方談談來規避創意撞車的風險嗎?我作為一個新人,當然也不希望與當紅影帝的電影創意撞車吧?我撞得過嗎?   4)五、六年未曾磨好的劍終於在別人的劍折了之後磨好了?   如果黃渤方2010年便有了《一出好戲》的劇本初稿,為什麼等到2016年才報批立項?據說這期間一直在磨劇本?磨劇本…….這真的很值得推敲不是嗎?證明你們對2010的創意版本也不甚滿意不是嗎?我們的電影是在2015年下旬因為演員遲遲簽不下來才不了了之的。我們的拍攝許可證剛過期,你們五、六年未曾磨好的劇本終於磨好了,在2016年中旬正式報批立項。這在時間上是否有些蹊蹺呢?   5)避免撞車的最佳方式是急踩剎車!   我必須聲明,我們從2013年開始與黃渤方溝通的過程中,對方隻字未提他們正在籌備一部與我們的電影創意雷同的電影。創意撞車這種兩敗俱傷的事情完全可以提前避免,但對方沒有積極地避免,而是放之任之,實屬不像一支專業的團隊會犯下的錯誤。就算對方有某種超然的預知能力認定我們的電影會在《一出好戲》上映之前便夭折,無需提前規避創意撞車的風險,也該為了避嫌將我們的劇本拒之門外避而不看,並且明確表明「不好意思,劇本不能看,沒有看過」。   6)黃渤方為什麼沒有買劇本?   這時大家一定有疑問,為什麼黃渤方當初沒有購入我的劇本,而是選擇借鑒?真正的原因只有他們自己清楚。我只能提供一些猜測,首先我不是一個要投稿的小編劇,我們是以影視公司的名義邀請對方出演男一號,所以這不是購買一個劇本那麼簡單的事情,而是要購買一個項目的事情,到底值不值?其次,「洗稿」行為在圈內已屢見不鮮,這不是搬運工式地抄襲,而是通過聰明的手段將原稿的核心創意盜取,我想很多抄過論文的學生也會懂該如何規避風險地「洗稿」。所以,當免費的午餐已成為常態,誰還會花錢去吃飯呢?   二、黃渤方看過劇本的證據在哪裡?   2013年至2015年下旬,我們不止一次通過不同渠道遞交劇本並進行溝通。下面是經過公證處公證過的郵件內容。黃渤工作室在郵件里親口承認看過《逃離囧境》,但感覺故事題材與人物角色都不太適合,隻字未提故事題材與人物角色都與他們正在籌備的電影撞車的事情。 公證書 公證書 公證書 黃渤方回復公證書版 黃渤方回復截圖版     三、我在碰瓷?   什麼叫碰瓷?我理解的碰瓷是無中生有,例如汽車並沒有撞到我,但我倒在地上說我被撞到了,說得官方一些就是誹謗。如今是個法治社會,我無中生有捏造了一個故事來抹黑一位毫無污點與負面新聞的粉絲成群的當紅影帝,並實名舉報,我想我不是你們口中說的想紅,我是想死吧?   我深知誹謗的嚴重性,也不會做漠視法律的事情致自己於不利。請不要用「碰瓷」這樣的詞彙來侮辱我,請直接用帶有「誹謗」二字的訴狀來告我,謝謝!   四、關於劇本與相似度   大家在討論相似度的問題時,似乎忽略了一個大前提。   拿考試為例,如果身處兩個不同考場的考生寫出的作文框架雷同,這叫「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但是同個考場中相鄰的兩個考生,其中一個考生看了另一個考生的作文,自己也承認看過了,結果寫出來一個框架雷同但細節重編的作文,然後告訴老師,我在看他的作文之前就構思好了,這純屬巧合。監考老師居然信了,並指責被看的考生為「碰瓷」。這個故事是不是聽起來有些侮辱大眾的智商呢?   同理,如果《一出好戲》與黃渤方毫無關聯,那麼我只會覺得這純屬巧合。但是,問題就在於,我們於2013年便給黃渤方遞交過劇本,黃渤方的回復也承認看過了,那麼這一切我就無法用「巧合」來定義了。   我先前曬出來了一個自己總結而出的相似度對比,可能有些人把它誤會成了複製粘貼比對了。確實,我承認,兩個劇本中有諸多不同的地方,但是你們也必須要承認兩個劇本中也有諸多雷同的地方。這些雷同在黃渤方承認看過劇本的前提下,真的是「巧合」二字便可撇得一乾二淨的嗎?   我再次聲明,我從未說過黃渤方完全搬運工式的抄襲了我的劇本,我一直強調的是對方在規避了風險的情況下借鑒了我的故事框架與人物關係,但針對於細節進行了有意識的重編。挑出來所有不一樣的地方以此全盤否定與忽視了所有雷同的地方,這種偏袒的行為真的妥當嗎?   對於抄襲的鑒定屬於專業領域的範疇,以一些網友截止至今日的所作所為來判斷,(我放出來再多的證據都會選擇視而不見地支持自己的偶像的行為),我放不放劇本的意義只在於他們是否可以拿着放大鏡找出所有不同的地方來對我進行一波又一波的網絡暴力的區別。   所以,我決定完整劇本還是交予法院由專家鑒定,文章的結尾我會針對於我上一篇長文中提及到的相似度對比部分象徵性提供幾張劇本截圖。劇本是從郵件往來中下載下來,經過公證處公證過並存盤的。   五、其他回應   最後針對網上一些其他聲音的回復。   問:喬杉的照片是2015年5月拍的,你是穿越了嗎?   答:請仔細看看我之前發的長文,我明確表明了那張照片是2015年7月劇組拍攝的。這種為了黑而黑的毫無邏輯性的質疑聲我今後不會再回復。 上一篇微博長文的截圖 上一篇微博的截圖   問:為什麼不直接告,反而來微博說?   答:一方面,我遭受不公覺得委屈,想給自己討回一個公道。走法律程序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結果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沒有任何一個官司是必勝或者必敗。法律程序我一直在走,但是如果最終法律不能給我一個公道,那麼我可不可以從道義層面上讓廣大群眾給我一個公道?   另一方面,我對圈內這種不正常的正常現象感到無奈與寒心。我想揭發出來讓大家知道。揭發難道不就是揭開讓大眾發現嗎?我不發聲大眾又怎會知道呢?   問:七大編劇各個牛,會抄襲你一個不知名的小編劇?   答:如果你想抄襲一篇論文,是會找那些不太出名的,大家都不知道的抄,還是找那些享譽國際家喻戶曉的知名學者的論文去抄呢?   最近有很多無名小編劇私信我,告訴我他們也有過類似的經歷,只不過他們不敢站出來,而是選擇了忍氣吞聲。今天我站出來背負罵名,承受網絡暴力帶來的困擾,但如果我的行為能夠多多少少影響到圈內這種惡習的發生幾率,我都覺得是值得的!不管你是多牛的大編劇,不管你是多牛的影帝,你錯了就是錯了,我也敢站出來聲討你。   問:你長了一張網紅臉,就是想紅吧?   答:首先,我的相貌與我揭發這件事情本身有任何必然的關聯性嗎?請大家不要把關注點放在錯誤的地方。其次,因為我的性格有些靦腆不自信,所以我在2010年的時候參加了作為香港娛樂圈直通車的多倫多華裔小姐競選鍛煉自己。當我獲得季軍以後就有香港的經紀公司找我出道,但被我回絕了。我不當演員,不當模特,不當藝人,不開直播當網紅,曾經是,今後也是。如果我真的想紅,我為什麼不在我二十歲顏值與身材的巔峰期選擇出道,而是在我三十歲顏值與身材都已走下坡路的時候選擇以這種背負罵名的方式走紅?這在邏輯上說不通。(不相信的朋友們,我的郵箱里還有當年香港經紀公司找我出道的證據,你們想看我也可以曬出來,只不過這不是主題,不想干擾視線。)我以後還會繼續寫小說、寫劇本。我即便紅遍全國家喻戶曉,我今後寫出來的作品毫無價值,也是毫無意義的吧?   問:為什麼現在才說,之前怎麼不說?   答:在看過兩遍電影之前就跳出來發聲會被指責是有幻想症的瘋子,在看過兩遍電影之後跳出來發聲會被指責是電影火了在蹭熱度,反正無論我什麼時間跳出來都會被罵。   首先我只有在看過兩遍電影之後才能寫出來相似度對比吧?我寫相似度對比難道不需要時間嗎?電影剛上映第三天我就發聲了,這很晚嗎?其次,我在第一天發現這件事的時候就發了一篇相關的微博,但隨即在家人的勸阻下刪除了。(如有網絡高手,可找到那篇刪除的微博,關注我的人當時也應該看到了)直至我發上一篇長文的前一分鐘,家人都在極力地阻撓。這也是我為什麼拖到晚上十點多才發出來的原因。身邊有許多親人朋友們都在勸我放棄,因為我與對方的實力判若雲泥,我的發聲只會給自己遭來網絡暴力,他們不忍看到我承受這些。事實證明他們是對的,我最近也確實在承受着網絡暴力給我帶來的困擾。但是,我不後悔,我覺得我做了一件正確與正義的事情!   問:黃渤的人品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   答:我相信黃渤的人品應該不錯,但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呢?再偉大的人這一生也犯過幾次錯誤吧?我相信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人品真的不可以佐證任何事情,還是就事論事,拿出法律生效的證據進行反擊比較有說服力。   六、結語   我與律師團隊正在準備訴訟材料,準備開始正式走法律程序。   我的所有言論都是建立在事實基礎之上的,不存在任何誹謗、誣陷、污衊、侮辱。反而是一些網友,不斷對我進行誹謗、誣陷、污衊、侮辱,已嚴重損害了我的名譽,影響了我的生活。我理解你們支持偶像的心情,但是肆意對他人進行人身攻擊與人格侮辱的行為是值得歌頌的?是感到自豪的?我希望你們能夠理智地看待問題。如果你們僅僅是在對我宣洩你們對於生活的不滿,那麼我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吧。那麼你們就繼續罵吧,我未曾,也將不會拉黑任何一個攻擊我的人,就是你們得注意一點,如果有一天我承受不住了也會拿起法律的武器進行反擊。 劇本公證書 劇本截圖 劇本截圖 劇本截圖   來源:新浪娛樂

《一出好戲》陷抄襲風波 維權還是「碰瓷」都難以證明

《一出好戲》電影海報 目前,《一出好戲》總票房已經達到了6.32億。但就在此時,《一出好戲》卻陷入了「抄襲風波」。 7月12日晚間,編劇於夢媛在微博實名舉報黃渤執導電影《一出好戲》劇本抄襲自己的作品《男人危機》,在長文中,於夢媛列舉了不少《男人危機》和《一出好戲》的劇本相似之處。對此,《一出好戲》片方和黃渤均未回應,但編劇周海豐在社交網絡表示於夢媛只是碰瓷。 暑期檔,先是《西虹市首富》被編劇王晗羽指認抄襲自己的劇本《繼承者》,後《一出好戲》也被指抄襲,如此頻繁的編劇維權背後,網友對於是否侵權看法不一。事實上,文學作品是否抄襲、侵權,在國內外都很難鑒別和維權。 從《白夜追兇》到《人民的名義》,從《西虹市首富》到《一出好戲》,國內影視行業似乎走進了一個怪圈,那就是熱門影視劇總是陷入抄襲和維權「羅生門」,在此情況下,影視公司也是有苦難言,因為一旦被潑上「輿論髒水」,想證明自己並未抄襲也並不容易。 於夢媛爆料缺乏實錘 《一出好戲》編劇稱其「穿越型碰瓷」 於夢媛稱自己曾在2013年寫了一個劇本《逃離囧境》(後改名《男人危機》),並以一家影視公司的名義邀請黃渤出演影片男一號,被黃渤以故事框架與人物類型都不太合適為由拒絕。 但在觀看完《一出好戲》之後,於夢媛認為該片不僅借鑒、抄襲了《男人危機》劇本中的故事創意和框架,且連主演「錢進」、「馬進」、「老史」等人物姓名都與自己的劇本非常相像。在爆料中,於夢媛還陳列了《一出好戲》與《男人危機》兩個劇本在故事類型、核心創意、主要人物、故事大框架等方面的大致對比。 雖然看上去相似度頗高,但值得注意的是,於夢媛並未曬出正式劇本,以及自己與黃渤方接觸過的有效證據,整個爆料缺乏乾貨。日前,於夢媛在回應中新網時稱,她還有其他證據,沒有放出來的證據更「實錘」,但是在正式立案之前不太方便放出來,因為她正在走法律程序。 目前,《一出好戲》官博和黃渤均未出面回應,但參與劇本初創的編劇周海豐卻在微博和知乎相繼發言。在知乎上,周海豐的認證為豐宜影業董事長,他稱自己在2010年便參與了《一出好戲》的初創,並曬出了劇本截圖和劇本會議時間。 周海豐將於夢媛稱為「無成本穿越型碰瓷」,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為於夢媛在爆料中提到,自己的電影項目是2012年敲定,劇本是2013中旬完成初稿的,較周海豐所提到《一出好戲》的創作時間晚了近3年。 8月5日,在《一出好戲》的北京首映禮上,徐崢發言時提到:「我第一次聽到要拍一個寓言,是和你(黃渤)在《藍色港灣》,差不多09年到10年的時候,今天看到了這部電影,真的要祝賀。」而梁靜也提到是在2010年的時候聽到《一出好戲》這個項目,二人說法均與於夢媛所言時間線相左。 從廣電總局的電影拍攝製作備案公示來看,《一出好戲》最初的編劇欄顯示的是邢愛娜,即知名導演寧浩的妻子。不過從豆瓣的編劇欄可以看出,《一出好戲》的編劇共有黃渤 / 張冀 / 郭俊立 / 查慕春 / 崔斯韋 / 邢愛娜 / 黃湛中7人。在人數較多的作品中,署名權先後順序雖然是由作者協商決定,不過一旦劇本出現問題,多名編劇都將受到波及。 《一出好戲》是黃渤導演的處女座,目前票房有望賣到10億之上。從當下於夢媛的爆料來看,尚不足以證明《一出好戲》劇本存在抄襲,故而多數網友還是在聲援黃渤。不過如果此事走上法律程序,是否抄襲還是要看後面的法院裁決結果。 無獨有偶,近日,編劇王晗羽也出面指認開心麻花的電影《西虹市首富》抄襲自己網絡劇《繼承者》的創意構思,目前,雙方已經進入到了互相明懟階段。暑期檔,《西虹市首富》和《一出好戲》接連被指認涉嫌抄襲,也使得「文學作品維權難」問題再一次引發討論。 文學作品維權成本高、收益低 證明抄襲成難題 目前,於夢媛並未曬齣劇本和更多證據,但是即便劇本爆料出來,鑒定難度也是相當高。關於文學作品的抄襲,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都是非常難鑒別的,這也是國內作家、編劇等維權難的首要原因。 國家版權局曾提出:「從抄襲的形式看,有原封不動或者基本原封不動地複製他人作品的行為,也有經改頭換面後將他人受著作權保護的獨創成份竊為己有的行為,前者在著作權執法領域被稱為低級抄襲,後者被稱為高級抄襲。」但是正如編劇蔣勝男所言,國內的抄襲目前都是「你的故事、我的人物、他的橋段」這種打亂重組模式,要鑒定談何容易。 僅是於夢媛給出的故事梗概,就有知乎網友@天然維生素反質疑她的《男人危機》有抄襲《魯濱遜漂流記》《天堂隔壁》《心花怒放》《泰囧》《預產期》等故事的嫌疑,因為於夢媛的劇本與這些故事也有相似之處。 北京交通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陳明濤曾稱:「在法律上我們使用的是思想表達二分法。所謂思想表達二分法,就是著作權法中,思想層面的東西是不受保護的,受保護的是表達的內容。具體到一部小說來講,小說的主題不受保護,這是思想層面的,比如說故事的一些主線,一些關於場景設置必要的表達,但是具體的文字表達受保護。其實仔細研究會發現,越接近抽象的層面越不受保護,越接近具體的層面越受保護。」 也就說,鑒定是否抄襲,還是要從細節入手,但這對維權者來說則意味着極大的工作量,比如做出調色盤來對比兩部作品的相似之處就是比較常用的辦法。但是在法庭上,調色盤也只能作為參考證據使用。 去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劇版和電影版的接連誕生,將網絡作家唐七公子抄襲一事的輿論聲推上了高峰。編劇余飛在微博表示,去年鑒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與《桃花債》時受到了非常大的衝擊,「衝擊的力度足以讓我再也提不起熱情做這種累死人還被罵死的事情,」余飛稱。 有時,即便維權者耗盡心力整理出證據,但因相關法律的不完善,知識產權侵權案件能獲得的法律援助同樣很少。人民日報曾發文表示:「在不少具體案例中,由於具體法律細則和制度的缺位,『借鑒』與『抄襲』往往只是『一步之遙』,連律師們也是『霧裡看花』不明一二。」 故而,在整個市場上,大多律師通常不願意接關於知識產權的相關案件,因為極難打贏,而對維權者來說,即便贏了官司,有時候也是成本高,收益低,頗有得不償失之意。《錦繡未央》涉嫌抄襲事件中,一些原著作者想維權卻交不起高額訴訟費,汪海林、余飛、劉毅等45位編劇兩次籌集了共18.8萬元用來打官司,才使得這些作者走上維權之路。 但《錦繡未央》涉嫌抄襲小說高達200餘本,最終聯名上訴的僅有11位作者。其實,大多數維權案件的戰線都拉得極長,庄羽上訴郭敬明案花費了長達三年時間,瓊瑤起訴於正也熬了8個月之久,去年1月被法院受理的《錦繡未央》侵權案,第二部《錦繡長歌》都開始製作了,案子仍未有結果出來。如此耗費心力,也是很多人選擇僅在網上出口惡氣的原因。 正是因為國內文學作品維權之路艱難,所以編劇維權屢屢會引起較大的網絡輿論,並成為被輿論同情的一方,但在互聯網時代,有些反抄襲和維權行為似乎已經變質了。從《白夜追兇》到《人民的名義》,從《西虹市首富》到《一出好戲》,熱門影視作品屢陷侵權「羅生門」,或許並非只有「涉嫌侵權」如此簡單。 部分維權難逃碰瓷之嫌  被潑髒水的片方飽受折磨 在以往編劇維權的案例之中,是存在較為戲劇性的情況,在《西虹市首富》的維權中,片方回應王晗羽時明確表示,《西虹市首富》購買了環球公司《布魯特的百萬橫財》的版權,經交叉對比,侵權文章指稱的相似內容均來自《百萬橫財》。如此說來,王晗羽的《繼承者》或許涉嫌抄襲《百萬橫財》,被開心麻花和環球公司反訴也並非沒有可能。 和開心麻花對王晗羽維權的表態一樣,不少編劇的維權,在作者和影視公司看來碰瓷的嫌疑都是較為大的。《人民的名義》熱播之後,劉三田起訴周梅森《人民的名義》涉嫌抄襲她的作品《暗箱》,並且索賠1800萬。今年,《生死捍衛》作者李霞也以《人民的名義》涉嫌抄襲她的作品將周梅森告至法院,索賠110萬。 對於劉三田在網上曬出訴訟服務公告書的行為,周梅森便稱其是在惡意左右輿論:「大眾會認為法院受理了,就有侵權事實存在。」目前,該案件的審理結果尚未公布,但是周梅森方保留了反訴的權利。 雖說給維權貼上蹭熱度的嫌疑有失公允,但是熱門作品屢屢傳出侵權「羅生門」,也難免讓人懷疑其背後的動機。在互聯網時代,輿論先行的最大弊端便是「涉嫌」在大多數網友眼中已經成為了「真相」,「殺人不過頭點地,輿論才是最誅心」,一旦網友先入為主,被起訴的一方在新聞爆出的時候就已經被網友判定「構成侵權」了。 范冰冰被調查事件結果尚未公布,但是在微博上高呼要嚴懲范冰冰的不在少數,今日#楊冪片酬1億降到2700萬#登上熱搜,不少網友齊聲吐槽,但楊冪今年的《談判官》片酬尚在3000萬左右,且1億片酬根本沒有準確信源。 在《一出好戲》被爆出涉嫌抄襲之後,微博話題#編劇舉報一出好戲抄襲#話題閱讀量已經達到了8000多萬,雖有部分群眾理性吃瓜提議編劇若是真心維權,就爆出更多乾貨,並以法律手段維權,但在社交網絡上,仍有不少人站出來要求黃渤道歉,據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了解,編劇圈也有不少人在聲援於夢媛。 大眾習慣站弱者,但弱者並不一定代表正義。在反抄襲與維權的運動中,部分人的目的或許並不是維權,目前的影視市場競爭激烈,營銷手段更是層出不窮,被競爭對手潑髒水也不是沒有可能。DISS《一出好戲》抄襲的於夢媛就被網友扒出來買水軍買職業黑子刷轉發量,如果這是一場有規模有組織的行為,那背後的利益關係勢必更加複雜。 在接連掀起的維權風暴中,不僅維權方維權困難,只要被貼上「抄襲」的標籤,被維權方也是飽受折磨。以《一出好戲》為例,如果後續輿論聲勢漸大,對正在上映期間的電影票房絕對是不利影響,對黃渤本人的聲譽也是一次打擊。 隨着國內版權意識的崛起,國民對抄襲侵權作品的容忍度已經越來越低了。曾買了唐七《華胥引》版權的寰亞影視出品的《鮫珠傳》上映時,被認為是由《華胥引》改編的,反抄襲大隊在豆瓣大量刷一星抵制抄襲,寰亞不得已出來澄清《鮫珠傳》為原創,撇清關係。 目前,國內知識產權維護現狀依然不太樂觀。對作家、編劇而言,作品被侵權的話,維權成本高,維權方很絕望,但如果惡意碰瓷,被碰瓷的編劇和製作方也是「有理說不清」,同樣絕望。 所以,對製作方來說,雖然「謠言止於智者」,但是如若不構成抄襲事實,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並釋出有說服力的證據方為上策。而對維權的編劇來說,即便國內維權道路艱難,但還是通過法律手段解決才能被認可,畢竟利用輿論施壓還是難逃「蹭熱度」、「碰瓷」之嫌。 (作者:橘子娛樂) 來源;新浪看點

黃渤新片《一出好戲》遇「碰瓷」 某編劇實名舉報抄襲!

據中國新聞網報道,近日,一位名叫於夢媛@炅靈子Bess 的作者在微博發文,稱黃渤的《一出好戲》抄襲借鑒了她的劇本《男人危機》,在故事題材與人物角色上都有雷同之處。對此,《一出好戲》片方表示不予回應,認為此舉是在「碰瓷」。於夢媛則對中新網記者回應,她還有其他證據,但是在正式立案之前不太方便放出來,因為她正在走法律程序,她還強調說,沒放出來的證據更「實錘」。   來源:新浪娛樂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