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21日 星期四 17:42:1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上海殺妻藏屍案

Tag: 上海殺妻藏屍案

轟動一時上海「殺妻藏屍案」兇手被判死刑 自首非免死金牌

上海「殺妻藏屍案」一審宣判。中新網圖片 昨日,曾受廣泛關注的上海「殺妻藏屍案」宣判。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一審判處被告人朱曉東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藏屍105天 假裝妻子還在世 新京報此前報道,2016年10月17日,朱曉東在上海家中殺死與之發生衝突的妻子楊儷萍,並將屍體裝入家中的冰櫃。 此後的105天,朱曉東使用楊儷萍的積蓄,刷楊儷萍的信用卡,前往多地旅遊。在楊儷萍的微信上,朱曉東以妻子的名義發朋友圈,與親友聊天,維持楊儷萍尚在人世的假象。 直到去年2月1日,楊儷萍父親楊敢連60歲生日當天,朱曉東向警方自首,承認了殺妻後藏屍冰櫃,並在微信上假扮楊儷萍的全過程。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直到今年6月份,楊敢連還會收到銀行的催收信息,總額超過十萬元。這些錢均是朱曉東用楊儷萍的信用卡刷的。 朱曉東和妻子楊儷萍昔日合照。網上圖片 自首未獲輕判 朱曉東母親稱要上訴 法院判決認為,本案雖因婚姻家庭矛盾引發,且朱曉東自首,但朱曉東犯罪性質惡劣,作案後長時間藏匿被害人屍體。期間,朱曉東還用被害人的錢款、身份證,多處旅遊、與異性開房約會等,肆意揮霍享樂,無悔罪表現,社會危害極大,罪行極其嚴重,故依法對朱不予從輕處罰。 昨日下午,朱曉東之母通過短訊回復新京報記者稱,一審宣判很重,結果對自己而言「無異於是 天塌了」,並表示「一定會上訴」。 朱曉東之母稱,自己堅信兒子是一時失手,並非預謀殺妻。此外,對於朱曉東的投案自首情節,未在判決中體現,其表達出不滿。 在回復中,朱曉東之母稱,自己作為母親,「深深地為楊母楊父感到痛惜,這輩子都是我們有愧於楊家,歉意太深,無法用言語表達」。 ■ 追訪 律師:自首並非「免死金牌」 北京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常清告訴新京報記者,朱曉東的行為雖然可以被視自首,但在法院量刑中,自首是可以從輕,而不是必須從輕。朱曉東殺人後四處旅遊的行為,說明其明顯無悔罪,主觀惡性大。 在王常清看來,自首也不是免死金牌,朱曉東明顯無悔罪,如果僅因自首就逃脫死刑,並不公平。 法律學者劉昌東進一步指出,法律規定自首情節為可以從輕而非應當從輕,就是給法官面對此等情況時,有不從輕的自由裁量權,本案主觀惡性大,社會影響惡劣,不應當從輕。 ■ 對話 楊敢連:總算有個交代 感覺「五味雜陳」 楊儷萍遇害後,父親楊敢連一度過起近乎隱居的生活,絕少與人接觸,只通過網絡與外界相連。昨日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楊敢連反覆表示,對於一審宣判,自己有點「五味雜陳」。 「女兒出事後不出門」 新京報:怎麼看待一審判決? 楊敢連:欣慰,覺得很欣慰,算是一個交代,也有點五味雜陳。就是想說什麼,又說不出來。 新京報:此前得知要宣判後什麼感覺? 楊敢連:(宣判)是一個網友在法院網站上偶然查到的信息,通過短訊告訴了我。後來我又查官方網站確認了這個事情。當時的感覺,很複雜很激動,因為案子到現在拖的時間也比較久,所以本身我是一直很期待這一天的。 新京報:第一次開庭至今,生活什麼樣? 楊敢連:女兒出事之後,我和我愛人都是不出門的。很多網友之前邀請我們,想讓我們出去走一走,我們也都沒去過。就是不想出去,沒有心情,心思都在這個案子上,生怕出門了,有新的通知沒有收到。再一個就是,出去之後怕別人問起女兒的事情,不知道怎麼去回答。 新京報:就是把自己關在家裡? 楊敢連:是的,頂多就是出門去買菜。但是並沒有覺得很悶,因為有家人陪伴着我們,每個周五周六,家裡的親人都會來跟我們說說話,一起吃飯。還有就是女兒的案子引起了一些關注,不時有一些熱情的網友會上門來看我們。 新京報:事發到現在,心理狀態有什麼變化? 楊敢連:事情剛出的時候,整夜整夜睡不着,想很多事情。後來慢慢好一些。這兩天知道要宣判之後,又睡不好了,會反覆想可能的判決結果,想起女兒的很多事。 「盡量避免提起女兒」 新京報:在家裡會說起女兒嗎? 楊敢連:我跟我愛人都不說的,不聊這個案子,聊起來又要抑鬱,都盡量避免去提起女兒,悶在肚子里,互相也算是一個默契。 新京報:失去女兒後,家裡經濟情況如何? 楊敢連:生活這塊沒有問題的,之前也有一些網友想幫助我們,都不需要的。我和孩子媽媽都有退休金,加上女兒出事後,民政部門定期會發失孤補助金。 新京報:案發至今,朱曉東家人有沒有與你接觸過? 楊敢連:朱家人到現在沒有跟我們接觸過,也找不到。見面了又怎麼樣?這是冤家聚頭,我也盡量去避免衝突,尊重司法程序。 新京報:關於未來有什麼打算? 楊敢連:現在也不去想未來了,也沒有什麼未來好考慮的。 ■ 案情回顧 殺妻藏屍後多地旅遊騙過親友 2016年10月17日,楊儷萍在家中被丈夫朱曉東殺害。此時,兩人新婚尚不足一年。 關於殺人原因,朱曉東曾在庭審中透露,事發兩天前的10月15日,兩人前往杭州旅遊,但因為沒有訂到楊儷萍滿意的酒店,導致妻子心存不滿;返程時,朱曉東一度沒有買到高鐵票,又引發兩人的第二次爭吵。朱曉東說,直到事發前,楊儷萍依然在為這兩件事抱怨,自己隨後扼住妻子的脖子,目的是「讓她不要再嘮嘮叨叨」。 楊儷萍再沒有呼吸。警方事後查明,朱曉東用被套將妻子的屍體包起來,放進家中的冰櫃,「這樣做一是不敢面對,二是怕人發現。」他在庭審中說。 接下來的105天時間內,朱曉東隨身攜帶楊儷萍的手機,先後前往國內多個城市及韓國首爾等地旅遊。通過使用楊儷萍的微信,他讓所有親友都以為,妻子依然活在人世。 楊儷萍父親楊敢連說,女兒久未露面家人並非沒有產生過懷疑,但是微信里「楊儷萍」始終以「在外面旅遊」為由解釋,但從來不發送語音或接受視頻請求,理由是「聽筒壞了」。 去年2月1日楊敢連的60歲生日當天,朱曉東向警方自首。 受審稱「願用生命換回亡妻」 驗屍報告顯示,楊儷萍死於「機械性窒息」。精神鑒定顯示,朱曉東的精神狀態完全正常,負有完全刑事行為能力。2017年8月3日,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依法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對朱曉東提起公訴。 2017年11月29日,案件一審在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庭審中,公訴人稱,朱曉東「錯誤地採取故意殺人的方式來處理家庭矛盾,不僅傷害了他和被害人的家人,也給社會造成負面影響」。朱曉東的行為後果,「已超出家庭矛盾範疇,應當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一審庭審中,朱曉東沒有過多地為自己辯護,他對殺死妻子表現出後悔。「辜負了大家,如果可以選擇,願意用自己的生命換回亡妻。」朱曉東在最後陳述時表示。 檢方提供的證據顯示,2016年8月28日凌晨兩點左右,朱曉東曾從網上訂購一批書籍,其中一本名為《死亡解剖台》。書中描述有冰箱藏屍的片段,與其後來的藏屍手法極為相似。對此,朱曉東則表示,自己並沒有讀書的習慣,「書是她(楊儷萍)買的。」 公訴人則表示,朱曉東所犯故意殺人罪情節惡劣,社會危害極大。雖然他在案發後自首歸案,但量刑時不足以從輕或減輕處罰。 來源:新京報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