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01:33:0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事故赔偿

温市过去5年就行人道滑倒和单车事故等赔偿780万元

【加拿大都市网】在过去5年内,温哥华市府向那些起诉该市造成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的人支付了780万元。这些诉讼事件包括在行人道上滑倒、单车事故以及和警员接触受伤有关。 根据由《信息自由和私隐保护法案》(FOIPPA)获得信息显示,在2016年1月至2020年12月期间,温市府最昂贵的账单是在2019年,花费了290万元;然后分别是2016年和2018年的160万元。2017年则是100万元。到了2020年,支出下降到了546,432元。 这些事件包括,人行道缺陷导致绊倒、在湿滑的人行道上滑到、警员拘捕时受伤或被警犬咬伤,还有就是单车事故,树木损毁房屋、以及在人行道施工过程中受伤等。 FOIPPA的文件没有对每个案例进行细分,也没有说明何时、何地发生,或当事人所受伤害的程度。在当事人对市政府提起民事诉讼后,所有的和解都是厅外达成的。 这些和解协议并不一定与诉讼发生在同一年,温市法律和风险部分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诉讼通常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完成,支付金额并反映某一年诉讼活动的增加或减少。 当被问及温市府通常多久会被起诉一次时,温市府表示,每个起诉案开始的时间都不同,但通常来说,温市府每年面临大约70多宗索赔案,这些数字并不包括透过民事仲裁处和住宅租赁处提出索偿。而大多数的诉讼都是涉及各种事件造成的人身伤害。 此外,在美国华盛顿州,政府会公开它们的庭外和解,而温哥华却不会这么做。对此,温市府表示,温市的做法不能和华盛顿州相提并论。该市公布和解中支付的总金额,但不公布个别案例的和解金额,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公开相关内容会违反诉讼各方之间达成的保密协议。 对于市府能做些甚么来防止人行道跌倒和单车事故,温市府就表示,市政工作人员会尽可能迅速处理民众发现和提交的问题,并对街道、人行道、树木、下水道等市政设施进行定期检查和维护。 温市府还表示,支付索偿的钱全部来自纳税人,该市的财务报表向公众开放。 V33  

惠而浦小烤炉着火烧厨房 厂家要消费者找中国厂商要赔偿

【星岛综合报道】小型烤炉着火,且引致厨房部分被烧着,造成数百元损失,当消费者向小型烤炉生产商要求赔偿时,获得的答案,竟是要自行向1间在中国的不知名电器生产商索取赔偿。 Valerie Hammond拥有的小型烤炉,品牌是惠而浦,而惠而浦是由KitchenAid持有。 Hammond表示,该个小型烤炉突然着火,且引致600元火灾损失,但她向惠而浦要求赔偿时,惠而浦拒绝,且向Hammond表示,她必须向1间位于中国的第3方生产厂房要求赔偿,因为该生产厂房是生产她的小型烤炉。 Hammond表示,对答案感到十分震惊,产品上没有印上Elec-Tech(International)这个公司名称。 问题发生于2018年10月,Hammond使用小型烤炉煮食时,烤炉突然起火;她当时在2楼,闻到不属于焗食物的气味后,数秒钟烟雾警报器更大响,当她走到厨房时,已弥漫着浓烟,烤炉亦正着火。 她之后在6个月内,致电惠而浦数十次,但一直没法获得赔偿;惠而浦的代表电邮她,表示她所购买的烤炉,并非惠而浦的产品,故此,没有任何责任,且通知她致电Elec-Tech(International)。 她表示,惠而浦提供的是1个中国电话号码,她曾致电,但没有人接听,电邮亦没有回复。 惠而浦向传媒表示,对Hammond的经历表示“不可接受”,且表示会“适当地解决”,最终,Hammond获得惠而浦的5,000元赔偿。 惠而浦没有透露Hammond的烤炉起火原因,但表示,经调查后,认为是1宗个别事件,已根据法律要求,向加拿大卫生部报告。 (图片:CBC / Valerie Hammond) T02

加拿大夫妇美国遇车祸受伤 获赔千万加元?!

温哥华一对夫妇于2016年8月于美国俄勒岗州Columbia River Gorge、沿84号州际公路踏单车时遭一部大货车撞伤,波特兰法院的陪审团于12月13日星期五裁定,他们可获超过900万美元赔偿。(折合约1280万加元) 波特兰法院的8名陪审团成员经5日审讯后,作出有关裁决,货车所属的公司Exel Inc(即货运公司DHL)需为当时仍未为夫妇的两名伤者负责。 其中事发时31岁、车祸后几乎要截肢的男伤者共获930万美元赔偿,其妻子就获40万美元。 车祸发生前,两人到当地渡假,并正踏单车返回营地。 辩方律师曾指,该条公路的路肩非常狭窄,两人不应在当地踏单车,而且意外发生前,男伤者的单车驶越分隔的白线,令货车司机无法及时停车。 (84号州际公路地图-网上图片)

她从行驶的校车上跳下 校车公司要赔她700万!

安大略省最高法院日前裁定,一家巴士公司将向一名脑部受伤的女孩支付700万元的赔偿金。来自安省Barrie市13岁的女孩Sarah Little(萨拉·利特尔)在2011年6月,因所谓“学校最后一天”的“传统”,在校车还在行驶的时候,从紧急出口出纵身跳下,导致伤残。 上诉法院驳回了巴士公司提出的大多数论点,并没有发现主审法官在此案中对陪审团的指导有任何问题。上诉法院表示:“初审法官没有在因果关系上误导,有充足的证据支持裁决和责任分配。” 事件发生在八年级的最后一天,当时利特尔和其他学生正乘坐校车在学校回家的路上。她和她的孪生妹妹已经在校车上坐了很多年,而利特尔,作为一个校车巡检,知道如何打开紧急门。 有证据表明,在他们学校八年级的毕业生中,从移动的公共汽车上跳下这种危险的做法已经成为一种传统。尽管知道这有多危险,尽管她的姐姐和其他学生努力劝阻,利特尔还是在公交车停下来让她下车之前跳下了车。她的头撞到了人行道上。 法庭记录显示,萨拉无法照顾自己,可能永远不会独立生活或工作。 经过四周的审判,法院裁定,这名少女对自己的伤害负有25%的责任,剩下的责任则由巴士公司承担。在审理过程中发现,该公司没有遵守自己的政策,没有向学校通报此前已知的学生在最后一天从公共汽车上跳下的事件。2018年5月,高等法院对她的损失赔偿定为700万元。 在上诉中,该公司要求重新审判或减少赔偿。它认为,法官Elizabeth Quinlan在给陪审员的指导中犯了法律错误,陪审团本该认为利特尔应承担更多的责任。 高等法院驳回了这些论点。法庭表示,Quinlan已经清楚地列出了导致这名少年受伤的因素,陪审员也知道这些因素。法庭表示,双方都参与起草了对陪审团的指导,Quinlan提交这些指导时,双方都没有提出异议。 上诉法院表示:“毫无疑问,陪审团对利特尔的辩护立场非常清楚,即她从一辆行驶中的校车上跳下的悲剧性决定应负主要责任。陪审团驳回了她的论点,即(公司)应承担80%至90%的过失。而判定利特尔女士应有25%的共同过失。” 法院在一个方面确实站在了该公司一边:它下令重新审判,以决定是否应该根据利特尔获得的法定事故福利金额减少对她的赔偿。(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