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07:56:0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亚裔种族仇恨

疫情之下种族主义事件飙升47% 亚裔受歧视个案大涨

(■平权会多伦多分会与其他组织合作,前年在网上设立新冠肺炎反亚裔种族主义事件报告表,收集民众因新冠病毒而遭受暴力对待或种族歧视事件信息,图为该网站主页。)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全加华人协进会(平权会)多伦多分会与草根团体Project 1907,昨日发表一份最新报告指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至今,在加拿大各地反亚裔种族主义和排外现象一直持续,且呈现令人担忧的上升趋势。 该两组织录得,2021年度全国共有943宗种族主义事件报告,远多于2020年的643宗,升幅达47%。此外,去年度来自妇女、南亚和东南亚裔,以及儿童和青少年受害人个案数目,亦有显著增加。 该报告发现,在上述943宗种族主义事件报告中,女性受害人仍占大多数,去年度(2021年)和前年度(2020年)比例分别是64%及59%。与前年相比,去年度东南亚裔和南亚裔受害人的报告数目亦急剧增加,前者个案比例由8%升至17%,后前者个案比例就由1%升至4%。但东亚裔受害人的报告数目则见下降,比例由79%降至51%。如果计算升幅,东南亚裔去年遇到的歧视个案,上升121%,而南亚裔的个案更是大涨318%。 此外,与2022年比较,2021年儿童和青少年(18岁及以下)及年轻(19至35岁)受害人的报告数目,也有显著增加,儿童和青少年受害人个案比例,更由前年度8%劲增至29%。  然而,55岁或以上受害人个案比例,则由前年48%剧降至6%。 在被歧视形式方面,受害人遭遇言语骚扰或辱骂个案比例仍占最多,但已从前年度61%回落至48%。受害人被针对咳嗽或吐口水个案比例,却由前年度8%增至12%。受害人遭遇闪避(Shunning)个案比例,亦却由前年度8%增至13%。但受害人遭遇暴力、攻击或身体接触个案比例就见轻微减少,由前年度9%降至7%。  事发地点多在公众地方 在事发地点方面,公众地方如公园、街道和行人路仍是最普遍事发现场,去年度比例高达48%。其次是商业地方(23%)、网上(9%)、私人住所(8%)、公共汽车(3%)、政府办事处(2%)、学校(2%)、停车场(1%)、受害人工作场所(1%)。 该报告分析显示,在去年度种族主义事件报告中,犯案者为白人的比例占75%,属男性的比例占74%,年龄25岁至64岁的比例则为57%。 平权会多伦多分会行政总监Jessie Tang说:“即使疫情有所演变,被误导愤怒和反亚裔种族主义持续存在,亚裔加拿大人今时今日,仍然承受该些愤怒和种族主义带来的后果,尤其是妇女、儿童和青年等最弱势群体。歧视、种族主义、暴力和仇恨伤害了我们的社区。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社会各界人士、机构和政府采取长期、坚定行动去应对。”  平权会与Project 1907呼吁政府、资助机构和企业赞助商,向本国亚裔社区组织提供长期持续资助,制定具有特定文化、语言的反种族主义计划及培训,并资助应对亚裔女性遭遇暴力行为的项目。

愤怒!蒙特利尔华人男子遭遇种族主义言论 称新冠的发生 “都是因为你们中国人”!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身在蒙特利尔华人男子被一名妇女斥责,声称新冠的发生 "都是因为你们中国人"!这本来是一次普通的购物,却成了一场令人不安的折磨。 Ken Mak说,当这名妇女走近他们时,他和他的女朋友正在当地杂货店的收银台前准备结账。 他说,这名妇女问他是否是中国人。"所以我告诉她'是'......。然后,她开始问我关于新冠疫情的问题"。 一开始,Ken以为她只是想了解一些信息,但后来她变得更加咄咄逼人。 Ken说:"她开始了自说自话,她甚至拿下了她的口罩,离我越来越近。"于是Ken拿出手机开始记录过程。 视频中可以听到该女子说:"这21个月的所有bull****,全都是因为你们中国人!" 在骂骂咧咧了一阵之后,店员请该女子离开了超市。 事件发生地在给媒体的一份声明中写道:"我们对顾客的不敬行为感到难以置信的沮丧和不安。"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求顾客离开我们的商店,正如我们的团队在这次事件中所做的那样。我们联系了当地政府协助处理此事。在这里,我们谴责一切形式的仇恨。这是不可以接受的。" 蒙特利尔警方发言人向媒体证实,警方被叫到了现场,在警察要求她离开后,该妇女离开了商店。 20年前搬到加拿大的Mak说,他对这次遭遇感到 "震惊",因为他一直觉得 "加拿大是一个非常包容的国家"。 蒙特利尔的亚裔人士长期以来一直呼吁关注反亚裔的不宽容和侮辱,他们说他们在疫情到来后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反亚裔事件。他说,他不得不拍摄并上传这段视频,以向人们展示这种情况。 他说:"我必须让加拿大看到这些反亚裔的事情正在发生,它是真实的,并且需要被制止。" 蒙特利尔市长Valerie Plante也谴责了这一 "不可接受的 "口头攻击,她在推特上说:"我谴责这个女人的种族主义言论。" Je dénonce les propos racistes de cette dame, qui sont choquants et inacceptables. Le racisme anti-asiatique n’a...

反亚裔种族主义抬头 华裔老人讲述遇袭经历

有媒体报道,随着反亚裔种族主义的抬头,温哥华华埠的长者对出门感到恐惧和不安全。有两名受到攻击的亚裔女长者勇敢分享经历,民间机构则表示,保护华埠不仅仅是保护那些建筑物,更包括这些长者。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艰辛对迪普(Linh Diep)而言并不陌生,这位讲粤语的长者1990年代作为难民抵达加拿大,并在温哥华一间食品加工厂工作了数十年,处理带刺的海胆。今年3月底,60多岁的迪普理完发后走在哥伦比亚(Columbia)夹喜士定东街(East Hastings St.)附近时,一名女子走上前扇了她一巴掌,让她“滚回中国”,并对她说“你不住在加拿大”。迪普说,这扎心的经历让她现在不敢再去华埠买菜。她在社工的帮助下报了警。 无独有偶,70多岁的张女士(Judy Cheung),在4月的一个早上从日升超市(Sunrise Market)出来时,被一名女子打了脸。旁观者帮忙确认她没事,并帮她报警。张女士在酒店工作了近20年,经常半夜乘巴士回家。尽管受到袭击,脸伤也花了数周才恢复,但她仍然坚持每天都出去散步,只是她会拿上一把雨伞来保护自己。“如果我有一把雨伞,我将会抗争。我可能老了,但我仍然很强壮”。 警方由于私隐原因不能回应有关这两宗案件的问询,但正在调查两宗与袭击日期和地点相符的事件,警员并调查这两宗案件之间是否存在任何关联。 反亚裔仇恨犯罪年增7倍 温哥华警方表示,在新冠疫情的第一年,反亚裔仇恨犯罪增加了717%。民调机构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 Institute)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亚裔加拿大人在过去一年中曾遭遇过歧视。然而,统计数据并未显示许多未报告的针对亚裔长者的袭击事件,及其对他们的安全感和独立感的影响。 世代同行会(Yarrow Intergenerational Society for Justice)的运营经理何盈欣(Beverly Ho)表示,很多长者都害怕走出家门,这不仅是担心会感染病毒,也是因为他们受到攻击的风险很高。她正帮助运行一个杂货配送计划,每周为华裔加拿大长者提供符合文化背景的食物,如白菜和米粉等,这样他们就不必自己出门购物。这本来是为应对疫情而启动的,但对因担心仇视亚裔而害怕前往杂货店的长者也很有用。 迪普被打那天正前往温东妇女中心(Downtown Eastside Women's Centre)看望朋友。她有时也在那里寻求帮助,如翻译信件或处理政府表格等。该中心的外展人员林滕籁(Teng Lai Lim,音译)的主要工作,是帮助邻里的低收入女性获得支持服务,但自从疫情和温哥华反亚裔种族主义抬头以来,她的部分工作变成帮那些遭到口头和身体攻击的华裔长者报警。虽然包括迪普在内的一些长者同意在她的帮助下报警,但很多人拒绝,因为害怕袭击者回来报复。 唐人街文化承传督导小组(Vancouver Chinatown Legacy Stewardship Group)联合主席谭圣祐表示,在这个困难时期,长者得到支持至关重要,因为他们是唐人街与众不同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说:“很长一段时间,人们总是只谈论建筑。但它不仅仅是建筑,而是所有发生的事情、社区,真正重要的是社区的长者们。”过去人们只会隐忍,父辈们会因此“低头”,他们认为这只是生活,为什么要报警?但他认为,现在人们不愿意再做那个“模范少数族裔”,不做“沉默的亚裔”。星岛综合报道

亚裔律师路边遭人侮辱 报案过程繁琐困难

【加拿大都市网】温哥华一个亚裔加拿大律师周四在市区一个十字路口遭到种族主义袭击。他事后报案,但感觉整个过程十分繁琐冗长。 这个亚裔律师名叫恩戈(Steven Ngo)称,他在靠近东41街(E. 41 Ave.)夹菲沙街(Fraser St.)附近被两个白人侮辱,他们把车停在他旁边,然后向他的车扔垃圾,然后快速逃离。 恩戈说:“他们笑着跑开了,真正让我愤怒的是,对于那些每天都要经历这种事的人来说,这是多么艰难,而且很难进行报案。” 恩戈试图向温哥华警方报告这宗仇恨犯罪,但他面临困难。他说:“要报案你必须打电话,我打了,整整等了30分钟。” 他解释说,自己试图在网上报案,因为他的英语很流利,认为这样可能会更快,然而在尝试在线方式时,他注意到一个问题,网上报案表格只有简体或繁体中文,最后他只能用谷歌翻译,然后用于填写表格。 恩戈说,目击者可能也想网上举报犯罪,但这就造成了困难,因为英语不是一个选项。而且亚裔并不意味着只有中文,他想知道为何温市警没有其他亚洲语言表格,也希望温市警能做得更好。 温哥华警方暂时未就此事进行回应。 V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