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1月24日 星期一 09:13:0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人物特写

人物特寫:ICU女醫生的靈魂吶喊 不要信假新聞要留在家裡

【加拿大都市网】两年疫情不断,许多人都累了。新冠状病毒对几乎所有人都有急剧的、巨大的和令人疲惫的影响。但相信没有人比深切治疗部(ICU)的医生更累更费神。 据CTV新闻报道,满地可医生博伊斯莱尔(Amelie Boisclair)是一名深切治疗部的专家,她一直在Twitter上记录著这一经历,并表示她从未见过类似的情况,“我们习惯面对压力,面对戏剧性的人生,面对失去生命,但那种日复一日、小时复小时的压力,完全是新的体验。” 对博伊斯莱尔来说,最困难的部分是知道自己的经历,并不总是被外面的世界所理解。 她说:“你看到自己在挣扎,有时会哭,有时,你走出去,看到外面的人,感觉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会有点质疑自己。” “也许因为我在病房里和新冠肺炎病人在一起,所以我看不到世界的其他地方,但事实它仍然存在。我希望我可以闭上眼睛,让它消失,但是,不,这种大流行病就在那里。” Un hommage aux soignants d’ici. À voir https://t.co/hI5xhhPFK6 — boisclair amelie (@boisclairameli1) December 29, 2021 现时魁省因感染新冠肺炎入住深切治疗部的人数是122人,比周二增加了7 人,住院人数现时是804人。 博伊斯莱尔说,政府本可以从大流行病一开始就与大家进行更好的沟通,她对那些只相信假新闻和错误信息的人感到愤怒。 博伊斯莱尔指出:“假如他们看见我所见到的,会明白为什么我们这样要求他们呢?那就是留在家里。” (图片:CTV ) T11

人物特寫:華裔女子懸崖摔落30米 危急關頭男友捨命相救

(■■沫沫感恩可以从死亡中重生。受访者提供) 记者面前的沫沫(Momo),是个像小鹿一样轻盈的女子,微笑的眼睛温和而坚定。很难想像,几个月前她刚经历了生死一线的洗礼。“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与死亡这么靠近。”沫沫回忆,她从30米高的岩壁坠落,如果没有男友伸出双臂去接她,她现在应该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快半年了。 沫沫来自中国北京,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曾是媒体人。来加拿大后,全身心地爱上了户外运动。多年从事户外极限运动,涉及铁人三项、攀岩、高山登滑、极限登山运动。因为热爱攀岩,她专门把家搬到了史戈米殊(Squamish),这个世界十大岩场之一。 沫沫现在是加拿大执牌滑雪教练、攀岩教练、健身教练,真正的运动达人。一直以追求健康,挑战自己极限为人生目标。没想到,这次她真的触摸到了生死的边缘。 一个打滑 从30米岩壁坠落 很久她都不愿意去回顾那个与死神失之交臂的瞬间。与记者对坐在咖啡厅,她第一次从头讲述了这个奇异的经历—— 那是2021年7月4日,星期天,她正在一个高阶攀岩训练的课程中。做为先锋她身负著几十磅重量的设备,在30米高的垂直岩壁上一点点挪动。酷热、疲劳、高难度的技术,让她的身心接近极限。滑石粉在一直出汗的手上不起作用了,在一段凹陷进去的石槽中,这个高度已经与下面的人失去了联络,但她已经到达了岩壁的顶端,那个距离她不足两米的锚位。这时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她所携带的安全钉全部用完。没有合适的安全钉意味着这个移动会有风险。 沫沫说,看看只有一步之遥就可以登顶,而这个难度在她的能力之内,她放弃了让地面送设备上来的想法,决定继续。她深吸一口气,一个上跃,忽然打滑!一切发生得如此迅速,她跌了下去。 通常发生这种情况,她会被下面负责保护的人拉住。只要保护者拉住绳索,她就会被悬挂在半空中。她无数次地训练过这种状况。但是这次没有,她的下坠没有停止。在空中坠落瞬间的感受便是极度印象:恐惧与无助!此生印刻在脑海中再也挥之不去。一束强烈的光照射着她的眼睛,仿佛模糊地看见旁边攀岩的人,她展开双臂做了个求生的动作,但坠落在继续⋯⋯ 无助的她下坠得很安静,连一声“啊”也没有惊叫,那是接受现实的平静。 当她在温哥华总医院醒来时,一位医生来到床前告诉她,她断了14根肋骨,后4节腰椎骨骨裂,右手肘关节骨折。这时她看到3位医生站在男友Wayne的床前报告说,Wayne的双臂粉碎性骨折,需要马上手术,而他的左眼被告知将会永久性失明。 沫沫无法回忆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直到几天后她的教练Bronwyn Hodgins前来看她,亲口还原了事故的经过:当她从岩壁上掉下来之后,最上面的二颗保护钉崩掉了,随着她飞落而下,Bronwyn想到沫沫肯定要死了。这时在下面做保护的男友Wayne张开了双臂,冲向坠落中的她。她掉到了他的头上,并从他的双臂中滚落到地面。“Wayne救了你,没有他的这一接,你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一点都没有。”Bronwyn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 在一起5年一直乏安全感 不惜用生命拯救爱人,我们从电影里看到过,但现实生活中,非常鲜见。 事故发生时,沫沫已与男友Wayne在一起5年。他们虽然很相爱,但沫沫在这段感情中,并不是太有安全感。她说:“我觉得他爱户外运动,爱大自然远超过爱我。” 得知男友在危急关头用生命保护自己时,沫沫望着隔壁床上还没有从手术的麻醉中醒来的Wayne,他满脸满眼的乌青,整个头肿大了一倍,额头上有一道深深的被缝合得七扭八歪的新疤。双臂被厚厚的纱布包裹着,像是一个大大的木偶。“这就是那个用生命救了我的男人。”她的感动难以言表。 沫沫告诉记者,他们是在5年前的一次户外活动中认识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沫沫只感觉他们是户外活动的伙伴,因为在参与的各种极限运动中,他从不会“照顾”她,对待她和他的其他队友没有什么两样。 让沫沫觉得很过分的是,因为自己身形小巧,无法把越野自行车举到车顶上,男友不帮她放,而是给她买来一个小梯子,让她站上去将自行车举上车顶放好。他也不会帮她准备行装,不会为她安排旅行中的食宿,不帮她拿设备,甚至在大山中不等她⋯⋯为此沫沫提出与他分手,她说:“你不关心我,不帮我,不爱我,和你在一起我没有安全感。” Wayne严肃地对她说:“在大山中,在这些极限运动的过程中,你需要成为一位专业人士,需要学会独立操作使用所有的设备,需要学习野外求生的本领,要会看地图,更要学会保护自己,同时要有能力救助队友。” 用生命诠释爱情该有的样子 “他不帮我,而是教我。”沫沫后来才意识到这一点的可贵。他们的关系是队友,彼此负责。“你遇到危险我帮你,我遇到危险你帮我。”如果一个人什么也不会,就会把队友置于风险之中。Wayne教她登山知识、器械使用,训练她如何救援。比如他掉到冰缝里,她应该怎样用器械把他拉出来。 沫沫说,他们一起经历过几次生死救援,她看到他的勇敢、果断、专业及忘我的精神。渐渐地她开始明白,他就像是一位导师,用耐心和爱心引导着她。几年来,她已经成长为一位独立、智慧、坚强、心智成熟、富有经验的户外极限运动爱好者。 “我们一起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登顶了欧洲最高峰——勃朗峰。一起爬遍了卑诗省内的崇山峻岭。一起锻练体能,研究路线、设计旅行,不知不觉中成了真正的队友、情侣。”经历了这次致命事故,现在她明白了,爱情中所谓的安全感,不是一方依赖另一方,而是相互给予的支持与信任,是共同的成长。 回忆事故中不顾自己安危去救沫沫的那个时刻,Wayne说他的反应是出于本能。“我自己也不知道,原来我这么在乎你。” 这个生死一线的瞬间,刷新了沫沫对爱情的理解:“Wayne用他的行动证明了爱情的忘我与无私,他用自己的生命诠释了爱情应该有的样子。” ■■沫沫(左)和男友Wayne。受访者提供 经历了如此惊险的意外,沫沫和男友会不会转换轨道,做一些更安全的运动?这对灵魂伴侣的想法是一致的:他们将重归大自然的怀抱! 沫沫是个非常执著,有坚定目标的人,她更多地是想从这次事故中总结经验,而不是放弃。沫沫告诉记者,如今他们正陪伴着彼此进行康复的训练。从她可以离开轮椅的时候起,他搀扶着她,一步步缓慢地行走。5个月之后,他们已经重新回到大山中,回到健身房,甚至回到了攀岩馆。虽然他们行走得很慢,虽然他们从5磅的杠铃开始训练,虽然在攀岩馆从最低级别的线路开始,他们在雪山从最简单的绿道开始滑行⋯⋯但是,他们坚信,会一起回到共同热爱的大山之中,再次拥抱美丽的大自然。 每一次经验都会增添智慧 “明年我们打算攀登南非的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峰。”现在,沫沫的肋骨已经完全康复,但腰椎受的伤需要更长的康复时间。Wayne的双臂打满了各种尺寸的钢板和锣丝钉,他还要经历取出钢板的手术。而一只眼睛影响了他在雪山上的平衡感,他说他要更多的去用脚去感受雪,而不是用眼睛去看,他甚至调侃他会变成更好的滑雪高手。 前不久,沫沫约了她的教练Bronwyn一起前往出事地点。再次站在那里,抬头仰望着高耸笔直的岩面,真是心潮起伏。她再次聆听了事故的经过,但这一次更多的是分析。Bronwyn说:“沫沫,等你好了之后,我一定是第一个带你重返岩壁的人。我们可以从容易的开始。”沫沫说:“不,我们就从这里开始。我一定要重新完成这个岩壁的攀登。这是唯一可以战胜精神恐惧的方法。” “每一次的经验都会令我们更加智慧,更加安全,也更有信心。我更爱这个世界,爱每一个人,爱生命中的一草一木。”沫沫感恩他和Wayne都还活着,只要活着,所有的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文:星岛记者董清霞

人物特寫:多倫多21歲女飛魚 7面獎牌稱冠加國

两届夏季奥运会共获7面奖牌,让女飞鱼奥莱克夏克(Penny Oleksiak)在仅仅21岁的年纪,即荣膺本国历来取得最多奥运奖牌运动员的称号。她在展望未来运动生涯时表示,希望能够继续创造历史。 奥莱克夏克的成名是如此迅速,这位谦逊的运动员甚至在Global新闻的访谈中笑着表示很难相信自己今天的成就,“我一直在说,这有点奇怪。”奥莱克夏克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一战成名,当时年仅16岁的她一举拿下4枚奖牌。今年,这位年轻的女飞鱼在东京夏季奥运会上再次俘获了加拿大体育迷的心。在拿下运动生涯的第7面奥运奖牌后,奥莱克夏克很快与4X100米混合泳接力的队友们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人物。她在推特上写道︰“相信我,你在成功的时候并不孤单”。 逆境让胜利变得更甜蜜 奥莱克夏克在解释发这条推文的原因时说︰“我和与我一道训练的女孩站在领奖台上,那一刻,那里不孤单。我们是一个团队,每个人都相互支持,我们都知道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这就是让我们走到一起的原因。” 而对于奥莱克夏克来说,她一路走来克服过的逆境,让胜利的果实变得更加甜蜜。 首先是伤病的困扰。奥莱克夏克说︰“我背部的伤情很严重,比如椎间盘突出和关节炎,还有腰部的神经受压,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根本无法训练。” 当然,还有让整个世界都停摆的疫情。“我们一度有4个月的时间没有下水,这让我感到自己仿佛是游泳圈之外的人。” 奥莱克夏克最近还在推特上感谢她的一位高中老师,他曾告诉她要专注于学业,因为“游泳不会带给她任何东西”。奥莱克夏克说︰“我当时正在为争取入选里约奥运代表队做准备,我非常很努力地训练,在学校缺课很多。有一天,我的老师把我拉到一边,说我到了一个该做选择的时刻,要么上学,要么游泳。而回家后我的父母却反问我,你为什么要做选择?” 如果你喜欢就会做到最好 奥莱克夏克说,从那一刻起,她学到了一个特别希望传达给他人的教训,那就是:不要听从那些告诉你不要做某件事的人,因为,如果你喜欢它,无论如何你都会做好,因为你会竭尽所能投入其中。 对于未来,这位加拿大120多年奥运会历史上获奖牌最多的运动员有何打算?继续站上领奖台吗? 奥莱克夏克的回答是肯定的。她对Global新闻表示︰“我想继续创造历史,我想让这个纪录难以被人打破。我也希望看到其他孩子受到鼓舞,并投身体育运动。”星岛综合报道

人物特寫:9秒83震驚亞洲 飛人蘇炳添的故事

(■■苏炳添在东奥百米短跑半决赛创出惊人纪录,赛后兴奋振臂狂呼。 法新社)   9秒83,中国“亚洲飞人”突破黄种人极限!苏炳添8月1日晚在东京奥运男子100米短跑半决赛,跑出震惊亚洲的9秒83,大幅改写亚洲纪录首名晋级,成为奥运史上第二位跻身此项目决赛的黄种人。在百米决赛跑出9秒98排第六,苏炳添称无憾:“终于站在百米决赛的跑道上,完成了自己和中国田径历代前辈的梦想!” 广东中山人苏炳添8月1日晚在东奥男子100米半决赛突围而出,以9秒83,大幅突破黄种人之短跑极限。苏炳添在半决赛第三组亮相,甫起步已稍占优势,之后愈战愈勇率先冲线,将原本跟卡塔尔跑手菲美奥根诺特共同保持的9秒91亚洲纪录,大幅推前0.08秒。 第二位入百米决赛黄种人 这位31岁“亚洲飞人”更以半决赛最佳成绩晋级,成为自日本的吉冈隆德于1932洛杉矶奥运后,第二位跑入男子百米决赛的黄种人。最终,意大利的积及斯爆冷以欧洲纪录9秒80,成为史上首个意大利人赢得奥运男飞人美誉,美国的基利和加拿大的德格拉西分夺银牌和铜牌。 苏炳添虽然在决赛只以9秒98排第六,但在这项极之讲求爆炸力的短跑项目,他能够突破过往由非裔选手之垄断局面,成就已非同凡响。他决赛赛后亦直言无憾:“对我来说,通过这么多年来的努力,自己终于可以站在百米决赛的跑道上面,觉得完成了自己的梦想,也实现了中国田径历代前辈对我们的祝福。” 苏炳添初中因不想被罚留堂而加入田径队,从此踏上田径场,展示自己的天赋。当年第一次进行百米测试的时候,他即跑出11秒70,教练惊讶得吩咐此子不用练习,直接去比赛。其中学体育老师杨永强更透露,此子对速度情有独钟:“他小时候骑电自行车狂飙, 跟我说喜欢速度,飙车能增强快感。” 直至被中山市体育运动学校取录,苏炳添在宁德宝教练麾下,开始进行系统训练。可是,他的表现不进反退,更开始萌生退队的想法:“当时我很痛苦,一度想着放弃,不过只要能咬紧牙关挨过去,总能取得更大的进步。” 教练推倒重来改造飞人 苏炳添2013年面对短跑生涯瓶颈期,成绩一直未能进入十秒关口。2014仁川亚运后,他聘请美国教练肯丁顿助自己寻求突破,后者大胆将他的技术推倒重来,成功助亚洲飞人于2015年国际田联钻石联赛美国尤金站决赛,跑进十秒大关,如今更进一步改写亚洲纪录至9秒83。 苏炳添冒险一博听从肯丁顿指示,放弃十多年来所学的技术。他由起跑动作开始,以至衔接、途中跑和最后冲刺,都从头学起。起步由以往的先出右脚改为先出左脚,并且重点提升30至50米,以及50至70米两段途中跑技术,希望提升起跑反应和加速的同时,亦增强中后段能力。 他的冒险在2015年得到回报,于国际田联钻石联赛美国尤金站决赛跑出9秒99,连同东京奥运半决赛和决赛,共9次十秒内完成百米跑,更造出9秒83的惊人亚洲纪录。苏炳添点出进步关键:“以往我的极速在头50米便完,现在极速跑到50米才开始!”

兩屆金牌得主的故事:六周前走路靠枴杖 今日奧運蹦床惜排第四

【加拿大都市网】周五的东京奥运会上,两届蹦床金牌得主麦克伦南(Rosie MacLennan)只得第四名的成绩,对于几个星期前还几乎不能走路的她来说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 “我真的很希望有机会再次代表加拿大站在领奖台上,”麦克伦南在最终结果公布后说。“很明显,我并没有达到那个水平,但愿我能做得更多一些。” 这是她的第四届奥运会,在赛前的几个星期里,麦克伦南怀疑自己是否能参加比赛。 比赛刚刚开始,便有消息传来两个月前在训练中,麦克伦南的脚踝严重扭伤,两条肌腱撕裂。直到去东京的前两天,她才重新开始练习。 “六星期前我还拄着柺杖,”她说。“我能够来到这里,参加比赛,尽力而为,我必须为此感到高兴。” 尽管有伤在身,麦克伦南仍然展示了令人眼花撩乱的花式表演,飞到令人窒息的高度,让东京有名体操中心内的部分代表团官员和宾客都暗暗称赞。 这位土生土长的多伦多人十多年来一直是蹦床界的顶尖选手,总是能让一项非常困难的运动看起来很容易。她从未停止创新,并努力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 对于她来说,周五有太多的事情要克服。结果中国选手朱雪莹(56.635分)和刘灵玲(56.350分)分别获得了金牌和银牌,英国选手佩吉(55.735分)获得铜牌。麦克伦南以55.460分得第四名。 这位32岁的运动员来东京的目标,是试图做一件加拿大运动员在个人项目上从未做过的事情——连续三枚金牌。 她说,在某种程度上,在离奥运会这么近的时候受伤,奇怪的是,几乎是一种解脱。 “从某些方面来说,受伤确实让我不得不停下来。在那之前,我感到了很大的压力。当我受伤的时候,我变得脚踏实地,迫使我专注于每一个下一步,每天都努力让自己今天处于最好的状态。” 尽管离开东京时没有拿到奖牌,但麦克伦南无疑是该运动中最出色的运动员之一,也是加拿大最有成就的奥运运动员之一。 自1904年加拿大首次派出代表队以来,已有数千名加拿大运动员参加了夏季奥运会。但只有一位运动员——麦克伦南——能够连续两届奥运会在同一项个人项目上获得金牌。 至于接下来要做什么,她称不会很快做出决定。我们也许三年后在巴黎再见到她。 图片:加通社、Getty Images T09

嘆家人不在身邊 加拿大運動員們淚灑奧運會

[星岛综合报道]如果你想让一个加拿大运动员在奥运会上哭,就问问关于他们留在加拿大的家人。 在东京国技馆体育馆,布约德(Mandy Bujold)在她的拳击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不久,情绪激动地用手做出了一个心形。这是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安大略省的两岁女儿凯特(Kate)的一个信息。 点击查看东京奥运会最新消息 奖牌榜! 在进入拳击场的前一天,当被问及与家人分离的事情时,布约德哭了起来。 “凯特是我的动力,”布约德流着泪说。“我丈夫发了一段她的视频,里面有很多打气的内容,所以这很好。我希望他在她看视频的时候拍很多照片和视频,这样我们以后可以给她看。” 疫情下,这届奥运会的众多规则之一,是运动员不可以带同家人一起前往东京。 对于大多数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加拿大运动员来说,在没有家人的帮助和支持的情况下登上世界上最大的体育舞台是难以想象的。 家人是什么?家人是驱使你开始练习的人,也是在你想放弃时帮助你振作起来的人,他们从这在东京达到了顶峯的运动之旅的开始便和你在一起。 “这实在很具挑战性,你的后盾就是所有从你小时候就帮助你的朋友和家人,”游泳运动员马斯(Kylie Masse)在赢得银牌后说。 “没有他们在这里很遗憾。我的父母能够参加每一场国际比赛。我很幸运他们一直陪伴我,今年没有他们在这里很艰难。” 独木舟运动员海莉丹尼尔斯(Haley Daniels)表示,有家人在身边一直是她想象中的奥运经历。 “我一直想象着能够看到看台上的家人。今天,我抬头看着起点线上空荡荡的看台,”丹尼尔斯说。“尽管你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有很多人帮助我们取得了今天的成就。” 对于在东京获得奖牌的运动员来说,这尤其困难,因为他们无法与家人分享这一时刻。这不仅是他们的奖章,也是多年来家庭牺牲和奉献的顶峯。就在加拿大国旗升起,奖牌挂在他们脖子上的时候,他们的思绪却在回家。 “我只是希望我的家人能在这里。这将是我感谢他们为我所做的一切的一种方式,”在东京获得金牌的举重运动员查伦(Maude Charron)说。 查伦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她家的车房里训练。“我很高兴,但也很失望。他们总是在我身边,他们总是教我正确的方法。” 满地可的博切明皮纳德(Catherine Beauchemin-Pinard)在柔道比赛中获得铜牌后,她热泪盈眶,她说要赶快回家和两年前中风的父亲庆祝。 她说:“我很高兴能拿着奖牌回家,向他证明我做到了。”她说她父亲是她的头号粉丝。“他很难过不能来,而我想让他来。我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许多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已经好几个月没见到家人了。对一些人来说,已经有一年多了,因为加拿大的新冠疫情限制迫使许多人在奥运会前出国训练和比赛。 获得铜牌的垒球队于今年1月迁往佛罗里达州,在奥运会前进行训练。他们与家乡亲人之间的虚拟联系在东京继续着。 像许多奥运选手的家人一样,投手詹娜卡娅(Jenna Caira)的家人聚集在电视机前观看她的比赛。在疫情之前,她的家人曾计划到日本观战。 “所有人都跳了起来,我们都坐在楼下的家庭房间里,我们都跳了起来,我们尖叫着,”她的母亲告诉CBC体育频道。 决赛结束后不久,詹娜卡娅给她父母打了电话。她说:“能有他们的参与,和我一起观看和庆祝,真是太棒了。” 图片:加通社、美联社、Instagram T09

特寫:這位來自多倫多的姑娘 是加拿大奧運會獎牌殺手

【加拿大都市网】周三,奥莱克夏克(Penny Oleksiak)出人意料地在泳池中获得了一枚奖牌,巩固了自己作为加拿大夏季奥运会终极选手的地位。 她在200米自由泳比赛中获得了铜牌,这也是她职业生涯的第六枚奥运奖牌。这位来自多伦多的21岁选手成为了加拿大历史上夏季奥运会奖牌最多的人。 奥莱克夏克超过了赛艇运动员Lesley Thompson-Willie和田径运动员Phil Edwards的五块奖牌纪录。 再多一块奖牌,奥莱克夏克就会超过速滑运动员Cindy Klassen和Clara Hughes,成为加拿大体育界的杰出代表。 由于在东京奥运会还有更多的比赛,奥莱克夏克没有时间去考虑她的历史地位。 她将继续在泳池里奋勇争先,希望能卫冕女子100米自由泳的金牌以及参加另外两项游泳接力赛。 五年前,16岁的奥莱克夏克在里约奥运会上获得了100米自由泳金牌、100米蝶泳银牌和两枚自由泳接力铜牌。 上周日她带领女子4×100自由泳接力队获得银牌,这是她获得的第五枚奖牌。 奥莱克夏克说:“我就是喜欢奥运会。我认为它们是如此有趣。只要知道全世界都在看,就超级疯狂”。 “我不认为我是偶然来到这里的,”Oleksiak说。“每次我想到在里约获得奖牌时,我都会想‘我太幸运了,我太幸运了’,但现在我对自己的训练很有信心,我知道我付出了很多努力。” 她在里约没有参加个人200米自由泳比赛,但她在4×200接力赛中带领加拿大队获得了铜牌。 周三在东京举行的200米自由泳决赛只是她在2019年世锦赛上此项目获得第六名后的第二次国际比赛。奥莱克夏克发现,这个距离是很折磨人的,非常折磨人。 “我的腿现在很疼,”奥莱克夏克赛后说。 金牌得主澳大利亚的Ariarne Titmus以1分53.3秒的成绩领先于银牌得主香港的何诗蓓,创造了奥运会纪录,成绩为1分53.92秒。 奥莱克夏克在第一个转弯处领先,但在150米处排名第四。她通过努力回到了第三位,并抵挡住了中国选手杨浚瑄的最后一击,以1分54秒7的成绩触壁。 "我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我很高兴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奥莱克夏克赛后说。 奥莱克夏克的奖牌是加拿大女子游泳队继接力银牌、Maggie Mac Neil的蝶泳金牌和Kylie Masse的仰泳银牌之后几天内在游泳项目中第四枚奖牌。 加拿大运动员发现他们在COVID-19疫情间并没有输给他们的竞争对手,尽管这些游泳先手在2020年春天离开水面的时间比世界上任何其他排名前十的游泳国家都长。 奥莱克夏克:“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安省对我们来说并不是最理想的处理方式,但对加拿大队来说,我们有这么多的运动员,几乎所有的运动员,每天都以积极的态度来参加比赛,我喜欢这样。这真的激励了我。” 由于疫情,东京奥运会从2020年推迟到2021年。6月的国内选拔赛是奥莱克夏克15个月来的第一次真正的比赛。 虽然她学会了在没有比赛的情况下在多伦多泛美体育中心进行大量训练,但比赛会让她热血沸腾。 奥莱克夏克说:“我真的很高兴终于来到这里,参加比赛并获得奖牌。我想我有点喜欢压力。当我知道这很重要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能去参加。” 女子100米自由泳决赛将在周五举行,奥莱克夏克在周日的最后一场游泳比赛包括混合泳接力。(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人物特寫:加拿大柔道女孩失金不失鬥志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选手克里姆凯特(Jessica Klimkait)刚刚输掉了她职业生涯中最具毁灭性的一场比赛,在女子57公斤级柔道项目的准决赛惨败给法国选手萨拉(Léonie Cysique),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能重新站在赛场上参加下一场铜牌争夺战。 本站相关报导:快报!加拿大女选手柔道比赛获铜牌! 她很伤心。作为世界排名第一的重量级柔道选手,克里姆凯特曾幻想在东京以一个黄金时刻结束她的第一次奥运经历。 但仍有一枚奖牌可供争夺,虽然不是克里姆凯特想要的颜色,但这是一个登上领奖台的机会。 克里姆凯特哭了一下。她和她的教练谈过了。不久之后,她又回到了铜牌比赛的垫子上。 在东京皇宫附近的日本武道馆,克里姆凯特在铜牌战击败了斯洛文尼亚选手卡泽尔(Kaja Kajzer),成为首位登上奥运会柔道领奖台的加拿大女子选手,这也是加拿大在东京奥运会上的第四枚奖牌。 科索沃选手贾科娃(Nora Gjakova)获得金牌,法国选手萨拉获得银牌,日本选手芳田司(Tsukasa Yoshina)在另一场铜牌战得胜。 克里姆凯特说:“现在,失掉金牌我很激动,但我想,回顾过去,我将为自己感到骄傲,因为过去两三年非常艰难。” 这是加拿大自2012年奥运会以来获得的首枚柔道奖牌。“我是带着夺金的希望而来,这是我的目标,”克里姆凯特强忍着泪水说,“最后,我很高兴在输掉那场比赛后能够振作起来,并获得一枚奖牌”。 来自安大略省的克里姆凯特,过去几年一直在为加拿大在这项运动上开辟一条新的道路,她的搭档是世界排名第二的德古奇(Christa Deguchi)。 但克里姆凯特踏上奥运领奖台的过程并不完全顺利。2020年3月疫情爆发导致全球体育停赛之前,她和德古奇距离争夺加拿大唯一的奥运名额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怎料此时她膝盖受伤。 全球体育比赛停摆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她能够争取时间休息和康复。她告诉CBC体育频道,如果她没有得到休息时间,她就不能进行适当的训练,也会输掉比赛,这将终结她的奥运梦。 在柔道比赛中,每个国家每个项目只有一个奥运席位,谁在2021年世锦赛上成绩较好的选手将获得加拿大的57公斤级比赛席位。 今年6月初,克里姆凯特在世锦赛中击败了日本的多玉置桃(Momo Tamaoki),成为加拿大继德古奇在2019年后的第二个世锦赛冠军,德古奇只得第四名,东奥入场券落在她手了。 对于加拿大柔道界来说,某程度像是一个转折点。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罗杰斯(Doug Rogers)在同一个武道馆赢得了加拿大首枚柔道奖牌——银牌,之后花了20年的时间才赢得另一枚柔道奖牌,贝加(Mark Berger)在1984年奥运会上获得了铜牌。 在东京奥运会之前,加拿大已经有九年没有在柔道项目上获得奥运奖牌了,克里姆凯特的铜牌就像是及时雨。“不仅参加奥运会,登上领奖台一直是我的目标和梦想⋯⋯ 即使那不是金牌,我仍然十分自豪。” 图片:Getty Images、国际柔道协会、Instagram@jessicaklimkait T09

多倫多年輕媽媽晨跑暴斃 丈夫悲痛欲絕說他失去一切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一位年轻母亲在周末的一次早晨跑步中突然去世,他的丈夫悲痛欲绝,他说他失去了“一切”,生活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了。 据CTV新闻报道,38岁的古维亚(Jenn Gouveia)在High Park跑步时晕倒死亡。她的丈夫达拉赫(Mitch Darragh)告诉CTV新闻:“这天就像一个平常的星期天。” 达拉赫说他们去朋友家烧烤前,妻子决定出外跑步,这是她每周都会做好几次的事情。妻子离家后,丈夫开始忙在家里的事,没有意识到妻子离开了多久。他说:“我妈给我打电话,我终于接了,她告诉我警察正试图联络我。” 随后,他接到了妻子母亲的电话,她告诉他古维亚在High Park晕倒了。他说:“我起初以为她只是中暑。然后警察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们正试图抢救她,但没有成功。” 达拉赫说,古维亚在医院被宣布死亡,相信死于心脏骤停。他说,妻子之前没有健康问题,饮食健康,不喝酒,总体上“完全健康”。 她遗下了丈夫和两个女儿,一个六岁,一个四岁。达拉赫说:“她是我们的一切,她是我们家的支柱。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达拉赫说,他的妻子刚刚在Lululemon找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工作,并且已经签署合同成为Sherway Gardens分店的经理。“这简直是她渴求的终极目标,是她从一开始就想要的。她正处于职业生涯中的高峰。” 原本在酒店业工作的达拉赫说,他的妻子在这场大流行在期间支持全家度过疫情,而他则负责在家照顾孩子。这个突然失去妻子的男人流着泪说:“我们的整个未来计划都毁了,生活完全改变了。” 这个突然暴毙的健康母亲古维亚的朋友,日前在众筹网站建立了一个GoFundMe筹款专页,希望在经济上支援达拉赫和两个孩子。 一位朋友在网页上写道:“这次不幸不单在感情上令人难以承受,在经济上也造成压力。” 朋友如此形容古维亚:“我们的Jenn是家里的支柱,她以幽默、睿智、富风格、有自信和爱去建立这个家庭。” “众筹可以确保Mitch和两个女儿在这个艰难时刻,稳定经济状况。” 在周三建立的 捐款网页,截至周五中午时,50万元的筹款目标已筹得近22万元。 即(图:CTV ) T11

這個加拿大人是莫德納創始人 他給了政府一個重要建議

(■■罗西促联邦在国内建生物技术中心,减少依赖外国。 星报) 新冠病毒疫苗制造商之一的莫德纳(Moderna)公司共同创始人罗西 (Derrick Rossi) ,敦促加拿大的企业、大学和政府合作在国内建立生物技术中心,就像美国波士顿和三藩市的中心一样,未来若再发生全球健康危机时,可减少对外国的依赖。 罗西在多伦多出生,于多伦多大学毕业后到欧洲和美国深造,随后进入哈佛大学担任教职。2010年他和其他伙伴创建了莫德纳公司。他说,美国能成为制药强国,其学术研究和商业模式合而为一的贡献很大,加拿大缺乏这种清晰的模式来将所需元素整合在一起。 过去这段时间,他已经和联邦及安省政府通了几次电话,分享了他的经验,希望加拿大能打造属于自己的生物技术中心。 除了政府,罗西正在与多伦多大学以及他所谓的“生物企业家社区”协商,鼓励他们效仿1980年代麻州的波士顿和剑桥市,以及加州大三藩市地区,鼓励生命科学、生物技术和制药公司等初创公司入驻,这些公司逐渐茁壮,成为目前世界知名的Biogen、Amgen和Vertex Pharmaceuticals等大型企业。 他说,建立生物技术中心的概念很重要。几十年前,莫德纳所在的剑桥市并不发达,但当时政府决定用一大片危险、阴暗的停车场和仓储等荒地,打造生物技术中心。计划涉及房地产开发商,参与改造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附近的大片土地,得以推动研究计划。 罗西说:“计划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更多的公司像蘑菇一样在那里萌芽,然后风险投资者来了,整个生态系统蓬勃了。” 捐百万剂莫德纳周四晚运抵 他说,加拿大可能在资金支持上有困难,不似美国投资银行和机构投资者对押宝生物技术的未来发展一直很大胆。例如,莫德纳在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将科学发现转化为商业产品之前,就已上市并建造了制造设施。公司随后受益于美国政府资助的新冠疫苗开发计划。 另外,美国向加国捐赠100万剂莫德纳疫苗,周四(17日)晚运抵多伦多。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引述一名美国白宫的官员指出,这批在美国生产的莫德纳疫苗,会在周四较晚时间运抵多伦多。 联邦采购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则确认,该批美国捐赠的疫苗会于周四晚抵达加国,她对拜登政府表示感谢。 这是美国拜登政府之前宣布疫苗捐赠计划的一部分。直至6月底,美国预期会向全球捐赠大约8,000万剂疫苗。今年初,美国已向本国借出15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星岛综合报道

他為了緩解疫情壓力 搭了2千幢樂高大廈

多伦多商人吉拉德 (Raymond Girard)通过搭乐高来解压,他现在已经拥有超过100个颜色的100万片乐高积木,搭建了约2,000座高楼大厦。 吉拉德大部分的童年时光在草原三省(Prairies​)度过,虽然窗外一马平川,但他却喜欢呆在室内建造由五颜六色的摩天大楼组成的个人世界。随着年龄的增长,吉拉德也不再痴迷于乐高。他在大学学习室内设计和建筑,最终进入了商界。 不过在约8年前,他经常出差工作,压力很大。家人莱尔德(Laird)认为他需要接受专业治疗来缓解压力。在他生日那天,莱尔德给他买来一套范斯沃斯宅(Farnsworth House)乐高套件,在他搭建乐高的时候,他感到立即平静下来。从此,他再次对乐高上瘾了。 拥百多颜色百万件积木 吉拉德前往乐高商店,囤积乐高积木并将它们搭建成高楼大厦,就像他小时候一样。他已经建了大约2,000栋大厦,并把它们摆放在一个24英呎长的书柜上。 现在在他位于伯灵顿(Burlington)的家庭办公室兼乐高工作室内,存放著超过100万件乐高积木,有100多种颜色。为了找到一些停产的颜色,他还在销售乐高的个人经销商网站上采购,一些最稀有的颜色每块积木可卖到数百元。 吉拉德搭建的大楼灵感来自他生活和旅行过的城市,如迪拜、纽约、香港、满地可和多伦多等。 他说,在成人乐高迷(Adult Fans of Lego)的世界里有很多行话,根据复杂程度的大小不同,搭一座高楼可能需要12小时。 吉拉德搭建的乐高已经不仅限于自娱自乐。他为咸美顿(Hamilton)Ron Joyce儿童健康中心搭建了一个由50万件乐高砌成的天际线,包括数十座大厦。目前他又为朗斯华莱斯大道(Roncesvalles Ave.)上的313 Design Market商店,做节日橱窗展示品的乐高搭建工作。 他说,没什么比在出差期间从随身行李中拿出一袋乐高积木,并在睡觉前安静地搭乐高更好的了。很多次他经过机场安检时,安检人员看到他行李中的乐高都会说:“哦,我也有孩子”。但吉拉德说,他并没有孩子。 星岛综合报道

特寫:13歲伊恩的夢想 乘座TTC每一條公交線

【加拿大都市网】大多数人乘坐TTC是作为从A点到B点的一种方式。 但伊恩(Ian Welsman)不是。这位多伦多少年乘坐TTC为了挑战的快感。 “我想在我13岁生日之前乘坐多伦多的每一条常规公交线路,”现在13岁的男孩在接受Global News采访时表示。 伊恩不仅征服了TTC的每一条常规线路,还包括地铁和有轨电车。对他来说,总共有147条路线,不过他很快指出,他的目标是一个变动的目标,因为TTC新的路线一直在增加。 伊恩在本月早些时候达到了他的目标,在124路Sunnybrook线路上越过了终点线,时间还很充裕,离他的13岁生日还有整整一个星期。 伊恩说:“我当时在劳伦斯车站,我乘坐Sunnybrook巴士去医院,然后回来”。 要理解他的兴奋之情,就必须了解伊恩的旅程。伊恩和他的父亲德里克(Derek Welsman)在伊恩只有5岁时就开始了他们所谓的“TTC探险挑战”。 “我一直对交通工具有一种迷恋,”伊恩说。“当我小的时候,我看了很多《火车头托马斯》的动画片,每天早上,去托儿所时会乘坐有轨电车,我学会了在车站经过时说出车站的名字,所以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 伊恩对TTC的热爱如此之深,以至于他甚至为他最喜欢的TTC车站创作并录制了一首歌,名为《the Bessarion song》。这首歌在Soundcloud上可以找到,它向一个伊恩认为没有得到很多爱的车站表达了爱。 “我认为Bessarion是整个系统中使用最少的地铁站,而且我也喜欢说这个名字。这是一个有趣的名字,”伊恩说。 也许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伊恩不再需要地图就能在这个城市的地铁、公共汽车和有轨电车路线的混合体中穿梭。经过这些冒险,他已经记住了TTC的每条路线,如果有人问路,他很快就会展示。 对于伊恩的父亲来说,跟着他走不仅意味着在多伦多发现新的地方,还意味着与他的儿子一起创造无价的回忆。 德里克说这是一种亲密的体验:“我们回顾我们的冒险经历,一旦我们登上电车,所有的故事就会再次出现。” 有了这些经验,伊恩对其他可能想开始类似TTC挑战的同龄孩子有一些专业建议和鼓励。 “从你所在地区的路线开始,并鼓励你的父母说,‘与其坐车,为什么不坐公交车?’”伊恩说。 至于是否会在TTC工作,伊恩说他还在考虑中。 “也许是音乐领域......因为我弹钢琴的时间和我热爱TTC的时间一样长,”伊恩说。“但有时我也考虑做TTC司机,因为我很了解这个系统。所以谁知道呢?我们将拭目以待。”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伊恩现在13岁了,如果他想继续在TTC上冒险,他需要考虑找一份暑期工作。正如他父亲所说,“免费乘车已经结束了,我的孩子”。(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Derek Welsman提供)

【多圖】13年前汶川地震喪女失雙腿舞蹈老師 劫後再婚育兒仿如再生

13年前,舞蹈老师廖智在汶川大地震中失去双腿。13年后,廖智家庭美满,儿女双全,时常穿着假肢跳舞,被网民称为现实版乘风破浪的姐姐。 廖智在短片平台发声谈及地震13周年,她表示非常感谢所有给到过自己真诚鼓励、安慰和陪伴的人。经常带着老公和儿女一起出镜跳舞、晒出自己生活中的温暖一面,廖智带给很多网民鼓励。 对此她说,不管生活怎样,我们都可以选择向别人传递美好的信息,因为不知道哪一刻就会鼓励到一颗沮丧、绝望的心,“苦难不会改变人的生命,但是生命可以改变生命。” 13年前(2008年)的那一幕地动山摇,惨痛而悲怮。那一天,让一群人的命运随之改变,也令廖智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在地震的废墟中几乎失去了所有,心爱的女儿的生命,以及舞者最宝贵的双腿。在生活濒临绝望之时,丈夫(前夫)选择离她而去,她的婚姻也为之破碎。 在地震发生之前,廖智是一位优秀的舞蹈老师,还和朋友一起开办了舞蹈学校,教孩子们跳舞。但5·12汶川地震,彻底打碎了她的美好世界。 廖智挺过了废墟下的26个小时,获救后却面临着截肢的残酷现实。“要想保命就得截肢。”在父亲无法很快赶到身边,没人能为她做决定的情况下,她自己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在截肢手术2个月后,廖智受邀登上了第58届世界小姐重庆赛区总决赛的舞台,表演了一支振奋人心的鼓舞。这支励志的舞蹈,给太多在地震中受过创伤的人带去了感动。 其实,这支鼓舞对于她当时的身体状况来说是个艰巨的挑战,但她硬是咬著牙坚持了下来,并将这支舞蹈“跳”出了震撼人心的力量。后来,她还参加了中央电视台举办的舞蹈综艺励志节目《舞出我人生》,并一举夺得亚军。 廖智的义肢,是由现在的丈夫,美籍华人Charles为她专门制作的。Charles的本职工作就是一名义肢技师。两人因缘际会,幸福地走到了一起。 在Charles的帮助下,廖智的生活开始有了色彩。Charles针对日常不同的生活场合,为廖智设计并制作了好多双腿:日常走路的腿、用来运动的腿、适合孕期身体变化的腿等。 在Charles那里,廖智得到了被尊重、被认可和欣赏,以及深情不悔的爱意和幸福圆满的归宿。曾经遭受过丧女之痛的她,又重新做回了妈妈,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 13年后的今天,镜头前的廖智再次回忆起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和那些伤痛的过往时,脸上的神情十分的平静淡然。这个坚强勇敢、豁达乐观的女人,早已用强大的内心支撑起前行的动力。 如今的廖智,能勇敢地迎接镜头,坦然面对他人好奇的目光和言论;能自如地穿着短裙、露出假肢,如风一般的女子,大步走在路上;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自信快乐地跳起机械舞;还在北京创立了一个工作室,为残健共融贡献著自己的力量。

人物特寫:新冠重症監護室的清潔工

(■■李布兰克在疫情开始后,被安排清洁医院重症监护室,每日都会接触到新冠病毒。他坚持做好每天工作。CBC) 李布兰克(JR LeBlanc)知道自己每次当班都要接触到新冠病毒。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李布兰克是位于纽马克市南湖区域医疗中心(Southlake Regional Health Centre)的清洁工人。疫情开始后,他被安排清洁医院重症监护室,这些病房被他称为“新冠病房”,确诊病人住在这些病房里。 首先,他要撕掉隔帘,然后,他要深度清洁墙面、床、电线、洗手间,和每个柜台台面。他说:“这份工作谁来做都不容易。我很怕,但是我确保我穿戴好应该穿戴的装备,集中注意力做我正在做的工作上。” 李布兰克和其他清洁工人的工作,在控制疫情上必不可缺。他说他不担心自己会染病,他表示医院相当干净,也不允许访客。医生、护士,和清洁工人们都互相关心,确保每个人都穿戴了必要的个人防护装备。 小心翼翼处理医用废弃物 但是他担心他的两个儿子,他们都在超市工作,那里更多人来来往往。“我可以控制我自己,但是我没法控制他们去哪里。我教他们怎么做,但是你没有办法知道他们是不是有可能和病人发生接触。” 李布兰克小心翼翼地丢弃垃圾。麦基(Paul McKee)和他的同事们会来收走垃圾。麦基所在的私人垃圾处理公司GFL Environmental Waste负责收集咸美顿和尼亚加拉地区的垃圾。他的垃圾收集点包括医院和爆发疫情的护理院。 李布兰克说:“我们知道会接触到病毒,可是你不能把垃圾留在那里,因为那样会感染更多的人。” 麦基是李布兰克所在地方工会的副总裁。麦基说,有些垃圾工人不想去护理院收垃圾,另一些担心安全,拒绝工作。他说,在采取了新的保护措施以后,大部分问题已经解决。 人们乱丢垃圾 增加感染风险 从长期护理院收集的可回收物会直接被当成垃圾处理,这样可以减少任何人接触到受污染物的风险。司机在当班结束前才会前往那些疫情爆发地点收集垃圾,这么做可以减少受污染垃圾在垃圾车里停留的时间。 疫情爆发后,麦基注意到垃圾大量增加,其中很多医用废品被人们放错地方。Quinte Waste Solutions公司负责处理安省东部9个城市的可回收物和危险废品。疫情发生以来,该公司屡屡看到蓝色回收箱填满了口罩、手套,甚至用过的厕纸。 吉拉克斯(James Genereaux)负责对收集的物资进行分类。他还发现不少针头藏在堆积如山的可回收物里。这给像他这样的工人带来风险。他说:“这真的是一大问题。很吓人,很让人难过。” 过去曾有工人被针头扎伤。现在增加的医疗废品让感染风险更大。吉拉克斯出于谨慎穿戴了额外的个人防护装备,但他真的希望人们垃圾分类的时候能够更小心。 心冠病患孤独离世感悲伤 李布兰克也觉得很难过。他认为人们对待疫情不够严肃。“人们不明白,有人在死去,我每天都看到有人在死去。我受够了人们抱怨他们不能出去,不能剪头发等荒唐事。” 有时候李布兰克觉得很悲伤,因为他说,大部分死去的病人是孤独离世的。他尽最大努力陪伴他们,在进行清洁的间隙,他和病人们聊天,告诉他们其他人在想念他们。“看着人们死去,这让人很受伤。总是看到人们死去,没有那么容易。” 当他下班回到家中,他的儿子们帮他减压。他们一起看电视,或者他的小儿子会打开卡拉OK机,跟着德瑞克的歌说唱,这能把他逗笑,因为他实在太需要笑一笑了。“很多人不想做我在做的事情。如果你真的打算严肃对待疫情,最好的方式就是留在家里。”星岛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