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01:55:2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人脸识别

Facebook未來數周關閉人臉識別系統

近年科技应用引发的道德问题受争议,社交媒体公司Facebook表示,将在未来数周关闭平台上的人脸识别系统,理由是社会日益忧虑这类技术的使用。有关系统会自动识别在照片及视讯中出现的用户。公司人工智能部门一名主管人员指,当局正制定明确规则监管这类系统,在持续有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认为在受限环境下才能使用人脸识别较为合适。 Facebook表示,超过三分之一每日活跃用户,在该平台选择使用人脸识别设置,公司今次改变政策,将在全球范围删走超过10亿人的人脸识别模组,预计12月完成。 Facebook指平台上为视障人士建立图像描绘的自动文本工具,在移除人脸识别系统之后,将不再包含在照片中识别出的人名,但其他运作维持正常;而日后人脸识别技术仅限于特定服务,例如协助用户重新登入被锁定的帐户,或解锁个人设备。

政黨提名會議使用人臉識別軟件 私隱監管機構介入調查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私隐监管机构确认,正在调查联邦自由党在提名角逐中,使用有争议的人脸识别技术的情况。 据加通社报道,卑诗资讯及私隐专员麦克沃伊 (Michael McEvoy)办公室周五在一份声明中称,该项调查启动的原因是,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简称CCLA)已表示担心,联邦自由党使用第三方服务提供商进行自动身份验证。此次调查将审查自由党对人脸识别技术的使用,是否符合卑诗省的《个人资讯保护法》(Personal Information Protection Act)。 自由党一直在使用美国Jumio公司的人脸识别技术,对有资格在下届联邦大选党内候选人提名会议上进行投票的人士,进行身份验证。这些提名会议通常是要亲身参加的,但今夏由于疫情改为在线上举行。Jumio的技术将自拍照与政府颁发的身份证件进行比较,以确保证件有效、照片与自拍照中的人相符,且本人实际在场。 CCLA于今年6月致信自由党,称在疫情期间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允许其成员进行网上投票的做法,对于某些民主目标而言是值得称赞的,但目前对加拿大来说,这是一个错误的工具。 CCLA表示,人脸识别技术存在隐私和可靠性问题,自由党使用此类软件实际上是向市、省和联邦选举官员发出了一个错误信息,即该技术已准备好迎接黄金时代。 自由党发言人卡利 (Braedon Caley) 表示,在提名程序中,投票者可以在参加正式的现场视频会议时选择自动验证或手动身份验证。自由党的提名程序正在向前推进,既可确保投票者在家中安全投票,同时保持选举的完整性并保护隐私。 卡利称,自由党“在使用新的虚拟工具之前,进行了详细的隐私审查,这个过程完全按照自由党严格的隐私政策及《加拿大选举法》进行。提名投票者一经核实,相关资讯将立即自动删除,自由党不会保留”。他还表示,在采用人脸识别软件之前,自由党已参考了联邦隐私专员发布的关于适当使用该技术的指引。 麦克沃伊办公室在其声明中指出,自由党确有提供了一种不使用人脸识别技术的“手动身份验证”选项。隐私专员提请参与提名的个人注意这一替代方案,因为 “自动身份验证”方法现在正处于调查中。 麦克沃伊在6月份曾对加通社表示,卑诗省是加拿大唯一一个拥有隐私法律以确保政党活动受到独立监督的司法管辖区,包括身份技术的使用。   V18    

調查指皇家騎警使用面部識別技術違反隱私法

【加拿大都市网】目前,警方不同意私隐专员的结论。 隐私专员Daniel Therrien在调查了加拿大警方使用美国Clearview人工智能软件的情况后,于周四上午向议会提交了一份报告。报告显示,加拿大皇家骑警使用有争议的第三方面部识别技术严重违反了加拿大的隐私法。 他裁定,通过使用第三方的工具,皇家骑警违反了《隐私法》,《隐私法》中规定,除非与该机构的运营项目或活动直接相关,否则政府不能收集个人信息。 “加拿大皇家骑警使用面部识别技术搜索大量没有犯罪嫌疑的加拿大人的资料库,这严重侵犯了隐私,”Therrien表示,“政府机构不能从非法收集个人信息的第三方机构处收集个人信息。”   RCMP最初否认使用Clearview AI软件   去年,《纽约时报》的一项调查显示,Clearview AI从Facebook和Instagram等公共网站上提取了30多亿张照片,此后,人们对该公司的担忧加剧。然后,该公司将这些数据存入一个数据库,供美国、加拿大和其他地方的600多个执法机构使用。 皇家骑警起初否认使用了Clearview AI,但在去年有报道称皇家骑警的客户名单遭到黑客攻击后,皇家骑警方面证实了自己一直在使用该人工智能。 当时,警方模糊地说,“皇家骑警的一些单位”一直在使用这项技术“加强刑事调查”——不过,这几乎可以指皇家骑警的任何部门。 报告指出:“加拿大皇家骑警放弃其尊重加拿大人隐私权的责任,而接受一家私人公司的一般主张,而不进行任何验证,我们对此感到担忧。” 目前Clearview AI已经停止向加拿大提供服务。虽然Therrien说皇家骑警已经不再使用它,但他仍然担心皇家骑警不同意违反隐私法的结论。 报告中称,“尽管私隐专员办公室坚称皇家骑警有责任确保其使用的数据库是合法编制的,但皇家骑警辩称,这样做将产生一种不合理的义务,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其有义务确认其私营部门合作伙伴收集个人信息的法律基础。”   Therrien:个人数据需更好控制   该报告还发现,皇家骑警没有适当的系统来跟踪、识别、评估和控制这类个人信息。 报告建议皇家骑警在一年内改进其政策、系统和培训,这是该部门已经同意做的。 Therrien和其他三名隐私专员在2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发现,Clearview的人工智能技术允许执法部门和公司将照片与包含加拿大人和儿童在内的30多亿张照片的数据库进行比对,从而给个人信息安全带来了重大风险。 隐私专员发现Clearview人工智能在未征得加拿大人同意或知情的情况下收集加拿大人的照片,这违反了加拿大的隐私法律。他们呼吁政府加强联邦和省级隐私法律,以保护个人隐私。   (编辑:北极星)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人臉識別功能被控侵犯隱私 Facebook以6.5億美元和解

Facebook 早前被控告人脸识别功能侵犯隐私,美国联邦法官近日就案件进行判决,批准 Facebook 以6.5亿美元(约港币50.4亿)与案件中的160万名原告人达成和解。 据《美联社》报道,芝加哥律师艾德逊(Jay Edelson)于2015年起代表原告,于库克郡巡回法院(Cook County Circuit Court)控告脸书(Facebook)未经用户同意使用脸部辨识技术,并储存生物特征资讯,在照片上自动加标签,违反伊利诺州生物特征辨识资讯隐私法(Illinois Biometric Information Privacy Act)。2018年,案件演变成一宗集体诉讼案,脸书终于2019年只在用户自行选择使用时才会使用脸部辨识功能。 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唐纳多(James Donato )周五为案件进行裁决,裁定诉讼中3位具名的原告每人将可获得5000美元(约港币3.87万元),其他原告则每人可获345美元(约港币2676元)。 唐纳指,案件的和解“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象征“在引起激烈争论的数位隐私领域中,消费者获得了重大的胜利”。脸书则发表声明指,很高兴能达成和解让 Facebook 可向前迈进,符合社群与股东的最大利益

國內玩遊戲開啟人臉識別 沒通過驗證只能玩1.5小時

近日,不少《王者荣耀》玩家反映,收到人脸识别验证弹窗提醒。记者从腾讯获悉,其已在《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在内超过100款移动游戏产品内开启人脸识别验证,针对性解决“孩子冒用家长身份信息绕过监管”的问题。登录环节拒绝或未通过验证的用户,平时只能玩1.5小时/天,充值环节拒绝或未通过验证,则无法继续充值。(中国新闻网,吴涛)

超五百萬加拿大購物者面部信息被採集!

【加拿大都市网】隐私官员的一份调查显示,加拿大国家连锁购物中心的母公司 Cadillac Fairview 在客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人脸识别软件收集了超过五百万的购物者的图像信息。 联邦隐私官员在周四的报告中称,Cadillac Fairview 公司把购物中心摄像头的数据嵌入了信息系统,并且在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下采集了他们的图像信息。这种情况发生在12家Cadillac Fairview下属的购物中心,已经违反了联邦和省隐私法。 这12家购物中心分别为:  CF Market Mall in Alberta  CF Chinook Centre in Alberta  CF Richmond Centre in British Columbia  CF Pacific Centre in British Columbia  CF...

安省4警隊采人臉識別 私隱專員調查是否違法

星岛日报讯 联邦和省府的私隐专员正在展开调查工作,就安省四个警队采用人工智能公司Clearview AI的人脸识别技术采集和使用的个人讯息,是否违反加国的法例。 据《星报》报道,当局发出的联合声明指,是次调查由众多媒体报道后引发,有关该人工智能公司是否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所带来的问题与关注。调查工作由联邦与魁省、亚省和卑诗省的隐私专员进行,这些专员对企业如何收集和使用国民的私人信息具有管辖权。 上周多伦多、皮尔区、荷顿区和杜咸区的警队已向《星报》证实,他们使用Clearview AI的技术,该应用程式容许警员可以将身份不明的人的照片,与这家美国公司声称的数据库配对。数据库从网络上,包括社交媒体网站上抓取30亿张图像。 私隐专员致函警方促停用 上述四个警队的总长已要求警员停止使用该应用程式,至于省警和加拿大皇家骑警尚未表明是否使用Clearview AI的应用程式。 安省私隐专员比米斯(Brian Beamish)于周四表示,他与同行在全国创立的使用生物识别技术,包括面部识别的使用指南,现正处于形成阶段。其实,面部识别潜在私隐问题已在Clearview AI的应用程式中真正浮现。 比米斯认为,生物识别甚至面部识别应该有一些合法的执法用途,但使用时必须非常小心。他在本周致函安省警察总长协会,促请他们告知警队成员,如果正在使用Clearview AI的技术,应立即停止。 独立专家和隐私监管机构已辩称,他们的执行力严重不足,难以应对现代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等巨大挑战。卑诗省私隐专员麦克莱(Michael McEvoy)称,对政府来说,其中重要的方法是采取适当的罚款来阻吓坏人,但本国任何地方都没有这项措施。目前联邦私隐专员无权对违反法律的公司发布命令,他认为在当今年代,这绝对是荒谬的事。 相关法律不足吁政府改革 去年4月,麦克莱与联邦私隐专员特里恩(Daniel Therrien)发布对脸书(Facebook)处理加拿大国民个人数据调查结果。 他们抨击这家科技巨头严重失败,未能遵守私隐法例。据联邦专员称,脸书对调查结果提出异议,并拒绝解决调查发现的问题。 由于私隐专员没有命令权,特里恩的办公室在本月要求联邦法院宣布脸书违反法律,并发布了几项命令,迫使这问社交媒体巨头开始遵守,这只是冗长的法庭程序中的第一步。综合报道

試用人臉識別系統查案惹爭議 多倫多警察總長喊停

多伦多警队早前被传媒踢爆,有警务人员在总长不知情下使用人脸识别系统查案,原来皮尔区及荷顿区两支警队亦有警务人员被揭发使用此系统查案,两警区总长已勒令停止使用这种科技,但声言现时只是测试阶段,警队明白公众对系统的疑虑后会停止测试,直至取得法律指引才决定会否继续试行。 多伦多《星报》早前披露多市警队有警务人员利用人脸识别科技查案,当《星报》向多市警察总长桑德斯查询时,“一哥”显然对此全不知情。前日《星报》向大多伦多地区另外2支警队——皮尔区警队及荷顿区警方查询时,2警队均承认曾有试用人脸识别系统,但早在上月底,已经停止该具争议性的科技系统。 荷顿区(Halton)警方向《星报》承认,在去年10月份起于警队内进行免费试用,但经警队内部评估后,已在上月停止使用该系统。 该警队“一哥”邓纳( Stephen Tanner)坦承,知道有警务人员使用人脸识别系统进行调查工作。这与多市警察总长桑德斯对事件一无所知不同。 两警区称试验已刹停 至于皮尔区,警队发言人卡迪(Sgt.Joe Cardi)于周五以电邮方式回复《星报》称,警队所使用的是由Clearview人工智能软性公司提供的人脸识别科技,且只是进行初步试验工作。 他提到警队了解市民对该测试计划存有相当大疑虑,担心私隐受到侵犯,故在数周前已停止相关试验工作。卡迪称警队正就市民私隐议题及使用人脸识别系统有否出现矛盾,向安省资讯及私隐专员寻求意见,他称据其所知,颇多警队都因应就使用人脸识别系统方面,与私隐专员商议及向安省律政厅寻求相关法律意见。 安省私隐专员Brian Beamish强烈建议,本省一些关注警队使用人脸识别系统的团体及个人,应该主动联络安省执法机关,表达他们对执法机构使用人脸识别系统的忧虑。 他又敦促省内正在测试AI人脸识别科技的警队,应立即停止试用,直至私隐专员及律政厅考虑当中对市民的影响后,提出建议方案为止。 加国皇家军人学院警务及科技专家Christian Leuprecht形容,执法部门使用人脸识别系统调查案件是大势所趋,问题是执法部门使用这项科技时,必须顾虑市民的反应,以及此科技可能影响的个人私隐问题,故警队使用此科技时,不能贸然试行,必须具有透明度及获得市民普遍谅解之后,才可使用。

法國將成歐洲首個人臉識別驗證身分的國家

法国总统马克龙政府打造的电子身分应用程式 Alicem,将于11月在全国推出,使法国成为欧盟首个透过人脸识别技术来确认民众身分的国家。政府表示该人脸识别系统将令国家更有效率;但反对派质疑此举侵犯个人私隐。 法国内政部今年6月起测试 Alicem。民众建立个人身分帐号时,须透过Android版的Alicem app,用智能手机自拍一段影像,然后该自拍影像会与其生物特征辨识护照上的照片比对,让Alicem系统确认所输入的身分是其本人。民众成功建立自己的数码身分帐号后,即可用以存取超过500种政府公共服务,例如税务或社会保障和公用事业帐单等,不需逐次验证。 Alicem计划原定在圣诞节推出,总统马克龙以促进效率为由提前了一个月推出。内政部强调,市民建立个人身分帐号之后,自拍的一段影像将会立即删除,而且该帐号的所有个人资料都只会存放在使用者的手机上,不会整合到公民身分数据库中,也不会被用来监视市民。Alicem 计划让法国跻身包括中国、新加坡与印度等已打造“数码身分”的国家之列,并成为欧盟首个透过人脸识别技术来确认民众身分的国家。 不过,反对者指Alicem违反了欧盟制定的“一般资料保护规范”。该规范要求企业或政府组织在处理个人资料时,使用者必须能够拥有是否同意的自由选择权,且当不同意时不会有任何不良后果,但Alicem却硬性规定民众只能透过人脸识别来验证自己的身分。据报已有隐私团体针对Alicem向法国最高行政法院提出抗议。 此外,还有人担心 Alicem的安全性。一名黑客在4月只花75分钟,就侵入了号称高度安全的一款政府app,引发人们担忧黑客一旦入侵Alicem,就能取得市民的所有身分资讯。有反对派议员指出,将人脸识别纳入法律,政府可在黄背心示威期间用以追踪暴力示威者。

印度步中國後塵 打造龐大人臉識別系統

中国打造庞大的人脸识别系统引发关注,如今印度也打算设置世界规模数一数二的人脸识别系统,以弥补警力不足之处。 总理莫迪的政府将于下月开始招标,透过全印度各地的监视器来蒐集资料,打造一个人脸识别系统。系统还将连结从护照到指纹等一切记录的资料,以协助警方寻找罪犯、失踪人口及无名尸比对。 莫迪政府称,此举是为弥补警力不足。印度是世界警力不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平均七百二十四名公民才能配得一名警察。

有人網上出售數據 小心你的「臉」被賣了

据报道,近日,在网络商城中有商家公开售卖“人脸数据”,数量达17万条。在商家发布的商品信息中可以看到,这些“人脸数据”涵盖2000人的肖像,每个人约有50到100张照片。此外,每张照片搭配有一份数据文件,除了人脸位置的信息外,还有人脸的106处关键点,如眼睛、耳朵、鼻子、嘴、眉毛等的轮廓信息。网络商城运营方已认定涉事商家违规,涉事商品已被下架处理。 刷脸后,你的脸可能会被公开出卖,而且,你并不知道自己的脸被卖了,这个事想起来就令人深感害怕。现在,大规模的人脸识别已经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尽管方便,但这样的脸已经沦落为工具,并且被商家争抢争夺。很多商家都在竞争谁的刷脸付费快速和方便,从而争夺和招揽更多用户。殊不知,用户一旦刷脸后,种种危险就出现了,这些危险不只是现今的技术难以解决,就连伦理和法规也很无奈。 从技术上看,刷脸技术正在印证冰山理论,人们只看得见浮现于大海中的部分冰山表面,实际上隐藏在海下的冰山占绝大部分。刷脸之后人的脸被卖掉或者产生了换脸的种种潜藏危害,不过是浮在海面的冰山,海下面看不见的冰山其实是大部分。最大的部分是,所有安装了人脸摄像的机构、单位,即便有防火墙、传输通讯加密、代码审计、设备安全模糊测试等进行防范,也挡不住黑客的进攻和窃取。 尽管刷脸方便,但现有的技术并不足以保证刷脸的安全。首先是刷脸摄像和识别并非可以用传统防火墙加安全软件来抵御数据失窃,因为智能摄像头系统网络本地难以满足存储与计算需求,需要向云端上传监控视频、自动更新软件,时刻需要与网络连接。这就既容易造成数据泄露,也会让一些不具备云服务能力的公司选择与第三方云服务进行合作,一旦出现安全漏洞,所有的人脸数据都会泄露。 此外,无论是信息技术的硬件还是软件标准都存在不明确和不统一,再加上本地、云端存储的多样性等,会让以摄像头提取的人脸识别计算机视觉物联网系统在安全上产生复杂性,会留下更大和更隐蔽的“空门”给黑客,后者一旦利用分布式攻击和盗取人脸数据,将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这次公开售卖的人脸数据或样本来源,一部分是从搜索引擎上抓取的,另一部分来自境外一家软件公司的数据库等。这些人脸样本包括一些知名演艺界人士,也有一部分是医生、教师等市民群体,还有部分照片为未成年人。从搜索引擎上抓取的人脸照片说明了人脸识别技术获取的数据很难保密,从软件公司获取的人脸数据既说明了人脸识别数据保管的不安全,也说明可能有内部人员的监守自盗。 从法律上看,网上售卖人脸数据,既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权、肖像权,也涉嫌侵犯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在目前有具体的适用法律监管,如2017年6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可运用相关条款保护个人信息,但是在自己脸被出售后并不自知,也让人无法维权。更重要的是,如何堵住个人信息漏洞,保护好人脸数据,在技术上和法律上都还有很多盲区。 技术上的盲区需要更大的技术投入来堵住漏洞,法律上的盲区则需要更详尽的立法来监管,两者结合,就是要把公众个人的脸部数据保护好。(北京青年报,,图片来源pixabay)

人臉識別學生出席率 瑞典學校想偷懶被罰20萬

瑞典东北部城市谢莱夫特奥教育部门试用一种人脸识别技术,记录高中生的出席率,被指违反法例及侵犯学生私隐,遭到瑞典数据保护局(DPA)罚款二十万瑞典克朗(约二万七千加币)。 该项人脸识别试验计画为期三周,以安特斯托普高中(Anderstorp's High School)的二十二名学生作目标。当他们进入课室时,系统辨识到他们的容貌,记录他们的出席率。 今次是瑞典当局首次引用保障私隐法例,对违例者提出起诉、定罪及罚款。在现行法例下,靠人脸识别技术搜集到的资料和其他生物数据,都被列入特殊数据类别,严格限制用途。数据保护局指出,如果该项试验计画的时间更长,罚款可能会更高。 科技杂志《瑞典电脑》报道,数据保护局从传媒的报道中,知道当局在那所高中内进行这种试验计画,于是主动介入调查。当地官员解释,老师每年要花一万七千小时去记录学生的出席率,十分费时。当局决定试验人脸识别技术,研究是否可以加快记录程序,从而减轻老师的工作量。试验计画于二〇一八年秋季展开,并取得成功。官员强调,这种技术是很安全的。 不过,数据保护局认为,虽然当局事先取得那些学生的家长同意,但仍然没有足够的合法理由,去搜集其他人的敏感资料。

不用護照就能去荷蘭旅行?皮爾遜機場明年將用這項黑科技!

■■世界经济论坛上展示用于识别人脸的镜头。Global 不用护照就能上飞机出国旅行?高科技已使人们逐渐接近这一梦想。一个加拿大及荷兰两国间的无护照飞行创新计划,预计明年年初首先在多伦多皮尔逊机场(Toronto Pearson Airport)及满地可机场(YUL)率先试行。该计划是将存储在护照内的个人信息,加密存储旅客的手机内,再运用生物辨识(Biometric)等多项技术,识别出入境旅客。 据Global电视台报道,这一消息周三在满地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由加拿大及荷兰的官员发布。专家预估到2030年,国际旅客将达18亿人次,较2016年的数字增加50%,现有的以护照登机通关的传统方法,明显无法跟上这一趋势。 持续跟随旅客脚踪 YUL总裁雷恩维尔(Philippe Rainvilles)指出,过去5年YUL接待旅客人数增加33%,而机场约半数旅客是登上国际航班,YUL很高兴参与该创新计划。 跨国咨询管理公司埃森哲(Accenture)代表特里特(Daivd Treat)表示,通过使用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高级细胞学及生物辨识技术,能实现有效管理及控制使用信息。无护照飞行计划的另一好处是,数据库可以在旅客旅行的整个过程中,持续性地辨别认定其身分,直至抵达目的地。 旅客个人信息被加密存储在自己手机内,而且只有旅客本人才能决定何时及如何将这些重要信息与他人分享。 联邦交通部长嘉诺(Marc Garneau)指出,这个计划将帮助实现流畅的国际航空旅行,有利世界经济发展及提升旅客的旅行体验,同时也能维持边境安全。 综合报道

禁令影響加劇 人臉識別技術商Lumentum斷供華為

美联社 美国人脸识别技术商Lumentum(鲁门特姆)20日证实停止向华为供货。这是继谷歌后,又一家美国公司因特朗普政府的禁令停止与华为的业务往来。 华为的业务占Lumentum公司上季总收入的18%。公司称,无法预测何时能恢复发货,并将第四季度的收入预期从此前的4.05亿至4.25亿美元,下调至3.75亿至3.9亿美元。 谷歌押后暂停与华为业务往来 不过,因应美国商务部宣布推迟禁止华为在美国购买科技制成品,谷歌目前也押后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意味华为现有手机用户,在8月中禁令正式生效前,仍然可以继续获得Android手机系统及谷歌应用程式更新;新手机亦可以预载Play Store及Gmail等应用程式,并获得谷歌支持。 虽然大多数美国公司尚未就其在华为禁令上的立场发表声明,但彭博社报道称,英特尔、高通、赛灵思和博通等华为主要供应商已告知其员工,不会在另行通知前向华为供货。 此外,媒体盛传,德国半导体大厂英飞凌迫于美方压力,暂停供货华为技术公司,英飞凌20日发声明反驳,强调会继续供货。中央社引述英飞凌声明表示,只有在美国生产的部分不出货给华为,供应给华为的产品“绝大多数”不受美国出口管制的限制。 德国《商务日报》报道,中国是英飞凌的重要市场,占英飞凌营收的1/4,其中华为的部分约1亿欧元。 不过,英飞凌的业绩最近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总裁普罗斯(Reinhard Ploss)5月初表示,“荣景暂时过去,我们认为需求在短期内不会回温”。(星岛新闻网)

繼中國之後這個國家也將推廣人臉識別 學者憂侵犯隱私

■除了中国有人脸识别技术外,澳洲将来亦会推广有关技术。图为今年在北京举行的安全中国科技展,展出的人脸和身体识别系统。 澳联社 星岛日报悉尼讯 除了中国有人脸识别技术外,澳洲将来亦会推广有关技术。纽省警方和打击犯罪调查局正准备使用全新的全国性人脸识别系统,以便加快与闭路电视(CCTV)拍下的影像,以及所收集的驾驶执照照片进行配对,从而识别出涉案的犯罪份子和贼人。不过,有学者担心当局收集和存取无辜市民的个人资料,或侵犯个人私隐。 《太阳先驱报》报道,称作“全国脸部生物识别配对功能”(National Facial Biometric Matching Capability,暂译)的全国性人脸识别系统,收集了护照、驾驶执照和签证持有人的照片,并于去年10月在各省及领地政府签署落实推行,运营和维护系统的成本将由各省和领地按人口分摊,据称纽省已调配5,260万公帑,希望未来四年用于“本领”的系统上。报道指,内政部正整理称作“本领”(Capability,暂译)的数据库,让联邦及省政府将来有权透过相关系统存取资料,而“本领”有别于备受争议的“我的健康记录”(My Health Record)系统, 市民不能选择将个人资料剔除数据库中。 纽省反恐及惩教厅长艾略特(David Elliott)深信,有关系统将协助执法人员,快速识别涉案人士身份,确保社区安全稳定,但各省仍须通过省内的法律,以容许各省执法部门与新建的全国性系统共享收集的资料及图像。据了解,“本领”分为两部分,其中一个为“人脸验证服务”,另一个则为“人脸识别服务”。前者是透过政府单一的数据库,与所收集的图像进行一对一配对,而这种技术正被当局采用;后者则为透过政府多个数据库,与所收集的图像进行一对多个的组合配对。

美機場首次使用人臉識別技術,成功截獲1冒名入境者

■■美京华盛顿杜勒斯机场首次用脸部识别技术,逮捕一名假冒他人入境者。电视截屏 星岛日报讯 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CBP)运用新的脸部识别技术,22日在首都华盛顿机场成功截获一名盗用他人护照入境的男子。 综合NBC、《迈阿密先驱报》及CBS报道,CBP发表声明称,该名26岁男子当日从巴西圣保罗乘机抵达本国,然后向海关人员出示一本法国护照,但脸部识别系统显示,护照主人和出示护照的男子并非同一人,其后涉案男子神情变得紧张,海关人员把他带走问话并搜身后,在他的鞋内查获另一张刚果共和国的身分证,从而揭发他企图使用他人护照入境。 CBP没有公布该名男子的姓名,仅称案件正在调查中,嫌犯或将面临刑事起诉。CBP华府港口总监马特纳(Daniel Mattina)表示,涉案人试图非法入境,被执法人员逮捕后将遣返巴西。 全国14个机场目前在试用 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于本月20日启用脸部识别系统,启用第三天就截获企图非法入境的人士,亦是系统首度奏功。目前,全国已有14个机场试用脸部识别系统,包括亚特兰大、奥兰多、拉斯维加斯、波士顿、西雅图、三藩市等地。 旅客在接受海关人员检查时,须站在镜头前拍照,系统会对比旅客和护照等身分文件上的照片,比较两者的脸部特征,从而判断是否身分吻合。官员称,脸部识别系统的准确度达99%,但有舆情担心系统广泛使用会侵犯民众私隐,也可能出现误判情况。支持者则认为,系统有助加强入境检查的效率,缩短检查时间。运输安全局曾表示,系统最终可能会取代登机证。 据CBP巴尔的摩分局总监德斯特(Casey Durst)表示,脸部识别系统为保护国家免受各种威胁迈出重要一步,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不断寻找入境新方法,包括行使盗取得来的真实证件等,新的脸部识别技术堵塞漏洞。 CBP现正评估脸部识别技术,未来会将其列入安检生物识别技术,以生物识别技术取代现在的检查登机证和实体的身分证明文件等程序。

擬用人臉識別鑒定無家可歸者 卡城庇護中心惹爭議

■■波尔斯基。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卡加利临时庇护中心(Calgary Drop-In Centre)计划向入住者采用面部识别系统,识别身分,但这引起私隐问题。 该中心目前使用一种生物识别(指纹)技术,来识别入住的无家可归者,但生物识别技术有其本身的缺点,就是如果一个人的手指因寒冷被冻伤,又或因为其他原因而损伤,那么该方法就不准确。除此之外,该中心的发言人奈特(Helen Wetherley Knight)表示,采用指纹识别可能会对一些求助者构成压力,例如之前曾坐过牢或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士,在他们进入该中心时,要经过指纹识别,可能会引起他们的情绪紧张。 担心游民进一步边缘化 奈特续道,假如求助者有政府发出的身分证明文件,事情好办得多,倘若求助者没有有效身分证明文件,该中心虽然不会把他们拒诸门外,不过就可能产生问题,因为如果求助者有威胁或暴力行为,该中心有责任要限制他们进入,以保护该中心的其他求助者、义工及职员,所以该中心正在测试面部识别技术,先使用安全的网络摄影机拍下使用该中心服务的人士的照片,然后加密,再连接到一个系统,让职员需要时,可以取得求助者的资料。 该中心可能是卡加利首个使用上述技术的紧急庇护中心。奈特强调,所有求助者的资料都会保密,并且以高度安全的方式储存。洛矶山公民自由协会(Rocky Mountai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副主席波尔斯基(Sharon Polsky)指出,倘若该中心采用面部识别系统来识别求助者,可能会引起严重的问题,包括他们被迫要同意采用这系统,否则他们不能入内。 另外,有为无家可归者争取权益的人士表示,无家可归者已被视为社会上的边缘人士,该中心的做法会进一步把无家可归者,与社会上其他人士分为两类。

深圳試點刷臉治交通違章 處罰或掛鈎個人信用

图/视觉中国 今年4月,深圳交警结合视频识别技术,推出“智能行人闯红灯取证系统”,并成为智慧城市建设的一部分。违章闯红灯后,几秒钟之内,个人信息便被监控设备捕捉,处罚通知即刻出现在手机上。5月以来,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试点人工智能“刷脸”系统,对交通违章行为进行治理。 新京报记者从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获悉,目前刷脸系统与警方数据库对接,能够覆盖包括快递、外卖配送等违章高发行业从业人员。此外,为防止隐私泄露,系统设立管理权限,违章者的相关信息将不对外公布。未来,上述系统将与包括个人征信系统在内的数据库对接,对交通违章者进行震慑。 人脸识别出违章者信息 5月1日上午9时,深圳市福田区国花路与桂花路交汇处,红灯亮起时,一名身穿红色工服的快递员,骑着电动车,迅速地通过十字路口。 刚刚穿过马路,这名快递员便被执勤交警拦下。很快,一则违法基本信息,被传到交警手中的电子设备。信息中,包括这名违章快递员的姓名、身份证号码、照片、手机号码,以及闯红灯截图。 面对违法信息,这名快递员当场承认,自己在配送途中,因为看到两侧没有车辆通行,便打算不顾红灯横穿路口。交警依据《深圳经济特区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条例》,对违章快递员作出罚款100元的处罚。 这是深圳实行“刷脸”执法以来,开出的第一张罚单。 网上图片 新京报记者从深圳市公安交警局获悉,4月23日开始,深圳交警在市区内配置首批40套具备人脸识别功能的电子警察,试点针对违法行为人的“刷脸执法”模式。经过一周时间的宣传过渡后,从5月1日开始正式执法。 深圳交警提供的数据显示,4月23日至4月30日期间,刷脸电子警察共比对在斑马线闯红灯368宗,机动车道行驶504宗。此外,仅5月1日一天,共抓拍闯红灯58宗、非机动车进入机动车道行驶67宗。 违章行为被抓拍后,深圳交警经人脸识别系统自动比对,违章者身份信息即进行人工审核。确认完成后,系统将自动提取违章者在公安系统备案登记的手机号码,发送违法处罚告知信息。 收到违法信息后,当事人若对自身交通违法无异议,可通过多种渠道自行缴纳罚款。如有异议,则可进行进一步调查处理。 针对重点行业进行监控 新京报记者从深圳交警获悉,鉴于在以往的执法中,外卖配送、燃气、快递等行业的从业人员,因派单时间限制以及赶工等,违章情况较为突出,多次引发严重交通事故。此外,这些行业往往流动性大,交通违法或出事故后很难追踪,因此,深圳交警将首先对上述行业人员实施“刷脸”执法。 按照深圳交警的说法,通过对交通违章高发行业人员的重点整治,可以形成遵守交通规则的示范效应,带动全社会自觉遵守。今后,深圳交警逐步将执法范围,推行至全部行业。 深圳市公安交警局科技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在“刷脸”设备启用之前,深圳交警已经与多家企业进行合作,对一线从业人员个人信息进行登记、录入,统一进行管理。此外,新人进入上述违章高发行业,也将先行录入信息,否则将被禁止从业。 处罚或将挂钩个人信用 如果遇到违章者佩戴头盔,无法进行人脸识别的情况,深圳交警会直接将违法信息发送给所属企业,由企业确定违章者后,再行处罚。 新京报记者从深圳交警了解到,根据计划,下一步,“刷脸”执法将逐步扩展到泥头车、无牌假牌车管理、交通违法处理窗口监管、交通事故“顶包”等情形。预计年底前,全市至少新增200套人脸识别设备用于查处交通违法。 未来,交通违章被刷脸系统识别后,相关处罚记录或将与信用机制挂钩,可能会影响到个人征信、贷款等。 ■ 延展 严管路径防止个人信息泄露 深圳交警称,长期以来,交警部门在进行非现场执法时,往往查处对象只能是车,不能精准到人,导致各种违法行为得不到有效处理。由于警力无法实现全时段、全路段覆盖,因此部分违章行为,无法得到及时查处。此外,部分通过电子监控手段查处的违章行为,因无法判定当事人,导致“顶包”等行为难以得到精确辨认。 在此基础上,深圳市公安交警局与技术企业一道,开发出“刷脸”执法系统。 深圳市公安交警局科技处处长李强介绍,从技术角度来说,刷脸执法系统主要通过视频检测到违章行为,深度学习人脸技术,对人脸进行实时提取和识别,自动储存闯红灯的人脸数据,并通过实时搜索比对,通过数据对接手段,核实违章者身份。 新京报记者从参与系统建设的算法公司,深圳市云天励飞科技公司获悉,实际上,系统识别的不是“人脸”,是一些关键特征值,比如眼睛间距,然后通过算法,提取出相关数据与已知人脸匹配。相对来说,出错概率较低,数据下载速度也更快。 上述公司称,人脸识别的监控设备,不会受到天气和皮肤颜色影响,主摄像头像素为700万,能够基本满足识别需求。此外,算法支持侧脸、低头、遮挡、逆光、高亮度等多种状况识别。未来,刷脸系统可与公安系统常住人口库、交警星级用户库等对接,实现教育惩戒功能。 有部分网友指出,交通违章者经过人脸系统比对后,自动生成大量个人信息数据,有泄露隐私的可能。对此,深圳市公安交警局监控科民警何科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刷脸执法类似于对机动车识别车牌,有专门的管理系统,不会将违法信息向社会公布,也不提供查询。同时,除执勤警察外,只有负责人工校验的警方管理人员,才有权限进入系统,从路径上断绝个人信息外传的可能。 多地频出“奇招”治交通违章 新京报此前报道,今年4月,北京市通州区九棵树东路和梨园北街十字路口西北角,出现全市首个行人闯红灯违法行为警示设施。行人闯红灯等交通违章行为,会被抓拍下来,即时显示在路口的大屏幕上。据了解,闯红灯违法记录未来还计划与个人信用挂钩,对道路行人实现警示和惩罚作用。 此前,公安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治理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公安交管部门建立常态长效治理机制,确保人民群众平安、顺畅出行。与此同时,公安部也对非法闯灯的行人和非机动车提出同步治理要求。 此前,多地对交通违章行为“亮剑”。今年4月19日,江苏省东海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开展查处行动,要求当事人将自己的交通违章行为,发到微信朋友圈曝光,集满20个赞后,方可免予处罚。 北京市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杰表示,交通违章在生活中较为普遍,也容易引发恶性事故,如果全部使用人工执法,则成本过高,引入新科技,能够有效缓解这一矛盾。通过“刷脸”系统具备的震慑功能,促进市民养成遵守交通规则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