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30日 星期一 16:15:3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众筹

火災帶走了中風在床的父親 網友眾籌支援劫後家庭

【加拿大都市网】路易拉吉尼蒂(Luigi “Louie” Raggiunti )在2017年中了风,但他还是凭着坚强的意志活了下来,日常生活也能和家人沟通,只是4月24日的一场火灾,却永远带走了他。 他的儿子福斯托(Fausto Raggiunti,下图右)在接受多伦多星报采访时说:“他不能说话,但他仍然是路易,他知道我们是谁……我们笑过,我们哭过。” 这已经成为拉吉尼蒂一家的新常态。路易是一个“男人中的男人”,可以修理任何东西,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帮助别人,2017年,他经历了改变人生的一场大病。但他周围的人没有放弃,反而鼓励了他。 他的儿子说:“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表达自己,我问他要不要来杯咖啡,他说‘naaah’,意思是不要。我问他要不要果汁,他说‘ohhhh’还是‘ahhhh’,意思是要。” 4月24日,他在一场大火中去世,位于Woodbridge区 Adrianno Crescent的家被大火烧毁。幸运的是,路易的妻子茱莉亚(Julia)和97岁的外母玛丽亚(Maria)幸存了下来,邻居们聚集在一起安慰他们,消防员也在奋力灭火。 就在这时,福斯托回到家里,看到的是围绕着房子,以及有着“好邻居”的“老学校”街道上的一片混乱和烟雾。他记得当时抱着他的母亲,母亲因为不能把路易带出家门而痛苦不堪。他说:“她哭着道歉,说因为有烟,没能把他弄出来。我抱着她说‘没事的,没事的’。” 那个星期天上午11点左右,福斯托从朋友家回到家,决定命运的这一天开始了。 他像往常一样给父亲做了一个汉堡,而他的母亲和祖母正在午睡。福斯托随后打扫了后院和车房,然后骑着电单车去了另一个朋友家。离家后时,他接到了母亲的手机打来的电话,电话另一端是一位邻居,告诉他这个坏消息。 这个家庭现在面临的新现实,包括经济上的不安。 现在,福斯托的母亲和祖母住在附近的Maple,他自己和妹妹住在一个朋友家里,他正在处理善后工作。 由于路易中风后的保险费用过高,拉吉尼蒂夫妇决定不再恢复供他的人寿保险。 他说:“开支令人望而生畏,我们很多积蓄都被花掉了。” 有朋友建议在GoFundMe设立一个众筹页面,寻求社区支援。自页面成立后,许多人出来帮忙,福斯托感激不已,他对父亲受到邻舍的怀念感到恩惠: “这证明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在每个人身边。知道有人支持我们是一件幸事。” 路易的家人在星期一为他举行了葬礼。 捐助详情: www.gofundme.com/f/help-for-the-raggiunti-family (资料图片) T09  

安省凍結GiveSendGo平台捐款 貨車司機抗議活動820萬被掐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称其已经成功地向法院提出申请,冻结通过在线筹款平台GiveSendGo向货车车队捐赠的数百万元 安省省长道格·福特(Doug Ford)的一位发言人称,安省总检察长向高等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法院下达命令,禁止任何人通过网站的“自由车队2022”和“领养卡车司机”运动页面捐款。 女发言人伊凡娜·叶利奇(Ivana Yelich)称,今天发布的命令对“拥有或控制这些捐赠的任何和所有各方”具有约束力。 两周前,数百辆半挂车驶入渥太华市中心,抗议COVID-19疫苗令和健康限制,现在卡车也封锁了阿尔伯塔、曼尼托巴和安省的边境口岸。 捐赠者最初通过GoFundMe筹集了1000多万元,GoFundMe上周五宣布撤消该活动,资金将被退还。 车队组织者迅速在基督教筹款网站GiveSendGo上建立了一个新的活动,到今天为止已经筹集了820万元。 (都市网Judy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Patrick Doyle) (ref: https://www.ctvnews.ca/canada/ontario-court-freezes-access-to-donations-for-truckers-protest-from-givesendgo-1.5776674)

有惡意財政支持?「自由車隊」新網站12小時眾籌超820萬

【星岛综合报道】针对强制接种疫苗和其他防疫措施的自由车队抗议活动仍持续进行,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加拿大身上,并在国际上,对该活动的支持继续增长,尤其在美国。 美国的政客、保守派评论员和其他地区的右翼在线社区均为车队喝采,示威者则继续占据渥太华市中心的街道,并在至少三个省份封锁往美国的边境。 多伦多大学社会学系研究极右组织活动的普雷斯顿(Kayla Preston)周三接受CTV访问时表示,正举行抗议的加拿大车队有点像正于美国存在的挫败感。 与加拿大一样,美国总统拜登对医护人员、军队和大型企业员工所采取的强制疫苗政策,一直是当地存在问题,并引发共和党的怒吼,其中德州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和前总统特朗普等高层共和党人已发出讯号,并推动加拿大车队的抗议活动,车队更称总理杜鲁多为左翼疯子。 克鲁兹周三更对记者说,他认为加国货车司机不仅是为了加拿大人的自由,也是为了美国人的自由。 包括加拿大货车运输联盟(Canadian Trucking Alliance)和加拿大私人货车议会(Private Motor Truck Council of Canada)在内的货车运输组织及其成员已与车队的抗议活动保持距离,并表示近85%的货车司机接种了疫苗。 这些组织指出,车队的许多组织者和参与者与货车运输行业没有任何联系。 加拿大的车队抗议活动也激发国际上针对防疫卫生措施的类似抗议活动。 其中美国国土安全部的官员警告,一群美国货车司机和支持者正计划在洛杉矶举办类似的车队活动,这与本周末的美式足球超级碗(Super Bowl)比赛同日进行。 官员说,从洛杉矶开始,车队将于3月1日抵达首都华盛顿,届时拜登将发表国情咨文。 此外,在众筹网站GoFundMe取消加拿大车队的筹款活动后,组织者转移到基督教网站GiveSendGo作为其主要融资平台,并自称为首个免费基督教众筹网站。 美国部分州的共和党官员已誓言要调查GoFundMe关闭筹款活动的问题,另确认有美国人已捐款给车队,包括德州的居民。德州总检察长表示,采取行动是要保护该州的消费者,让他们知道捐款的去向,而不是让GoFundMe在未经同意下将资金转移到其他事务。 另一方面,至周四早上,GiveSendGo网站已筹集逾820万美元(相等于1,040万加元),暂时未清楚多少款项来自海外。据CTV执道,该网站于12小时内便有6,500宗捐款,金额达62.2万美元,其中35%捐款人是匿名者、或包括杜鲁多等的化名人士。其余的捐款人中,约10%有明确说明捐款地点或来自那个国家,其中52.6%来自美国,只有36.8%来自加拿大。 联邦公共安全部长马守诺(Marco Mendicino)表示,如执法部门发现车队有恶意的财政支持,政府将采取行动。 他周一曾称,加拿大有强大的情报机构,皇家骑警内部亦有独立的分支组织,负责调查此类问题。 V06 (加通社资料图片)

GoFundMe三月出席國會聽證會 解答自由車隊眾籌問題

【星岛综合报道】以美国为基地的众筹网站GoFundMe将就其代管货车车队初期筹款活动的问题,于3月3日出席国会的公共安全及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 联邦新民主党公共安全事务评论员麦格雷戈(Alistair MacGregor)周四透过透过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帖文称,是他提出动议,邀请该组织出席会议。 此外,委员会定于周四听取加国金融情报部门-加拿大金融交易与报告分析中心(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Reports Analysis Centre of Canada)代表对车队众筹问题的汇报。 最近数天,有关自由车队(Freedom Convoy)的支持规模与资金来源的问题愈来愈多,该车队目前在加国各地均有举办抗抗议和封锁活动。 国会议员拟向GoFundMe查询其筹款平台所筹获的超过1,000万元款项,以及有那些保障措施,确保资金会以非恶意的方式使用。 麦格雷戈发表声明表示,公众有理由担心美国的干预及GoFundMe接受捐赠时是采用甚么标准。 GoFundMe日前以关注筹款目的为由,关闭了车队的众筹活动,除已付给该组织筹办者的100万元外,剩余款项将被退还给捐款人。 车队已将基督教网站GiveSendGo作为其主要融资平台,并在该网站筹集了超过820万美元(相等于1,040万加元)。 V06 (加通社资料图片)

悲劇!42歲華裔建築師踢球猝死 球友為其妻女眾籌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42岁华裔男子,3月20日下午3时半在烈治文山踢足球时,突然倒地不起,因突发心脏病去世,其他球友特别为他设立 gofundme 众筹网页,以帮助他的妻子,九岁和两岁的女儿。 据gofundme网页所述,42岁的周性怡来自上海,2015年携妻女移民加拿大,定居大多市地区,之后二女儿也在多市出生。周性怡是注册城市规划师和建筑设计师,在网页中他被形容为“乐观开朗,善良热心,乐于助人”,是一位“人品球技俱佳的球友”,朋友及家人昵称他为“星星”。 众筹网页发起人星星足球队,希望在这个伤痛时刻为周的家人筹款,用作丧葬费用,家人生活及子女教育。筹款目标为5万元,至周四下午已筹得近$23,444 。 详情可浏览网页 www.gofundme.com/f/condolences-to-xingyis-family (图:gofundme) T1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服務社區46年!KFC賣炸雞員工獲街坊眾籌款表彰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一个社区正齐心协力,肯定一位快餐店员工的努力,以表彰她几十年来为社区提供的优质服务。 上周一个 GoFundMe 众筹网页,为一位名为Emilia的肯德基家乡鸡(KFC)的员工设立。据说她在1975年就开始为这间特许经营店工作。 这位女士目前在Pape Avenue的一个地方工作,她因为服务精神和逗人开心的工作态度而受到称许。 筹款活动是由Jason Schweitzer发起的,他从80年代的孩童时代光顾这家快餐店,每次都很享受Emilia送上的炸鸡和那个灿烂的笑容。 他在网页上写道:“有一个女人总是会跟我打招呼,逗我笑。我也常常问我妈那‘搞笑女士今天有上班吗’?” 他补充道:“她总记得我是谁,也许其他人也一样。Emilia表现出勇气和献身的精神。” 现时 筹款网页 的筹款目标是2万元,截至周一下午,已筹得超过一万七千元。 这笔钱据称会用来帮助Emilia“照顾自己,支付账单,照顾自己的健康,支付房租/住房费用,并继续做一个了不起的人。” 筹款网页上写道:“我们都在应付新冠病毒带来的挑战,让我们都保持安全。”上个月,一场类似的筹款活动为多伦多一家受到疫情重创的酒吧筹集了2.5万元。 (图:GoFundMe) T1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故意違反防疫規定獲29萬眾籌 餐館老闆引反感

■斯凯利(橙衫者)上周违反禁令,被警员拘捕。 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怡陶碧谷的Adamson Barbecue烧烤餐厅老板斯凯利(Adam Skelly)上周不理禁令继续开门提供堂食,正面临高昂罚款。有人4天前在众筹平台GoFundMe发起支持他的筹款活动,目前已筹集到288,154万元,但许多人对这种支持感到反感,要求网站删除支持违法活动项目。 斯凯利近日仿佛成了各地反封城的英雄,支持者中有因疫情封关而濒临倒闭的小企业,也有认为新冠病毒完全是骗局的人。 针对斯凯利从粉丝收到众筹巨款,有人开始呼吁GoFundMe在违法者有机可乘之前,撤下他的活动。 有人指,这种活动是“公然筹款去支持斯凯利违法,不顾防疫安全措施去宣传他的生意,绝不是以GoFundMe众筹的合理理由”。另外又有人指“GoFundMe作为一个平台,让不法分子、罪犯、否定新冠病毒的人、匿名疯子和危害公众健康的人,从他们的不负责任和/或罪行中获利”。 上周四,33岁的餐馆老板斯凯利在他的餐馆外被捕,他的支持者和警察发生了戏剧性的对抗。现在他面临多项指控,包括在周二非法开业的第一天后,在当局没收营业执照的情况下无牌经营。他还可能在卫生危机期间,因违反该省的紧急命令而被定罪,包括违反室内用餐规定和举办聚会,这可能会导致逾10万元的罚款以及监禁。 ■上周有大批警员到餐厅外戒备,一度受示威者冲击。 blogTO   筹款人起初是为了支付斯凯利的律师费,“因为他违反了宪法和苛刻的新冠‘公共卫生令’”,这已成为该网站最大的抗议行动,但现在却出现了反请愿书,要求将该众筹活动删除,网上的反对声也越来越大。 保释翌日即参加反封锁活动 根据GoFundMe平台本身宗旨,公众可以为他们想要的“几乎任何东西”发起众筹,而那些在Adamson页面捐款的人大概很清楚他们支持的是什么。不过,也有人指出,在许多人处境维艰仍依法办事的时候,民众可以把钱投向其他小企和事业。 有人在社交媒体表示,10月在GoFundMe的平台,为华人商家富丽华饼店的筹款只有1.8万元,这间饼店是Chinatown的地标,因为疫情而倒闭,但3天内为Adamson烧烤餐厅筹了25.7万元,“这是加拿大的罪孽”。 上周六,斯凯利在Yonge - Dundas广场参加了一场反封锁抗议活动,并鼓励其他商户抵制规定,开门营业。此前一天,他才以5万元保释金获释。 blogTO报道指,他得到了臭名昭著的反戴口罩者Chris Sky的大力支持。Sky也为今天在Adamson餐厅200米外举行的声援活动作宣传。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被捕公民斯帕弗朋友網上眾籌 賬戶卻突遭關閉

■■为斯帕弗开设的捐款账户突然遭关闭。 网上图片   被中国拘捕的加拿大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的一位朋友亚伯拉罕(Andray Abrahamian)表示,他为斯帕弗在公众募捐网站GoFundMe开设的众筹账户突然遭关闭,关闭之前,该账户已募到1.4万元,使他更担心斯帕弗的情况。   加州史丹福大学讲师亚伯拉罕是为斯帕弗组织众筹的发起人之一,他周一向加通社表示:“我担心很多事情,从他的健康、情绪、到未来的财务等问题。”   GoFundMe证实,以斯帕弗名义开展的募款账户被关闭,因为第三方支付处理器无法处理捐款。公司发言人荷莉丝(Rachel Hollis)没有详细说明原因,但表示众筹网站依赖此类处理器以确保网络转账是通过验证并安全的。   她表示,公司仅被第三方告知“这涉及违反条款和条件”,没有更多说明了。 她说:“基本上所有捐款者的钱都在上周五已退款,第二天页面就被关闭了。”   所有捐款者都已获退款   斯帕弗在中国经营著一家名为“长白山文化交流”的公司,致力于促进与朝鲜的体育、文化、旅游和商业交流。亚伯拉罕猜测,可能因为斯帕弗与朝鲜曾有交往,导致捐款机制无法顺利运作,毕竟朝鲜是受国际制裁的国家。   亚伯拉罕说,在GoFundMe的众筹活动旨在获得一些资金,协助斯帕弗的法律费用或其他开支,当他获释时可以很快回到正常生活。   他评估,就算斯帕弗被释放,应该也无法继续在中国工作生活,更需要有资金协助他重新开始。 他还不清楚究竟捐款机制出了什么问题,就算再次启动募款也可能不会太顺利。

這個曾讓全球淚奔的故事 結局震驚了所有人…

▲ 凯特(左)与强尼(右)的合影(图源:推特) 要想富,先种树。 不过种树太慢了,在今天这个快节奏的时代,我们都不愿意等待。 今天,我们来给大家讲一个几名美国人的快速“致富经”。 故事发生在2017年的感恩节前。27岁的凯特·麦克卢尔(Kate McClure)在美国的众筹网站GoFundMe上发布了一条帖子,讲述了自己是如何在山穷水尽之时得好心人救助渡过难关的。 ▲ 凯特在众筹网站描述事件经过(图源:GoFundMe网站)   这一天凯特在新泽西的一条高速公路开车时因汽油用尽而抛锚,此时一位邋遢落魄的流浪汉发现情况后朝她走来,要她待在车中锁好门,然后自己走到加油站,用身上仅有的20美元为凯特买来一罐汽油,解了凯特的燃眉之急。凯特对此感动不已,几天后回到原来的地方找到强尼,给他带来御寒的衣物和视频等等作为回报。 原来,这名34岁的流浪汉名叫强尼·波比特(Johnny Bobbitt Jr。),是海军陆战队的退伍老兵,也曾是一名护理员。一年前强尼到费城应聘工作,结果这份工作被别人抢了、而他的身份文件又丢了,强尼无力付房租旅费,只能流浪街头。强尼的遭遇令凯特震惊,她对强尼也从感激转变为同情,于是与自己的男友马克·达米科(Mark D‘Amico)一起在众筹网站发布了一则筹款项目,希望为强尼筹到1万美元,帮助他回归正常生活。 ▲ 捐款数目超过了40万(图源:GoFundMe网站)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项目发布后不久,捐款数额就超过3.4万美元。 随后当地传媒报道了凯特和强尼“真情互助”的故事,就像美国大片里上演的桥段那样,心地善良的人们彻底被这个故事震撼到泪流满面,甩手就是一笔爱的捐款,仅仅27天就已经筹得了超过40万美元的善款。前后有超过1.4万人捐款,数额从20美元到几百美元不等。 强尼得知这个消息后,感叹人们的爱心改变了他的生活——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随后,凯特还在网上公布了一份清单,安排好如何为强尼用好这笔40万美元的善款:首先给强尼买一辆心仪已久的车——1999年的福特Ranger;然后未来再给他买一块地皮、建一个房子。 大团圆结局! 故事就讲到这儿啦。 “致富经”你学会了吗?朋友们,“助人就是助己”啊!下面,让我们宣读“感动美国”颁奖词—— 这个故事让寒冬不再,圣诞节充满温暖和谐。 这个故事让真情永驻,全世界充满善良美好。 这个故事让…… 等等!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了。 几个月后,事件又回到人们视线当中。强尼再次成为流浪汉、住到了桥洞底下,而且还吸上了毒。 凯特和马克信誓旦旦的救助计划并没有兑现,99年的福特汽车和专属强尼的房子都成了空头支票。他们最终只是给强尼买了一辆SUV,放在自家门口,最后还因控诉强尼偷钱,把车强行拖走了。 强尼把凯特告上了法庭,声称凯特和男友马克侵吞并滥用了这笔款项、且隐瞒账目,他要求凯特将剩余款项一次性打给自己、不再受凯特支配。但凯特却说,强尼有严重的毒瘾,她不放心将钱给强尼自己安排,称“就算把这笔钱扔掉也不会再给强尼一分”。 那么,这40万美金去了哪儿呢? 为回应网友质疑,凯特又列了一份清单,陈明钱款去向—— ▲ 凯特方面声称的钱款去向(图源:美媒)   清单显示,用在强尼身上的善款包括了一辆SUV、一个电视、一个笔记本电脑、两个手机、几笔住旅馆的费用以及2.5万美元的现金,还有给筹款平台支付的3万美金。这些通通加起来都到不了20万,那么剩下的钱呢? ▲ 四处社交的凯特和马克(图源:美媒)   瞧瞧凯特和男友那滋润的小日子就知道了。凯特换了一辆新的宝马,去了一趟拉斯维加斯、豪赌一番,又去到大峡谷痛快旅行。这单单是去大峡谷的机票,就需要每人500美元。随后,他们还在圣诞节期间去了德拉诺酒店举办的詹姆斯·邦德主题派对,这个名媛云集的派对不光需要每人195美元的门票,就连最普通的两人桌的入座费都高达2400美元。 ▲ 今年8月,凯特和男友马克登上《今日秀》节目。一个月后,二人因钱款去向问题与强尼对簿公堂。(图源:NBC)   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两相对比,大家自然知道这笔“爱心汇聚”的钱款是给人偷偷花掉了。 这不抢劫呢么?!但在不满凯特所为之余,人们又开始同情“心地善良”却“好心没好报”的强尼,而两位当事人也最终对簿公堂。由于当初用户的捐赠对象是强尼而不是凯特,当地法院的初步判决强制要求凯特归还剩余钱款,但凯特方面表示会继续上诉。 等一下,你们掐得这么带劲儿,考虑过捐款那些人的感受吗?这钱是我们“该”你们的吗? 所以,当你的善心被人利用和挥霍的时候,你会怎么想? 别急着回答,因为这个故事还、没、完! 下面一段内容,请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编剧专业的同学认真学习,下一个爆款电视剧将在你笔下诞生—— ▲ 凯特手机短信中的一句话道破了事实真相(图源:脸书)   今年11月,新泽西州检察官调查事件时发现了更加令人目瞪口呆的真相——强尼、凯特和马克三个,他们居然是一伙儿的! 而一年前那个感动美国的故事也是他们自编自导自演、故意做局摆拍的成果。   实际上这三人先前经常在赌场晃荡,没钱又手痒,便编排了这么一出好戏——要不是因为凯特和男友的吃相太难看,加上分赃不均、相互威胁,最终闹上了法庭,咱们可一直得被蒙在鼓里,而三位“影帝”、“影后”也就一直逍遥法外下去了。 ▲ 从左到右依次为强尼、凯特和马克(原图图源:推特)   这都什么事儿啊! 成年版《狼来了》?! 原本只是想多分点儿钱才把凯特夫妇告上法庭的强尼,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整出了个“团灭”——三人将因为诈骗罪面临5-10年的牢狱之灾。 还沉浸在温暖与善良的“剧情”中的美国民众被当头浇上一盆冷水,除了瞬间清醒过来,恐怕还会感受到一阵恶寒。 ▲ 捐款网友在留言表达不满和失望(图源:GoFundMe网站)   网络诈骗,并不只有要挟、盗窃式的明目张胆,假借慈善之名、行诈骗敛财之事的大有人在。但像这样的“弥天大骗局”也实在是令人瞠目结舌,甚至连一向自诩公正、严谨的美国媒体,也都被“编剧”的精彩剧情蒙蔽,大肆宣扬报道、导致了更多的人落入圈套。 看来合格的媒体人、合格媒体,在这个所有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在全球都是稀缺的。 当然,这样的故事也不只发生在美国。 曾有人在去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寺庙时候被以“捐助寺庙”“积德行善”之由鼓励捐款,本着“来都来了”的心态慷慨解囊,实际上这些“善心”都进了有心人的腰包。 拜仁慕尼黑知名球星莱万多夫斯基也有过一段受骗史——身患眼部疾病的小男孩亟需一笔治疗费用,也是把故事讲得感人至深,莱万听说后二话没说捐了一大笔,结果这也是彻头彻尾的一场诈捐骗局。 还记得罗一笑吗? 2016年11月30日上午,一篇题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刷爆朋友圈,文中提到,深圳本土作家罗尔的5岁女儿罗一笑,被查出患有重病,每天都需要花费高额的医疗费用,罗尔一家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但这位心急如焚的父亲没有选择公益捐款,而是选择“卖文”,除了接受对文章的“打赏”,读者在朋友圈每多转发一次这篇文章,便会为罗一笑的治疗多筹一元钱。 ▲《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在朋友圈刷屏。(资料图)   文章着实写得生动。字里行间,全然是一位救女心切的父亲形象,加上不必一定要捐款或者“打赏”(尽管通过“打赏”功能也筹集到很大一笔善款),“行善”的最低门槛只是在朋友圈转发一下,举手之劳而已。加上熟人社会的关系背书,这篇文章迅速火爆朋友圈,罗尔也因此获得了262万元的善款。 不过,网络舆论很快就披露了罗尔本人有三套房子、是数家公司的股东的情况。一场爱心接力最终变成声讨诈捐的又一轮舆论风暴。事后,罗尔在《我承认,我被钱砸晕了头》文中提到,小铜人公司的创始人刘侠风协助募捐,罗尔关于女儿的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中推送,读者转发每一次、小铜人给罗尔的女儿捐1块钱。网友普遍质疑这是小铜人的一次营销。 ▲ 罗尔(资料图)   无论是罗一笑事件还是前面提到的诈捐“三人行”,都是建立在利用公众同情心之上的骗局。但应当被质疑的不只是始作俑者的动机,如果没有微信朋友圈的熟人转发、没有众筹平台的扩散助力,这些骗局恐怕达不到如此巨大的“杀伤力”。 ▲ 部分影响力较大的国内众筹捐款平台(资料图)   众筹,即“大众集资”(crowdfunding),是近年来比较流行的募捐形式。除了常见的大病、受灾方面的慈善募捐,还有用于科研、创作、甚至竞选等其他形式,也因此不少众筹平台打出了“为梦想众筹”之类的口号。但在当前,众筹平台与网贷平台一样,数目众多、良莠不齐。 众筹平台本质上并不是公益平台,大多数会通过收取手续费或者分成的形式获得盈利。申请一个众筹项目,对于迫切需要资金完成医疗、救灾需求的人来说,是比借钱更高效快捷、又“有尊严”的方式,但平台自身机制的不健全、资格审查的疏松都会导致众筹平台成为滋生新型诈骗的温床。 12月26日,美国众筹网站GoFundMe称,已经将凯特、强尼、马克三人合伙诈骗所得的40万美元善款悉数退还给捐赠者。这个“编剧都不敢这么写”的诈捐故事似乎就要收场。 ▲ GoFundMe称已退还善款(图源:时代周刊网站)   但即便是众筹网站将善款退回、三位“大骗子”锒铛入狱的结局也难以平息公众的愤怒和失望,人们甚至表示不再相信众筹网站了。 ▲ 捐款网友对众筹平台表达不满(图源:GoFundMe网站)   我们从不否认众筹是一种伟大的“发明”,有时候只需要每个人拿出一顿早餐钱,一包烟钱,就可以帮助别人做出很惊人的事。但想要达到众筹的“理想状态”还需要很长一段路。对众筹平台而言,健全审查和监管制度、承担社会责任,应当是比“助力梦想”“善念轮回”这类口号更重要、也更需要迫切面对的。 ▲ 某众筹平台的口号(网站截图)   人们的善良,其实是极缺乏免疫力的情感。善意太容易被利用,互联网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被拉近,我们的善举能够越来越多地帮助到需要的人,但也因此越来越容易地被营销和诈骗犯罪所利用。类似众筹诈骗、众筹营销之类的行为,实质上是在透支整个社会的善良与信用。 在裹挟着金钱利益的巨大恶意面前,泛滥的善心,实在不值几个钱。但真正的善意不应为此消沉和失落,他的价值远非金钱可以衡量,人与人、人与群体之间善意之上的信任,某种程度上是构成社会的基础。而那些想通过利用群体的善意来敛财的人,应当也必将承受法律与道德的制裁与谴责。   茨威格在《断头皇后》极尽描写路易十六的皇后骄纵奢靡的生活,也在她被送上断头台后为之感慨,“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 来源:海外网

安省美術館買草間彌生藝術品眾籌延至下周二 還差這麼多

安大略省美术馆(AGO,The Art Gallery of Ontario)为一件艺术品“无限镜子室”筹集130万元,希望买下它作永久展品,但为期一个月的筹募今天结束,筹得的金额远远没有达标。 美术馆表示,AGO的众筹活动仍欠70万元,它增加几天接受捐款,直至下周二。 这笔资金将用于购买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Yayoi Kusama)的200万元作品,并支付其装置费用,AGO基金会已为购买该计划承诺提供100万元。 去年春天,草间弥生在AGO的当代艺术展览,吸引了超过169,000名参观者,展期中人群围绕街道上排队,他们需要抓紧时间,因为每人只有20至30秒参观这个万花筒房间。。 AGO希望公众这几天通过AGO网站作在线捐款栏目中,了解更多,加入众筹行列。 (图文:加通社) (苏学林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