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22:29:3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停车告票

多倫多豁免違章停車細節出台 看看哪些地方可以停車

多伦多市在疫情期间将暂停向部分违例泊车开罚单。市长庄德利指出,新措施即时生效,直至另行通知为止。 庄德利说,市政府希望能够舒缓巿民压力共度时艰。他和市议员接获很多关注违例泊车和多伦多公共汽车查票,与公共卫生部门的“社交距离”建议有牴触。 警队经他提出后,决定在COVID-19疫情期间豁免部分违例泊车: • 路边只准有许可证的地方停车 • 路边有限制只可停1至3小时的地方停车 • 北约克区附例的冬季维修道路停车 • 车牌过期 • 在大路边停车 • 在学校范围内禁止停车/上落/不准泊车的地方停车 警队表示,泊车执法人员在顾及交通安全和社区居民关注的特殊情况下,会对上述违例泊车开罚单。 执法人员将继续对禁止停车、上落、不准泊车的地方停车,繁忙时间禁止泊车的路段,及需缴费泊车等违规行为执法,以保障交通畅顺以及车辆和行人的安全。本报记者

一張白紙能讓你在多大市中心校區內全天泊車?!

想像一下在寸土寸金的多伦多大学市中心校区内全天泊车,而且不用担心被执法人员开罚单。谁可以有这样的特权?答案是多大校警。他们凭借的是放在汽车挡风玻璃下面,一张折叠的普通白纸。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记者经过数日调查,发现了这个隐藏在多大校区内,一条繁忙却安静的街道上的“潜规则”。CBC记者一连三天在位于布尔大道以南、士巴丹拿街与圣乔治街之间的一段苏塞克斯大道(Sussex Avenue)街上观察,发现有好几辆汽车在这里停泊至少8个小时。有些汽车是每天停泊在这里,却没有被开违泊罚单。 记者进一步观察,发现这些车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泊在位于这条街上的校园警局门前及其附近。每辆汽车的风挡下面都放了一张折叠过的白纸。CBC记者透过安省交通厅公开的汽车登记资料,发现这些享有特权的汽车主人,是多大校园警局的警员、警长或高级警长。这些人有的上了安省的阳光明单,一年人工超过10万元。他们所驾驶的汽车包括奔驰、奥迪及宝马。 多伦多警队的泊车执法人员有权临场决定,是否将公共街道上的违章停泊车辆拖走。CBC记者多次看到有泊车执法人员在苏塞克斯大道上执法,并且向众多违泊车辆开出30元的罚单。但是挡风玻璃下面放有白色折纸“护身符”的校警的车,没有一辆被开过罚单。 多伦多警队展开调查 泊车位在多大校园内属稀缺资源。苏塞克斯大道附近有几幢多大的建筑物,Robarts Research图书馆就在附近。多大学生和其他人若能在附近找到一个位置泊车实属幸运。苏塞克斯大道合法泊车只限1小时。住在这条街上的居民,要向市政府申请泊车许可证,才能在街上泊车。这些人或许都没有注意到折纸的秘密。 多伦多警队泊车执法局运营主管莫里兹(Brian Moniz)表示,警队从来没有与多大校园警局达成协议,令他们有违反多伦多泊车规定而不受处罚的特权。他指从机构层面上,多伦多警队从来没有与对方达成或支持这样的交易。警队将就此展开调查,以了解这交易如何开始,有哪些警员涉及。 他对CBC表示,警队的工作是保持民众的信心。不能容许有意放过或忽略一些汽车的违泊行为,特别是属于同业人士的汽车。 多伦多大学声明指出,从来不知道其校警有享受特殊待遇。“多伦多大学不曾与市政府,就泊车问题达成过任何特别协议。多伦多大学支持市政府在校区附近展开泊车执法。” CBC指出,这并非首次多大校警与多伦多泊车执法人员,就泊车特权达成交易。早在2016年CBC曾经揭露,有人将校警制服上的臂章(uniform patch),置放在私家车挡风玻璃下面,以“提醒”泊车执法人员,不要给这辆车开罚单。一些居民和多大学生发现了这一“法门”,他们到eBay上花一元,购买多大校警的臂章,放到自己汽车的挡风玻璃下面,以图避免收到泊车罚单。事件经CBC揭露之后,校警很快停止这行为,多伦多警队和多大当时均表示,要打击校警这种躲避违泊罚款的行为。

多倫多200萬停車告票總額超1億 來看看哪些地方容易中招

在市中心登打士街以北一个路口、由央街向西延伸至大学街的一条不起眼的600公尺小街爱德华街(Edward St.),多伦多泊车执法人员在2018年共发出告票12,600张。位于这条街20号的地点,全年共发出违泊告票4,858张,成为整个多伦多市2018年泊车执法人员发出违章停车告票最多的单一地点。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由多市取得数据指,多市执法单位在2018年共发出逾200万张违泊告票,罚款总额超过1亿元。告票的平均罚款额是49元,每张告票实际罚款额由15元至450元不等。CBC还透过数据分析,列出2018年多市发出违泊告票最多的10大地点(见附表)。 爱德华街20号列榜首,全年共发出4,858张告票,罚款总额达22万7470元。该处地点曾经是在多伦多经营长达40年的一家号称“全世最最大的书店”(World’s Biggest Bookstore)所在地。书店建筑物于5年前拆除,目前是一处在建共管柏文的地盘。 多伦多警队泊车执法队负责人莫尼兹(Brian Moniz)表示,在这条街的一侧实际上没有合法停车位。但是这些实际上被列为停车禁区的空位,对于驾车前往伊顿中心的司机有莫大吸引力。而且这里的“周转率”相当高。违泊司机可谓前赴后继。也因此执法人员经常出现在这条街上执法。 医院校区街道易“中伏” 高居多伦多第二违泊黑点是位于新宁医院(Sunnybrook Hospital)区内的湾景大道(Bayview Ave.)2075号。去年共发出4,430张告票。 第三位的是位于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内的1265 Military Trail,去年共发出3,560张违泊告票。这两处上榜的原因,都是频繁出现在私人物业上未缴费而违章停车的情形。新宁医院和多大士嘉堡分校都有自己的职员,经培训之后展开泊车执法,不过开出的罚款仍交给市政府。 在私人物业上停车不缴费,也是多伦多市2018年最常见的一种违章泊车情形。警方对此并不意外。莫尼兹指经常收到私人物业管理者的致电投诉,最常见的违泊地点大都位于共管泊文大厦的访客停车场、购物中心、大学或医院的停车场等。 其它名列10 大黑点的地址还包括排名第四、位于安省皇家博物馆附近的布鲁尔大道西(Bloor St. West) 273号;排名第五位,在多伦多湖畔区热门景点汉伯河湾公园(Humber Bay Shores Park)对开的Marine Parade Drive 15号;排名第8位、多伦多全科医院及多伦多病童医院附近的La Plante Avenue等。

一年罰一億 多倫多這十個地方停車易被貼條!

■■多伦多市府每年从违例停车所得的罚款近亿元。 资料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市府一年的停车告票收入可达9,500万至1亿元。《星报》对多伦多2017年全年停车告票进行了数据分析,列出多伦多十大最易吃告票的地点。在医院、大学校园及法庭外停车,需要特别小心。   该报告指出,2017年的数据是最新的全年完整数据,全市共发放超过210万张违例停车告票,其中绝大多数是由大约300名停车执法人员发出的,严格来说,他们是多伦多警队的文职雇员。   2,500执法人员受雇开告票   据警方发言人称,包括交通组的警员在内,穿制服的警察共发出了10,723张违例停车告票,只占总数的0.5%。另外还有一支名副其实的执法大军,就是由私人业主、医院及大学等公共机构雇用的,大约2,500人的市政执法人员。这个鲜为人知的群体,有权在全市的12,000个物业内做安检和开出违例停车告票。   虽然这批人开出的停车告票收入也直接上缴市府财库,但业主可以由此确保自己地段的安全和运作顺畅,并向潜在的挑战者发出讯息,不遵守规则就要受到惩罚。这些市政执法人员是经多伦多警队培训和认证,已存在了近20年。在2017年他们发出了约10%的停车告票。   新宁医院一年发8,232张告票   以下是多伦多2017年开出最多停车告票的前10个地点:   1. 新宁医院(Sunnybrook Health Sciences Centre),Bayview Ave. 2075号,共发出8,232张告票。此地点长年高举榜首,共有4,500个停车位。他们专门雇用市府认证的停车执法人员来管理停车问题。   该医院给《星报》的声明中称,大多数告票都发给了在下车区域(drop-off areas)停车,以及在残疾人车位和消防、救护车道停车的人士。该医院一年为市府金库上缴的停车罚款可达247,205元。   2. 爱德华街(Edward St.)20号,共发出6,302张告票。该地曾是运营了34年的世界最大书店,于2014年停业。该地街道北侧不准停车,步行不远便可到达央Yonge-Dundas广场。   3. 烈治文西街(Richmond St. W. )199号,共发出4,060张告票。这栋31层高,337个单位的高层公寓,位于娱乐区的中心地带。   4. Military Trail 1265号,发出3,713张告票。此地为多大士嘉堡分校,有10个停车场,由市政停车执法人员和校园警察巡逻。   5. Dufferin St. 3401号,发出3,468张告票。此地为Yorkdale购物中心。商场停车场免费,但超过5小时就要吃告票。   6. Marine Parade Dr.15号,发出3,045张告票。靠近Humber...

停車執法人員屬高危職業 竟被這樣對待…

■费尔南德斯称曾被司机用热咖啡泼脸。星报 综合报道 多伦多泊车执法组人员(Parking Enforcement Officers)向违规泊车司机发出告票,不时遭到粗暴对待。有报告显示,每个月平均有超过5名执法人员执法时遭到袭击或言语恐吓。 现年40岁的泊车执法组人员费尔南德斯(Nigel Fernandes)忆述,曾在发出告票后,被司机用热咖啡泼脸,双颊因此被烫伤,需要接受治疗。他说:“我非常震惊,但庆幸当时戴了太阳眼镜。” 根据《星报》取得的报告显示,多市共有325名泊车执法组人员,自2015年起,平均每个月有超过5名执法组人员执法时遭到袭击或言语恐吓。部分司机不满30元或60元的罚款,于是追逐及开车追撞执法人员,践踏他们的脚、向他们脸上吐口水、拳打掌掴、投掷水樽或烟头,甚至威胁要杀死他们。 曾有女执法人员被男子用头锤撞向鼻,另外有两名执法人员被人用手提激光器照射眼睛,使他们感到头痛。   3度遇袭报警无人定罪   因为把违例车辆照片上载twitter闻名的泊车执法组人员阿什利(Kyle Ashley)表示,在过去4年曾有3次因告票纠纷被袭而报警,但他从未因此被传召作供,亦没有司机被刑事定罪。安省司法厅回应指,是否作出检控要视乎能否定罪,以及是否符合公众利益。 初犯者通常可以承诺不重犯及写道歉信解决,阿什利称曾经被一名司机用拳头把告票硬塞进背心,由于该名司机原本涉另一宗袭击案而被守行为,最终被判10小时社会服务令。阿什利慨叹现有法例未能保障执法人员安全,感觉自己的工作不受重视。 为了应对执法问题,所有泊车执法组人员在10月起将接受训练,学习如何应付发怒司机,由于他们不携带武器,因此重点是如何解决潜在危险情况。 资料来源:星报

停車告票申訴新辦法:傳真或電郵提出申訴

本报记者 多伦多市政府引进一个新的处理泊车告票争议程序,凡收到与泊车咪表(parking meter/pay-and-display machine)或与泊车许可证、泊车时限有关的告票时,当事人可以透过传真或电子邮件的方式向市府提出申诉,并透过市府而不是法庭解决有关争议。 多伦多市政府制订“取消泊车告票指南”(Parking Ticket Cancellation Guidelines),规定哪些情况符合取消告票的资格。符合取消告票资格的当事人,可以透过传真和电邮,也可以亲身前往位于55号John Street多伦多市府大会堂(Metro Hall)三楼的服务柜台(First Appearance Facilities),将告票及相关证明文件(如已付过钱放置在风档前的泊车收据)等提交给市政府,要求取消泊车告票罚款。在多市其他几个市政中心也设有类似柜台。 亲自前往服务柜台面见市府官员的民众,可以就自己的违章情形、原因作出进一步解释、澄清,可以要求市府进一步调查。市府申诉官员在一些情况下,可当场取消告票或是改变处罚。透过传真或上网提交取消告票申请的人,需要先在市府网站(见下列网址)下载并填写申请表格,再附上相关支持申诉的文件,传真至416-696-4194,或电邮至parkingdisputes@toronto.ca。市府收到申请及附属文件之后会展开调查,然后透过寄信、电话或电邮方式告知申诉人调查结果。 有可能取消的告票情况,包括:买了停车票但未有将其妥善放置在风档前,或是收据打印出错,或是与泊车许可有关违章告票(permit-related offences)如住宅区路边停车、建筑工地或是重大活动地点停车等。 不过,如因为在不准停留(No Stopping)及不准停车(No Standing)地点违章泊车、在消防通道、消防栓、残障人士专用停车位停车、在高峰时段禁停区违章停车所收到的告票,以及罚款超过150元的停车告票,都不能透过市府新机制取消。 有关多伦多市政府处理告票争议的详细步骤,可以浏览此网址 下载申诉表格的网址按此  

多倫多新方法處理停車告票:不上庭 窗口直接申訴

■国民日后可循传真和电邮对泊车告票提申诉。 ■警方严打违泊,除发告票外,亦于去年1月起实施“即捕即拖”。 多市警队图片   多伦多市政府平均每个月向司机发出高达19万张违章泊车告票。如当事人对告票处罚有异议,以往做法是必须前往市政府填表登记要求上庭,然后经过长达数月排期,最后才能前往安省法庭出庭申诉,由法官就泊车争议作出裁决。现时市府推出新做法,令一些情节简单、罚款额有限的告票当事人可不必上庭申诉,而透过市政途径解决。 多市政府由4月28日起在市府大会堂(Metro Hall)设立窗口,在现场受理泊车告票的申诉。市府希望透过这新做法,为公众提供高效、方便方式处理解决泊车告票争议,减少前往法庭申诉的个案积压和长时间排期等待。 新做法是在市政厅内设立有“审查官员”(Screening officers)值更的服务窗口,告票当事人可以在现场当面向官员提出争议和申诉。官员可检视有关情况,如果认为符合条件,他有权利现场将泊车告票取消,或是改变告票上的处罚。不过,这新做法是为了减少上庭的机会,但不保证所有见到市府审查官员的人,都可以取消或更改告票,当事人只是多了一次就其告票申诉的机会。如果告票当事人对审查官的处理结果不满,可以向听证官员(hearing officer )要求进一步复核。听证官的决定则是最终决定,不得再上诉。 市政府发言人表示,目前民众有关泊车告票争议投诉最多的是,要为一张四、五十元的告票登记、排期、上庭,前后困扰几个月时间甚至更长。新的做法将给民众带来一个更加快速、公平的申诉程序,包括民众可以在网上预约,对他们方便的时间前往市府大会堂同审查官见面,甚至可在网上提交申请和相关的支持其申诉的文件,不必与预审官见面。市府相信通过这做法虽然不能避免所有争议上庭申诉,但是整个申诉过程将比上庭大大缩短。 华裔市民陈先生听闻这一做法之后表示非常欢迎。“加拿大有一些现行的做法的确是落伍,现在很多城市已经可以透过智能手机来控制泊车的时间和缴费。一些城市已经研究用机器人代替人工来执行泊车附例。技术已经进展到这样发达,处理泊车告票的方式当然也应该与时俱进。” 华裔赞省时 陈先生表示以个人经验,如果是罚款的数额不大,比如低于100元,即使是他认为收到告票不合理,通常也不会去法庭申诉,主要是手续上过于麻烦。“以前收到告票后都是要先去市政府登记填表要求上庭,然后等排期,然后再出庭。为了一张几十元的告票有可能耽误两天时间,不如缴了罚款省事。反正泊车罚款也是多伦多财政收入的一部分,就当给多伦多市多贡献一笔税收。” 陈先生表示,市民行使自己的权利上法庭申诉,是要求一个程序的正当性和公平公正的对待,当然没有错,只是市民收到告票的情形和原因可能千变万化,申诉的理由也有千百种,对法官而言无非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动用法庭资源解决这些微小的争议的确浪费。市政府的新做法既给民众申诉机会,又可节省市民时间和法庭资源,值得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