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4日 星期六 06:26:5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养老

萬錦市7號公路批建1081個單位養老住宅「郎逸花園」

【加拿大都市网】万锦市议会批准郎逸花园(Hildebrand Gardens) 的开发提案,它将在Warden Ave.以东的7号公路上建造一个拥有 1,081 个单位的独立生活养老院建筑群。 郎逸花园的计划修正案旨在将最大允许高度从8层增加到14层,最高密度从3.95增加到6.42的建筑占地指数。业主建议重新开发空置的土地以促进拟议的发展,其中包括一栋9层的分层建筑、一栋面向7号公路的13至14层的L形分层建筑和一栋13层的分层建筑。 建筑商:2310601 Ontario Inc.(Hildebrand Gardens) 地点: 万锦市7号公路3912至3928 号 (Ward 3) 内容:正式计划和分区章程修正案的申请已获批准,以允许在上述土地建造多达1,081 个单位的独立生活养老院建筑群,当中包含150个出租单位。   (图片:星报) T09  

逾半數老人願意居家養老 前後入口無階梯甚為重要

【加拿大都市网】有最新调查显示,国民期望年老时居住的地方如果不是平房,在房屋的主层可以转换成为一个独立单位,包括拥有睡房、浴室、洗衣房和厨房等,有43%受访者称这是必需的元素,54%的人认为这才是理想之选。 皇家地产公司白洛(Caroline Baile)称,当加拿大人进入黄金岁月,房屋是优先处理的事,共同点是希望选择居住的地方和方式,而且考虑长期需要比上一代更早,有不少买家在退休前关注楼房元素,可以帮助他们迈向老年的生活。 是次报告指,国民不仅希望年老时居所的主层配套完备,在翻新或购买新房时,前后入口没有阶梯甚为重要,以及入口宽阔的步入式浴缸或淋浴间。有42%受访者说这是不可缺少的元素,另57%和51%分别认为这是理想的;38%受访者表示,防滑地板是必需,而49%称是理想的。 白洛表示,他们暂未需要使用助行车或轮椅,但安全及舒适仍是主要的考虑因素。如果计划在现有居所长住,便要考虑未来所需的元素。有众多中年客人看到年迈父母经历这个转变,促使他们考虑未来的需求。 另外,买家购房时优先考虑的条件,最低的是按摩浴缸,16%认为理想,84%不需要。较低的枱面和橱柜,有3%说必要,46%指理想,51%不需要。至于室外轮椅坡道,6%指必要,46%说理想,48%不需要。 选豪华大厦避免日后维修 受访的94%地产专家又指,买家首选的地点要靠近家人。其次是88%选在医院和社区服务附近,86%要求可步行至邻近商店和餐馆,以及84%认为住在豪华住宅大厦的好处。 当被问及与家人一起购买是否重要因素时,65%说不是。 白洛指出,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的国民选择合适的楼房面积,而不是搬入较细的居所。有些买家寻找豪华住宅大厦单位,可以减少维修问题,退休后有更多时间旅行。有些人可能会选择从两层楼的房屋搬到平房,以避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走楼梯;或是成为一个多代人同住的房屋,与家人一起生活的选择。还有一些人选择翻新现有居所,以适应未来的需求。 74%受访者表示,国民关注在长期护理中心的生活成本,所以长者对居家养老越来越感到兴趣。 同时,59%的人说,部分原因是对这些设施的安全性感到担忧,这一点在疫情期间特别明显。星岛记者报道

安省九成老人願家中養老 議員趙成俊吁申退稅優惠

【加拿大都市网】对年轻一辈来说,若家中长者能够在设施完善的长期护理院或安老院安享晚年,便是最好的安排。事实上,9成以上长者都希望在家中养老。专责安省耆老事务的省议员提醒省民,应充分利用安省的“长者家居安全退税”(Seniors' Home Safety Tax Credit),让长者健康及安全地留在家中生活。 安省耆老及残障人士事务厅长兼士嘉堡北选区省议员赵成俊,与烈治文山区省议员兼耆老事务议会秘书韦邱佩芳,昨午与华文媒体举行圆桌会议,讲解省府在改善长期护理和养老院服务方面的工作。 赵成俊指出,20年后,安省每3名省民中,便有一人为长者,当中约4成属于有身体残障、需要特别照顾的老人。因此,保守党政府自2018年上任以来,一直致力改善安省长期护理院舍以及养老院质素的问题。其中有关长期护理院舍和养老院的法例将作重大修订,以加强监管和执法,提升这些院舍的护理服务和环境质素。 韦邱佩芳表示,省府将会修订的法例,包括在通过新的《加强护理、保障长者和增加床位法》(Bill 37)之后,以《整顿长期护理法》取代于2007年生效的《长期护理院舍法》,以及修订《养老院法》,从三方面着手改革及提升养老与护理院舍质素。 可加设扶手防滑地板等 赵成俊续说,自疫情开始以来,省府已为省内的安老院拨款超过1.5亿元,为6万名居住在安老院的长者提供更好的保护。在2021至2022年度,省府将额外投放1,100万元,确保安老院有足够的人手,加强安老院的接收能力。这是安省史上首次有政府为私营安老院提供资金。 “经过前几任政府的忽视和拨款短缺,长期护理和养老服务都出现重大问题,我们现在需要整顿,使长者们得到应得的优质护理服务。通过整顿后,这些服务将变得更具透明度,消费者有更多选择,居民亦得到更好的保障。”韦邱佩芳说。 不过,两人都认为,即使安老院有多好,可能也不及自己的家好。赵成俊指有社区组织调查发现,疫情下,逾9成长者还是较喜欢留在现居地养老。因此,省府亦延长了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推出的“长者家居安全退税”优惠。申请者可以是长者本人,或与长者同住的亲人,合资格的长者家居安全装修项目,例如斜坡、扶手、防滑地板、加阔房门、步入式浴缸等,最高可获1万元开销的25%,即2,500元退款。省民应把握时机,为长者改造安全家居生活环境。星岛记者报道

聯邦政府內部報告:托兒、住房、養老等問題嚴峻

在交给莫奈的内部报告中指出,托儿及房价仍是国民关心问题。加通社 加拿大联邦政府内部报告显示,多数国民为托儿服务和可负担住房问题感到担忧。 加通社通过《资讯自由法》获得的政府文件显示,联邦自由党在大选胜选后不久,就有工作人员向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递交一份内部报告,指尽管在过去15年薪资增长幅度已经超过通货膨胀,但国民在托儿、教育以及处方药等方面的开支,依然急速增加。 文件还提到,由于各省之间的优先政策有所不同,导致托儿服务可负担性及可获得性产生巨大差距。并指出,对于是否对托儿服务加大投入也存在争议,因为它也关系著增加女性就业及薪资等问题。 加拿大另类政策研究所高级经济师麦克唐纳 (David Macdonald)认为,报告内容为政府采取行动提供了充分理由,可藉公共政策介入决定生活成本的领域,保障可负担性,减轻国民负担。 报告为当局采取行动提供理由 麦克唐纳在2017年完成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全国平均每月托儿费用达到1,000元。这一标准在不同地区也有很大差别。以魁省为例,托儿费用平均每月为200元,而多伦多的学前班每月费用就达到1,212元,婴儿托儿服务则高达每月1,758元。 除了托儿问题,文件还指出,自从联邦政府下调房贷压力测试、降低贷款利率,降低了买房成本,现在住房价格的通货膨胀幅度低于平均薪资成长。不过,在部分城市,由于房源短缺,房价依然居高不下。其中,多伦多是房价是最难负担的城市,其次为温哥华。其他地区则因就业及生活成本等政策的影响,也存在不确定性。 从长远看,约有四分一的临退休人士没有足够的资金保障晚年生活,尤其对于没有购买加拿大退休金计划的人来说,更是如此。文件指出,即使有退休金,仍不能完全抵销因私人退休金保险减少带来的损失。 联邦政府即将在数周后公布2020-2021年度财政预算,莫奈曾表示将会把气候变化、减轻国民生活负担列为优先。 综合报道

聯邦部長訪頤康 聆聽長者服務需求

联邦长者事务部长塔西(Filomena Tassi)及国会议员陈圣源,上周四(25日)到访颐康芬治中心,并召开“倾听长者”会议,除推介联邦政府最新财政预算以及长者福利外,还与与会长者交流,听取他们对耆老服务的需求。 讲解新视野长者计划 在颐康创办人王裕佳、基金会总裁萧显扬及中心管理层陪同下,塔西和陈圣源首先参观了颐康记忆力训练及活动中心,以及颐康长期护理院的设施。其后,他们与来自颐翠园及护理院的耆老代表进行会谈。 陈圣源在会上推介了新视野长者计划,并宣布颐康中心社区及专业服务部旗下的“Dance Beyond Limits”项目,获得联邦政府的25,000元资助。该项目专门为帕金逊症患者开设,以通过舞蹈的方式帮助患者减缓病情。 座谈会上,长者亦对交通、牙齿保健及康娱活动等问题提出意见,希望得到政府的拨款支持。塔西表示,联邦政府未来会重视对这些方面的支援,让长者更好地安享晚年生活。

房子被199厘米大雪壓塌,多倫多男子養老夢深埋雪下

加拿大都市网原创作品 作者:智苏 52岁的Randy Anthony现居多伦多,他在纽芬兰的欢乐谷-鹅湾拥有一栋房子,原本打算退休后居住在那里养老,然而房子却在上个月底被积雪压塌了,屋内许多值钱物品连同他的养老梦都被埋在雪下。 “很困难,非常困难,”Randy Anthony告诉CBC,“我希望没发生这样的事,但不幸的是,你无法和大自然或雪对抗。” 欢乐谷-鹅湾的积雪量在本季创下新纪录。据加拿大环境部在1月31日的测量,地面积雪量已达到199厘米,打破了2006年1月183厘米的记录。 Anthony的邻居告诉CBC,她在1月25日清晨,听见了轰隆一声巨响,来到屋外发现这栋房子已经塌了。 邻居的朋友Samantha Morgan说:“还好没人住在里面,大家都安全。” Anthony目前在多伦多居住和工作,他表示,今年的大雪来得比往年都要早,让他措手不及,想要维护遥远的房子也不容易。 “房子的一面受力墙无法再支撑重量。我很吃惊,鹅湾现在还没到降雪的月份,降雪月是3月。”Anthony说。 Anthony还说,他已经在装修房子上投入了数千加元,现在又必须设法重建。他打算退休后搬到这座Palliser Crescent夹Hunt Street的房子里居住。 “等我在这座城市完成工作后,就要去那里避居。”他说,“虽然现在还没有急着退休,但我正在为之做准备。(那栋房子)就是我筹备的项目,我打算今年在那里待上一段时间。现在就必须重新建设了。” Anthony说,由于他不住在那栋房子里,所以无法为房子买保险。他打算在夏天融雪之前去房子里看看,希望能挖出一些用来装修的材料。 “所有的花销,都得我自己来支付。所以要存更多的钱。”他说。 这栋房子是Anthony的父母传给他的遗产。此次房屋被雪压塌,Anthony不仅失去了他投入的钱,连父母留给他的许多遗物也同样被埋在了雪下。 “所有的东西都埋在那里,家具、茶杯、橱柜。都是满载回忆的旧东西。” 但Anthony似乎已下定决心要重新来过:“现在已经回不去了,只能往前走。我希望能保留所有能够保留的材料,然后重新开始。”

中國年輕人退休後多少錢夠養老?至少這個數

网上图片 养老遥远吗? 给你一分钟算一下,从现在到退休还有多少年?如果想过上惬意无忧的晚年生活,需要筹备多少钱?这些钱从哪里来?需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 现实是,当你算数的时候,你可能已经来不及凑够养老的钱了。 几年前,北京一位大学教授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一线城市,预备1000万元养老也未必够。这让月收入只有几千元的工薪阶层吓了一身冷汗。 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加速,越来越多人关心,年轻时候筹备多少钱才能过上惬意无忧的休后生活。 富达国际联合蚂蚁财富,在中国做了一个样本容量近3万人的调查,得出了一个结论:年轻一代(35岁以下)希望过上舒适的养老生活,在不考虑投资的基础上,至少需要163万元储蓄资金。 图片来源:调查报告截图   其中,22%的人认为,拥有100-200万元就可以让自己过上舒适的休后生活;18%的人认为100万元以下也是可以接受的;6%的人觉得700万元以上才能过得相对舒适。 具体到不同的城市,生活成本不同,养老成本不同,又会千差万别。 存钱靠不靠谱? 既然养老需要钱,那年轻的时候存钱是个好主意吗? 调查认为,这有很大难度。因为,即使年轻一代每个人每月拿出正常收入的五分之一(大约1339元)储蓄,也需要超过60年才能达到163万元的目标。 如果人们60岁退休,则意味着从一出生就要开始存养老钱。当然,还有一种办法,退休后身体康健还可以继续兼职工作,赚钱养老。 存钱、继续工作,都不错。但养老更大的问题是,年轻一代还没有树立起养老意识。调查显示,44%的人认为他们在退休前不会达到足够的储蓄,超过一半调查对象尚未开始为退休做任何准备。 图片来源:调查报告截图   为什么不懂得“提前量”?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少杰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采访表示,调查结果显示,缺钱是储蓄最大的障碍。他进一步指出,年轻一代承受着作为“夹心一代”的压力,他们上有老、下有小,需要同时承担老人和孩子开销。与上一代人相比,年轻一代储蓄更少,负债更多。 缺钱怎么办? 缺钱自然要挣,但更重要的是要做好规划。 调查结果显示,年轻一代虽然对未来有着美好的规划,但并不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比如,中国社会老龄化正在加速:从现在到2050年,劳动人口与退休人员的比例将从6.9:1降低至2.1:1。 再比如,预计到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的一份调查显示,到2020年中国养老金缺口会扩大。 为了满足养老需求,中国也在积极想办法。“以房养老”就是从国外学习借鉴而来的,目前在中国已经试点4年。虽然以房养老保险中间还存在各种各样的风险,但也给社会提供了不同的养老选择。 在李少杰看来,真正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要求年轻一代从现在就开始了解制定财务目标、控制预算以及提前进行长期储蓄。” 养儿防老成过去式 在传统观念中,人们普遍认为“养儿防老”。但调查发现,只有5%的人认为他们在晚年会得到子女的支持。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人们的养老观念已经发生了变化。 图片来源:调查报告截图 在所有调查对象中,32%的人认为养老收入来自于政府养老金,26%的人认为现金储蓄是养老收入的重要来源。此外,收益年金、退休后兼职工作、租金收入是部分人养老收入的来源。 从过去的实践看,中国的养老保险制度可以总结为“三大支柱”:其一是基本养老保险;其二是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其三是个人储蓄型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然而这三大支柱在发展过程中,也面临一些新问题。 三大支柱的新问题 作为第一、第二支柱的养老保障仍是基于正规就业的框架设计,对缺乏雇主的灵活就业很难规范管理。近年来随着灵活就业、弹性就业等新型就业形式不断出现,对原有的制度提出了新要求。 作为第一、第二支柱补充的第三支柱,近来发展加速。5月1日起,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试点。还有,第一批14支养老目标基金也已经获批。 第三支柱在发展过程中,更偏向于介绍产品的稳健,产品也增加了抵御风险的设计。例如,养老目标基金,以投资者退休日期为目标,根据不同生命阶段风险承受能力调整投资配置。但只要是投资品,就有风险存在。目前国内也有不少个人养老产品,但鱼龙混杂难辨真假,有些甚至直接是诈骗。 李少杰建议,当前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加强国内投资者教育,帮助他们了解养老投资的一些基本问题。对于投资风险,年轻人承受风险的能力大,会更倾向于权益类资产,相反老年人抵御风险的能力弱,建议选择相对保守的固定收益类资产。(张文绞) 来源:国是直通车

安省三間護老院不合規 遭勒令停收住客

■Tyndall护理院被安省卫生厅勒令停收新住客。Tyndall网站 综合报道 包括密西沙加市的一所养老院在内的安省3所养老院,由于不合安省护理标准而被安省卫生和长期护理厅下令停止接收新住户入院,直到改善完毕。 据《多伦多星报》的调查报道,本周安省卫生和长期护理部门向这3所养老院下达停止接收新客户的命令,该命令针对Sharon Village Care Homes连锁经营的两个设施,包括密西沙加的Tyndall护理院和伦敦的Earls Court长期护理中心,以及来自Fergus的Caressant Care连锁护理中心的一间养老院。两家公司都向《星报》发出书面声明,表示将与有关部门合作解决问题。 停止接收新住客的命令并不常见。安省的630个长期护理院,每年大约有5个接到类似命令。安省卫生厅长贺施金(Eric Hoskins)在日前写给Sharon Village Care Homes的信中,表示对该公司旗下两所养老院的部门检查结果“深切关注”。卫生厅已确定有危害住客健康或福祉的风险,足以发出停止接收令。他在信中特别指出,位于伦敦市的Earls Court长期护理中心被发现人员配备不符合住客的需要。一般来说,缺乏适当的人员配备一直是安省长期护理院的工人、家属和住客的投诉重点。 位于密市Eglinton Ave. E.和Dixie路的Tyndall养老院,去年1月接受了年检。报告指,检查人员在此逗留了13天,共发现了51项违规行为,包括厕所问题、食物问题、限制措施和与住客的沟通等。而在伦敦的Earls Court长期护理中心则有20项违规,Fergus的Caressant Care护理中心有14宗。检查人员主要发现住客反复被忽视的例子,以及房间及家具缺乏清洁和防止跌倒措施等。 《星报》还披露,安省政府已经引入了一项立法,如果获得通过,今后对养老院违规的执法将更严格。据有关律师表示,在该法案成为法律之前,停止接收新住客的命令是卫生厅目前最好的武器之一,因为会令该养老院的拨款被削减,但同时也影响到安省长期护理等候名单,因为床位减少了。 加协会呼吁采取措施应付人口老化 针对本国人口老化问题渐趋严重,加拿大长期护理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Long Term Care,CALTC)也曾促请联络政府采取行动,投放资源重建加国的长期护理院,并在全国实行标准数据收集系统。 该协会主席卡迪亚(Cand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