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1日 星期六 06:35:2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华裔移二代

二代华裔成为中国冰球队队长 父母感到无比自豪

(■■来自温哥华的中国冰球队队长叶劲光练习时摄。加通社资料图片) 在今届2022北京冬奥中,中国冰球队队长叶劲光(Brandon Yip),是一名土生的加国华裔,他的父母现时居住在大温枫树岭(Maple Ridge),两人因新冠疫情未能赴京观战,但对于儿子能成为中国冰球队队长,感到无比的自豪。星岛综合报道 现年36岁的叶劲光(Brandon Yip)在大温出生,年轻时曾效力高贵林快车队,以及波士顿大学冰球队,并在2009年首次亮相NHL的科罗拉多雪崩队(Colorado Avalanche)。  叶劲光自2017年起,加盟北京昆仑鸿星队,随后被选为北京冬奥男子冰球队队长,他曾公开表示,担任中国冰球队队长出征冬奥,是一份极大的荣幸。 观赛只关心儿子表现 而叶劲光远在加国大温的父母,在近日经常熬夜观看儿子比赛,父亲叶韦恩(Wayne Yip,译音)形容,在直播中看到儿子参加冬奥,是非常难忘的体验,“我们没有想到他会走到那么远。”  不过,叶父却表示,在观看儿子冬奥比赛时的心情,与在卑诗省看他打本地赛事一样,因为他只关注儿子的比赛过程,以及比赛时的发挥表现。   叶父和叶母均说,若不是新冠疫情禁止观众入场,他们必定会赴华观战,他们说:“作为父母,这是一个让人感到自豪及敬畏的时刻,我们为叶劲光骄傲。” 对于中国冰球队被喻为“归化兵团”,叶父则回应说:“加拿大的国民,也都来自世界不同的地方,而刚刚好我们是华裔。叶劲光能回到祖父辈的家乡,发展这项运动,此举非常积极正面,也令我们感到自豪。” 叶父最后补充表示:“尽管中国未来成为冰球强国之路漫长,可能需要10年,甚至更长,但我有信心,冬奥赛事会引起当地的关注,令中国年轻一代亦会慢慢爱上冰球。”星岛综合报道

加国华裔移民二代 学历收入胜欧美澳!

本报记者  由加拿大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昨天发表今年1月份最新一期出版的报告,披露一份通过《资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取得的联邦移民部文件,指由经验数据(empirical data)上来看,加拿大移民第二代在教育程度和经济社会地位上,相比于欧洲、美国及澳洲移民第二代更为成功。其中华裔移民第二代,表现尤为突出。 上月《移民资讯汇编》取得一份题为“移民子女的教育和劳动力市场表现:需要保持的成功”(The Educational and Labour Market Outcomes of the Children of Immigrants:A Success to be Preserved)的报告。作者是联邦公民移民及难民部研究及评估专家皮考特(Garnett Picot)。报告本身没有显示完成时间。该报告对于一些经验数据展开汇总和分析研究,由教育和经济地位两方面,考察加国移民第二代在本地的融入情况。 移民居大都市教育水平高 报告指出,加拿大第二代移民以教育和经济地位表现而言,可以说是西方国家中其中一个做得最好的。其表现远远好过大多数欧洲国家,一定程度上好过美国。当然“第二代”不是一个固不可分的群体,其中也存在着因地域和移民来源国的差别。整体而言,来自例如中国和印度等亚洲国家的移民第二代,所接受的教育程度明显高于其他人。 “作为一种高度概括的说法,亚裔家庭的孩子一般而言受教育的程度最高。来自美国、欧洲移民家庭的儿童情况与加拿大本地家庭孩子大体相当,或更高一些。拉美和加勒比裔的儿童一般而言在教育程度上较低,但仍然大体上与父母在加拿大出生的孩子教育程度相当。拉美和加勒比裔移民子女中,具大学学历的比例为23%,父母在加拿大出生的孩子上大学的比例是28%。” 报告又显示,除了呈现出上述族裔的差异之外,第二代移民受教育的程度还与其他许多因素有关。父母对于教育改变子女命运的期许,一般而言在亚裔移民家庭高于本地加拿大父母。移民的居住地也担当其中一个角色。相比本地加拿大家庭,移民一般居住于加拿大教育水平更高的大都市中。跳出家庭因素,移民所属的族群及其社交情况也起到一定作用。少数族裔的第二代,一般更容易在身边找到受教育程度高的人生楷模。 家庭收入对教育影响不大 加拿大的教育和学校体系本身无疑也发挥重大作用。以加美两国做对比,美国子女更多倚赖父母或家庭所处的社会经济地位,或是他们的居住地,来决定他们所受到的教育的质素;而加拿大,教育质素更多由制度和学校体系保障,父母和家庭背景因素的影响相对较小。在加国,家庭收入对于子女是否能接受高等教育并非决定因素,移民家庭的子女能否上大学不取决于其家庭的收入。这一点对于移民第二代子女尤为重要,因为很多新移民家庭挣扎于经济拮据的情况中。